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38章 此地一为别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38章 此地一为别

    其实认真讲来,许广陵现在仍然是个不入流的厨师,关于厨师的很多基本功,他都还没有涉及呢。

    但没办法,神农诀在身,于厨艺一道,他就是开挂式的存在,而且随着神农诀越来越深入的进展,烹饪任何菜,在火候上,他都能妙到毫颠,哪怕只是第一次做。

    而且,不同菜的配比,然后加多少盐,如此等等,对许广陵来说渐渐成为一种本能。

    而这种本能,源自于对长白山药草的分析。

    药食同源。

    对药草的分析鉴别,越来越多的分析和鉴别,这种获得自然而然地转移到了食材之上,更不用说现在他日常做的还都只是那九样蔬菜,翻过来倒过去地只做那几样。

    继蒲公英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广陵一样又一样地完成对某味药草的基本解析,然后将之定格为立体的图像,收揽于脑海中的“长白山药草”库中。

    一味,一味,又一味……

    最终,许广陵收录的长白山药草,为四百二十二味。

    而对这四百二十二味药草的基本解析,也大抵奠定了他药学的根基。虽然天下药草四千味也不止,但窥一斑而见全豹,况且,这四百多味药草,怎么说也不止一斑了。

    虽只是局限于长白山一隅,但却是什么性质的药草都有的,所有的四百多味药草,也括囊了天下所有性质的药草。

    虽然如此,但其它的地域,许广陵也还是会去的,他要完成的,不是对长白山药草的解析,而是对天下药草的解析。

    既立志攀登医道最高,基础当然是越厚实越好。

    而这,注定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

    根本窍法的进展,一样如此。

    许广陵像一棵树一样地,努力而又自然地生长着。

    不再给自己设立什么目标,不再想着什么时候打通几窍,许广陵只是以一种最理想最合理的方式度过着每一天,该山中游览就山中游览,该伏羲诀就伏羲诀,该根本窍法就根本窍法。

    五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

    山中景色,次第轮转。

    许广陵亲身亲眼见证着,草木的由萌而长,由长而盛,由盛而衰,由衰而萎,由萎而谢。

    万千草木的一季,也恍如一生,在许广陵的面前就这般闲闲淡淡静静地上演着。

    山中人不知,花开复花落。

    许广陵或许是惟一的观者。

    水泽边的蒲公英是从一层薄薄的落叶中长出来的,当许广陵发现它们的时候,还只是两三片新嫩的柔芽,新嫩到许广陵都不由自主地为它们担心,担心天气忽然冷了一点,又或者一只大点虫子的踩踏咬啮,这些等等,极轻易地便能毁掉那初绽的生机。

    但这些,全都没有发生。

    或者,即使发生了,也没什么大碍。

    一株两株蒲公英或会被毁,但那一大片的蒲公英,不会。

    从两三片,到二三十片,到两三百片,到一整个水泽边,从嫩绿,到浅绿,到碧绿,到深绿,到紫绿,然后淡黄色的花朵,从中摇曳而出,然后被白色绒球携带着的种子,飘向四方,然后整株整片的蒲公英,从外围到内里,一点点地开始萎谢……

    《蒲公英的旅途》,钢琴曲。

    在这片蒲公英前,历时大半年的时间,许广陵完成了这么一首曲子,然后发给郑琴,过了几天,那边的回复是,“不知道为什么,弹着弹着,想流泪呢。”

    除了这首曲子,其它正儿八经地被许广陵寄托了一些心念的,还有《长白之春》《长白之夏》《长白之秋》《长白之冬》。

    这些,他都发给了郑琴。

    而如《江南春》《吃萝卜》等连曲带歌,许广陵基本上一两周的时间完成一首,然后发给周蓝兰。

    作为一个正宗的长白守山人,许广陵的足迹也渐渐遍布了整个的长白山,长白山的几乎所有草木,其性状也俱都被许广陵一一收入了脑海。

    恍如神通般的记忆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草木及药草,大量的数据包括图像记忆,从头到尾都很轻松,许广陵并未能触到那看不见的“底”,反而,随着时间推移,记忆的能力越来越超凡。

    顺势而为的,许广陵脑海里也渐渐地凝就了一个长白山。

    从最初的一个地形,到具体的轮廓,到方方面面细节的完善,山形、地势、溪流、草木、药草……许广陵把他对长白山的所有探索,俱都以图像或数据的方式落实到了这个脑海内的长白山中。

    到最后,并不是很夸张地说,如果许广陵把脑海里的长白山挪出来,把它放大,把它填充,那它就是现实的长白山!

