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35章 山林之夜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35章 山林之夜

    月华流泻,照在山野,也照在许广陵的身上、心中,让他切实地感受到了一种如水的清澈。行走间,月华如水,也如岁月,在缓缓静静地流淌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许广陵爱上了夜晚。

    或许,要从最初的夜探公园说起?

    此刻的长白山中,万籁俱寂。

    远远近近的,一株株草木,却是生机盎然地活跃着。

    伸展着根和枝叶,吐纳着草木之气和大地山川之气,以及适度地吸收着露水。

    被许广陵装在外套大口袋里的小猫,或许是因为刚刚饱食的关系,此刻惬意地打起了呼噜,呼噜呼噜的,像打铁匠的风箱一样,听在许广陵耳中简直如同风雷。

    初听有点躁,这声音真的太吵了,不过一路走着,听着听着,许广陵却也很快就习惯了这呼噜声。

    这到底不是噪音。

    而是有着固定起伏的节奏。

    “不过,不管是这心跳还是呼吸,都太快了啊。”

    许广陵现在的心跳一分钟基本上维持在六次这样,差不多也就是十秒钟一次,而呼吸么,就更细微了,口鼻处的呼吸现在长期地无限趋近于静止,尤其是白天去省城。

    离了长白山,一到外界,空气就不再是那么的干净。

    而许广陵完全是在无意之中,本来若有若无的口鼻处呼吸便自动彻底地断绝。

    此刻被他携在身边的小猫却是另一个极端。网首发

    许广陵默数了一下,小猫的心跳一分钟大概是一百四十次,差不多是普通人一倍多近两倍,而呼吸么,基本上就是跟着不存在的那个秒针走的。

    滴答滴答,呼噜呼噜。

    所以,单纯从心跳的角度来考虑,小猫的寿命,大概是人类的一半左右?

    初步感受了一下,许广陵也就放开了思绪。这小猫他会一直携带在身边,从各个方面来观察其呼吸效果等,所以一时半间的,也不必太过着紧。

    循着熟悉的路线前进,下一刻,许广陵出现在一片水泽边。

    而他的脚下前方,是一大片的蒲公英。

    蒲公英是药食两用的植物,嫩苗的时候开水焯着像是枸杞叶香椿叶那样做凉拌,挺不错的。

    不过虽说是药食两用,在药和食的两端天平上,它更多地还是较偏向于药那一端。论食用的话,这类野生菜蔬,无论如何也是比不上大白菜小青菜生菜空心菜之类的。

    静静地站在这片蒲公英前,许广陵口鼻处的呼吸再次启动,不过,很缓慢,也很悠长。

    蒲公英在呼吸着,这一片水泽地上所有的蒲公英都在呼吸着,它们身周那不停颤动着的生命光环便是证明,而伴随着它们的呼吸,这整个的一小片空间中,都弥漫着淡淡的清苦味道。

    那是蒲公英的气息。

    而这气息,在许广陵的悠长呼吸中,如薄雾入水般,经由口鼻,一点点渗入他的身体之中。

    不是直接渗入脏腑,而是先进入血液中,然后经由血液的运行连通脏腑,再然后,像是升华一般,出现在连通脏腑的脉络中。

    这是一个细说起来会很复杂的过程,但其实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也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许广陵的感觉,在自己的身体内走了大半圈。——五花尽绽之后,大窍尽通之后,中窍也逐渐打通的过程中,对身体内部越来越细致入微的感受,开始支持起他这样的一种观察。

    而这是以前单纯的神农诀所做不到的。

    蒲公英的药性,就这般直接地呈现或者说作用在许广陵的身体中,然后,一株水样无色的蒲公英立体图像,出现在许广陵的脑海中。

    其实,这图像刚出现的时候,还不能说是蒲公英,只是一根孤零零的茎杆。

    然后,在这根茎杆上,第一个叶片生成,青色的叶片。

    这也是蒲公英的药性最本质最侧重的方面,或者也可以直接用青色来代表蒲公英。

    青色,肝。

    蒲公英最大的药效,就是助肝,解毒。

    紧接着,茎杆上,第二个叶片生成,淡黄色的叶片,而这第二个叶片,只有第一个青色叶片的不到一半大小。

    黄色,脾。

    这是蒲公英的第二种药效,助脾,清血。

    再然后,第三个叶片生成,白色的,却又只有第二个叶片的三分之一大小,和第一个叶片比起来,已经是微不足道……

    其实,第三个叶片之后,还有好几个叶片继续生成着,但从药性方面来说,那些叶片不再有意义。

    和前面好多次的结果作比较,然后作着微调。

    最终,一株三个叶片也是三色叶片的蒲公英定格在许广陵的脑海中,至此,对蒲公英的追踪观察,宣告完毕,以后再次巡山,可以把这个点从路线中删去了。

    这也是许广陵完成第一个鉴别的药草。

    药师技能,识药,第一味药草,蒲公英,get。

    蒲公英,一级分类,青,二级分类,黄,三级分类,白。配药的基本定位方向,青、黄。优良平差这四个初步建立的评价标准中,薄公英的级别为良。

    完成对蒲公英的彻底鉴别之后,许广陵却并未继续着巡山,而是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静静地站定着。

    几乎是站定的同时,他也便进入了定境。

    整个身心,都沉浸入一种莫可名状的状态,然后,蛰伏了一天的大窍中窍,又开始从蛰伏中苏醒,在旋转中,汲取起身外的大地山川之气和草木之气。

    很快地,以许广陵为中心,又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茧”。

    这茧中,大地山川之气及草木之气,一点点地浓厚着,渐渐数倍、数十倍地对比于外界。

    被许广陵装在大口袋里的小猫敏感地感受到了这种异常,它从呼噜中醒来,自大口袋中探出头,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在看了许广陵的下额好一会儿后,小猫重新缩回头去,在大口袋里轻轻蹭了蹭,又调整着找了个更加舒适的姿态,重新呼噜起来,再然后,呼噜也慢慢地变得平缓和细微。

    许广陵并未沉浸在定境中太久。

    正常而言,他会一直等到晨曦来临的时候才会从这种状态中醒过来,但因为心中有意地给了自己一个提醒,是以,就像设了一个闹钟一样,只是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他便自动清醒。

    醒来后,看看了周边,两种雾气的情况及附近草木的情况,许广陵决定,下次把时间再缩短点,缩短到一个半小时。

    而且,每天都应该换一个新的地方。

    这样的话,他对两种雾气的汲取就不会造成伤害了,相反,因为他的聚敛作用,周边的草木,反能获益不小。

    感谢“当代秦桧”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derr0001”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