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40章 王者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40章 王者

    时间长了,许广陵也渐渐地发现,小猫确实是通过身周的光环,在些微的流转中缓慢汲取着二气。

    运动,能让光环的流转稍快一些,然后汲取的量也多一些。

    出于本能,可能比人类还要敏感得多的本能,小猫喜欢上了狂奔,像大猫那般狂奔,发展到后来像是箭一般地在山林中穿梭,然后极累极倦的时候,再回到许广陵身前的大口袋里沉睡。

    在大地山川之气及草木之气的包裹中沉睡。

    慢慢地,它的速度越来越快,身形动作也越来越矫健,然后之前那些动不动就戏弄它的山鼠们,就开始遭殃了。——甚至都可以说,小猫一多半的本领,是它们教的。

    如何奔走,如何急转掉头等等。

    虽然以前一次又一次地,小猫的捕捉总是以失败告终,而且是极为可耻的溃败,但本领终究是学了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猫也……

    是这些山鼠,在亲身地,在认真地,在一次又一次地,教着小猫东西。

    猎物与猎人的身份,并不只有对立,稍一转换立场,就会发现,山鼠的很多本领,也正是猫所需要的本领,当然,不是指打洞。

    大地山川之气,草木之气,二气交加,能让许广陵以一种相当的速度进步,能让小树苗在冰雪的酷寒中一直生机盎然,能让蔬菜飞快地成长着,并开出招惹极多蜂蜜的花朵。

    能让小猫怎么样?

    答案很简单,让小猫从某种意义上,一点点地像着“大猫”蜕变。

    慢慢地,小猫成了山中一霸,嗯,对于那些山鼠来说。发展到后来,许广陵行踪所及之地,所有的山鼠似乎都是望影而逃,望小猫的影而逃,但,不管它们怎么警惕,怎么小心翼翼,每天都是有倒霉的家伙被小猫抓住。

    许广陵通过天眼认真地观察过不少次小猫的捕猎。

    专注,把自己当成一株草木一般的沉潜和专注。

    耐心,那种仿佛把时间彻底遗忘了一般的耐心,便连一向觉得自己的耐心还算不错的许广陵,看了小猫的等待之后,都有点自叹弗如。

    真的,他很有耐心,但本质上依然做不到小猫这般,仿佛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外物不存在,时间不存在,存在的,只有被锁定了的猎物,以及等待。

    关键是,可能屏息凝神等待了足足十几分钟甚至个把小时,都还没有出手和接近,那猎物却突然鬼使神差一般地逃回洞里去了。

    于是之前所有的隐忍,都变成徒劳。

    偏偏这样的情况还极多!

    但小猫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过任何沮丧之意。——或许在它看来,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捕猎,十有七八的竹篮打水一场空,是一种天经地义?

    小猫并不知道,它的这种“淡然”,给它的主人好好地上了一课。

    专注和耐心,用于等待。

    而一旦判断合适的时机出现,小猫便会在瞬间由极静转为极动,什么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之类的太文绉绉了,也根本无法形容小猫的那种瞬间爆发力。

    短短几秒之间,猎手与猎物的极致碰撞、巅峰对决!

    成与败,就在那极短时间内。

    生与死,就在那极短时间内。

    对于双方来说,那都是一次极为惊险的生死时速,不论是猎物,还是猎人,在那极短时间内,全都爆发出了所有的速度和力量。

    之前见过大猫,但在大猫身上,许广陵没怎么见识过狂野,偏偏这种狂野,他在小猫身上见识到了,也在山鼠这里见识到了。

    小猫一天里大多数时间都是懒懒的,山鼠不少时候也是很悠闲的样子,但当它们遭遇,彼此对上的那一刻,却绝对是惊心动魄。极短的时间内,双方全都抛出所有的筹码,尽力一搏。

    没有任何保留。

    也不允许有任何保留。

    猎物保留,可能就是死,猎人保留,那多半就是两手空空,漫长的等待被自己辜负。

    第一次狩猎成功后,许广陵见识到了那只山鼠是如何的凄惨。

    小猫没有吃它,而是衔着它走了一段路,然后把它放了。

    天敌爪下逃生,而且还是被天敌放生,那只山鼠是怎么想的许广陵就不知道了,反正它绝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懵逼以及反应不过来什么的,而是第一时间内就撒足狂奔。

    在它狂奔一秒后,小猫追上。

    没有了随时可以安全撤退的洞穴,山鼠在与小猫的追逐中,再不能轻易地占据上风。

    当然它的手段还是极多,不论是打转还是急停,又或是绕树爬行等,都是绝对的利器,总能让它在危机时刻,转险为安,得以继续奔逃。

    但它的爆发力确实不如小猫。

    所以它还是落网了。

    第二次捉到,小猫衔着它走了一段,又把它放开。

    然后新一轮的追逃再次上演!

