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25章 手串,脚串

正文 第225章 手串,脚串

    只是许广陵的这个想法却是受到了两位老人的一致鄙视,然后就是给他科普。

    敢情在上古时候,“金”本来就不是指黄金,而是指黄铜,又或者说青铜,也有段时间代指一切金属的,总之什么都好,就是不代表黄金。但在这个根本的否定之后,两位老人却又给许广陵指出了一个可能。

    那就是,铜会生锈,铁会生锈,但黄金不会,所以,若为了慎重或者说长久起见,是有可能只用黄金来代替“金”的。

    而对于一个王者来说,有这种动机,也有这种实力。

    因此,“埋金镇之”,假如这事确实生过,那在地下所埋的金,固然有可能是其它金属,但也确实有可能是黄金!

    这回马枪……

    许广陵听得也是无语了。

    金属被排除之后,接下来就是木料。

    那雾气本来就是由树木生出来的,所以其和木料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和金属一样,是一种冰冷且拒绝的关系,几十种木料一一试过,没有一种木料拒绝那雾气。

    但许广陵也现了,不拒绝固然是不拒绝,但在这不拒绝的总体情况下,却也还是有着亲疏的。

    材质越轻的木料,越容易被雾气渗透,但其能容纳的雾气总量也越少。

    换个说法,金属是这雾气的绝缘体,所以若单纯想收集这雾气的话,用任何一种金属做成个罐子来装就是了,比如说煤气罐就行。

    但许广陵只能略微引导这雾气,却并不能压缩这雾气,所以用金属罐来装这种行为实际上是行不通的,因为能装得太少太少太少,少到基本约等于零。

    但如果把雾气引导向木料中。

    小小的一截木料,就能承载很多的雾气。

    木料越重,渗透得越困难,但承载得也越多。

    但当许广陵把实验目标向着重木倾斜的时候,却又出现了另一种情况,那就是这些灌注着雾气的重木在释放雾气的时候,却要么度过快,要么性质过猛,而且是不均匀的那种,总之,给两位老人带来的体验感,很差。

    所以问题变得稍微复杂起来。

    最终,在几十种木料中,许广陵初步选出了几种,桃木,松木,楠木,紫檀木,铁力木。

    但这几种木料,都各有其缺点。

    或者说,它们都并不是很完美的承载和释放那雾气的媒介。

    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于是,两位老人又给许广陵找来到大量的玉石种类,这一次,最终却只筛选出了一种,玉,而且是羊脂玉,它既具有良好的承载性,又具有良好的释放性。

    普通的石头,承载性和释放行都不行。

    翡翠,释放性很好,但是承载性不行。

    其它诸如玛瑙水晶等,皆各有其不足,并不能作为选择。

    玉,以及木料,这是最终选择。而这两种材料又有很大的区别,玉承载的雾气没有木料多,但它却会自行散,木料承载的雾气多,但却又需要“烘烤”。

    所以几天后,这样的一种情况就出现了。

    章老,陈老,两位原本什么都不佩戴的老人,现在都戴起了和田玉串,不但有手串,还有脚串,每人身上四个串。

    本来两位老人还想把脖子上也弄个串的,不但如此,他们还想弄个和田玉枕,枕着睡觉的!但许广陵心中总有点疑虑,在他好说歹说之下,总算让两位老人暂时悠着点了。

    另外,不论是客厅中,还是书房里,都置起了火盆。

    这么做还是很有效果的,不知是不是许广陵的错觉,几天过后,他确实感觉两位老人的精神都好了不少,虽然他们原本的精神就不错。

    但这是不是两位老人心理原因上的“人逢喜事精神爽”,许广陵也不能确定。

    为什么两位老人都说那雾气对身体有益而且是有大益,但许广陵总是带着些疑虑呢?原因不仅仅是他没有感觉自身的状态更进一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的五脏,在梦中看到那五色花的时候,现其杂色并不见显著减少。

    换言之,他吸纳了很多的雾气,但好像对五脏并没有什么明显作用?

    这是影响许广陵态度的根本原因!

    但也就是几天之后,一个突然的变化生了。

    夜,许广陵静卧于床。

    和往常一般从章老家返回,和往常一般复习了功课及做了笔记之后,许广陵感觉有点累或者说精神不振的样子,这让他很是奇怪,因为这样的状态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在现在的他身上出现!

    但许广陵也想起了前段时间,留宿于章老家的那一晚。

    所以他心下莫名地有了些预感,也因此,这一晚,打破了往常的作息节奏,做完笔记之后,没有看书,没有练习散手之类,许广陵直接上了床。

    果不其然,在躺下之后,许广陵瞬息入眠。

    意识,再次进入五色花的世界,并循五色花而下,来到了那个云絮缥缈之地,也来到了其下的黑暗幽深之地。

    但那黑暗幽深,不知何时,已化作一片不可测度的深潭。

    只是那潭中之水,此时,却并不平静。好像有什么在里面熏蒸一样,那潭水微微荡漾着,然后,不时地有丝丝缕缕的雾气从其中升腾而起,升到其上的云絮缥缈之地,然后,融入那云絮之中。

    许广陵的意识很宁静。

    其实都不能说是意识,而就是“一灵独觉”。

    而就在这样一种宁静淡然的观照之下,那雾气不住升腾,那云絮不断变多,终于,云絮与云絮,开始连接起来,碰撞式的连接!

    最初,只是一小朵云絮与另一小朵云絮的碰撞,很快地,展为一大片云絮与另一大片云絮的碰撞,而哪怕这样,底下的雾气仍然是连绵不断地升腾而来,弥漫在这片小天地。

    碰撞越来越猛烈。

    寂静,无声,但却好像惊天动地。

    终于,在一次极猛烈的大碰撞中,一种难以形容的白光忽然从中迸出来,上贯下彻。

    而就在那个瞬间,云絮之上,五色花之下,通道间的九个节点,处于最下面的一个节点,被豁然贯通!

    全程观看着这一幕,此时,许广陵的整个意识都跟随着猛地一震,但就在下一瞬间,一种深沉的疲倦传来,哪怕一秒都未能支撑,许广陵进入深沉昏睡之中。

    ==

    感谢“涛行何”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元吉2”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