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42章 大雪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42章 大雪

    这是一个现在的许广陵不可能知道答案的问题,甚至未来很久的时间内,都不可能知道,所以他也只是惯例地备录在案而已,然后就将之放过了。

    一,这不是紧要问题。

    二,这不是目前计划项目内的问题。

    类似这样的问题其实还有很多,因为许广陵现在一旦思考,就会想及很多很多很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中,相当一部分都是他不知道答案的。

    而他的处理方法,一律是如此办理。

    离开长白山之后,不再有二气丰厚的条件,许广陵也就中止了伏羲诀及根本窍法的习练,所以一路上,他又恢复了如正常人般的吃和睡,不过吃倒有一半是照顾小猫,而睡么,许广陵多半就是静静地躺在旅店的床上。

    让身与心,都与黑暗慢慢地融为一体。

    不是伏羲诀,不是根本窍法,他就是单纯地安静着,甚至都没有静心止虑,而是意识中盘旋着白天一切的所见所思。

    但哪怕意识相当活跃着,心,心情,又或者说心境,也还是安然、安静着的。

    与之前在长白山时相比,别有一番滋味。

    这一晚,许广陵躺在床头,安静地看着书,而小猫则蜷在他身边,惬意地打着呼噜。

    许广陵也不知道它这状态算不算是睡觉,按理说呼吸及心跳确实有所降低,而且身周的光环也收缩了些,但,真正睡熟的时候,小猫却又是并不打呼噜的。

    所以许广陵猜测,这应该是小猫的一种特殊的、本能的锻炼?

    就像他练习伏羲诀什么的一样。

    所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小猫现在应该是处于“定境”之中,介乎清醒和睡眠之间,一种特殊的身心状态。一种对人类来说,普通人很难进入的状态。

    许广陵看的是《左传》,也可以说是左氏春秋传,简单来说就是关于中国春秋时代的历史记述。

    他买的是繁体竖排本。

    也因此,与其说是看书,不如说是识字。藉翻看这本书,顺带学习一下繁体字。

    翻阅这种文言记载的古书,对许广陵来说一样有着障碍。他是准大宗师不假,不论是记忆能力还是理解能力都绝非以前可比,但纵然如此,也不可能完全通畅地做到无障碍阅读。

    好在,遇到的都是些小沟坎,联系上下文做到基本的理解,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好多句式及词语前后文见得多了,前面不解的,后面突然地便又理解了。

    这样的情况非常之多。

    以至于,一本书翻完的时候,许广陵居然都有了点收获和满足感!

    要知道,随着他现在记忆能力的提升,以及记忆收摄的信息越来越多,产生满足感什么的,那可是相当不容易了。

    是以,随后的日子,基本每天许广陵都会从书店捎上一本书,而且也必定是繁体本的古书,然后晚间住宿的时候,随手翻着,这甚至成为一种乐趣。

    几本书翻过,许广陵的繁体字基本也就学习得差不多了,另外,再翻起古书,在阅读和理解方面,也相当平易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路顺镇过城,所有的镇和城都过了,许广陵也进入了目的地区域。

    最后一次住店,许广陵好好地沐浴了一番,接下来不知道多长的时间内,肯定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了,别说洗澡,连衣服都没得换。

    不过其实关系也不太大。

    许广陵现在就是半年洗一次澡,身上也不会怎么脏。

    所以当前一周两三次的洗澡频率,与其说是需要,不如说是习惯。

    洗过自己,许广陵顺便也给小猫洗了下,从小到大,加上这次,他一共给小猫洗过四次澡,基本一个月一次,小猫不太喜欢洗澡,不过还算听话。

    第二天,一人一猫,继续向前。

    而这一向前,就进入了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外域。

    远处的大地,在视野前隆起。

    那是一片海拔差不多在四千米左右的高原。

    阿尔金山为什么会是无人区?其它什么都不提,就这一个海拔高度,就足以让它成为一个生命的禁区。除了少数天生异禀者,绝大多数人类,在这样一个高度面前,哪怕什么都不做,心脏便已经担上了重负。

    而看着远处的高原,或者说连绵的高山,许广陵脸上却已经露出微笑。

    还没有正式进入那片地带,大地山川之气,便已经重新变得浓厚了,以至于,便连呼吸的空气,似乎都清新了那么一些。

    十几天没习练伏羲诀和根本窍法,许广陵还怪想念的。

    想必今晚,就又可以再次进行了。

    从野区直接进入,而迎接许广陵的,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雪。

    其实也称不上突如其来。

    大风雪在这里,本来就很寻常。但看着厚厚大大的雪花在眼前飘转着落下,对许广陵来说还是很新奇的体验。

    金陵没有雪。

    基本没有。

    也不是一次都没下过,但要么很小的那种,雪只是落了地面浅浅一层,更要么晚上下雪结果第二天不到中午就化尽了,而且其实就算大雪,身在都市,那雪也是文静的。

    长白山的雪已经算是粗犷了,但和许广陵现在眼前的雪一比,还是不够看。

    劲风扑面。

    雪花飘旋。

    地上很快就被雪片铺满,而整个天地之间,也倏然变得昏暗且迷蒙。抬起头来,向天际向远方看去,只能看到暗云连绵,而一片一片又一片,无数片的雪花,从天上,铺天盖地般地飘洒着落下。

    若无声,若有声。

    一种清冷、凄迷以至淡漠,瞬间弥漫于山野。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样的天气环境下,和亲朋好友,聚于一起,吃个火锅,喝点小酒,那是最好的选择。

    而许广陵却是微笑着,摸了摸身前的小猫头,道:“大猫,下雪了,你到现在还没见过雪这种东西,怎么样,怕冷不?”

    小猫的回应是仰起头来咬了咬他的手指头,然后嗖地一下从他身前的大口袋里纵了出来,对他喵了一声后,就带着兴奋地向前方纵跑而去,身姿矫健,如大猫,如野豹。

    ==

    感谢“青霖de世界”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暮色旋律”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