    这样的记忆能力,是一年前的许广陵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的。

    而事实上,一切,也确实是从一场梦开始。

    最初的第一个梦,九品白玉羹,许广陵直到至今仍然未能在现实中将之重现,但他却确实由此而开启了“厨师”这一技能。

    随着春去秋至,长白山中的很多菌子,也都纷纷登场,从最常见的黑木耳,到其它各种有名无名的菌类,许广陵能辨识出来能叫出名字的只有十多种,相反,还有好几十种都可食以至美味,却不知名以至本来就无名的。

    而这些,全都在许广陵的手中,一一化为美食。

    当对这些菌类的认识积累得差不多的时候,许广陵试着仿制了一下梦中的“十菌清汤”,但没有十菌,只有六菌,而且是完全不同的六菌。

    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老谭和老林两人喝到这汤时的反应。

    就连许广陵自己,都惊叹于好几种不同的菌类经过某种奇妙的配合后,在口腔中所呈现出来的那种味道。

    而究其实,这六菌汤,与其说是美食,不如说是某种特殊的“药”。

    这一道汤,许广陵应用于其中的,不止是厨师的手段,或者说,厨师的手段只是基础,只是一个架子,真正让这道汤是这么一种样子的,是他药师的手段。

    还有,他现在对身体已经可以说是细致入微的体察。

    围绕脏腑的三十六个中窍,一个又一个地打通着,脐前脐中脐后的三个通了,以脐中为连接点的上七下三十一窍却还只是通了上七窍。

    上七全通之后,随之而展开的并不是下三。

    而是在上五的位置,向左,向右,向前,向后,又浮现出了四窍,这四窍打通之后,许广陵的整个脏腑,都随之而共鸣。

    尤其是心脏。

    四窍活跃的时候,心脏怦怦怦地跳个不停,最快的时候又达到了一百多次,但当四窍蛰伏的时候,心脏似乎也跟着随之而蛰伏,其跳动不再是六次每分钟,而是一次每分钟。

    是的,一次!

    几乎可以说,都无限趋向于静止了。

    但体内血液的流动,却并没有因此而减慢太多,不论是大窍还是中窍,哪怕是处于非活跃的蛰伏状态,在其微微的旋转中,也依然带动着体内产生某种力量。

    而这种力量引动、推动着血液的流转。

    不止是血液。

    还有某种许广陵无以名之的东西。

    只能说,许广陵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看不懂了。

    中窍打通越多,他对身体的感知便越深入,与之相随的,却是越来越多的陌生和未知,而这些,全然不能在外界找到任何答案。——他身体中,现在所呈现着的世界,是一个人类从未有记载的世界。

    古今中外,或许也有人达到过,但,没有记载是共同。

    有些东西,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有些东西,却本来就不适合落之以言语。

    七月,天池开冰。

    在一个无云的日子,许广陵如寻常游客一般,立于山顶眺望天池,果然是绝美。苍天在上,大地在下,而一顷碧波,如镜静止着,又些微地荡漾于山腰之中。

    如仙人举盏,将欲倾饮。

    七月初开冰,八月秋冬至。

    长白山的春秋,独属于长白山的春秋,而与“人间”并不相同。在八月到来之后,山中的草木之气,亦随着草木生机的潜藏,如潮水一般地再次消退。

    在退潮之前,许广陵完成了二十五个中窍的打通。

    这打通的速度,其实是有点慢的,而且是越向后越慢。许广陵本来以为会打通越多,会越势如破竹,“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但,并非如此。

    开始时,差不多一周就能打通一窍。

    后来,一周变成十天,十天变成半月,半月变成两旬,两旬变成一月……

    而与之相应的,是每多通一窍,许广陵身中就会产生一种大震动,脏腑震动,四肢震动,百骸震动。

    许广陵想起了当初从陈老那里学来的开天步,现在的开窍,给许广陵的感觉真正像是开天,在他自己的身体里开天,每多通一窍,便仿若多开了一重天。

    体验很多,感受很多,效验也很多。

    九月中旬,长白山中已完全不再适合许广陵对根本窍法的习练。伴随着草木之气的衰退,伴随着现在每次习练他对大地山川之气越来越多的汲取,他打通第二十六个中窍的代价,也许就是大片草木的“生机”被抽取。

    和老谭老林两人告别之后,许广陵带着一个包裹,如来时一般地,离开了长白山。

    ==

    感谢“一切随缘~~~~~~”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明河千里”的月票捧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