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639章 水月小楼

正文 第639章 水月小楼

    在场的拜月教徒尽数朝李阳攻来,李阳只是冷笑,然后爆出所以的实力,冲进了人群。『 奇书吧WwΩW. qishu8.com

    “啊~~”

    一时间惨叫连连,尸体横飞,堆积成山。

    汪正直跟在李阳身后,也跟着大杀四方。

    他们一路势如破竹,杀进拜月教内部,所到之处,人死血流,可谓是一步一杀人,十步血流成河。

    “快,拦住他,不要让他进来。”

    “拦个屁啊,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还是快喊教主过来吧。”

    “大家快逃,他是真仙大星位的实力,杀我等就像杀蝼蚁一般。”

    “什么,真仙大星位?”

    “快跑。”

    “不要,救命……”

    “啊……”

    “救我……”

    李阳一路冲杀,来到了拜月教大殿前。

    此时拜月教的弟子活着的已经没有多少了,包括哪些长老们,都已尽数死在李阳手下。

    不过,饶是如此,起码还有五百人存活。

    “你们谁还想死?”李阳冷声道。

    剩下人的已经被杀怕了,谁还敢上啊,上了就是找死。

    李阳环视四周,说道:“那就把你们教主喊出来,那些死去的人,都是以为你们的教主害得,我刚才说了,都要过去,你们的教主竟然自命清高,不理会我,那我只有杀了你们泄愤。

    还有,我堂堂混元派掌门,来到这里非但没有隆重的欢迎仪式,还敢对我说三道四、有所怀疑,看到吗,这就是下场。

    我现在再给你们一分钟时间,我要是还看不到你们的教主,剩下的人也要统统死掉。”

    众人惊了,原来都是因为他们的教主,这可怎么办?教主待在大殿内不出来,难道要进去绑出来吗?

    不管了,几个人跑到大殿前喊道:“教主,有人杀到殿前,你为何还不出来,难道就要眼睁睁看着我们被杀吗?”

    “哈哈哈……”突然从大殿内传来一阵笑声,接着刘红伟缓步走了出来,喊道:“你们这些蠢货,自己打过人家,何必赖我头上,我是你们教主,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让我先送你们去死吧。”

    刘红伟暴怒,自己的弟子竟敢违逆他的意思,还当着外人的面顶撞他,真是岂有此理,不可饶恕。

    “教主不要……”

    刚才在殿前叫喊的那些人,在刘红伟的暴怒下眨眼间残害至死,场面让人心寒。

    人命贱如草芥,说杀就杀,这种作为不得人心啊!

    人虽贱,尊严可贵,动辄就杀,有用时捧着,无用时弃之,实为卸磨杀驴之举。

    “好一个威风的教主,把自己的弟子都视如草芥,你可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李阳冷冷道:“你当上教主是弟子们捧你,他们才是你的根本,你竟然就这么随意的残害了他们,当真是可耻。

    今日,我不为别的,就为众人讨个公道,取你狗命,让你明白,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不甘和屈辱中死去。”

    李阳的身形一动,瞬间就出现在了刘红伟面前。

    李阳的这番举动,顿时让刘红伟意识到了一种不幸的预感。

    刘红伟大惊,瞪着双眼,露出惊慌的表情,喊道:“你,你,你是真仙大星位的级高手?”

    “你此时才知道,已经晚了,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李阳厉声道,然后一拳轰出,打在了刘红伟的胸口。

    刘红伟的胸口瞬间塌陷下去,吐出一口夹杂着内脏碎块的鲜血。他双眼暴突,浑身颤抖,脖子上的青筋一条一条的隆起,像是无数条树根盘桓交错。

    “你……”刘红伟又是从口中吐出一口淤血,精神更加萎靡。

    “你什么你?你个蠢货,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嘛?哼,人呢,要是想死,比什么都简单。”李阳冷冷道:“尤其是你这样的人,万死不能泄愤。”

    李阳说着,又是一拳打出,这次直接打在了刘红伟的脑袋上。

    他的脑袋被瞬间打爆,脑浆横流,但还留着一口气,在这最后一刻他没有妥协,依旧瞪着挂在眼眶上的眼球,就那么死死盯着李阳。

    李阳微微一笑,不仅有些佩服他了,人已死,念乃存,也算是一个汉子。

    李阳松手,丢掉刘红伟,刘红伟的身体像烂泥一样躺在了地上。

    人命贱如草芥,不是特定的一些人,而是包括所有人,就是权势和实力再高,也挡住的死的那一天。

    除非进入上等世界,达到那个传说中的存在。

    拜月教已名存实亡,剩余弟子尽是倒地跪拜,不敢再有放肆之举。

    ……

    从拜月教离开后,李阳和汪正直来到了水月小楼。

    水月小楼,算得上一个神奇而充满诱~惑的地方,这里表面上是一个青~楼,实则是一个门派,而且势力不低,一般无人敢招惹。

    “哎呀,两位公子,快里面请,想喝花酒呢,还是直接进房呢?”一个妖~娆的女子缠上了李阳的手臂,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朵花。

