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06章 横刀立马

正文 第206章 横刀立马

    在棋盘上,一切的子力,都为杀死对方而服务。

    也就是说,把对方“将死”,是象棋对弈中的根本目的。

    在走向这个目的的过程中,通常来说,需要分阶段地消灭对方的棋子,以达到对方失守的局面。这是没什么问题的,但问题是,许多人会不自觉地把手段当成目的。

    以至于,保自己子,吃对方子,渐渐成为本能,成为下棋的“第一原则”。

    然而,象棋博弈的第一原则不是保子,不是吃子,而是直接攻杀对方老将,把对方给将死。

    这两者之间,看似差不多,有点殊途同归的样子,但事实上,却是差之毫厘,错以千里。把手段当成目的,不知不觉地,就会形成一些错误的思维定势。

    错误的思维定势之一:车绝不能丢。

    错误的思维定势之二:第一个车已经丢了,第二个车千万千万、绝对绝对不能再丢了!

    但其实,没有什么子是不能丢的。

    将死对方,需要多少子力?

    最极限的情况下,只需要一个小卒就可以了。

    所以,除了老将之外,双士双像,双马双炮双车,五个小卒,在战略合适的情况下,这所有的子力尽可全数抛弃,只为瓦解对方。你敢弃,而对方不敢弃,你肆无忌惮,而对方束手束脚,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极大的优势了。

    “这一献,惊天动地。”

    “要啥自行车啊,说不要就不要!”

    “妈蛋,吓哭了!”

    “666”

    “老夫啥都不服,就服棋主这一招!”

    “还好对手不是我。”

    “一脸懵逼。”

    ……

    评论框里,留言如雨。

    只有百多个人的观众,单从发言的架式来看,却像是有千人万人一样。

    其实这也不奇怪。

    很多吃瓜群众,就喜闻乐见这样的走法。许多特级大师的对弈,说水平,那肯定是高水平的,说棋风,那也肯定是基本无破绽,值得一道的,但对绝大多数象棋爱好者来说,未必有观赏性。

    像许广陵这一局表现的,明明前一刻棋风软绵绵,一副束手挨打毫无怨言的样子,下一刻毫无过渡地立马就展开了狂攻,而且是马炮车接二连三地一弃再弃,好像弃的不是自己的子,而是对方的子一样。

    真的是极具看点。

    而许广陵这一攻,就没个停顿,一气呵成。

    其实也不能停顿,一旦停顿,哪怕只让对方缓过一口气,许广陵也是必输,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是敌死,就是己亡。

    必须在这一轮无间断的狂暴输出中直接打到对方崩盘。

    做不到,那就输了。

    那么,究竟能不能做到呢?

    许广陵献马,瓦解了对方的一个象,许广陵献炮,灭掉了对方的一个士。士象被破,其实已经意味着中宫失守,老将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但对方大子全在,严密回防。

    然而,许广陵继续弃。

    弃子造杀。

    用一个炮作为代价,把对面的老将逼离底线,用一个车作为代价,把对面的老将逼离二线。车炮双弃之后,对面的老将已经被“逼上梁山”。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毫无威胁的小马,一个纵跳,把老将锁定在角上,一步也动弹不得。

    下一步,横车绝杀。

    棋局终。

    酒薄不堪饮胜,焰红雪负,双方过手三十八回合,用时四分钟。

    “求高手解说一下,棋主这棋力有几级?”

    “妥妥的九级。”

    “扯蛋,网络上有九级?软件无疑问。”

    “楼上才是扯蛋,软件会弃子?会接二连三地弃子?会弃马弃炮又弃车?恕我见识浅,真没见过。”

    “呵呵”

    “不用说了,棋主真大师。”

    ……

    顺便扫了下底下的评论,许广陵微微一笑,然后鼠标点下,开启了下一局。

    第二局的对手,忘了我的未来。

    id中有“忘”的人,多半是有故事的人,也多半是多多少少染上了些沧桑的人。单看这个id,许广陵的第一判断是此君水平当在业四以上。

    其实,按照系统匹配的规律,他现在基本也碰不到业四以下的选手,所以他这所谓的“第一判断”,也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就如同一个看相的人。

    对黑人说,你印堂发黑。

    对白人说,你人中泛白。

    对黄人说,你脸色带黄。

    ……

    棋局开始,这一局是对面先手,仙人指路,就如许广陵刚才一样。

    许广陵一时念起,和对面下起了模仿棋。

    所谓模仿棋,就是对面走什么,这边走什么,双方走得一模一样。在象棋对局中,可以这样走么?

    答案是,可以。

    完全可以!

    于是接下来,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整整十八个回合过后,双方无一子过河,更没有发生对战行为!不过到了这里,双方临河而居,各自埋头种田的局面也结束了。

    再没有田可以种了,还想种的话,就必须从对手那里获得土地,获得空间。

    种到对方家里。

    所以双方犬牙交错,开始杀了起来。因为双方都是飞像局,炮在士角马在家,能动用的子力不多,所以就连厮杀也都很“文雅”,多半不是杀,而是换。

    就是你吃我这个,我吃你那个,你用炮换马,我用马换炮。

    许广陵其实仍然在模仿,但到了这个时候肯定是没法完全地模仿的,所以他只是在战略在模仿,而在战术上,讲究更精细一些。

    随着棋局的进行,炮对掉了,马对掉了,车对掉了。

    就如那句话所说的,食尽鸟投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最终,棋盘上只剩下三个棋子。

    对面的“帅”,许广陵这边的“将”。

    然后,还有一个小卒,也是许广陵这边的。

    忘了我的未来:“……”

    酒薄不堪饮:“:)”

    评论框里。

    “2333333333”

    “哈哈哈”

    “车何在?炮何在?马何在?看我小卒威武。”

    “笑到最后,才是强者。有一种精神,叫有进无退,有一种精神,叫坚持到最后。”

    “最惨无非夭折,不死必定出头。我是小卒,我为自己代言。当我横刀立马时,请叫我一声将军!”

    “史上最强小卒。”

    “从微不足道到决定大局,价值取决于位置。”

    “就剩俩光头,也是醉了。山中无老虎,也没有猴子,一只草鸡称大王。”

    对面自动认输,棋局解散。

    下一刻,第三局开启。

    ==

    感谢“胡书”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还是萝莉好”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