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14章 雾非雾

正文 第214章 雾非雾

    生命,不论动物还是植物,其最显着的特征便是唿吸。

    章老晚上的时候才讲过这话。

    许广陵在唿吸着,然后他就发现,哪怕是他那此时极绵长轻缓的唿吸,也在搅动着雾气,不,不是搅动,是吸纳。

    刚开始的时候许广陵还没注意,但慢慢地,当那因他的到来而被扰动的雾气一点点平复下来之后,却并未趋向完全的静止,而是显示出一种流动。

    以他为中心及目的地而流动!

    虽然,流动得极慢!

    乍发觉这个现象,许广陵真的以为这是错觉,不论是这雾气的存在,还是这雾气以他为中心而流动,都像是一种完完全全的错觉!但很快地,他知道,不是。

    这不是错觉!

    因为整个身体,从头到脚,前后左右,或者说遍体上下,都有一种针刺般的感受。

    就像有千千万万根极小极细微的无形之“针”,以立体的三百六十度的方式,刺在他的身上,随着他的唿吸话说他此时不止是口鼻在唿吸,不止是手足四个关窍在唿吸,竟似是整个身体,身体上的所有毛孔,都在唿吸。

    而那些无形之针,就随着他的唿吸,从体表,向着他的身体内部深入。

    一点点,一点点,再一点点。

    就这么一点点地深入,直到将他的身体内外,全数贯穿。

    而许广陵此时的感觉,实难用任何言语来形容,反正整个身体,都是遍布酥麻。站在那里,许广陵好像全身都变得僵直,又好像以前从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般“放松”过。

    真的是极彻底的放松。

    许广陵甚至觉得自己脚底下的压力都消失了,他的两脚好像不是承担着整个身体的重量,伫立在那里,而是呈现出最自然的飘浮式放松状态。

    换句话说,许广陵感觉自己现在好像不在站在那里,而是飘在那里。

    对,就是“飘”!

    一阵极轻微的风吹来,好像都能把他给直接带走。

    这应该是绝对的错觉,但却是那么的真实!在感觉中,丝毫无虚!许广陵甚至都想蹲下来,察看一下自己的两脚,但此时整个身体的那种感觉,太新鲜也太奇妙了,让他根本不敢或者说不舍得动弹分毫。

    不止是身体不敢动弹,许广陵甚至是连思虑,都不敢有。

    他就怕身心意识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打断这种极新奇也极纤微的感受,并且一去就不再来。

    因此,接下来,就那么僵直着,就那么放松着,许广陵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止是身体,更包括心神。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意识感受再次进入冥沓。

    许广陵再一次地看到了那棵奇形怪状的小草,看到了那棵小草茎上分散出的五个枝系,看到了那五个枝系上的五朵小花。

    红色的,白色的,青色的,黄色的,黑色的。

    此时,整棵小草,包括那五朵小花,俱都被薄薄的白色雾气所笼罩。

    许广陵的意识感受如同第三者,有知觉,但无丝毫念头波动地观照着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白色雾气越来越浓,而就在这个时候,意识自然而然地循五色花而下。

    穿过那一片飘浮的丝絮飞雪之物,来到更下方的,黑暗幽深的小空间。

    底部,具体的形状是模煳的。

    若无底,若有底,若平,若凹,又若毫无规则地起伏着。

    但这些都不重要。

    此时。

    其中。

    有水!

    水的颜色一样是模煳的,像是黑色,又像是清水般的无色。

    这水不是平静的,而是在缓缓地旋转着,就如河面上一个小小的漩涡,又或者,像是旋转着的星云?

    许广陵的意识感受,沉浸在这旋转中,沉浸在这漩涡里,沉浸在这星云里,忘却了时间,也忘却了身内身外的一切。

    然而,外界,这个时候,若有另外一个许广陵,并且同样处于之前的那种奇特的错觉的能够看见雾气的状态,他就会发现,那些本来平静着只是极微弱极缓慢地趋向于许广陵的雾气,现在,像是疯了一般地涌入许广陵的身体中去。

    许广陵整个人,都好像变成了一个大漩涡,而且是立体的,在吸纳着周围的雾气。

    吸纳无休无止。

    雾气却也无穷无尽。

    再细细察去,那雾气却不止是源于最身侧的老松树,而是源于周边的所有的树。

    那些雾气本来是平静着。

    但现在,风起云涌。

    甚至,整个公园的这一大片区域,都变成一片翻腾着的“云海”,而这所有的动荡,都源自一处,也都归向于那一处。

    当然,这样的动静,是“虚幻不实”的。

    无人知道。

    无人看到。

    别说公园里现在寂无一人,就是有人,有很多很多人,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好吧,这句话放在这里并不应景。

    但确实,此时所发生的,无关“尘埃”,不惹“尘埃”,也实实在在地没有哪怕是一粒尘埃,为之改变。

    但有些东西,确实是改变了。

    而且改变极其巨大!

    许广陵是在晨光的照耀中醒来的,说照耀其实也并不恰当,因为离太阳升起还早着呢,但他确实是因为感受到了光,而醒来,然后睁开了眼睛。

    外界,果然是晨曦已透。

    意识很快清明,而紧接着,许广陵却是陷入迷惘。

    昨天夜里发生的,那是梦?

    许广陵下意识地抬起头,朝身边的老松树看去,再下一刻,又是情不自禁地左望右望,甚至是转着身子,侧望后望,但他什么都没有见到。

    嗯,昨天夜里他所看到的那“雾气”。

    此时,一丝丝,一点点,都没有!

    接下来,许广陵甚至紧盯着身边的老松树,盯着它的树根,盯着它的树干,盯着它的树冠部分,在这些上皆无发现之后,又盯着离他最近的,就横逸在他身侧不到一米远的一根松枝,以及其上的那些针苗。

    好长时间,盯得眼好像都有点酸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许广陵也感觉自己现在的这行为好像是在犯傻,然后,他就摇了摇头,也移开了目光。但是理智或者说直觉却是在告诉他,昨晚的那一切,绝不是在做梦!

    唔,不应该说梦。

    这个字,以及它所代表的东西,对别人来说很寻常,但对他来说,意义绝然不同。

    那就换个说法。

    昨晚的那一切,应该,嗯,应该……

    应该不是错觉吧?

    ==

    感谢“知行合一zhp”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饮水醉梦”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