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03章 一杯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403章 一杯

    茶道起源于中国,但却式微。

    庄子篇中曾经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个世代以帮人浣洗衣褥为生的人家,有一个药方,冬天把那药抹在手上,就算天气寒冷,而且天天沾水,手也不会开裂。

    有个商人听说这事,便去与之道:“你们把这秘方卖给我吧,我给一百两银子。”

    一家人商量,“我们祖祖辈辈地帮人浣洗,所积累下来的也不过是几两银子,现在一下就能得到一百两,卖不卖?”

    当然卖!

    双方交易,各大欢喜。

    商人得秘方,自荐于吴王。

    寒冬,吴越大战,吴人大败越人,而其所倚仗的就是这个秘方。

    吴王厚赏了商人。

    怎么厚赏?

    裂地而封!

    这可谓是一步登天。

    而浣洗那家,除了生活有所改善之外,还是要依靠为人浣洗而生。并且,如果没有什么大改变的话,他们估计还是要这样世世代代下去……

    当然,用这个故事来形容茶道在中国和日本的遭遇,并不十分恰当。

    只是,中国的东西太多了,多到自己都珍惜不过来。

    而日本那边,接纳了茶道之后,“敝帚自珍”,然后,就从尘埃中开出了花来。

    不止是茶道,还有其它好多东西都是这样。

    cha,只要学过几天英文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它的本义却是指陶瓷。

    中国,陶瓷之祖,陶瓷之源,cha=中国=陶瓷。但时至今日,国际市场上,中国瓷有销量却无品牌。

    最好的瓷器是哪里的?

    是日本的。

    是欧洲的。

    品牌建不起来,数量也终有一天会失去,直到最后,一无所有。

    中医在将来的某一天,怕也是这样。

    其实从老师的叙述看,现在便已经差不多了。

    我们的糟粕,弃之惟恐不及,然后到别人那里便成了精华,然后誉满全球,熠熠生辉,然后成为其自身的文明和文化中一颗颗灿烂耀眼的明珠。

    老人看得开。

    许广陵却终究年轻,虽性格在很多事情上淡漠,但想及这些时,终究还是有点意难平。

    三人一起移步到侧边的厢房里。

    伊藤真桐拍拍手,然后底下的服务员一个个地上来,拿来了一应所需之物,然后再次下去,厢房中还是只留下许广陵三人。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温暖的春日阳光透过大大的窗户一角,照在了厢房的小半侧,显得安静而又生动。

    伊藤真梨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开始了茶道的表演。

    而与其说是表演,不如说是一种习练。

    许广陵从中看到了认真、投入、沉浸以至于自我的些许陶醉。这样的身心状态,他很熟悉。

    几个月前,很多时候,他也是这样的。

    至于现在么,随着对伏羲诀的理解及体悟越来越深,从某种意义来说,许广陵其实一直都沉浸在某种状态中,不是定境,但也是仅次于。

    所以白天黑夜,他可以无缝切换,因为身心状态在这两个时间段,差异本就不大。

    大抵是入乡随俗,又或者照顾着许广陵习惯的关系,伊藤真梨的茶道表演不是很正规,宾主双方都不是很正规,唔,甚至都可以说是很不正规。

    不过,和、敬、清、寂的意味,是有着的。

    伊藤真梨身上有。

    伊藤真桐身上有。

    许广陵身上也有。

    “许君,请用茶!”伊藤真梨沏好了茶,最后由伊藤真桐呈端给许广陵。

    许广陵伸两手接过,然后对两姐妹分别认真点头,道:“多谢!”

    喝完,许广陵放下手中杯子,又拿过桌上另外的一个空杯,在伊藤姐妹有点诧异的注视中,倒了一杯清水,递给伊藤真梨道:“阿梨小姐,你送了我一杯茶,忝为半个地主,我也送你一杯吧。”

    伊藤真桐有点不解着。

    伊藤真梨却是欣喜接过,双手端到嘴边时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喝,而是笑盈盈对许广陵道:“许君,要是我送你两杯、三杯、十杯,你也送我两杯、三杯、十杯吗?”

    “没有更多了,就这一杯。”许广陵道。

    “嘿,小气!”伊藤真梨小声嘀咕着,但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环境中,她的小声和大声毫无区别。

    伊藤真桐听得尴尬,想对许广陵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纵横商海不败。

    奈何队友是猪。

    这个傻瓜妹妹,拿不出手啊!

    下一刻,伊藤真梨却是把杯中水一饮而尽。

    而只是接触到的第一口,她的眼神便莫名欣喜得明亮起来,喝完后,她甚至向许广陵撒起了娇,“许君,给我再来一杯嘛!”

    “我们约好的三把棋,还有两把。”许广陵道,“你要是能赢了我……”

    没等许广陵说完,伊藤真梨便伸出小手,翻掌朝上,“君子一言。”

    许广陵笑着摇摇头,却也顺遂其意,同样伸出手来在她手上轻轻一拍,“九鼎之重。”

    伊藤真桐目光闪动。

    从厢房重移回棋桌,刚刚坐下,伊藤真梨的小脸便苦了下来,有点眼巴巴地看着许广陵。

    许广陵不为所动,“阿梨小姐,第二盘,该我执子先行了?”

    伊藤真梨微嘟着嘴,然后慢慢点头。

    在象棋棋盘上,在占据先手的情况下,以许广陵现在的层次和水平,只要他不想输,就没有人能赢得了他。以前不会有,以后一样也不会有。

    似乎是认命了般,伊藤真梨完全放弃了抵抗,三下五除二地,便被许广陵杀得片甲不留。

    第三盘很快开始。

    这一盘,先后手重新易位。

    于是,执了先手的伊藤真梨再次地认真起来,而且看起来比第一盘时还要更认真得多,连端坐着的小身板,都显得蛮有气势的样子。

    从棋局的开始,到结束。

    中间的很多次交手,每一次,她都有着极惊艳的发挥,那是好几次让许广陵都为之赞叹并惊艳的落子。

    然而。

    但是。

    许广陵并没有让。

    所以这一盘,双方最后还是以打平告终。

    “伊藤小姐,阿梨小姐,再会了。祝你们在中国玩得愉快!”许广陵起身,下楼。

    ==

    感谢“gentlean”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流云”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