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19章 突兀出现的小树苗

正文 第219章 突兀出现的小树苗

    看热闹简直都可以说是某种天性,这一点,哪怕是身为“宗师”的两位老人,也都不例外。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好多人指指点点的地方,实在是距离他们往常晨练的地方太近,也就是几十步而已,属于“卧榻之旁”啊,稍微关注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两位老人散步着走近。

    而当来到近前的时候,不论是章老先生,还是陈老先生,不论他们是怎么样的处变不惊,这一刻,也都呆住了。

    映入眼中的,是什么?

    是一棵鲜嫩鲜嫩的小树,大半人高,嫩绿新生的枝叶,招招摇摇,煞是可爱。

    小树苗绝不稀奇。

    哪怕是一点点的稀奇都没有。

    但是!

    但是今天之前,这里,这个地方,绝对没有什么小树苗!这棵大半人高的小树苗完全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而重点是,这小树苗也根本不是从别的地方被人移过来的。

    关于这一点,一眼可见!

    因为就在这棵小树苗的根部,丝丝缕缕的新生垂丝,紧抱着地面以及地面上的许多小草,而且是横七竖八,纵横交错。

    所以,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棵小树苗,就是一夜之间,从这里突然长出来的!

    而且,这还是深秋时节!放眼看看周围吧,这个大公园里,所有的其它草木,其枝叶,要么黄,要么枯,要么凋,要么落,就是那些一年四季常青的树种,不黄不枯不凋不落,但在这个季节里,其叶片的颜色也绝没有这般鲜活!

    总之,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棵小树苗出现得都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玩意儿哪来的,昨天这里没有吧?”有人这么说道,是并不肯定的疑问的语气,其实这也很正常,许多时候人们一般对周边的环境并不会太过在意。

    如果不是这棵小树苗有大半人高,太突兀太显眼,比如说只有十来二十来厘米高这样的,就算其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多半也没几人会在意,而就算在意,估计也会自我否定,认为是自己以前没注意到。

    现场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

    “之前估计是长在草里的吧,夜里不是下雨了么,大概是被雨催的。”

    有人这么解释道,然后现场不少人点头表示附议,也有人疑惑着问道:“一夜之间能长这么高?”

    “会吧?”

    其实这也是场中不少人的疑问。

    不过立马又有人解释,表示自己的见多识广:“小树苗么,都长得挺快的,这种情况农村多了,一场雨后田野树头遍地都是这样的东西,也就是城市里都是水泥地,不多见罢了。”

    这个解释很权威,至少,对于现场的绝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

    而且,确实,昨夜到今早,下了一场大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雨水滋润能让草木长得快”,这是很多人的共有印象,于是,事情就这么被定性了。

    这确实就是一棵很寻常的长在草坪里的小树苗,而且估计很快就会被公园的相关工作人员清理掉。

    见没有什么稀奇,围聚的人群很快也就三三两两地散了。平常在这周边活动的人本就不多,而待围聚散去,其他来公园的人更是不会发现什么异常,几分钟时间内,有好几拨人从两边的小道走过。

    然后就是寻常地走过。

    他们几乎全都有看到这棵小树苗,但也几乎没有一个人脸上露出诧异什么的。这个表现,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又过了一会儿后,章老和陈老两位老先生也和其他人一般离开,只是行走时,两位老人脸色相当慎重且怪异地低声交谈着。

    “老章,这事不太对劲。”陈老先生当先开口说道。

    “我知道。”章老凝重点头道。

    首先说明一点,两人都是宗师,或者说,两人都是开了顶窍的人。而开了顶窍后,人的感觉是很敏锐的,对周边的环境更是极其敏感。往常,说实在的,两位老先生确实是没怎么仔细地打量过身侧的草坪地,但是基本的概括性印象肯定是有的。

    而那概括性印象里,绝对不包括那么大一棵的小树苗!

    别说是一米多高,哪怕是冒出草丛一个指头高,只要变化是在一天之间发生的,两位老先生中不论哪一个,都绝没有发现不了的情况!换言之,也可以说,此刻草坪中出现的这棵小树苗,确实就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

    一夜之间,完完全全地从无到有!而不是从小到大!

    这是第一点,一句话间两位老人已经取得了共识。

    第二点,章老先生不但是宗师,更是一位医师,而且是自封的“千年第一神医”,神不神医的这里且不说,但是老先生对草药认识很深却是毫无疑问的。

    不止是那种处理好的药材,更是无数种活生生的处于生长中的药草。

    而且老人童年还是放羊的。

    “这种情况农村多了”,这是刚才某个人的解释,对这所谓的解释,老先生就两个字,扯蛋!

    以他对草药及草木的认识,没有一种草木可以长得这么快。

    更何况,那又哪是什么奇怪的树种,就是一棵极为普通的龙爪槐。

    再则,也不看看,这什么季节!

    然而,再怎么肯定地认为那棵小树苗的出现很不对劲,两位老人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这让两人接下来的象棋对弈,也多了几分心不在焉。

    直到晚上,客厅里,三人如往常一般闲谈的时候,章老把这件事当成一件新闻逸事,说给自己的弟子听。

    而许广陵一听,直接就傻掉了。

    其实以他的涵养或者说淡定,绝对可以不表现出任何异常。

    但许广陵并无意在两位老人面前隐藏,这两位老人,一位是自己的老师,一位是自己的半师,而不论老师还是半师,都可谓待他极其亲厚。

    感情是培养下来的。

    这一个多月来,天天晚上的教导,岂是寻常?

    所以许广陵直接目瞪口呆的样子,问章老道:“老师,那棵小树苗长在什么地方,具体位置?”

    看着弟子此时的神态,章老和陈老两位老先生对望了一样,一种极其荒谬的猜测同时在两位老人心中升起,难以置信,却又心脏怦怦怦地跳动着,下一刻,章老先生几乎是屏着气般地说道:“就是老松树西边,十点钟方向,大概四十五米。”

    ==

    感谢“忘却沉沦1”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无心剑道”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