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11章 面膜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11章 面膜

    老钱今天上午早饭后已经被许广陵赶了回去。

    虽然他下次再打车或坐车的时候不免会想起老钱高超的车技,但这样一个国家卫士,可不是为了给他来当一个随从和服务员而存在的。

    他用不起。

    而且基本上也无所用。

    老钱在他这儿,只能是宝剑入匣,铁戟沉江,大海游龙卧水池,做起鱼虾。

    所以住了两天后,他就让老林,以及老钱自己一起动手,到菜园里摘了一麻袋的蔬果,嗯,就是装在老林以前从家里拿过来的大麻袋里,然后让他扛着这个麻袋开着车滚蛋了。

    半天的时间,钱绍友已经回到了家里。

    领导给他特批了一个月的假!

    以前,因为职业的关系,老钱一年中能回家的次数不超过五次,待在家里的时间不超过十五天,所以不论是对父母,还是对妻子,他都是心怀深深歉疚的。

    老钱父母,以及妻子父母,都可谓是退休高干。

    嗯,他们双方的家庭都属于是大系统里同质的小系统,老钱和妻子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青梅竹马,虽然这青梅和竹马之间在婚前一共也没见过几次面。

    两人婚后,鉴于都是退休,所以双方父母也就住到了一起。

    早早就打了电话,所以老钱到家的时候,妻子及四位老人楼下相迎。

    老钱也不顾双方父母都在场,把妻子紧紧地拥抱在怀里,妻子廖清如也是一样。

    两对父母却也不避,只是笑看着小俩口亲热。

    饭还没有做,但晚上要吃的菜,之前廖清如却是和妈妈以及婆婆一起准备妥了大半。主要是时间还早,这个时候才三点多,要是老钱再晚点到家,等着他的肯定就是热腾腾的饭菜了。

    和妻子上楼后,看到妻子和老妈岳母又开始准备饭菜,老钱才想起他是带了东西回来的!

    “你们等等,今晚的蔬菜换一下,已经收拾好的放冰箱!”老钱说着,然后就急急忙忙地奔下楼去,很快,提了一个大麻袋上来。

    麻袋还是比较干净的。

    但再怎么干净的麻袋也还是麻袋,放在他们家的客厅中,还是显得颇为“粗犷”。

    也没待家人询问,老钱三下两下解开麻袋,然后,麻袋里的几样蔬菜便显露了出来。老钱一样一样地往外拿,“如如,来,搭把手。”

    他把一棵大白菜递给妻子。

    然后客厅里其他的五个人全都惊讶了起来。

    “小绍,这大白菜怎么长这么大?还有这些蔬菜是从哪来的,公司发的吗?”钱绍友的岳父道。

    基于一些常规的保密原则,他们都是把工作单位称为是“公司”的,也算是紧跟时代步伐。而附近的一些老人等也都知道,老钱和老廖家的小钱,是在中海的一家家具制造厂打工。

    “不,是许先生送给我,让我带点回来让你们尝尝的。”钱绍友道。

    一提起“许先生”,客厅里几个人全都肃然起敬,那是一种综合着尊重、敬畏以及感谢等的情绪,而其中感谢的成分无疑是最重。天知道,当初他们是怎么经历从地狱到天堂的感受的!

    “许先生他不是医生吗?”廖清如道。

    许先生是医生吗?

    毫无疑问地是。

    但接近的这两天,钱绍友却觉得许先生其它都可以是,却偏偏不怎么像是一个医生,那感觉特奇怪。

    “对,许先生是医生。”钱绍友道,“可是他也种菜。”

    廖清如及四位家长:“……”

    接下来就是处理钱绍友拿出来的这些菜,而一些异状,在处理的过程中就出现了。

    大白菜很香,清香。

    西红柿很香,香甜。

    那种味道一点都不浓,但偏偏让人一闻,就觉得实在是清香清甜得不得了。明明中午才吃过饭不久,这时一闻,肚子居然就咕咕叫了起来,再然后,就是感觉很饿!

    “这西红柿真香,像是小时候吃的那种味道。”钱绍友岳母说着,然后切的时候,情不自禁就拿起一片放到嘴里。

    下一刻,她就呆住了。

    这不是小时候的味道。

    哪怕食物再贫乏的年代里,吃过的任何东西,经过回忆的加成后变得美味得不得了,但也依然没有一种“美味”,能比得上现在口中这片西红柿的十分之一。

    “我的天,这西红柿怎么能这么好吃!”

    一片咽下,整个口中开始生津,然后那种馋人至极的香甜再次在口腔中弥漫,钱绍友岳母都顾不上怎么惊叹,对钱绍友母亲道:“亲家,你也来尝尝,是我这嘴里出毛病了,还是这西红柿真这么好吃?”

    钱绍友在洗黄瓜。

    针刺那么多的黄瓜,也只能是由他这个大老粗来动手了。

    但钱绍友同样也高估了自己,之前看许先生洗的时候就是随意用手一抹,他这时也跟着随意地一抹,然后小小的杯具就上演了。——整个手掌都麻麻的,此外,不少针刺还扎进了手掌里!

    那叫一个酸爽!

    没有惊诧,钱绍友只是苦笑,笑自己的“天真”。

    不过这时他却顾不得这个,而是向妻子献殷勤,“如如你过来,让娘和妈她们先弄,我给你做个面膜。”

    “做什么面膜啊!”廖清如嗔笑着,却还是走了出来。

    “老婆大人,来,坐好,闭上眼睛。”钱绍友单膝支跪在沙发上,给爱妻“上妆”。

    看到他手里拿的黄瓜了,廖清如也没奇怪,但听话地闭上眼睛小半晌后,她又重新把眼睛睁开。

    “老钱,黄瓜不是这样敷脸的!”廖清如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还以为丈夫是在网上哪里的学了,回来讨她欢喜,却原来还是毛手毛脚的什么都不懂。嗯,廖清如看到丈夫手里的小碗,以为他是把黄瓜榨汁给他涂脸。

    嗯,黄瓜榨汁能涂脸,但是最好还是加点其它东西。

    “我懂的!听话,乖,闭上眼睛!”老钱拿出丈夫的威严,却又柔情似水地对妻子这般说道。

    “好,听你的啦!”廖清如白了他一眼,重新闭上了眼睛。

    黄瓜汁涂在脸上清清的,也凉凉的。

    但廖清如此时心里,却是甜如糖蜜,暖如春夏。

    此生此世,没有什么时候,能比像现在这一刻,更美好了。

    ==

    感谢“花夜花月夜”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天缘橙子”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