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560章 捅破窗纸

正文 第560章 捅破窗纸

    深夜,李阳和白凤公主在一处宽大的寝室中休息,二人已是累得精疲力尽,享受着刚才带来的快乐。』奇书吧WwΩW.Δqishu8.com

    白凤公主道:“掌门大人啊,这个婉清儿是不是喜欢你呀?”

    李阳刮了一下白凤公主的鼻子,道:“确实是有点。”

    “那就收了算了,我看她还是一个处子,放着不用岂不可惜。”白凤公主道。

    李阳盯着白凤公主一阵邪笑,道:“那放你不用岂不是更浪费。”

    说着李阳伸出了大手,二人又是一阵嬉戏。

    “好了,说正事呢,你现在是虚无真地的掌门了,以后仪态要威严稳重,却不能像以前那样,而且,初掌大权,应该召开一次天下大会,让天虚界都知道才行。”白凤公主道。

    “恩,说的在理,那好,我明天就出天下邀请,在虚无真地一聚,重论秩序。”李阳道。

    ……

    第二天,李阳早早起来,就吩咐吴恒去布天下谕令,招天虚界八大仙门、十大世家和十二豪门的掌舵人前往虚无真地。

    而后马吉就前来汇报了消息,说道:“掌门,经过我昨晚查证,一些帮会的旧部感到不满,要策划叛逃,试图脱离虚无真地。”

    李阳眉头一皱,还真有这样的人,看来必须要出手整治一下了。

    “好,接下来你再密切关注,一旦他们有所行动就马上告诉我。”李阳道。

    “是!”马吉应道。

    吩咐完这些,李阳就和白凤公主一起在虚无真地内闲逛,现在他是虚无真地的掌门,理应视察一番,好比一只老虎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

    在走到一处竹林时,李阳看到了一个貌似熟悉的人。

    “于泽?”李阳想起了此人,正是一年前参加比斗时自己救下的于泽。

    这时于泽也看见了李阳,连忙走来,恭敬道:“参加掌门。”

    “不必客气,你的伤势如何了?”李阳道。

    于泽道:“伤势已经痊愈,我还没有感谢掌门的救命之恩呢,还望掌门见谅。”

    “都是小事情,在虚无真地内,多一丝人情味还是好的,以后的格局将会改变,不会再那般冷漠,我也是出于好奇心才救下你的。”李阳道。

    于泽不解,问道:“掌门的意思?”

    “那****见你使用了一件佛器,所以好奇。”李阳道。

    “哦,掌门是说的我的本命灵器,那尊佛像。”于泽道:“实不相瞒,我也是无意中得到,看其不是寻常之物,就做为本命灵器炼化了。”

    李阳暗暗失望,本以为他会知道一些关于佛门的事情,看来并不知道,也是误打误撞得到的佛器。

    “对了,我的这件佛器是在侠魔岛上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找到的,我感觉那里藏着不同寻常的东西,当时我实力有限,就匆匆离开了。”于泽又道。

    “侠魔岛?”李阳想了想说道:“那好,等有时间了你带我去一下。”

    “好。”于泽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于泽告辞后,李阳和白凤公主接着往前走,领略着虚无真地的大好风光。

    “李阳,你看,婉清儿。”白凤公主突然说道。

    李阳顺着白凤公主所指的方向看去,婉清儿正坐在一座凉亭中呆,清风吹过他的秀,荡起一层涟漪。

    “走,我们去看看。”白凤公主不容分说的拉着李阳跑了过去。

    白凤公主似乎是故意的,大老远的就喊道:“婉清儿妹妹。”

    婉清儿微微抬头,看向这边,眸子露出一丝惊喜,但很快就湮灭在了深处,恢复了原样,当她看到欢喜的白凤公主时,甚至眼中多出了一丝恨意。

    “婉清儿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以后要是没事了,可以来找我玩,咱们两个聊聊心。”白凤公主道。

    婉清儿强装微笑,说道:“我怎么敢打扰你,我也是闲来无事,在这里坐坐。”

    李阳却看出了婉清儿心中的怨气,但也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感情面前,李阳向来是被动,不懂得主动出击,更不会去说破,或者捅破那层窗纸。

    其实白凤公主也不傻,她早就摸透了婉清儿的心思,而且也明白李阳的心法,两个人谁也不愿意向前迈一步,一直在一个玄妙又痛苦的地方悬着。

    既然这样,那就来帮他们一把。

    白凤公主道:“对了,我还有事,你们先聊着。”

    白凤公主说着就匆匆离开了,临走时还给李阳挤了挤眼,意思是加油哦!

    李阳欲言又止,眼睁睁的看着白凤公主离去,就剩下了他和婉清儿二人,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李阳用眼睛瞄了瞄婉清儿,见婉清儿故意赌气不看他,李阳只得打破沉寂,道:“那个,婉清儿,你没有修炼啊?”

