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18章 公园里的异事

正文 第218章 公园里的异事

    格局是一种什么东西?

    就是在野兽还住着山洞的时候,人类用树枝茅草架起了小蓬屋;就是当你住着茅草屋的时候,有人住上了砖石瓦房;就是当你还住着砖石瓦房的时候,有人住上了高楼大厦;就是当你住上了高楼大厦的时候,有人……

    随着时代的推移,这样的例子可以无限制地往后叠加。

    格局,其实就是越。

    时光如水,在图书馆中静静流淌着,许广陵放松、惬意而又缓缓地翻着书,当值此时,曾经创作的那世界扉页仿佛也在意识中流淌,不过只是仿佛,若有若无。

    真切地流淌在意识中的,还是选集中的内容。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矛盾论”

    “论持久战”

    “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

    ……

    太多的真知灼见,太多的高屋建瓴,太多的直中肯綮。

    这些,其实都是越,也都是格局。

    阅读以及领略着这些格局、这些越,不可能让许广陵也化身圣贤,获得和写作者自身一样的越,但却可以切实地扩展他的视野,帮助他,以一个更高更远的视角,来看待许多东西。

    选集中,有很多社会学的内容,或者说,需要相关实践的支撑,这一点是现在的许广陵所缺乏的。

    其实也不止是现在。

    书中的很多东西,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涉及。

    不过这无所谓。

    读圣贤书,并不意味着要走圣贤路。

    或者说,圣贤本无路。每一位最终成圣成贤的人,其人生之路,都有着极大的独立性和唯一性,你很难把他们归入哪一类中,因为圣贤本来就是出类拔萃,能被归类的,本就不可能是圣贤。

    而哪怕是圣贤与圣贤,至少,在章老给许广陵所列的那份名单上,他没现有哪两位是“比较相似”的。

    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他们都散着独属于自己的光辉。

    许广陵所要做的,所想做的,也只是沐浴这些光辉而已,沐浴着,感受着,体会着,仅此而已,却并不是要和这些光辉中的某个混同。当然,其实也不可能做到混同。

    圣贤可以被仰望,可以被越,却独不可被模仿。

    因为圣贤之所以为圣贤,就因为其最核心的无中生有,以及独一无二。

    四册选集翻完,许广陵获益良多。这些内容,许广陵有的是深度阅读,有的是浅度阅读,有的则仅仅只是单纯的记忆下来而已。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许广陵又拿起了剩下的最后一本书,图书管理员诗词全集。

    天井四四方,周围是高墙。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当然,这其中更不可能少得了那极为知名的沁园春雪。

    诗词是一种独特的文体,言简意赅,或者说言极简而意极赅,每一诗词,都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真若说细细品味,一品味一天,也不算长。

    所以许广陵其实这一次也只是略读,把它们记忆下来而已。当然,以他现在的过目不忘之能,是不需要刻意地做“记忆”这种事的,翻阅,而待翻过,那些字句也就存留在了脑海里。

    于是当离开图书馆时,许广陵的脑海里便多了五本“书”,而他的诗词储量,也达到了一千五百六十六。

    从图书馆出来,许广陵直接往章老家而去,而晚间一切例行如常。

    这一晚睡觉的时候还是酣沉无梦。

    这让许广陵暂时中止了原定的继续去公园“夜游”的计划,因为好几次都没有在梦中进入伏羲诀的习练了,许广陵甚至有点想念,同时他也觉得,因为在公园中的那种举动而耽误了伏羲诀的习练,是不是有点不太划得来?

    以及,如果夜里不去公园,明早晨练或者晨练后睡觉的时候,伏羲诀是否会再次归来?

    所以这一次深夜醒来,依然狠狠地饱餐一顿之后,许广陵没有去往公园,而就是待在房间里。坐在窗前,没开灯,也没有月光,许广陵于夜的深沉和静谧中,在脑海里,再次地翻阅着那本诗词全集。

    这一次翻阅,就是慢且闲地细翻了。

    诗词大体讲究才、学、识、情,这四者任何一者擅长,为诗为词都会有可观,才是先天禀赋,学是后天积累,识是才和学融合后所生出的格局以及高度,情则是情感以及胸怀。

    以图书管理员来说,这四者是哪一者都不缺的,所以其在诗词上的表现,也极为可观。

    许广陵初时只是闲闲地随意翻阅着,其实一半的意图是休息及消磨时间,如果身边有毛笔的话他甚至会练起字来,但是没有,所以他就翻起了诗词。

    而翻着翻着,就沉湎了进去。

    待回过神来的时候,许广陵却现天色已然大变,好吧,看不出天色的变化,但本来平静的空气,却是起风了,而且还是较大的风,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回过神来的。

    不多久,也就十来分钟左右吧,天空哗啦啦地下起雨来,初时是豆大的零星雨点落下,很快地,就是瓢泼大雨形成漫天雨幕劈头盖脸地砸下。

    一直晴好了一个多月,这一来,就是大雨兼暴雨。

    许广陵离开窗前,也关上了玻璃窗,看看时间,凌晨两点三十四分。

    今天早上的晨练,或许要取消了?

    以及,或许还要买把小伞回来。以前肯定是用不着,就算偶尔下雨,不出去就行了,现在么,他晚上还负责为两位老先生做饭的任务呢。

    时间来到四点。

    暴雨如注,没有丝毫止息的意思。

    往常这个时候晨曦其实已经到来,但是今天,天色仍然是黑沉沉的一片,这当然是漫天乌云的杰作,看这情况,别说四点五点了,上午结束之前雨能停就不错了。

    不过对于这种预测判断晴雨的知识,许广陵是半点也无的,他唯一知道的,大概也就是“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了。

    许广陵给章老打了个电话。

    其实这样的天气,老人肯定也不可能去公园的,但作为弟子,又是次碰到这样的情况,肯定还是要说一声的。

    章老在电话里呵呵笑着,又问他早饭有没有得吃。

    许广陵回了一句:“弟子可是厨师啊!”

    点间,雨住天晴。

    今早许广陵自个儿其实是在房间中练起了散手,然后吃饭,饭完睡觉,而另一边的章老及陈老两位老先生,看到天晴之后,却是念想着公园中的雨后清新,所以干脆带着棋具甚至是茶杯和热水壶,往那边而去。

    到达公园,经过老松树旁的那条小道时,却看到不远处,聚集了不少人,指指点点。

    ==

    感谢“侏罗纪恐龙”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简单一声”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