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96章 接触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96章 接触

    “姐姐,你没事吧?”走在边上的伊藤真梨看到姐姐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凑近了关切问道。

    “没事,我在和许君通电话呢,许君,请您稍等,我让我妹妹和您通话。”伊藤真桐说着,顺手把电话给了妹妹,同样是一种下意识的直觉,让她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嗨,许君,我是阿梨,我已经从日本过来啦,能站在这里和您通电话,真好!就是这里的空气不怎么好呢,不如家里,要不,许君,您以后有空去北海道玩吧,我会很热情地招待您的,还会请您泡温泉,是男女混合浴哦!”

    伊藤真桐在边上听到妹妹这番相当不着调的胡言乱语,简直是又气又急。

    阿梨这是在胡说什么啊!

    她只是坐轮船过来,可是没掉水里啊,怎么现在像是脑子进水了一样?

    伊藤真桐都想伸手把电话抢过来,但……好像就算抢过来,也晚了?

    “真梨小姐?”许广陵道。

    之前听伊藤真桐简单的自我介绍,许广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伊藤杯”,但对于接到这个电话还是很奇怪。

    “许君您叫我阿梨就好啦,姐姐都是这么叫我的。”伊藤真梨对着电话很开心地笑着,“许君您的象棋下得很好哦,我让姐姐把您邀请过来,可是您拒绝了邀请,所以我现在就到中国来啦,许君您在哪儿,我去找您!”

    “伊藤杯是为了邀请我才举办的?”许广陵相当惊讶地说道。

    “对啊,我就想和许君您切磋一下呢,许君您能陪我下一下嘛?拜托您了,不要多,三把就好!不,一把就好!”电话这头,伊藤真梨两手握着电话,小身子像小鸡啄米一样地向前点着,似乎是在当面般地“拜托”。

    伊藤真桐伸手抚额。

    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妹妹原来是这么幼稚的?

    然后她就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那个始终温和语调也一致的声音:“阿梨小姐抬爱了,如果只是下棋的话,没有问题。我现在在吉林,你们过来定好落脚点后,再给我电话。”

    “嗨,阿里嘎多!许君,谢谢您了,等我电话哦!”伊藤真梨挂了电话,喜滋滋地对姐姐道:“姐姐,许君答应了,我们这就过去吧!”

    伊藤真桐全程听着妹妹的话,简直就是无语。

    这时也根本无话可说。

    可是,那个人就这么答应了?

    不过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像妹妹这么说,才是正确的?

    一时间,伊藤真桐颇是有点茫然的感觉。

    挂了电话后,许广陵略为思忖,然后再次地拨打了那个“客服电话”。

    电话直接被转接到了那位他已经熟悉的基地大佬那里,“小许,有什么事么?”

    许广陵把接到电话的这事说了一下,然后问的是有没有什么敏感的地方。

    不料电话那边却是一阵爽朗的哈哈大笑:“小许,前段时间有人调查过你的,情况我们已经完全掌握。初步来看,这次来访者不存在什么问题,可以放心接触。我们也会随时关注,一旦发现什么问题,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对了,我们也有一位同志想要见你,我一直跟他说不需要,可是他执意要见。正好这次让他去做你的保镖吧,虽然你不需要,但有个随从也是蛮好的嘛!”

    电话随即被挂断。

    许广陵摇头笑了笑,大佬亲和起来,也是挺有趣的。

    很快,在伊藤姐妹到来之前,许广陵见到了那位执意要见他的人。

    “许先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来人郑重而又深深的一个鞠躬,“以后我的命,一半是国家的,一半是你的。只要不是有害国家之事,我的命,你随时都可以取走!”

    二十多三十岁,浓眉大眉的青年,如此这般地对许广陵说道。

    正是之前在训练基地中,被许广陵通过回天针从死亡边缘拉扯回来的那个人。

    “你的命,一半是国家的,一半是你家人的,把两个一半挤点出来,还有一小半是你自己的。”许广陵认真伸手扶起对面,“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位医生,哪怕救一个普通人都是应该的,更何况是你这样一位国家卫士。”

    “你真要谢的话,以后什么时候拿你半个月的薪水请我到大酒店大吃一顿就可以了,以后我们不妨以兄弟论处,再不要说谢!”

    “好,许兄弟,你说了算!”来人紧紧握着许广陵的手。

    对“自己人”,许广陵自然也无需遮掩什么,所以他们就是直接在山脚下的森林保护站见的面,然后也知道了这位兄弟的名字,钱绍友。

    “老钱,正好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我来掌厨,顺便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许广陵说着,“这是老谭,也是我的一个哥哥,他是森林保护员,你们都可谓是保护着这片大地的人,可以多亲近。”

    “当然!”

    老钱又和老谭握手。

    老谭正被许广陵的这个介绍给感动得有点热泪盈眶,这时,竭力让自己不那么拘束,以免丢了许先生的面子,平生第一次勉强着“风度翩翩”地握了手之后,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外面菜园摘菜过来。”

    老钱又哪有安坐的道理,连忙道:“我也去!”

    于是三个人一起移步,也就是那么几十步,来到了菜园。

    之前没往这边看,这时走近,还没真正走到边上的时候,老钱就呆住了,他伸手指着园中,对老谭道:“老谭,这大白菜,还有这萝卜,怎么这么大的,是新品种吗?”

    老谭不背这个锅,干脆利落地只做中转员或者说接线员,“这园里所有的菜都是许兄弟种的!”

    看着老钱转过来的目光,许广陵笑了笑,“不是新品种,而是我有一些比较特别的种植手段,你知道的,就像我的医术一样。”

    和医术一样?

    又有谁能比钱绍友更清楚,他面前这位许兄弟的医术?

    老钱肃然起敬:“我知道了!”

    事实上,他不知道。

    大半个小时后,吃着许广陵做出来的菜,老钱第一次感觉他之前二三十年的饭,都白吃了。

    真的,绝没有半点夸张!

    以生命的名义,以家人的名义,以国家的名义。

    ==

    感谢“流光染弦”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情网网吧”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