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16章 漏断时分,幽人独往

正文 第216章 漏断时分,幽人独往

    今天的晚饭。

    虽然已经知道粉条大烩菜不是很适宜,许广陵已经生出要用菜市场里现有的蘑菇配出清汤的做法,但肯定是要试验一番,而且还不知最终的试验结果是怎么样。

    反正过几天还要再做一批粉条,索性到时再说。

    暂时就这么将就着吧,假若不用“神农诀”的视角,它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两位老人吃得很满意,哈哈,前天吃完,陈老先生还顺口夸了一句,“你小子做饭的手艺还长进了,莫非在这个上面也有天分?”

    好吧,这其实不是夸奖。

    而是老先生顺便发泄一下他的某种“意难平”。

    今晚,在书房里,章老继续着正课。昨天讲了肺的重要性,以及肺若运转失常,会产生哪些疾患,而今天,老人则围绕着“如何养护肺”这一点而伸展开来。

    有休息方面,有饮食方面,也有身体的动作方面。

    而关于动作展示,就是陈老先生出场了。不过展示完了之后,老人也有交待:“小子,这些东西,对现在的你来说,也就是些小玩意儿,见识一下即可,不必花时间去习练它。”

    而当正课上完,闲话的时候,陈老先生和章老先生交换了位置。

    嗯,不是坐着的位置,而是谈话的主导权。

    许广陵其实也是最近两天才发现的,不知什么时候,陈老先生渐渐发挥了他“学富五车”的特质,担当起了许广陵疑惑方面的主讲师。

    从章老家离开后,许广陵有鉴于昨夜的经历,没有直接返回,而是转道超市,买了相当的一些食材回去。

    果不其然。

    今晚睡觉的时候,那莫名的热流继续在身体中穿梭着,而一觉醒来,他也依然如昨夜那般,饿成狗。然而这次有准备,当然不怕,为速度起见,许广陵还是煮了土豆汤,两斤的土豆,加一斤的蘑菇,加半斤的豆腐。

    两斤土豆听起来多,但其实真不多,因为水分太打重,而一斤蘑菇纯粹就是搭头。倒是重量上最少的半斤豆腐,其实反而最占分量。

    这样的一份汤,许广陵吃了,居然感觉才只是六七成饱,看来明天需要再加一些,改成三斤土豆!

    胃口大开、酣畅淋漓地吃完之后,微抚着肚腹,许广陵为自己变身为饭桶而摇摇了头。

    饭后何所宜?

    一宜散步二宜躺。

    昨夜吃完之后直接去公园那是许广陵不想来回跑,以他的喜好来讲,饱腹之后还是更喜欢先躺会,然后再起来,该干啥干啥。今天就是这样,许广陵在床上躺了半小时。

    半小时后,下得床来,许广陵感觉肚子又有点空荡荡的,好像之前吃的那么多东西,已经消化大半的样子!

    这真是日了狗了。

    许广陵一阵无语。

    但他当然不会再狂吃一顿,那也太让人晕了,于是,出门,往公园而去。

    夜深时分,一个人漫步在街道上,四望空无一人,便连来往的车辆都很少。时值深秋时分,天地之间,整体的气氛也比较清肃。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漫步,说真的,感觉确实有点奇妙。

    奇妙,也微妙。

    而待到了公园,远离了路灯,漫步入黑暗之后,就更是这样了。

    自然而然地,许广陵就想起了苏东坡的那首词: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这首词的意境与许广陵此时的心境并不搭,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迥异,词中是凄清、清冷,有着相当的孤芳自赏(拣尽寒枝不肯栖),也有着那一抹幽愤。

    而许广陵,身处这黑暗,身处这空旷,却只感到了安然,甚至是好似比睡眠更深入的休憩。

    但有一点两者却是一样的。

    漏断时分,幽人独往。

    而后,许广陵突洒然一笑,因为就在今天,早上,打拳后去早餐的路上,公园一角,一群大妈们跳着广场舞,而伴舞的歌曲,却正是《寂寞沙洲冷》。

    妥妥的毁原著系列啊!

    漫步于公园中,许广陵并没有刻意地让自己的心境进入某个频道,而依然只是随兴自然地瞎逛着,用夜晚的视觉,来勾画着这公园的地图,用灵敏的嗅觉,来分辨着路过的每一棵树的味道,甚至是地面上的,某些小草的味道。

    其中有一小段时间,许广陵坐在路过的一个长靠背躺椅上,微微地仰躺在那里,而在他身前,是一地的深绿碧草。

    当然,因为深秋的关系,哪怕是公园特选的草类,于一片深碧之中,也仍然有着些许的枯黄。

    但许广陵此时感受到的,却只是那一望的深碧,那股幽静而又昂然的生机。——他不是看到的,他是闻到,然后感觉到。

    明明是躺坐在那里,但许广陵渐渐地感觉自己被那深碧所包围,被那生机所包围,而他也好像漫步于那深绿之中。

    呼吸在不知不觉中放缓,缓慢却更悠长,一呼一吸,皆直入肺腑,而整个身心,好像也都开放着,尽情地与这深绿与这生机相接,不知什么时候,许广陵微微阖上了眼。

    而就在某个时候,一些淡淡的、浅浅的雾气,就那么地,从大地之上浮现了出来。

    浮现在许广陵的脚下,缭绕在他的趾端,然后,漫过脚踝,漫过小腿,漫过膝盖,漫过松散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漫过手臂,漫过上身,漫过肩膀,漫过脖颈。

    漫过口,漫过鼻,漫过眼,漫过眉,漫过整个身体……

    也漫过感受、意识、心神。

    整个天地,化作一片缥缈,如在云端。

    而许广陵就立身在这片缥缈里,整个身心都沉浸其中,与其彻底相融。

    许久,许久,许久。

    如昨天一般,许广陵忘了身内身外一切,不知时间之流逝。而就在清醒之前,突如其来的一个动念,让他做了一件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的事。——

    他用心念,挟裹了一大片的“雾气”,渗入到了离他身边不远处的,地上的一小段枯枝之中。

    ==

    感谢“思飞28”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ttyylzb”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