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04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正文 第204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这一章列为特别加更,不算在正常更新里。这些天欠缺的章节,会在下月补上。

    祝书友“萧遥风逸”生日快!

    ==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一千八百年前,曹魏政权的扛把子曹操这般道,毫不遮掩地为杜康酒作着广告,也不知道是不是收了大笔的广告费。

    许广陵此时意念纷纭,情绪也有所激荡,而时至今日,对付这样的状态,他也有着相当娴熟的手段了。

    何以解此?唯有歌诗。

    于是,就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又一首曲子自许广陵的手下诞生。

    这首曲子和之前的六首又都有所不同,而且是相当的不同。《大梦千秋》《圣贤之路》《灼灼其华》《烂柯》《世界扉页》《大宗师》,这六首,不管它们的表达是激昂还是低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由完整的旋律贯穿,从开始到结束。

    但这一首不一样。

    就如同一个人的习作,更或者是孩童的随意涂抹,这里一处,那里一处,在旋律表达上,这一刻,才“黄河远上白云间”,下一刻,就立马是“大漠孤烟直”了,这一刻,才“飞流直下三千尺”,下一刻,就立马是“桃无主自开花”了。

    简单来,如果把这首曲子填上词,让人来唱,一首歌唱完,不,唱到一半,唱的那个人多半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与其这是一首曲子,更不如,它是由许多首曲子拼接而来。

    若用衣服来形容,这就是一件由碎布条拼接而成的百衲衣,不过,在初始的一段又一段看似完全杂乱无章的堆砌之后,这首曲的整体,开始走向一种诡异的前后呼应……

    前面的所有断奏,就如大地上一条条单独的河流,它们有的向东,有的向西,有的向南,有的向北,有的直,有的曲,有的来回弯曲,有的环绕如圈,但是慢慢地,视角被往上拉,一点点地上拉。

    而就在这个上拉的过程中,那些所有的河流,渐渐从杂乱无章、毫无规律,步向一个惊人的同调,汇成一道澎湃的合流。

    最终。

    万!流!归!宗!

    从无序到汇合,从汇合到汹涌,从汹涌到澎湃,然后,在一个极致的上扬中,曲戛然而止。

    就如万顷碧海,波浪一层层迭进,一步步推高,最终,大半的海域掀起巨浪,浪高百米千米,势欲吞天,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地,天地静止。

    曲停在这里,而若有听众,听到这里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许广陵微微一笑。

    以往的作曲,他是用基础的积累以及一点点天分,在作一种“正常”的编译,但从这一首开始,他的作曲水平,终于确确实实地有了一个跨越式的进展,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全的层次。

    许广陵想到了老师在医术上的三步跳。

    此时此刻,他实实在在地意识到,他的作曲水平,也完成了跳跃的第一步。

    没有太多思索,下一刻,许广陵直接把这第七首准备问世的曲子,命名为《造化》。

    曲子本身,是担不上这么高大上的称呼的,尽管在许广陵自己看来,这首曲子算是不错,相当不错。但之所以如此命名,最大的原因,是记念这一日的所感所受,所得所获。

    是聊以记述他自身的造化。

    其实,这七首曲子的命名也可谓是一脉相承,任何时候,许广陵只要看着这七首曲子的命名,就知道,这一路上,他经历了哪些辗转。

    每一首曲子,都意味着一次辗转,也意味着他自身的一次造化。

    曲终绪散。

    纷纭的思绪就如同墨水,而大半的墨水都在刚才的创作中被那杆无形的毛笔吸纳一空,收起曲谱,许广陵顺便看了下时间,下午两点半。

    他还有两个半时的空余时间。

    干什么好呢?

    昨晚才看了老师题注版的《三十六记》,若按正常来讲,许广陵最好此时把它再翻一遍,巩固加深一下记忆,但事实是,这么做完全是多此一举,浪费时间。

    再次来到书桌前,许广陵打开了电脑,登陆了天天象棋。

    继续,前天未完的海选赛。

    一共六十局的积分赛制,上次许广陵打到了三十五局,还剩下二十五局,不知道剩下的这些在今天的两个半时里能不能打完。

    许广陵自己肯定是没问题的,二十五局,一百五十分钟,差不多划到六分钟一盘呢,很不短了,但象棋是两个人的游戏,他想速战速决,还要看对手配不配合。

    今天的第一位对手,焰红雪。

    从这名字看,应该是一位女棋手?

    许广陵微微诧异着,但也只是微微诧异。

    前天看那十二位受邀名家的时候,他可是看到其中有两位女子特级大师的。

    事实上,以他现在对身心系统的了解,所得出的结论是,通常来,女性在思维和智能上,是比男性更占优势的,其平均水准,也要高于男性。

    不过么,女性也有自身的弱点。

    所以综合来看,到底孰强孰弱殊不好,目前的社会固然是男性占主导,但未来也未必还是这样。哪怕就是现在,女性中的杰出者,也绝不容觑。

    每一位较充分地发挥出自身智能优势的女性,都是男性的劲敌。

    上次最后一位对手,是平湖秋月,实力相当不错。

    所以这一次,哪怕拿到了先手,许广陵也还是抱持着较为审慎的态度,拱了一个卒。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上次他的情绪是战战战,而这一次,他大半的激荡,都已抒发在刚才的作曲中,此时,惟余闲淡,惟余安然。更因为,之前的领悟,也让他对一切都有了新的理解。

    这一切,当然也包括象棋。

    对面无视他的拱卒,直接架了个中炮。

    晕,有点强啊。

    还是个攻击型的。

    焰红雪。

    许广陵又看了眼这个id,嗯,很华丽。

    华丽的劲敌是拙重。

    就如超跑之于拖拉机,不,推土机,比速度,后者完败,但如果两者互怼,呵呵……

    许广陵微微一笑,就看对手的这个id,他就决定“顾名思义”,施展出推土机战术,用“推”字诀,推倒对手。

    而就在这一会儿的时间,棋盘上的观战者,已经过百了。

    对于象棋爱好者来,同样作为爱好,有的人喜欢下,有的人则喜欢看,后者在以前还没有多大的市场,但自从网络对弈流行开以后,有了合适的土壤,观看者的阵营,可谓是迅速扩大。

    许广陵还不知道,虽然才只出场一次,他“酒薄不堪饮”的这个id,在天天象棋平台却已经是有名气了。

    也收获了相当不少作为观看者的拥趸。·k·s·b·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