    “多谢掌门关心,昨夜被吵到了,没有心情修炼。”婉清儿带着怨气说道。

    李阳顿时大囧,昨晚被吵到了,这不是在暗指昨天晚上他和白凤公主的动静太大了,让她都听见了。

    真是丢人啊,下次一定要注意了,千万不能再那么大的动静了。

    李阳尴尬道:“以后直接叫我李阳就行了,不要一口一个掌门,听着怪别扭的。”

    “谢谢掌门厚爱,我可不能逾越规矩。”婉清儿道。

    李阳一阵无语,看着气呼呼的婉清儿,顿时生出了想要戏弄她一番的想法。

    李阳一把抓住了婉清儿的手,说道:“婉清儿,我见过你的母亲了,她让我告诉你,是她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她现在很悔恨,希望你能原谅她。”

    婉清儿被李阳这么突然一抓,吓了一跳,连忙挣脱了李阳的手,然后听李阳说起自己母亲的事情,又安静了下来。

    “我一直也没有怨她,我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抛弃我不管不顾,那么多年不来看我一下。”婉清儿有些悲伤道:“我一个人,孤苦无依,守着父亲,终日渴望得到母爱,却从来享受过上幸福的时光,时刻都是冰冷的房间,无人关怀的日子。”

    说着,婉清儿流下了两行眼泪,轻轻的抽泣了起来。

    李阳连忙安慰道:“你母亲也有她的苦衷,也是万不得已,现在知道了后悔,你应该原谅她一次,母女二人冰释前嫌,享受天伦之乐。”

    “你想想,生命无常,说走就走了,到时候再后悔就来不及了,何不快乐的享受当下,多过些快乐的时光。”

    “也许等你为人父母就是明白,天下间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

    婉清儿肩膀抽搐着,低低的哭泣。

    李阳实在不忍心看到婉清儿这个样子,不自觉的伸开双臂,抱住了婉清儿。

    一开始婉清儿还想挣扎,但李阳抱得很紧,最后婉清儿也就安静了下来,静静地依偎在李阳的怀中。

    这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早就想依偎的胸膛。

    “婉清儿,以后我来保护你,给你温暖。”

    李阳低头,神情的对婉清儿说道。

    婉清儿微微抬头,朦胧的眼睛看着李阳,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娇羞的低下了头。

    李阳轻轻的托起了婉清儿微微泛红的脸颊,深深地吻了下去。

    在这一刻,二人之间的所有芥蒂被打开,心中再也没有了隔阂。

    而二人之间的窗纸也被捅破,迈入了最后一道底线。

    在远处,白凤公主看着二人,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微笑中又有种不舍。

    谁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呢!

    但这种事情她又不能阻止,还不如顺水推舟,做一个大度的女人。

    是夜,李阳抱起了婉清儿,走进了轻罗纱帐,此间深情自不必多说,此间风味只有李阳品得,此间柔情,也只有李阳可以享受。

    ……

    ……

    两天后,吴恒向天虚界的各大势力出了邀请函,六个月后在虚无真地聚集论事,不到者后果自负。

    并且阐明了一些要义,说话风格霸气,不容商量。

    这也是李阳特别安排的,一开始就要把自己的身姿抬上去,让那些人看到他李阳并不是软蛋的人,这就叫做未行事,先振威。

    这天下午,李阳正与白凤公主和婉清儿二人说情骂悄,这时马吉匆匆赶来,说道:“掌门,不好了,那些不安分的人今晚要得手火烧虚无真地,然后逃离这里。”

    李阳眸子一寒,冷冷道:“来得正好,今晚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

    李阳身上散出了一股强大的寒气,马吉身子微微一震,后退一步,把头低的更低了。

    就连白凤公主和婉清儿都微微皱眉,感受到了李阳心中的愤怒。

    “不会有什么事吧?”婉清儿担忧道。

    李阳微微一笑,道:“你们放心,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不想听从我的指挥,今晚我就拿他们开刀,警示众人,看看还有谁敢有异心。”

    二女微微点头,现在李阳是她们的男人,自己的男人不管做什么,她们都会无理由支持。

    然后李阳再让马吉去时刻关注,等待晚上到来把他们一网打尽。

    马吉领命而去,李阳又对二女道:“现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只管说就是了。”白凤公主道。

    “恩,我想让你们在虚无真地四周暗中查找虚云海的下落,有他在,我始终不安心。”李阳道。

    “当初虚云海离开的时候很诡异,就是突然间消失了,如果不在虚无真地附近怎么办?”婉清儿道。

    “不在虚无真地附近那就好办了,咱们就没有了这个定时炸弹,到时候虚云海再现身,咱们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应对了。”李阳道。

    二女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