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23章 这就是华夏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23章 这就是华夏

    许广陵的意识如云翻覆。

    由认识的那些人身上,又转到了这艘船上面。

    这是一艘往来于日本和中国之间的客船,乘客的身份,以中日居多,其他美德等国的人也有。

    其他的很好分辨,而中日的则有些混淆,他们很多,从外形上并不能明显的区别,至于言语上同样也不能,中国人操着日语,日本人操着汉语的,都很多。

    而若是一直从事双方贸易等交流的,就更是无法分辨了。

    不止外人无从分辨,可能他们自己,也无从分辨自己。有些东西,一步步地,一点点地,在天长日久之中,慢慢地也就淡化了。

    许广陵想起孟母三迁的故事。

    孟子小时,他们家住得离墓地近,孟子耳濡目染丧葬等事,并多有模仿,孟母认为这地方不适合孩子的成长,就搬走了。

    他们搬到集市,集市整日熙闹哄攘,吆喝买卖,以至牲畜屠宰等,小孟子估计也很快就融入了这样的环境,然后,孟母再一次地搬迁,他们搬到学宫附近……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三字经》,旧时童蒙读本。

    也正因为是童蒙读本,才真正地昭示着其地位。

    那是最浅显也最通俗的东西,却又是这个群体数千年来,一点点沉淀下来的,真正的基石。

    基石少人见,也少人知,但却一直都在默默地发挥着作用。当你把目光从各种各样的建筑中暂放下来,放到脚下,放到大地上,放到起始的地方,你会看到它。

    是基石而不是建筑,决定一个群体真正的高度。

    建筑可以崩塌,但基石不会。

    它在,永远都在。

    哪怕地面上所有的建筑都崩塌了,都被摧毁了,也依然可以一次又一次地重建。

    人之初,性本善。

    性真的本善么?

    未必。

    性善论,性恶论,性无善无恶论,这些,在我们的文化中都有。

    但三字经定性为善。

    这不是真理,而是选择。

    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子路进城,早上看守城门的人问:“喂,你是从哪来的?”子路道:“从孔子那里来的。”守城的道:“就是那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吗?”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同样是选择。

    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这便是孟母教出的儿子所说出的一句话。

    这不是真理,它甚至有违人性。

    但它同样是选择。

    嵇康,竹林七贤之一。

    嵇康有很深厚的背景和名望,司马昭其实很看重他,也非常需要他这杆大旗,来收拢世族之心。嵇康只要轻轻点下头,下一步,立马就是封候拜相,衣冠朱紫。

    但他就是不肯点这个头。

    后来,他的头就被司马昭砍了。

    砍就砍呗。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嵇康没有陈元帅这样的壮怀激烈,但他们骨子里,却都是一样的慷慨,一样的倔强,一样的高亢。只不过后者用壮怀激烈来表达,前者则只是用沉默来表达。

    嵇康知道他不点那个头,不说某些话,不做某些事,就是在走向深渊。

    他知道得再清楚不过。

    但是,自始至终,他就是沉默着。

    有时,沉默同样是一种最高亢也最悲壮的回答。

    李斯临刑,痛悔莫及地儿子道:“现在还想牵着黄犬和你一起去东门外打猎,岂可得乎?”

    嵇康临刑,则只是淡淡地接近于沉默地说了那么一句:“广陵散于今绝矣!”

    是感叹那首乐曲自他而断?

    或许吧。

    但这句话真正的表达,大概还是想说着,我去之后,阮籍啊,向秀啊,彼等之辈,又能在司马昭的高压下坚持多久?该降的,还是降了吧。——当然,我不劝你们。

    总有人,不自量力,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这些,都是选择。

    而这个群体,也就在这般一个又一个的选择中,沉淀着,和升华着。

    一如生命个体的进化。

    一人又一人,一年又一年,一世又一世,一代又一代,千秋而下,沉淀的化为基石,升华的成为信仰,成为很多人精神上的指引。

    许广陵想起了《左传》中的那句话:

    “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然后,章老在书房中给他述说的那些圣贤的名字,一个个地在心头晃动。

    老子,隐世者。

    他的行迹,无济于世,也无补于世。

    但最终,他留下了一部《道德经》。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短短五千言,却凝聚着太多太多的智慧,一种接近于“根本”的不需替代也无法被替代的智慧。

    关于个体,关于家国。

    此之谓立言。

    千秋不废。

    图书管理员,济世者。

    和众多的仁人志士一起,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其事其名,于国同休。

    此之谓立功。

    千秋不废。

    苏轼,一个普通的士子。

    其有言,不能并老子,其有功,不能并图书管理员,其有德,亦非大德。但依然以其赤子之心,忠厚之行,以其言行立身,而为一垂范,为后世而记,而念,而诵。

    此之谓立德。

    千秋不废。

    ……

    立德也罢,立功也罢,立言也罢,他们用最适合于自身的方式,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自身所在的群体。

    进而让自身,化为群体的史册中光辉灿烂的一页。

    他们是标杆,但不是全部。

    他们是建筑,但也是基石。

    德有大德中德小德,功有大功中功小功,言有大言中言小言。

    不论大中小,不分德功言,前代的,后代的,有名的,无名的,他们所有人共同一起,铸就了一个名词,“华夏”。

    何谓华夏?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其实,就是活着,并活出光彩。

    小到自身,大到家国。

    中国,是一个国家的称呼。

    华夏,是一种向往,一种追求,一种精神,以至于,一种信仰。

    那是最初,由一个或几个人提出,然后在时间长河的流淌中,被无数人认同并激起了无数人向往的一种关于自身关于家国的理想,那是真正的无中生有的“桃花源”。

    根于心,植于行,然后经由千千万万人的心和行,呈现于此大地之上。

    “许君,设孔圣复生,游览今日之中国和日本,不知当视何者为夷,何者为夏?”

    前日,伊藤静石诘问,许广陵沉默。

    此际,再想着这话,许广陵开始微笑。

    有些东西,本不必问,也无须答。

    自古及今。

    古代的,那些一个又一个的名字,有名的无名的。

    今朝的,章老,陈老,徐站长,老钱,老林老谭,除了这些之外,九州大地,还有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的……

    这,就是华夏。

    ==

    章末还是感谢,但这一章,就感谢所有欣赏和支持着这本书的书友吧,感谢大家,非常感谢!

    也感谢,滋养着我的文明和文化。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