    经历又一轮的生死时速,山鼠使尽全身本领,小猫也一样全力以赴,然后,山鼠再次被捉,这一次,山鼠不是输在爆发力,而是输在耐力。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亡命奔逃,它的力气,已经使得差不多了!

    哪怕没测心跳,许广陵都能猜到它的心跳估计是直奔一千而去了,而其体表的光环,也在急遽地一颤一颤着。

    小猫再次放生!

    然而,这一次放生之后,山鼠居然不逃了!

    它就静静地躺在地上,眼睛闭起,装起了死鼠。

    看得出来,小猫是比较疑惑的,这猎物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杀它啊,它不是应该继续逃么?难道刚才不小心,真的把它弄死了?

    它用爪子拨弄着山鼠,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

    山鼠还是没动静。

    小猫退开,退出一步,退出两步,退出三步四步五步。

    山鼠依然没动静。

    小猫退开十几步,并回身,完全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下一刻,陡然地,山鼠由死鼠复活,开始了又一轮的夺命狂奔。

    小猫没有半点疑惑或吃惊地转身追上,这新一轮的逃与追,在许广陵看来,甚至比前面几轮的还要惊险刺激,山鼠破釜沉舟,什么绝招都使出来了,而且是频使。

    但终究,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奔逃中,它的力气,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再一次地,它被小猫按在爪下。

    那一刻,其体表的光环,一下子黯淡了好多!就那一刹那,给了许广陵一种烟花先爆后灭的感觉。

    这是山鼠,意志崩溃了?

    接下来的情况,似乎佐证了许广陵的判断。

    这一次,任小猫如何拨弄,以至技术性的佯装退走,那只重新闭起眼来的山鼠都再没有任何动静,好像是完全认命了。

    接下来,小猫做了一个许广陵不知该如何评价的操作。

    它衔起山鼠,把它放到离其洞口不远的地方,放下,退走。

    一步、两步、三步……

    在其走到十几步开外的时候,山鼠再次复活,以直线的方式,直接向着洞口奔窜。

    然而。

    它天真了。

    嗯,也不能说天真。

    它做着该做的事情,为自己的生命做最后一次的竞逃,看起来成功性极大的竞逃。

    但它并不知道,就在刚才一次又一次的捕获与放生中,它的对手,已经开始脱胎换骨,不论是能力上,还是心态上,都已经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和升华。

    就在山鼠半个身子都已经钻入洞穴的刹那,小猫按住了它的尾巴……

    那一刻,许广陵不知道山鼠心中是什么感受,也同样不知道小猫心中是什么感受,

    日复一日。

    小猫的速度在上升,力量在上升,狩猎的技能在上升,狩猎的成功率在上升。

    自信也在上升。

    人有自信,猫一样有。

    最初的稚嫩和懵懂,就在这种一次次的狩猎中,磨砺着,磨砺着,磨砺着。

    在磨砺中升华,在升华中继续磨砺。

    如此反复。

    一种“巅峰高手”才有的气质,渐渐出现在小猫身上,以至于走起路来,它的步伐都有点不一样了,慵懒,从容,不像是小猫而像是大猫,甚至比大猫还要大猫。

    仿佛真正的丛林之王的味道。

    那种慵懒、从容,是任何山鼠见了,都会第一时间夺命狂奔的慵懒和从容。

    因为它们知道,这种慵懒,这种从容,只要有需要,就会在极短的刹那间,一转而变成雷霆,变成怒涛,然后以狂风暴雨的节奏,淹没它们。

    ==

    感谢“空之未那”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红茶菌”的月票捧场。百度一下“全知全能者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