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17章 读圣贤书

正文 第217章 读圣贤书

    醒来之后,许广陵看了看天,看了看地,看了看周边,看了看自己,一切都没有改变。

    这也是最让他疑惑的地方,那“雾气”,只存留在他的记忆和感觉里,甚至都似乎没有对身体造成任何影响,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不过今天终究还是和昨天不一样的,因为他留下了一点证据。

    走过几步,许广陵弯下腰,从脚边拾起了一段小枯枝。

    这是一截不知道从什么树上掉下来的枯枝,约摸小手指粗细,至于长度么,大概在二三十来厘米的样子,形态上来说则是弯弯曲曲的,而且还分出了岔。

    总之,怎么看,这都是一段极为寻常的从树上掉下来的枝条。

    本来也就是这样。

    许广陵把这段小树枝拿在手里,放在眼前仔细打量着。

    可是不管他怎么打量,都没有发现这小树枝有任何异常,如果不是周边几米范围内只有这么一截最显眼的小树枝,许广陵甚至会怀疑他是不是拿错了。

    然而没有。

    就是这一根。

    现在被他拿在手里的,就是他留存下来的证据!

    看,看不出异常。

    闻、嗅呢?

    看了半天,眼都快要看花了,许广陵总算想起他现在还有另一项特殊的本领,那就是辨识草木。

    于是,将这段小树枝凑近鼻端,许广陵深深吸了口气。

    只是下一刻,他就失望了,通过神农诀的辨析,这段小树枝的表现寻寻常常,非常符合它应有的身份!而至于他所谓的证据,他向这段小树枝里灌注的“雾气”……

    抱歉,至少神农诀是辨析不出来。

    这真是让人很郁闷的一件事情。

    夜里发生的情况,不论是他真切的感觉以及记忆,还是其对于“伏羲诀”习练的影响,都足以证明,这个情况是真真切切的,然而除了这些之外,他找不到那“雾气”存在的任何证据!

    更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不管怎么说,许广陵还是决定这几天都继续下去看看。或许,再过几天会发现一点什么?

    当然,也只是或许。

    顺手将小树枝抛于地下,许广陵回到过道,徐徐漫步。

    这里距离那棵老松树并不远,一目可及,许广陵特意绕了个圈子,一绕再绕,估摸着时间,待他绕到老地方时,果然迎来了二老,于是接下来,正常的日程再次开启。

    打拳,早餐,返回,睡觉。

    今天依然无梦,不过醒来的比昨天要略早一些,下午两点半。虽然剩余时间不多,但许广陵还是去了图书馆。

    不是周末,又兼是下午时分,图书馆中很清净。

    除了进门处的工作人员,许广陵竟没看到一个人影,这阔大的书馆,这一刻,就仿佛只为他一个人而存在。漫步于大书架间,许广陵直穿而过,很快来到最里侧靠窗的过道,也来到备查询的电脑前。

    嗯,这么大的地方,无数的图书,别说具体的书籍数目了,就是书架的数目或者图书的分类,都让人眼花缭乱,自助查询系统是必须的。

    输入图书管理员,又变换了几个名词,很快地,一大串的书目便显现其上,而许广陵所要阅鉴的图书,皆在其中。

    《图书管理员选集》

    《图书管理员诗词全集》

    片刻后,拿了这五本书,许广陵回到他往常看书的老位置。

    阳光淡淡倾洒,时间在此静谧。

    翻开选集,第一册的第一篇,映入许广陵眼帘的赫然便是“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

    好大的题目!

    许广陵一路看了下去。

    其实才看了这篇文章的第一段或者说开篇,许广陵便暂时地停顿了一下。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

    精彩!

    一刀切入,直中肯綮。

    这是大师的眼光,也是大师的格局,更是大师的气度。

    就这一个开篇,许广陵便已是感叹,此行非虚。

    一路看下去,其实文章很短,而以许广陵现在的阅读速度,可以说,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便翻完了。不过在翻完之后,许广陵却没有继续下一篇,而是发起呆来。

    发了一会儿呆,回到开篇,许广陵看着标题下的那一行小字。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一日。

    这是这篇文章的写作日期。

    图书管理员的出生时间许广陵是知道的,以前看过,没记得,而此时,记忆自动浮现,接下来许广陵便知道了,写作这一篇文章时,图书管理员二十八或者说二十九岁。

    总之,不到而立之年。

    不期然地,许广陵想到了另一个人,那位三国时的“军师”。

    其实三国的军师很多,魏蜀吴,三大政权的任何一个参赞,都可以谓之是军师,其中大名鼎鼎者也比比皆是,任何熟知三国的人,都能随意列出一大串名字。

    但如果没有任何特指或进一步介绍,说三国,说军师,浮现在许多人脑海里的,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同样也是在不到而立之年,在胸中酝酿了三分天下的战略。

    古往今来,对他的称赞有很多,质疑也不是没有,但如果说最根本的评价,其实只有一句,“无此君,则无三国。”

    如果按历史的“正常进程”,应该是两大政权对峙。

    但就因为他的存在,二,变成了三。

    细细想来,这真是一个绝大的bug!这位也是棋手,但他的棋盘,不是那横九竖十,而是整个天下。至于其下棋的水平?

    许广陵再次把目光放于眼前的书卷之上。

    然后,由古而今,由人及己。

    这个世界上,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比人和猪之间的差别更大,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基因层面上的相同或相似,并不能说明什么,一如人类和小白鼠。

    有高富帅,有矮矬穷,有白莲花,有黑寡妇。

    如是等等,这些都是简泛而谈。

    稍微细致一点来说的话,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有坑蒙拐骗的混混之流,有日夕操劳的各类小手工及小经营者,有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筚路蓝缕的创业者,有名动江湖的行业精英,也有叱咤风云的行业巨头。

    有一生为生计而奔波,也有一生不知生计为何物。

    有逐名逐利于红尘者,也有栖心某物淡然或直接无视名利者。

    有草莽,有庙堂。

    ……

    时代在变,许多东西都在变,但也有许多东西,亘古而今,永远不变。或者说,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内核。

    美丑、智愚、穷富、贵贱。

    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行业,交织成大世界。

    此时,浮现在许广陵脑海里的两个人,一位宏观天下,设二为三,一位微观天下,拟万归一。

    ==

    感谢“无形之状”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反对个各”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