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22章 海风卷拂浪纷纷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22章 海风卷拂浪纷纷

    “那是连一秒都不到的时间,但是我又怎可能忽视?”

    伊藤真桐点点头。

    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许君时的情景,他眼光只是很正常地看了她一下,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的一切似乎都被看透了。再想着许君见到祖父的时候,他的眼光,出于某种原因,不自觉地对着祖父的左眼处偏斜了那么一下?

    然后,这种偏斜,被祖父捕捉到了。

    那应该是祖父心中最敏感的地方,任何异常的注视,哪怕只是极短一瞬,也足以让他惊心动魄。

    “人的自信来源于倚仗。”

    “或倚仗身份背景,或倚仗技术才能,或倚仗对周围环境的熟悉。”

    “出身富贵者,可以昂然地踏入京都任意一家经营活动场所,而不管它消费几何,以及不管它是经营什么的。”伊藤静石淡淡说着,“因为不管它消费几何,不管它经营何项,都只是一个消费场所而已,而任何消费场所,此等人都可以通行无碍。”

    “相应的,若非出身富贵,则必有着衡量,以至某些场所,其尚未踏入,便已心生怯意。”

    “挟技术才能在身的,比此者要逊上一至数筹,但心中也自有底气。”

    “既无背景,又无才技,但却对周边一切很熟悉者,在其熟悉的范围内,因为了解,也可以有着一定的底气,虽然这底气一触即溃。”

    “相迎晚宴,我以大阵势相待。”

    “一是表示隆重及感谢,二也是想测一测许君的分量。”

    听到这里,伊藤真桐摇摇头。

    “是的,大桐,我的测试失败了。”伊藤静石道,“我确认许君有着很大的自信,但实不知他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从甫一见面,到随后的相待相谈。”

    “我看不透他,完全看不透。”

    “反之,我觉得他可能已经看透了我。”

    伊藤静石喟叹着,“大桐,你现在该知道,祖父对他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了?”

    伊藤真桐默然地点点头。

    祖父的这一席话,带给她的冲击实在是有点大。

    “我的秘密,不说,大桐你不会知道,大桐你的秘密,不说,世人也不会知道。”

    “同样,许君的秘密,若他不说,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而你、我、许君,我们这样的人,又有谁会把自己的秘密说给不相干的外人呢?”

    “所以秘密也始终都是秘密。”

    伊藤静石目光淡淡,神情悠远,“世界是物质的,但是单纯的物质无法解释生命。你,我,甚至包括许君在内,我们所触及的,可能也只是生命这个大海上,一两朵微不足道的小小浪花罢了。”

    说到这里,伊藤静石顿了顿,然后道:“我的名字,是你的祖爷爷起的,你父亲的名字,是我起的,你妹妹的名字,是你父亲起的,而大桐你的名字,却是我亲自起的。”

    “桐者,凤栖之木。”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认为,并越来越认为,你祖母嫁给我,是辱没她了。她是巫女,她是妖女,她是神女,不管怎么说都好,但我却是一个凡人。”

    “她的能力,也只是被用来发掘这世俗间的财富罢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仅仅是这样的。”

    “但是我,包括你祖母她自己,除了这个之外,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用它。”伊藤静石目注着孙女,“大桐,我给你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成为那棵凤栖之木,等来自己的凤凰。”

    “许君……”伊藤真桐喃喃着。

    “是的,许君。”伊藤静石肯定地说道,“我确信,许君就是凤凰,但我不知道,最终,他是否能成为你的凤凰。”

    听得祖父这般说着,伊藤真桐一时间,心中无限惘然。

    踏上轮渡返回的许广陵,心中一样有着惘然。

    钱绍友知趣地没有打扰他,所以许广陵是一个人在船面吹着海风。

    海风卷拂,卷起海水从远到近,又从近到远,泛起一片片白色的浪花,哗啦啦啦。

    许广陵思绪纷纭,想起了在日本所见的一切,想起了伊藤静石以及伊藤真桐姐妹,想到了关于沉船的那部电影Titanic,也想到了中国古代的一句诗。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一只船翻沉了,依旧会有无数只船,从它边上越过。一棵树病枯了,春来之际,在它的周边,也依然是,万般草木,欣欣向荣。

    翻沉者自翻沉,病枯者自病枯。

    它们的时间停止了,中止了,而外面的时间,依然在继续地流转着。

    中医在中国。

    最终,会不会是那只沉舟,那棵病树呢?

    许广陵想起以前老师所说的话,中医在日韩美欧等地,方兴未艾。

    如果这都是方兴未艾,那么,它们大兴的时候,又会是什么光景?那时中国,还有中医么?怕是连残骸估计也都不剩了,然后等过个几十年,再重新从西方引进?

    甚至,不止是中医。

    “许君,设孔圣复生,游览今日之中国和日本,不知当视何者为夷,何者为夏?”

    许广陵想起伊藤静石的话。

    此时此际,许广陵同时想起的,还有他认识的一些人。

    章老先生和陈老先生,他的两位老师。

    他们一个医学大宗,一个武学大宗,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轻易地在自己所代表的领域,横扫整个日本。而那轻易的程度,不会比翻一下手掌困难多少。

    ……

    周老师。

    那是一个从事教师行业的人,也是把一辈子的光阴贡献在讲台上的人。

    他不止对他许广陵很好。

    他对所有的学生都很好,哪怕成绩不太好的。

    他尽心尽责地对待着手底下的每一个学生,真正地尽着“园丁”的责任,既教书,也育人。

    ……

    徐老站长,还有研究所里的那一帮子人。

    他们专心于自己的领域。

    领域外,他们无名,甚至领域内,他们很多人也都无名。

    但他们,兢兢业业着,在自己所研究的项目上,或添砖加瓦,或开疆拓土。

    ……

    钱绍友。

    还有他背后所代表的阵营。

    许广陵素无了解。他知道的,也只是他接触的那一小部分而已。但就那么一小部分,让他毫不犹豫地用接近于“神通”的表现,把钱绍友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

    老谭,老林。

    他们都没有多少文化,老林甚至连上网都不会。

    但他们对自己的工作,很认真。

    他们是森林保护者,而他们自己活得,也像是森林中的一棵树一样,沉默着,也倔强着。

    ……

    ==

    感谢“沉默似血”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龙战于野”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