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独断大明继往开来 第1503章 对上了

继往开来 第1503章 对上了

    这一次的御前会议,是总结大明发展遇到的问题,并确立进一步发展方向。

    有了朱栩的话,内阁便召开扩大会议,围绕‘分地’等重大事项进行工作部署。

    最为瞩目的,就应该包括内阁在内的权力进一步扩大,组建多个‘临时小组’,专项应对各种问题。

    比如内阁的‘统筹小组’,工部的‘水利小组’,户部的‘审计小组’,督政院的‘专项督查小组’等等。

    这标志着大明改革的深入,从粗放转向精细,很多事情,直面最艰辛,最根本的难题。

    大明朝廷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意志,同时随着朝廷对各直属部门的强力掌控,对地方的影响是越来越大,即便地方官员不愿意面对困难,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做出成绩给上面看。

    一股旋风无声又磅礴的从京城散发而出,影响大明的方方面面,一些显而易见的变化正在不断的显露。

    朱栩现在只把握大方向,不再深入把控那些细节,倒是轻松了许多。

    第二天,他便带着皇后张筠,太子朱慈煓出宫,在长安街上慢慢转悠。

    张筠已经有近九个月身孕,挺着大肚子,陪着朱栩与朱慈煓在一个个书店流转。

    一家老字号的书店,小慈煓盯着柜台上的插画图目不转睛,小脸蛋很是欣喜。

    老板是一个二十多的年轻人,或许的见朱栩一下子买了二十多本,话匣子打开,倒苦水道“不瞒客官,现在书店生意是越来越不好了,京城里不止有皇家政院的藏书楼,京师大学新建的图书馆藏书数十万卷,读书人只要进去抄写就行了,哪里还用得着花钱买书,听说报纸上还出现了一种连载的小说,更是抢我们的生意。”

    朱栩暗笑,这老板倒是会说话。实则上,不说现在新起的讽刺性鬼怪小说,就是涉及‘新政’方方面面的书籍那也是大卖,哪里有什么苦楚。

    朱栩看着小家伙在那认真翻看,道“我给你一个地址,有新的插画送过去,给你们跑腿费。”

    这老板大喜,连忙道“好嘞,我这就给您包好。”

    李德勇在宫内有些拘束,在外面如鱼得水,几句话就摆平了老板,还多送了两本。

    朱栩带着张筠与小家伙出来,道“走,带你们吃点宫里没有的。”

    张筠自然笑着应是,倒是小家伙,还在低头看着手里的插画。

    走了一阵,小家伙忽然一声大叫,一个踉跄要向前摔倒,拉着他的张筠惊呼一声,身形不稳,就要向前倒去。

    朱栩吓了一跳,张筠可是要生了,他眼明手快,迅速拉住张筠,堪堪将她扶住。

    后面的李德勇吓了一大跳,当即就要呵斥,可他还没出口,那个差点撞倒张筠母子的年轻人就大声骂道:“你他妈眼瞎吗?让开!”

    年轻人骂完,就要从朱栩一家人身前穿过进入酒楼。

    负责护卫的暗卫队长吓的一身冷汗,快步来到朱栩身前,低声道“微臣死罪!”

    朱栩目光冰冷,这要是有心人,大明最重要的三人就交代在这里了。

    小家伙没有摔倒,这会儿仰着头,拉着朱栩的衣角道“父皇不要动怒,儿臣想跟他讲道理。”

    “讲道理?”朱栩看着不到四岁的小家伙,神色有些意外,而后道:“好,走,讲道理去。”

    朱栩抬脚上楼,暗卫队长心神发冷,连忙一番安排,带人冲了上去。

    在楼上,刚才差点撞倒张筠母子的年轻人冲进一个包间,啪的一声关上,急声道“三少,查到了,有人看到李老爷深夜入了傅阁老府邸,其他的暂时还查不到。”

    坐西朝东的年轻人一身华服,赫然就是周患之,他听着眉头一皱,自语道“傅昌宗吗?是他扣押我爹?我爹一向洁身自好,没有什么把柄,是因为孙传庭对靖王出手,杀鸡儆猴,殃及池鱼了?”

    房间里不止周患之,还有几个人,一样的衣衫华贵,非富即贵,听着对话,有些惊疑不定。

    片刻,周患之道“不管如何,应该与我们无关,大事在即,刻不容缓,诸位,我从户部得到消息,四月中就会开启收购,各地方收购田亩预备金已经到了皇家银行账户……只要一转手,我们都将有百万收入!”

    本来还惊疑不定的众人顿时面露激动,百万啊,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赚到!现在,就是一个腾挪就到手了!

    刨去一些支出,还了银行以及其他的借贷,到手起码还能有七八十万,什么生意能几个月就赚七八十万两!

    众人还没高兴,一声踹门声突然想起,五六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环顾一圈,将他们围起来。

    那报信的年轻人以及周患之的客人面色一怔,看着冲进来的人,有些惊慌。倒是周患之面色不变,看向后面进来的朱栩一家人。

    那报信的年轻人迅速认出来,神色有些难看,却不敢说话。

    周患之打量朱栩一眼,站起来不动声色的抬手道“在下周患之,不知兄台有何见教?”

    朱栩打量他一眼,看向小家伙,道“现在我儿子做主。”

    小家伙闻言,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年轻人,脆声声道“走路要稳,不能冲撞他人,要是不小心撞到了,就要礼貌的道歉,争取他人的原谅,这是做人做事的起码要求,你知道吗?”

    小家伙白白净净,还不到四岁,看着粉嫩可爱,说的是一本正经。

    年轻人脸色难看,宰相门前七品官,被一个小孩子这么教训,岂能忍受。

    周患之看着没有说话,眉头微沉,既然是看着事态发展,也在揣摩朱栩的身份。

    小家伙见年轻人不说话,又追问道“你明白了吗?”

    年轻人见周患之不说话,他自然不会开口,只是冷眼盯着小家伙,又抬头看向朱栩,暗暗磨牙,眼神怨愤。

    小家伙见年轻人还是不说话,似乎有些生气,皱起小眉头道“我老师说,事不过三,过三须惩,方能不忘。你不肯听,那我要打你手心了。”

    年轻人听着小家伙的话,忍不住想要嗤笑,却又觉得羞辱,神色越发难看,转头看向周患之。

    周患之察觉到朱栩不一般,如果是往常他一定息事宁人,说不定还会结交一番,但现在他父亲失踪,他的人心思浮动,在场的人目光闪烁不休。

    周患之看着朱栩,脸色微冷,淡淡道“兄台,你过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