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44章 深雪为伴,日月跟随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44章 深雪为伴,日月跟随

    这是一场许广陵以前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大雪,简直如鹅毛般大小的雪花片,厚厚密密落下,然后,一刻不停地下了整整四天三夜!

    而当雪停之时,积雪的厚度,已经真正超过了三尺!

    放眼望去,当真是千里之际,尽是皑皑。

    小猫是不怕冷的。

    从猫类身上自带厚毛这一点就可以知道其祖先源自寒带,更不用说,这只名为大猫的小猫,这几个月来,一直都在许广陵的身边,被大地山川之气及草木之气滋润着。

    一棵新生的小树苗,只是被许广陵用二气灌注了几次就能在酷寒之中生机盎然,何况是小猫这样?

    不过纵然如此,大多数时间,小猫还是懒懒地蜷缩在许广陵身前的大口袋中。

    猫不怕冷,但不喜欢水。

    且不说厚厚的积雪让小猫在其中走成粽子,一顿奔跑之后,一身毛湿过半,显然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所以开头两天的新鲜之后,它就从好奇星人变成了懒散星人。

    经许广陵的简单判断,此际,高原上的温度大抵已经降到三十度以下了,嗯,零下。

    这样的一场雪,估计好几个月都不化的吧?

    除了高原、缺氧,许广陵又发现了一个这里属于“生命禁区”的原因。

    这样的环境,不论是对植物还是动物又或人类,显然都是极为严苛的考验。但凡有着选择,想必没有生命愿意栖息在这里。

    零下三四十度,高原,缺氧,这几个因素加起来,对普通人而言,基本就等同于绝境了,所以哪怕许广陵把天眼的能力放到最大,现在来说是以他为中心的大约十五公里范围,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或者哪怕,属于人类的活动踪迹。

    这里,无人。

    无大树,无丛林。

    几乎所有的树木类,都以零星的形式存在,它们分散着,一簇一簇地,醒目而又漠漠地漫布在这片大地之上。

    无人区。

    以及,不单单指人类的生命禁区。

    名不虚传。

    但对许广陵来说,这片荒原,却是沃野。

    天高远澄蓝,云洁白如绣。雪后的高原天地,惟有“圣洁”二字可以形容之。

    而最关键的是,这片亘古以来就绝少人迹的大地之脊,浓厚的大地山川之气,等待千年,似只为许广陵今日来汲取。许广陵此时所在的位置,其大地山川之气的浓厚度已经差不多是天池底的一点五倍了!

    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

    什么是满足?这就是满足。

    许广陵真的没有更高的要求,就这样,就已经让他觉得是天地之厚赐。

    当然,也确实如此。

    所以他怀着温和之意,带着虔诚之心,在这片四望漫漫的积雪荒原上,一步一步,涉雪而行。

    天气过于寒冷的缘故,雪的表面,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壳,但这显然不足以支撑许广陵身体的重量,哪怕从主观感觉上,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身轻如羽。

    是以,一脚踏入,积雪过膝。

    这样的行进,速度当然不可能快,甚至走一天,都不可能走出多远。

    但许广陵本无目的,也无目的地,不论是脚下,还是前方,都是他的目的地,所以行走,也只是单纯地行走,不存在赶到什么地方的想法。

    这样的行走,让行走似乎也染上了一种别样的色彩,单纯之中,透着悠远之意。

    似乎这个人就应该出现在这里,漠漠无边的荒野中,理应有着这样的一个人,用这样一种缓慢甚至接近蹒跚的姿态漫步着,从早上漫步到夜晚,又从夜晚漫步到早上。

    深雪为伴,日月跟随。

    而夜晚之际,群星则点缀星空,与之低语,与之共行。

    彼者亘古,此者一时。而当两者共处独处得久了,那一时,似乎也变成了亘古,或者说,变成了亘古的使者。

    在这样的环境中,在这样的心境中,许广陵彻底抛去了身内身外的一切,而渐渐开始一直地沉浸入某种定境之中,而这种身心状态,贯穿着他所有的时间,贯穿着行走、打拳、习练伏羲诀与根本窍法。

    行走之时,大地山川之气自然地聚集而来,聚集于他的脚下,聚集于他的手心,然后如流水一般,在他身边缓缓静静地潺潺流淌着。

    他走到哪里,这大地山川之气所聚集而成的“河流”,就跟随到哪里。

    一般走一两个时辰,也就是半个上午或半个下午这样,许广陵就会自然而然地停下脚步。

    不是累了倦了需要休息,而是已经打通的大窍中窍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之后,又开始自行地活跃起来。

    彼止活跃,此者止息。

    当大中窍开始活跃的时候,也就是许广陵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深雪中,开始着伏羲诀和根本窍法的深度习练的时候。

    伏羲诀,根本窍法,二者在许广陵的身上早已同流,并行不悖。

    伏羲诀,让身心皆伏,处于大休憩大休养生息的状态,根本窍法却通过大窍中窍的运转,通过外界大地山川之气与体内气血的交融和转化,一点一点地,循着某种自然的规则,改变着许广陵的身体。

    伏羲诀,根本窍法,最初二者各行其事,许广陵需要在不同时间分别地习练两种法诀,后来二者并行不悖,而直到现在,许广陵才发现,一直让他恋恋不舍的伏羲诀,对根本窍法的效应,实在是有着一种莫大的加持作用。

    根本窍法对身体的效应,被伏羲诀极大地加强和深化了!

    这是许广陵深入定境之中,越来越能感受到的一点。

    算是相当的意外之喜吧!

    按理来说,理应退位让贤的伏羲诀,到底是没有辜负许广陵的喜欢和不舍,在这一刻,发挥出了许广陵之前没有想过的巨大作用。

    从定境中自然醒来,许广陵用雪细细地擦洗身体。

    这已经成了惯例!

    并不是许广陵太爱干净到有了洁癖的程度,而是,有一点,完全地出乎了他的意料!

    自打通第二十六个中窍开始,哪怕没有新的中窍被打通,每一天,伏羲诀和根本窍法的习练后,他的体表也一直持续地出现着垢质,有时灰白,有时灰褐,有时灰红。

    灰是一直都有的,白褐黑红则交错着出现,但总体灰白的时候最多。

    粗疏点形容,每天,许广陵的身体都“下霜”,如冬天地上结霜一样。但这霜不是洁白,而是有着极为明显的灰涩。

    ==

    感谢“那年那月那雪”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道若尘”的月票捧场。百度一下“全知全能者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