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95章 三针通鬼神

正文 第195章 三针通鬼神

    “后来呢,结果是什么?”许广陵很好奇。

    其实结果应该是没有多大进展,这个许广陵是能猜测出来的,因为这个问题如果被证实,那必然会是一个世界性的大新闻,他不可能不知道,章老以前所说的国内中医现状,也不可能是他所说的那个样子。

    “结果是,经络并没有被证实,也没有被证伪。”章老说道。

    看着许广陵有点不解,章老又解释道:“没有被证实,是因为没有任何手段,可以观测并证明它的存在。没有被证伪,是因为按照已有的经络路线,一些实验,确实出现了某些不能被现代的生物学发现所解释的事情。”

    “所以这个问题,只能留待将来。”

    “同样也因为这样的实验结果,所以对于国家来说,不止是我们国家,美国等其它国家也一样,对于经络的基本立场是,谨慎观察,长久研究,简单来说,就是既不肯定,也未否定。”

    “实验结果其实是可以想见的。”章老淡淡说道,“这也是和以前和你说过,中医的根本理论,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上的原因。这同样也是几千年前就有《黄帝内经》这本书,但这几千年来,它的主体灵枢篇却一直被束之高阁的原因。”

    “这更是我刚才说过的,‘学灵枢者,必为宗师’的原因。”

    “几千年来,历代名医,张仲景也罢,孙思邈也罢,其他等等,都只能是在内经素问篇的樊篱中打转,外界的评价是他们各有发挥,自成一家,但在为师看来,他们始终是被拘于方寸之地,不得寸进。”

    “为师自诩千年第一神医,不是为师比他们都聪明,也未必是比他们都博识,哪怕为师是站在时代的高度上比他们所有人都拥有天然的巨大优势。”

    “为师最根本的的优势,是除了是医术上的一代大宗之外,更是半个宗师。”

    “就是这半个宗师,奠定了为师的千年第一。”

    许广陵静静听着。

    如果是昨天之前,具体点说是今天下午之前、今天凌晨醒来之前,他虽然肯定信服老师的话,不会对老师的这自我评价有任何怀疑,但也并不可能切实地了解其中究竟。

    然而,有了凌晨和下午的体验,许广陵已然知道,身为一个“超凡者”,在某些方面,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别的且不说,就他现在,若是到图书馆看上一个月书,其收获,肯定是以前积十年之功也不能相比的,而且是完全地不能相比!有一个词语叫天壤之别,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了。

    “为师当年,一开始跟随在老师门下学医的时候,其实也是从药起步。为师当年背记的第一个正式的东西,就是《汤头歌诀》。”说到这里,章老顿了一下。

    许广陵适时点头,表示知道。

    《汤头歌诀》其实就是中医里的《三字经》,当然它是七个字的,什么“桂枝汤”、“小柴胡冲剂”等等,都是它里面的,可以说,现今一些很有名的中成药,基本都能在这个歌诀里找到。

    不过作为一个完全的外行人,许广陵的了解也就是仅此而已了。

    这还是托他以前在图书馆中看了很多杂书的福,不然连这一点他也不可能知道。

    不用停下来解释,章老于是便继续:

    “为师超越师兄弟,超越老师,依靠的是一直持续不懈的勤勉和天分,但如果没有后来的事,做到这一步,为师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不错的医者而已,或许能在当代有点名气,千百年后,或许也能在医史上薄有微名,但肯定不能与古时那几位大家相比,就如写出了《伤寒杂病论》的张仲景。”

    “为师真正的在医术上的进步,从继承,到发展,从发展,到开门立户,是习练了太极拳及开天步等之后,掌握了针术,然后又在针术的帮助下,打通了顶窍,再然后,又在打通顶窍成为半个宗师的情况下,博纳古今,再再然后,又在为自身添元续命的情况下,歪打正着,成就一代大宗。”

    这就是老人以前讲过的,在“天下第一”的基础上的三级跳。

    哪怕以前已经听过了,现在再听一遍,许广陵仍然感叹及赞叹着,当然,同时也有着“见贤思齐”的心思。

    “为师在江湖上有过不少诨号,开始时有人称为师为‘章三剂’,意为在为师手中,没有什么三剂药所解决不了的病患,当然,这也是程咬金的三板斧,三剂药解决不了,三十剂药也没用。”

    “后来又有人称为师为‘章一针’,同样,意为在为师手中,没有什么一根银针所解决不了的病。”

    “不过事实上,不论章三剂,还是章一针,都太夸张了。既夸张,也不实。”

    “为师的真正本事,既没有那么夸张,也没有那么局限。”

    “扁鹊有望蔡桓公而疾走的情况,为师也不能例外。这也是为师之前给你说过的,人力有时而穷,当病患的累积突破了界限,就是针药所难及的层面了。所以为师治不了的病,有,而且还很多。”

    “这是夸张。”

    “而局限……”

    章老顿了顿,然后道:

    “章三剂也罢,章一针也罢,都是外人的看法。若是让为师自己来说,倒是可以自称为‘章三针’。”

    “一针理疾,一针调养,一针开天。”

    “世人只知为师擅理疾,却不知为师更擅调养,更不知为师可以开天。”

    “那老师您岂不是锦衣夜行了?”许广陵笑着说道。

    听着许广陵这话,章老先生,以及陈老先生,两位老人都笑,笑得淡然,也笑得自信,然后却是陈老先生开口道:“你以为他想锦衣夜行?你的老师他才没有这么好的修养呢。问题是,如果世人知道他是章三针,那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许广陵听得一愣,然后,缓缓而又带着凝重地点头。

    调养什么的还好说,开天……

    这么说吧,有点逆天!

    从某种意义来讲,这简直就是鬼神之能,知之者,会羡,会嫉,会惊,会……

    人心惟危。

    《尚书》中有一句话,如是说道。

    这句话的本义是什么不好说,但在这里,就用它的字面意思来理解,就可以了。

    ==

    感谢“偶是天坑哥2带”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情魅帝君”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