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追魂一笑第三卷 追魂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一枝春色

第三卷 追魂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一枝春色

    三月江南,草长莺飞。

    那座久已无人居住的藏涧谷中,更是野花遍地,杨柳青青。

    在那条穿谷而过的明净小溪旁,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座新盖起来的独门小院。

    院子正中是并排的几间竹屋,屋前屋后都有翠竹环绕,显得格外清雅幽静。

    不过,最为出奇之处,是院子里及围墙边所种植的各种药草,在春日里散发出一阵阵似有若无的幽幽清香。

    这日清晨,似乎从未有人问津过的院门外,忽然传来了几下不紧不慢的敲门声。

    正在院中准备晾晒药草的花湘君闻声抬起头来,一张清丽的俏脸上抑制不住地闪过了一丝喜色。

    她急忙直起身来,快步走过去,打开了院门。

    听到响动,那位原是背门而立的白衣小公子,立刻转过身来,在他那张犹如粉雕玉琢一般精致的面孔上,挂着一抹清澈明亮的笑容。

    乍然看到这个与十几年前的那人一模一样的笑容,花湘君那双深邃的美眸中,不禁泛起了一阵恍惚之色。

    这时,那位白衣小公子冷世玉已将手中拿着的一枝新柳递到了她的面前,并用依旧带着些童稚的声音道:“湘君姐姐,这是玉儿刚刚折下的一枝春色……”

    花湘君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脸上的笑容看了许久,这才终于一伸玉手,接过了那根柳枝。

    将它凑在鼻端轻嗅了一下,只觉一股清新的气息直透心脾,她不由满意地嫣然一笑,道:“好吧,算他有心!”

    世玉当即涎着脸笑道:“哥哥他不是不想亲自践约,只不过他的师父,也就是那位定亲王爷已经下了严令,在哥哥的双足没有彻底恢复知觉之前,绝对不许出门。”

    花湘君却没有被他的这番话给轻易骗过去,微微撇了撇嘴,道:“在他去津门关之前,答应下这个约定时,我便猜到他的心里必是存了别的想法。

    如今看来,他当时就已打定了主意,一旦再也不能回来,便让你这个玉儿,来顶替他那个玉儿,给我送来新春的杨柳枝。”

    “可无论如何,哥哥他还是回来了。湘君姐姐,就请你原谅他这一次,不要再避世远居,还是回景阳花神医那里去吧!”

    听世玉说得极为恳切,花湘君不禁笑了笑,解释道:“不久前,我将娘亲的骨殖迁回了藏涧谷,与爹爹合葬在了一起。所以我便想守着他们两人多些时日,但并非是打算永居此地,再也不回景阳了。”

    世玉的眼睛眨了眨,又带了些乞求之意地问道:“那……湘君姐姐,你就是不再责怪哥哥他没有守约了?”

    花湘君自然明白这少年的意思,于是神秘地一笑,道:“你且去问问你的那位哥哥,可还记得当初他们所约定的那个再见之所?下个月圆之夜,自会有人去那里会他。”

    世玉一听,顿时满脸欣喜地道:“如此就多谢湘君姐姐了!玉儿保证,以后每年此时,姐姐都会收到这人间的第一枝春色!”

    花湘君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犹自轻嗅着手中那根青翠欲滴的杨柳枝,唇边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世玉恭敬地向她施礼告辞之后,便独自牵着马,一路欣赏着周围的美景,缓缓地向谷外行去。

    他刚转过溪头的一片小树林,就见一位身姿挺拔的黑衣年轻人,正微皱着剑眉,盯着面前的一棵柳树发呆。

    显然是对眼前的这一情形早有预料,世玉的唇边竟飞快地掠过了一丝调皮的笑意。

    随即,他便快步走上前去,躬身施礼道:“小风哥哥,世玉有礼了!”

    陆远风有些不自然地转头看向他,那张冷峻的面孔上难得地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对我就别这么多礼了!”

    世玉的小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十分乖巧的笑容,可他那张小嘴中所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儿也不乖巧。

    “小风哥哥,你是特意来这里等我的吗?”

    一下子被他的这种童言无忌道破了心事,陆远风不禁尴尬地微微咧了咧嘴,犹豫了一瞬之后,才不得不点头承认道:“确是如此!世玉,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为何那么普通的一根杨柳枝,对湘君……姐姐竟会有如此重要呢?”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来,世玉不由皱着小眉头思索了片刻,才回答道:“因为对于湘君姐姐来说,从前在藏涧谷中的那些日子,才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她的身边有疼爱她的父兄,还有终日逗她开心的玉儿。故而这根十分普通的杨柳枝,却是代表了一段极不普通的回忆,其中承载着湘君姐姐曾经拥有过的那些最为珍贵的情感。”

    陆远风一直专注地默默听着,幽深的双眼中不见任何波动。

    看着这位平日不苟言笑,更不善于表达内心情感的小风哥哥,世玉的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只见他那双乌黑灵动的眸子转了转,又马上接着说道:“不过,在世玉看来,回忆虽然弥足珍贵,却只是往事如烟,再也寻不回来。

    一段过去的感情,未尝不能用一段新的感情来替代。而同样是一根小小的杨柳枝,如果去送的人不同,其所代表的意义自然也就大有不同了。”

    果然,在听了他的这番点拨之后,陆远风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动容,但他那略显清冷的声音中,犹是忍不住带了几分犹疑。

    “你是说……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既然人都可以死而复生,柳树也可以抽枝发芽,为什么感情就不可以重新开始呢?”

    世玉含笑看着陆远风,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尽是鼓励之意。

    陆远风却继续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最后仍是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那你说,究竟该如何做呢?难道也要送柳枝?”

    “这又有何不可?想当年,可是一共有两个人,给湘君姐姐送过柳枝的——”

    “对啊!”

    陆远风终于恍然大悟地一掌拍在了面前的那棵柳树之上,“一根柳枝代表过去,一根柳枝代表我——”

    倏地一下顿住了话头,他那张犹如千年冰封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抹可疑的赭色。

    世玉却仍是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尽情欣赏着一向冷峻的小风哥哥这种难得一见的羞涩表情。

    这时,终于回过味儿来的陆远风,不由将犀利的目光盯在了世玉那张犹是十分稚嫩的脸上,皱眉问道:“你小小年纪,为何会懂得这么多?”

    世玉却只是调皮地嘻嘻一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一见到他的这副表情,陆远风的心不禁“咯噔”一跳,暗自琢磨起来——

    笑得这么奸诈,这小子的神情……怎么看起来那么像公子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