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18章 剖析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18章 剖析

    设孔圣复生,游览今日之中国和日本,不知当视何者为夷,何者为夏?

    今日之中国,已经没有孔圣,有的只是孔子或者孔贼。

    这是一个讲究对等原则的坚定的铁血和复仇主义者。

    孟子的“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直接从其而出。

    但很多人眼中,这不过是一个迂腐之辈。

    这是一个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的提倡者和身体力行者。

    但很多人眼中,他是“百无一用”、“手无缚鸡之力”的那些酸腐之辈的代言人。

    很多人对这个人并没有丝毫了解,甚至连最基本的《论语》都没有读过,但却怀着满腔赤诚地要把他推翻,原因只有一个。——过去的很多年里,他是“圣人”。

    圣人并没有救中国。

    中国落后了,中国挨打了,中国被入侵了。

    谁之过?

    当然是圣人。

    难不成还是普通人?

    而没有用的圣人,又留着他干什么?

    再说了,现在已经是一个科学昌明的时代,一个属于“人人如龙”的时代,所有的圣贤,都必须被打倒和拉下,所有的崇高,都必须被淡化和抹杀。——哪来的圣,哪来的贤,哪来的崇高,谁能比谁高多少?

    圣贤不再,崇高不再,才是一个真正的开明开化的时代。

    数来数去,圣贤能提供的似乎也只有道德。

    但当今时代,行事有科学,犯事有法律,道德有什么用?

    道德没有用。

    所以其实都不用拉扯,圣贤自身便已经失去立身的基础了,不用推,不用拉,而自行崩塌。

    伊藤静石的话可辩驳处太多,但在白天见识到针灸祭的那一刻,见识到日本那么多的人,上至各种行业精英,下至普通民众,那么万众一心地虔诚着某件事的时候,许广陵已然完全失去了辩驳的兴致。

    真正高明的辩论,给对方带去的,从来不在于缄口,而只是诛心。

    你可以侃侃而谈,你可以旁征博引,你可以斥对方是以偏概全以小概大,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但你自己知道,还没有开口,你就已经输了。

    如果这是一场象棋棋盘上的对弈。

    那许广陵现在不是一个绝代棋手,而最多只是一个二三级认真讲来连对弈资格都没有的角色,而对面,却是那个“立于不败之地”的角色。

    祭祀,中国有。

    但这样的万民同祭,以祭为引,追古振今,中国,没有。

    只这一点,就够了。

    他们祭孔子,因为孔子兴教化。

    他们祭神农,因为神农育农业。

    他们祭黄帝,因为黄帝开医道。

    此三者,心为万民,行为万民,所以今日,万民祭拜之。——不是在三者的故土,在异地他乡。

    四大发明是中国的,但它们后来是全世界的。

    秦失其鹿,自有天下共逐之。

    没有谁属于谁。

    谁又规定孔子、神农、黄帝……是永久地属于中国的呢?

    就如伊藤静石说的那样,设此数者复生,他们自己会这么认为么?

    会,多半会,又或肯定会。

    但与此同时,他们会否定那么万众一心地追怀和祭祀着他们的地方么?

    会么?

    会么?

    会么?

    一者弃之若敝履,一者奉之如圭宝。

    许广陵不是圣贤,所以他不知道圣贤的答案。当然圣贤已往,他们也不可能给出回答。

    “日本并不是一个得天独厚受到天地福佑的国家。”

    伊藤静石没有等到许广陵的回答,他似乎也并不是想要许广陵回答,而只是要说出这句话而已,然后这时,这般地说着,“相反,日本地少人多,资源又极其匮乏,另外在全球都知名的,还有我们的地震。”

    说到这里,伊藤静石脸上泛着沧桑,“这一切,都让我们生存和发展,陷入一种深深的困境,向外,出路狭窄,对内,竞争激烈。许君您可能听说过,日本现在,也是全球自杀率最高的国家。”

    “哪怕排除自杀,我们大多数国民的心里,也都有着一种深深的忧虑和潜藏的悲观。”

    “这些年来,尤其是年轻一代,很多人都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而走向崩溃,极少数的选择了自杀,而大多数的,却变成颓废,醉生梦死,依靠酒精、女色、游戏和DU品来麻醉自己。”

    “他们无钱,无产,无学,无识,不敢死不想死而贪生,却又对生并没有太多的留恋,然后大多数的时候,依靠本能来过活,本能地吃喝,本能地睡,本能地交配,本能地工作,本能地发泄空虚和苦闷。”

    “而除了这些之外,看不到任何属于‘人’的特质和优越表现在他们身上。”

    “许君您对这些可能都比较陌生,但其实您的国家,再过些年也会这样。随着产业及阶层的固化,随着上层在发展过程中对下层利益天然的抽取,再过十年,最多二十年,许君,现在日本发生的这些,在您的国家,您也将越来越多地看到。”

    伊藤静石缓缓说道。

    “万幸,颓废的也只是一部分。”

    “我们还有很多的有识之士,还有很多奋力为己为家为国的国民。”

    “我们的秋叶原举世皆知,被誉为电子的圣地,但除了这个之外,我们也还有很多其它的圣地,就如许君您白天观看的‘针灸祭’。”

    许广陵点点头。

    这也是听到现在,他的第一次表态,嗯,算是表态吧。

    伊藤静石同样点点头,“日本和中国,在天然的资源上,远远无法相比。中国什么都有,而我们什么都没有。中国只需要出口资源,就能获得长足的发展,而我们,只能依靠大脑,依靠双手,走出一条不需要凭借或不需要太多凭借天然资源的‘无中生有’之路。”

    “电子产业是这样。”

    “动漫产业是这样。”

    “高尖端制造产业是这样。”

    “医药产业也是这样。”

    这最后的医药产业是伊藤静石想要表述的重点,“伊藤家族涉及的行业,便是泛医药产业,其主要的部分,是西药的制造以及汉方药的制造。”

    许广陵再次点点头。

    “许君,血脉可以一步步走向淡薄,而文化却可以一步步走向浓厚。”

    伊藤静石诚恳地望着许广陵说道,“我刚才提出的夷夏之辨,并没有丝毫想要伤害您的意思,而只是自我的辩解。从小,我便向往着华夏的文化,而大桐,也是从小便在我的教导下,学习着华夏的文化。”

    许广陵向伊藤真桐看去,然后便见她轻轻地点着头。

    “我是日本人,但我也是遵循着‘仁、义、礼、智、信’的华夏文化奉行者。”

    “华夏有一句古语,蝇不善飞,附骥尾而能致千里。”伊藤静石缓缓、认真而又凝重地说道,“许君,自大桐说您出手治好小梨开始,我便觉得您可能就是那只骥,而此番见面,许君,您印证了我的判断。”

    “许君,我现在再次真诚地对您发出邀请,希望您能加入伊藤家族,我和大桐,包括伊藤家族的所有人,都甘愿追随,附从骥尾。”

    说完这话,抢在许广陵回答之前,伊藤静石又紧接着追加了一句:“许君,万请您不要马上拒绝,我想让大桐陪着您,了解一下医药行业在日本、在全球的发展现况。”

    ==

    感谢“Tienpei”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金泽天下”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