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17章 针灸祭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17章 针灸祭

    汤岛圣堂,人山人海,而以大成殿为中心的周围,则气氛肃穆。

    大成殿侧,斯文会馆中。

    几幅挂轴堂前高挂,这也是这次活动要祭祀的对象。

    位于最正中的,是“公孙轩辕黄帝神位”,然后位于左右的,分别是“岐伯天师神位”、“玄晏先生皇甫谧神位”,“神应王扁鹊神位”、“太仓公淳于意神位”。

    祭祀之前,一位分事主持者,向着所有宾客,简单介绍着五位祭祀者,也兼引导着宾客一起缅怀他们的成就和功绩。

    公孙轩辕黄帝,统天下,育文明,励农事,开医道,作为医道源头的因其而生。

    岐伯天师,黄帝在位时的一代御医,本为野人,被黄帝邀请并尊之为师,二人共同完成了内经一书,亦奠定了医之一道源流,世称“歧黄之术”。

    玄晏先生皇甫谧,著有,为内经之后的第一部具体而微的针灸学专著。

    神应王扁鹊,奠“望、闻、问、诊”四法,擅针,擅灸,起死回生,活人无数。

    太仓公淳于意,从黄扁之道,留下了最早的医事详录。

    这便是祭典的第一部分,述平生,颂功德。

    随后,雅乐升起,在肃穆庄严彰显着沉静追思的乐曲声中,修禊、降神、奠馔等一项项仪式有条不紊地展开,这是祭典的第二部分,也是正礼部分。

    如果说一二部分是“怀往”,那么接下来的第三部分便是“呈今”。

    一位位代表走上前来,拜祭神位,并呈上贡品。

    日本内经医学会。

    日本针灸学会。

    日本针灸研究会。

    日本中医药学会。

    日本中医药研究会。

    日本药膳学会。

    日本中医食养学会。

    日本临床中医药学会。

    日本传统及现代医学研究会。

    ……

    许广陵木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当祭典进行到这一部分的时候,整个礼堂的气氛都很凝肃,没有任何一丝话语之声,所有人都庄严并神圣着。

    也许,他们中有着酒鬼。

    也许,他们中有着恶棍。

    也许,他们中有着放浪形骸之辈。

    在平素的时候,他们可能各种各样,但在这里,至少在这一刻,他们全都同一个心,同一个意,同一个步伐,甚至同一个心跳,藉助这样的一次祭典,一种仪式,祀往古之先贤,呈今朝之盛事。

    这个部分后,祭典宣告完成,但这一次的活动却并没有到此结束,也可以说,真正的活动,从这个时候才开始。

    整个汤岛圣堂,大大小小的场所,水平、层次高低不等的演讲,同步展开。

    ,日本汉学研究会会长,加藤治一。

    ,东京大学教授,前田大和。

    ,日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主任,安藤久。

    ,日本针灸研究会,武田松。

    ,日本临床中医药学会,山本龙之介。

    ……

    许广陵天眼打开,纵览着近乎整个圣堂,而他的听觉,也足以让他听清楚来自四面八方的演讲。

    往往是前头一人演讲,而对面或底下无数人认真地倾听着,不少人拿着纸笔手机又或录音笔之类,边听边全程记录着,这是一个真正的数以万计的人海。

    不是狂欢,但气氛无比地和谐而又高涨。

    一道道声音传入耳中,渐渐地让他产生着恍惚,恍惚间,他好像被老师带着,在参加着国内的一次医学研讨会。

    但下一刻,左右四顾,才发现没有老师,而只是他自己一人。

    这里也不是中国,而是日本。

    应该是中国的,应该是。

    可惜。

    不是。

    真的不是。

    黄帝不是中国的吗?岐伯不是中国的吗?皇甫谧不是中国的吗?扁鹊不是中国的吗?淳于意不是中国的吗?可是为什么,会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被一年一度地,被这么多人地祭奠着,追思着,以及在他们的注视下,展开着这么的一场盛事?

    在中国。

    农村,或者城市。

    任意一条街道,任意一个地方。

    问一个人,有知道这五位的吗?问十个人,有知道这五位的吗?问一百个人,问一千个人,问一万个人,问一百万个人,问一亿个人……

    有知道的吗?

    有多少?

    今时今日,许广陵纵然距大宗师尚远,尚有着不知道多远的距离,但却实实在在地,已经是一位“准大宗师”了,他的四心已通,他已可以不藉口鼻来呼吸。

    哪怕在几百米深的天池之底,他也可以安然地待上一夜,待上几天。

    但这一刻,他却那么轻易地就感受到了窒息。

    他想离开这个地方。

    或者不光彩地说,逃离。

    他的脚步自然地向外,而伊藤静石与伊藤真桐以及钱绍友等,自然也是依随着他的步伐。

    “许君,边上的这便是大成殿,也即“先圣殿”,是我们奉祀孔圣的地方,除了孔圣,还有圣人的四位弟子,颜子,曾子,思子,和孟子。”伊藤静石在边上为许广陵和缓地介绍着,“圣堂每年除了有针灸祭之外,还有孔子祭和神农祭。”

    许广陵点点头,“每年都有这么多人参加吗?”

    “最初的人确实不多。”伊藤静石点头道,“连主祭人员在内,也只有几十个。但慢慢地,人越来越多。”

    “就像关于针灸的研究,最初也只是一个小协会,就在这里,在医学所,也就是现在东京大学的医学部,成立。而现在,大大小小的相关研究协会,已经四处开花,多达几百个。”

    许广陵再次地点着头。

    然后伊藤静石就没有更多的介绍了,一行人几乎是沉默着,回到了伊藤家族的庄园。

    再一次地晚宴。

    晚宴后,伊藤静石和许广陵有着一次谈话,这也是宾主间的第一次正式对话,伊藤真桐和伊藤真梨在一边侍茶。

    “许君,不知您对孔圣所提出的夷夏之辨,怎么看?”伊藤静石目注许广陵,缓缓问道。

    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

    这便是孔子的思想。

    简单来说,区分蛮夷还是华夏,不在血统,而在文化。当一个人,遵循着华夏的礼仪沐浴着华夏的文化的时候,他就是华夏人,不管他来自哪里。相应的,不管他来自哪里,行着蛮夷之教的时候,他便是蛮夷人。

    许广陵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许君,设孔圣复生,游览今日之中国和日本,不知当视何者为夷,何者为夏?”伊藤静石又道。

    ==

    感谢“苦涩的鱼”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晓破寒江”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