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01章 尝百草的第一步

正文 第201章 尝百草的第一步

    看着眼前较为陡峭的山体、茂密的灌木丛林,再看看脚下的拖鞋……

    如果是夏天,许广陵必定就此止步。随便来点蚊虫给他来上一下也够他受的,他可不想清清爽爽地上山,然后到了下山时,头脚脖颈什么的地方遍是红肿痒痛,那可就太为不美了。

    甚至不排除来条有毒的蛇之类的给他一口,然后……

    哪怕现在五官敏锐,身手及反应大抵也很不错,而且还是“宗师”,但许广陵绝不敢说自己就能躲避蛇吻了,真要被咬上一口,他也绝没有百毒不侵的本领。

    嗯,应该没有吧?

    不过,现在这时节么,蚊虫蛇蚁之属,基本都已经绝迹了。

    至于杂草灌木落叶什么的,虽然会构成阻碍,但只要小心点,然后避开荆棘,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所以,在原地沉吟了那么一会,然后许广陵决定,上!

    而他的目标就是那些大树、古树,特有型特显眼的那些。

    这山体是真不好走。

    泰山,许广陵登过,华山,许广陵爬过,还有其它好些的山,但绝没有任何一座,有眼前的这无名小山难走,最主要是这玩意儿,真的没有路,而且灌木丛,也长疯了,遍地都是。

    才走了没多远,许广陵就已经是一身狼藉。

    不过,他也来到了他的第一个目标近旁。

    这是一棵大约需要三人合抱的大树,至于树的种类,惭愧,许广陵认不出来,他这一方面的知识很欠缺。不过许广陵这一次可不是做植物鉴别来的,或者说,不是做常规的植物鉴别。

    大树在约一米五的高度处分出了一个小岔,虽然说是小岔,但对这样的大树来说,那岔出的侧干也足够一人合抱的了,许广陵在山坡及树干上略作借力,跃上了岔处,然后,斜倚半躺在侧枝上。

    两手两脚的四个关窍打通之后,许广陵现在一身气力是绵绵不绝,这是他早就发现的事情,所以虽然一路走得艰难,来到这里,许广陵仍然是没有丝毫气促的情况,便连心跳,似乎也没有加快半点。

    不过,在更细微的层面上,许广陵还是感觉,身体内部的气血运行有所加速。

    所以这时,躺在大树上,许广陵不自觉地,或者说自然而然地,就放松了身心,甚至隐隐有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不久,就在放松的状态下,山林的气息,侵袭而来。

    属于山体的那种浊重的土石气息,属于落叶及陈年积叶的那种腐朽气息,属于立身这棵大树外表的毛躁气息,属于这片山林中所有草木交织在一起的生命气息……

    种种气息交织在一起,如同一首由气味音符组成的交响曲。

    所谓清新气息,走在丛林中,一口嗅去,心旷神怡,那多半属于人工林,而像这种人行绝迹的荒僻山林,树的种类很多,有良有劣,树的疏密分布不合理,或者说并非为人为设,其它野草灌木以及腐殖质之类很多……

    总而言之,它并不适合踏赏。

    对这个情况,许广陵是有数的。

    他并不着急。

    暂时,他闻到的这些气息,其实都是属于浮味,而他想要接触的,是另一种气息,一种不需要他去“闻”的气息。

    许广陵的身心继续放松,意识感受也趋向沉敛,慢慢地,那些气息不再被他感知,它们还在,仍然在,但对于许广陵来说,它们就如同环境的“背景噪音”一样,被本能地过滤掉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片厚重而又浓密的气息,不知不觉中,与许广陵接触,然后一点一点交融。

    正是属于这棵大树的气息。

    随着时间的过去,被这棵大树的气息浸染着,许广陵就如同进入了一个无形的大浴池中,气息如同温水,绵绵密密,许广陵感觉,此时,不止是他的四个关窍,全身的所有毛孔,好像都在呼吸着。

    尽情地呼吸着。

    倒是口鼻处,呼吸好像趋向极为的淡薄,若有若无。

    而在神农诀的作用下,脑海中,关于这棵大树的某些性质,清晰地呈现着。

    赤、橙、黄、绿,黑,以及灰,是这棵大树的颜色,而其涉及的经脉,是六条,其连通的脏腑,是四个,心,脾,胃,肾。

    这意味着,这棵大树的性质,可以强心,可以补脾,可以养胃,可以滋肾。

    黑与灰虽然相似,但在神农诀的体系下,却是截然不同,黑色为有益,灰色却是有害,许广陵也明白了,这棵大树的性质,除了强心补脾养胃滋肾的作用之外,还有对身体不好的一面,它补脾养胃,它也伤脾伤胃。而且其负作用,还要超过正作用。

    然后,一个问题,或者说一些疑问,也随之而来。

    这是通过大树的气息来判断。

    它全不全面?

    如果不通过气息,而是通过切实的口舌品尝,会不会得出不太一样的结论?

    另外,通过气息得出的结论,是针对这棵大树的整体?其树皮,外皮里皮,其树干及树心,其树叶,嫩叶老叶及黄叶枯叶,其树根,根部的外皮及里面,这些不同的部分,其性质或者说作用,是否有所差别?

    再者,不像薄荷枸杞,也不像豆腐脑大白菜菜籽油面粉,这个树,是不能吃的。

    哪怕没有负作用,也不能吃。

    要怎么才能利用它?

    放到水里煮?

    许广陵感觉,如果想在这个方面有所进益,他大概需要学习一门知识,关于中药材的炮制什么的。

    不过当下,还有是他可以做的。

    那就是品尝。

    树根,树干,树心,树皮,不论是里皮还是外皮,许广陵暂时都是没有办法的,不过取一截树枝,兼及树叶,还是可以的。

    睁开眼来,许广陵开始爬树作业。

    以他现在的身手,爬起树来,当然是小菜一碟,所以仅仅是两三分钟之后,许广陵便达到目标,取了一截这棵树的小树枝,来到之前侧躺的地方。

    就这样下口品尝?

    打量再三,许广陵还是有点下不了口。

    许广陵迟疑了会,还是决定把它带回去,略作处理一番再说。

    同时,这一番实验,另一个结论也得出来了,那就是“液滴”的积攒,好像真的存在某种限制。早晨在老松树下,他一下子就积攒了三滴,而之后的睡觉,没有了,这时,在这棵更老的大树下,同样是没有。

    或者,一天的时间,最多,也就是积攒三四滴、四五滴?

    ==

    感谢“这名字不错2”的推荐票支持。这名字真不错,就是有点2。:)

    感谢“木瓜炖雪耳”的月票捧场。

    <!--gen1-1-2-110-23427-254946335-1487523438-->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