    喝花酒就图个热闹,进房就是直接办事,这些姑娘们可都是水月小楼的弟子,他们专门采集男子的阳气修炼,算是最省力的修炼方式了。

    “我不喝花酒也不进房,我要找你们的楼主,水善柔。”李阳淡淡道。

    水善柔,水月小楼的楼主,据说长得极其漂亮,迷倒众生,多少男人能想一睹芳容,甚至奢望着与其共榻一偶。

    女子听说要见她们的楼主,以为又是慕名而来,顿时笑得更开心,说道:“公子您先别急,我带你去雅间,有什么事情咱们雅间里再说。”

    李阳想了想,反正也不急,就跟着女子去了雅间。

    要说这房间还真是很雅,纱丝重重,香炉焚烟,四处有时令花草,装扮如春夏。

    地面更是铺着毛茸茸的不知名兽皮,四溢着温柔舒适的气氛。

    “公子您请坐下,我给您倒一杯酒开开胃,这可是我们这里的特制女儿红,我们这里的每一个姐妹在失去身子的前天晚上都是用嘴把酿酒用的原谅一一噙含过,拌以香液,最后把贴上胸前七七四十九天的花瓣放入其中,混合而成,口感绵柔,如同与少女唇舌之缠,滋味只有尝过的人知道。”

    女子为李阳和汪正直给倒满一杯,又亲自为二人端起送到嘴边。

    汪正直看向李阳,李阳不话,他自然是不敢喝下去。

    在李阳面前,他不过是一个小跟班,李阳能让他跟着,已是抬举他,走了八辈子的运气。

    李阳微微一笑道:“既然你这么盛情,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我倒要尝尝,这女儿红真的这么好嘛。”

    李阳举杯,仰头喝下。汪正直见自家主人喝下后,自己才敢饮下。

    酒水入喉,果真绵柔,像是清泉,顺吼而下,直达肺腑,然后微微升腾一股清香,在胃中翻滚。

    “嗯,不错,当真是好酒。”李阳赞道。

    “好酒。”汪正直也说道。

    李阳放下酒杯,说道:“现在酒也喝了,还是快把你们的楼主喊来,我有要事找他商议。”

    女子的脸色不悦,埋怨道:“有我在还不行吗?非要找我们楼主,要知道我们楼主很忙的,公子,我今晚陪你如何?”

    李阳眉头一皱,说道:“你这是打算阻碍我办事吗?”

    汪正直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摔掉酒杯,喊道:“你知道在你眼中的是谁吗?混元派掌门,要见你们楼主还敢推三阻四,找死。”

    “汪正直,不要这么说,谨慎一些是好的,她也不知道我是谁。”李阳说道:“不过嘛,现在知道我是谁了,那就麻烦快去通知你们楼主吧。”

    “呵呵……”那女子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你笑什么?难道没有听见我家掌门的话?”汪正直吼道。

    “你们真是太天真了,以为水月小楼是什么地方?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见谁就见谁的地方。”女人不屑道。

    李阳脸色转冷,说:“你什么意思?”

    咯吱~

    这时一个风花雪月的女子从外面推门而入,说道:“她的意思很简单,你们来错了对方。”

    这女子美得一塌糊涂,容貌和身材都精妙到了极致。

    “你就是水善柔?”李阳淡淡道。

    “正是小女子。”水善柔轻声道:“不知道你们找我何事?”

    李阳嘴角上扬道:“果然是一个大美人儿。”

    “过奖了。”水善柔说道。

    “我今天找你,是想让你们水月小楼归属我混元派门下,一切听从我指挥。”李阳直奔话题道。

    水善柔一愣,捋了捋秀,说道:“你是在开玩笑吗?”

    “你看我像不像在开玩笑?”李阳反问道。

    水善柔微微道:“恐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我们水月小楼向来独来独往,不与任何势力联盟。”

    “我想你搞错了,不是联盟,是隶属,我们是老大,你们只是一个附庸。”李阳淡淡道。

    水善柔眸子中连连闪过精光,全身的气息瞬间提升到了顶点。

    “恐怕你会失望。”水善柔冷冷道:“因为你刚才喝下的酒水中已经被我放下了剧毒,软骨散。”

    “是吗?”李阳微微一笑,嘴巴一动,一口酒水就被吐了出来,吐在地上兹兹冒去白烟。

    “这……”水善柔一惊。她的软骨散剧毒无比,服下后短时间内就会感觉骨头软,再无战斗的能力。而且她还从来没有失过手,李阳竟然更躲过,她当然是震惊不已。

    原来李阳早就知道酒里有毒,根本就没有咽下去,故意来一个将计就计。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