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08章 人心如水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08章 人心如水

    伊藤真桐一行共十个人。

    伊藤姐妹,四个保镖,以及四个专门为伊藤真梨准备的特别医护。

    保镖是必须的,两个青春年华的少女在外,一个非常漂亮,一个孱弱不堪,很轻易地就会遇到很多麻烦。

    别说伊藤姐妹这样的出身,就是普通人家的女孩,这般的外出,也都需要哥哥弟弟男友等之类的跟着,而且一个还不太保险,最好两到三个。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雨入花心,自成甘苦;水归器内,各现方圆。”

    中国的文化非常博大精深,远非日本能比。漫长的历史岁月,无穷无数各类舞台上的精英,他们留下的言语行为,一个人哪怕只是一点,那无数个人汇合起来,也依然形成了让伊藤真桐心中震撼的浩浩汪洋。

    “大桐,你要学汉语。”记得小时,略表现出一点天分,厚爱她的祖父便如此地对她说道。

    “为什么呀,爷爷?”伊藤真桐这么问道。

    “等你学了就知道了。”爷爷回答。

    伊藤真桐就学了,然而学了之后并不知道。

    “大桐,你还要学古汉语。”

    “为什么?”

    “等你学了就知道了。”

    伊藤真桐又学,然后确实就知道了,在学的过程中她就知道了,并越来越理解祖父的睿智和良苦用心。

    那是一座挖掘不尽的宝库,有美,有残酷,有自然,也有人心。

    你想要的什么东西,它都有。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五岁的时候,伊藤真桐看到了这句话。

    “雨入花心,自成甘苦;水归器内,各现方圆。”

    十二岁的时候,伊藤真桐看到了这句话。

    然后十四岁的时候,她把这两句话汇合,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一句话,“人心如水”。

    水无颜色,无善恶。

    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它就呈现出什么。

    你不要指望一个倒进圆瓶子的水,呈现出方型的形状,反过来也是一样。

    所以,逐步入主家族商事后,伊藤真桐很快就知道,下属是没有忠诚不忠诚可言的。

    你想让下属忠诚,那就要把他们放在使他们能够表现忠诚的环境里,不要给他们不忠诚的环境。

    否则,到最后,你连一个忠诚的属下都不会有。相反,只要你把握住了“环境”,就算有个别少数的下属背叛,不需要你自己出手,他们就会因为异类而被自己的同伴排斥出去。

    把水倒在地上,它们会不约而同地向着低洼的地方流去,将之侵占、侵蚀。

    小到个人,大到家庭、家族、组织、国家,你只要属于“低洼”,那就一定会被侵占、侵蚀,所有的四面八方,都会对你表现出恶意,然后肆无忌惮地欺压。

    不是因为那四面八方都坏,而只是因为你低洼。

    低洼就是原罪。

    所以,想让世界美好,那就一定要往高处走。——站在高处,你才能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否则,你看到的将全都是无耻、丑陋、卑鄙、恶毒,你的周围,将全都是心怀不轨者,会用狼一般的眼神看着你,就等着你什么时候露出虚弱,然后扑上来,一下子把你吞噬掉。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伊藤真桐很喜欢宋人周敦颐的这篇《爱莲说》,甚至她还让祖父写了一个条幅挂在卧室中,但她同样认为,这已经是属于人心的一种坚持和考验。

    它美。

    但不好。

    好的状态,就是不需要坚持,不需要考验。

    在这一点上,中国先哲庄周说得更透彻,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大海。

    两条鱼在干涸的环境里,相互依存而苟活,又如何比得上在大海里自由自在地遨游呢?

    人心也是这样。

    你不要让它处在艰难的环境里,然后让它坚持,坚强,经历考验。

    当然真的掉进了那样的环境里那也没办法。

    但那只是下下策。

    上策,自然还是让它处在“大海”的环境中比较好。

    为什么要赞美贫瘠的美,而不追求富裕的平凡呢?

    对自己要这样。

    对他人也要这样。

    所以伊藤真桐周围的环境一向都比较好。

    在“人心如水”的光照下,她理解了中国另一位先哲孔子说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也理解了同样是一位大哲人王阳明说的“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伊藤真桐让保镖等八人远远地留在外面,她自己携着妹妹跟在那位“老林”的身后进了保护站。

    老林邀坐,另一位小伙子则忙着倒水。

    坐下的第一时间,伊藤真桐主动解释,解释外面那八个人的事情,没有等对面可能的询问。就算自始至终都没有询问,她也不会让对面把些许的疑虑藏在心里,那样不好。

    哪怕无关丝毫的利害,也不符合她人心如水的认识和理念。

    “小妹身体很不好,她心脏有些问题,从小到大都受不得惊动。还好我家也算稍微富裕一些,勉强请得起医生看护,刚才外面那几个人里有四个就是医护,另外四个是这次出来旅游,爷爷给我请的保镖。”

    说到这里,伊藤真桐摇摇头一笑,“林大叔,你知道……”

    “小丫头片子,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啊!”老林哈哈大笑道,“这年头坏人多着呢,你爷爷做得没错,像你长得这样漂亮的,在外面走没有保镖那怎么行!”

    “林大叔说得是。”伊藤真桐微笑着,“其实我也不喜欢有保镖跟着,碍手碍脚的,可是为了安全考虑……”

    她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我懂!我懂!”老林呵呵着,“来,先喝点水。”

    他招呼着两姐妹,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伊藤真梨,看到这个瘦瘦小小的脸色也有点苍白的小女生,想起刚才这位大的姑娘说的话,同情心一下子就上来了,“丫头,你妹妹心脏的问题很严重吗?住在我们这里的有一位许先生,他的医术很厉害,正好他马上就回来,要不让他顺便帮你妹妹看看?”

    老林也是顺便想帮许先生拉一单生意。

    这大概也是他唯一能报答许先生的一点小地方了。

    没有什么医生能治妹妹的病,更不要用说一个小地方的乡村医生。

    伊藤真桐自不会计较眼前这位老林的浅薄无知,更不会鄙夷嗤笑什么的,这是明明摆摆的好意,只是她用不上这好意罢了,所以要拒绝,但该感谢的还是要感谢。

    不可薄美芹之献,不可轻凉面之荐。

    当人心对你表现出善的时候,哪怕这善只是一丝一毫,而且你也完全不需要、用不上,但依然不要忽视忽略了。

    那样不好。

    但就在她要回话的时候,一直没说过话的伊藤真梨说话了。

    ==

    感谢“爱睡懒觉的老虎”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消散在风中~”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