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96章 二十四

正文 第196章 二十四

    讲完了自身的“辉煌过往”,许广陵以为老师会继续的,但没想到,接下来却是转到了陈老先生。

    陈老先生此时仿佛变了个人一般,用着和章老先生一样的称呼:“拙言,你的两手两脚关窍已通,这些天来,有没有专注过手脚处的感觉?”

    对这个问题,许广陵还真的很难回答。

    其它时候,他基本上没有关注过,睡觉时候,他倒是有关注,曾经不止一次的细细体察着两手心两脚心的呼吸,但基本上都是在一分钟之内,意识就进入冥沓,然后睡去。

    这算是关注还是没关注呢?

    许广陵把这个情况如实地说了。

    两位老人都是微微苦笑,陈老先生也终于再次大变活人,变回了“原本应有的模样”,摇了摇头之后,用着“正常”的称呼:“小子,也不知道是你太淡定,还是神经太粗,又或者是我们两个老家伙都不经事?”

    “记得当年老头子我关窍打通之后,那是连觉都睡不着,饭都顾不上吃,就沉迷于关窍打通后的感觉了,而且之后的一两个月时间里都魂不守舍地。”

    “你老师也比我好不了多少。”

    “怎么到你小子这里,就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说着,陈老先生甚至都有点“愤愤不平”起来。

    许广陵能说什么?只能是笑。

    陈老先生在又摇了摇头之后,道:“好了,小子,来,跟我做这个动作。”

    陈老先生把右手臂向身前伸直,伸得笔直但却是一种极放松的姿态,然后在摊平的手掌中,把中指一点点地向掌心曲了起来。

    许广陵照做,一开始没什么反应,但大约二十秒钟之后,他的右手掌心便突突地跳了起来,紧接着,被曲起的右手中指,指尖处又麻又涩。

    而就在这个时候,很神奇地,他的左掌心也微微地跳动起来,左手中指,一样地微感麻涩,再接着,左右掌心,关窍处,分别是一凉一热的两道如细泉般的流水涌过,嗯,就如自来水龙头打开,开得很小,有水缓缓地从中流出一样。

    许广陵就感觉着,左右两掌掌心,在这个时候仿佛变成了小水龙头,有水逆向地从下到上,从前到后,从手掌,过腕脉,过肘,过肩窝,然后到胸前,消失不见。

    “小子,什么感觉?”大约一分钟之后,陈老先生问道。

    许广陵如实说了。

    而听了他的回答,两位老人是面面相觑,陈老先生直接站起身来,对章老先生道:“老子受不了了,还是你来教他吧,我要出去走走。”说完这话,他就径直走掉了。

    许广陵莫名其妙,带着点小小不安地问章老:“老师,陈老这是?”

    章老先生也是叹息,并摇头,然后才道:“他是被你打击了,我要不是你的老师,我也会转身就走,不然晚上觉都睡不着。”

    章老先生说着,也不多解释,接下来就道:“不要管这个了,拙言,你接下来跟我做这些动作。”

    一段教学就此开始,章老和陈老先生刚才一样,配合着手臂的抬竖等,在手指处做着一些曲伸的动作,然后从手臂到腿,手指的动作也换成了脚趾,这个时候就需要解说了。

    许广陵穿着拖鞋,倒是省事了。

    做着脚趾处的动作时,他干脆把拖鞋脱开,赤着脚站在那里,方便章老先生指导。

    前前后后,一共花费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

    然后,章老先生对许广陵道:“好了,拙言,你在纸上把刚才那些‘流水’的通道画出来。”

    很快地,纸笔就绪。

    纸是大幅的宣纸,宽一米长一米五左右,一大摞,笔则是毛笔,从大到小,笔架上一排溜的十来号任选。

    陈老先生这时居然又溜达了进来,和章老先生一左一右,站在许广陵身边,看着他动作。

    许广陵不会画画。

    他甚至连书法都没学过。

    再甚至,连毛笔怎么握,他都不敢说“会”。

    但这不要紧。

    站在书桌前,许广陵微微阖上两眼,而就在脑海中,属于父亲的执笔的形象和动作,浮现了出来,一个又一个的动作。不几时,许广陵对于如何握笔,对于毛笔的书写如何运转拿捏,已是一清二楚。

    再然后,刚才的那些通道,就如地图般,清晰地呈现于脑海中。

    绝对地清晰,没有任何一丝的模糊以及含糊!

    睁开眼来的时候,许广陵心静无波,伸手从不远处的笔架上随意取了一支较为小号的毛笔,轻蘸墨水,然后就在宣纸上,挥画起来,而这一画,就基本没有个停顿。

    一幅,一幅,又一幅……

    许广陵蘸了二十四次墨水,而大书桌上,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也铺满了他画出来的东西。

    许广陵如实地把呈现在他脑海里的东西,以基本上1:1的比例,绘画了出来。其间,开始时的运笔还略有生涩,但很快地,就变得顺畅自如,然后,整个动作,宛如行云流水。

    在他绘画的过程中,两位老人一直都是静静地看着,默然无语,除了适时地帮他换纸之外,再无其它的表示。

    “小子,你的顶窍已经开了?”待他画完之后,陈老先生终于忍不住了,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没有啊。”许广陵道。

    如果开了,他肯定是会告诉两位老人的。

    “接着!”陈老先生走了几步,到左边墙壁的大书架上拿出一本书扔了过来,许广陵接过,低着一看,赫然便是《黄帝内经》。

    “翻到一百二十八页,看两分钟。”

    紧接着,陈老先生这般说道。

    许广陵照做。

    两分钟后。

    “把你刚才看的内容背出来。”陈老先生道。

    “黄帝问于岐伯曰:余子万民,养百姓,而收租税。余哀其不给,而属有疾病。余欲勿使被毒药,无用砭石,欲以微针通其经脉,调其血气,营其逆顺出入之会。令可传于后世,必明为之法。令终而不灭,久而不绝,易用难忘,为之经纪。异其章,别其表里,为之终始。令各有形,先立针经,愿闻其情。”

    “岐伯答曰:……”

    许广陵开口而背,背了一段后,被陈老先生叫停。

    “剩下的那些,你倒着背。”

    老先生这般说道。

    ==

    感谢“刻录黄焖”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趙甫”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