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543章 中原横行

正文 第543章 中原横行

    葬天微微摇头,道:“我不坠入魔道,就没有今天的成就,难道你们还以为只有仙途才是正道吗?不,你们错了,要万法包容,在能成就更高,没有正邪之分,只有善恶之心,心善则道正,心恶则道邪,而且我现在也不过是刚刚悟出其中一丝一毫之理。』 奇书吧WwΩW.qishu8.com”

    如果葬天所说正确,那就太可怕了,只是悟出一些皮毛,就能如此厉害,可见世间道法玄之又玄,并非谁都能莫及分毫。

    葬天似乎没有了再出手之意,转身离去,飘下西兴山。

    李阳转身对玄羽坤和玄羽沐兄妹道:“我也要走,你们保重。”

    “大哥,保重。”玄羽坤和玄羽沐齐齐道。

    李阳再次深深地看了二人一眼,这一别,不知道何日在能相见,只愿这不通血脉的亲情会长久。

    李阳毅然转身,追随葬天而去。

    至此,天虚界西凉战事告一段落,历经一个多月,葬天挑战了西凉境内的所有实力,均已胜利告终,战遍西凉无敌手。

    ……

    中原,天虚界四大区域西凉、中原、北域和南蛮中地域最大的地方,这里也是各方势力最多、最繁盛的地方。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李阳和葬天来到了中原第一站,金剑宗。

    金剑宗的宗主练虚子凭借一手《练金剑法》与葬天大战三百回合,从天亮战到天黑,葬天好像是有意隐藏实力,似乎在研究练虚子的《练金剑法》。

    最后在黎明来临之际,葬天一声长啸,拿出一剑,使出了与练虚子相似的剑法,但又比练虚子的更精妙独到,基于《练金剑法》,又脱胎升华于《练金剑法》。

    练虚子的震惊无以复加,他们金剑宗不传之术,竟然被葬天一夜之间悟透,而且加以演变,变成了自己的剑法。

    李阳一直在一旁看着,而葬天又故意放慢了所有动作,李阳自然而然的也学会了其中招术,不仅感叹,葬天真乃绝世天才也!

    练虚子死在了自己最熟悉的剑法之下,也算是有了一些安慰。

    十二月十日,天寒,此时已入初冬,天气寒中犹有一丝暖意。

    这一天,李阳和葬天来到了金翼豪门,金翼豪门的家主是一个年轻人,叫金翼轩,刚继任家主不久,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见葬天来挑战,口出狂言,要杀掉葬天,终止葬天的行为。

    结果可想而知,被一招击毙,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金翼轩的死并没有给金翼豪门带什么惊慌,不过是死了一个家主而已,死了可以在另立一个,犯不上跟着一起陪葬。

    李阳也现了一个现象,跟葬天挑战了这么多地方,很少有家族子弟站出来为死去或者受伤家主报仇的,都是选择了沉默,无一例外。

    可能是之前都商定好的,也可能是其他人太软弱,还可能是为了保住家族的延续,暂时选择了忍气吞声。

    五日后,天虚界内的各方势力终于按耐不住了,有些实力纷纷结盟,组成了征伐大军,誓要斩杀葬天。

    但结盟者只是少数,大多数还是选择了沉默,或者说是依旧抱着侥幸的心理,祈求葬天不会找上他们。

    李阳和葬天从金翼豪门离开后,天虚界就进入了暗流涌动的时代。

    多少人想趁此机会浑水摸鱼,趁机展自己的势力,打算组成一个新的势力。

    更有甚者,妄图一统大片地域,占山为王,号令天下。

    这些自是李阳和葬天管不了的事情,葬天只管挑战,李阳只管做俘虏。

    这一天,他们迎来了一个不之客。

    此人身高马大,全身肌肉高高隆起,头上锃光瓦亮,乍一看像一个和尚。

    “我是金刚雄,金刚世家的家主。”

    葬天不动声色道:“你是急着要死吗?”

    金刚家族虽地处中原,但却位于中原的最北边,与北域接壤,如果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中原之行将会最后一个抵达金光世家。

    金刚雄此时就跑来了,着实不知其用意。

    “当然不是了,我是过来专门为你们引路的,顺便给你们做个伴,怕你们寂寞。”金刚雄大大咧咧的笑着道,一看就是一个不拘小格,性格开朗之人。

    “我们知道路,不用你劳驾亲自跑来。”葬天淡淡道。

    “要的,要的,反正总是要去我们金刚世家,我先来与你们熟悉熟悉,总算可以吧!”金刚雄挤眉弄眼道。

    然后看向李阳,喊道:“这就是李阳小兄弟吧,哎呀,早就听说葬天身边跟着一人,不知道身份,只知其名,今日已经果然少年有为。”

    金刚雄朝着李阳拍了一记马屁,让李阳哭笑不得,道:“多谢夸赞,我也俘虏一个,逼不得已。”

    “俘虏?”金刚雄一愣,随即又道:“能当葬天的俘虏,也算是好事,别人像当还当不上呢!”

    李阳一阵无语,这家伙太能侃了。

    看着是肌肉达,头脑简单的家伙,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像,倒像是一个机警的谋士。

    葬天深深地看了一眼金刚雄,没有再驱赶,而是转身向前走去。

    金刚雄嘿嘿一笑,知道自己得到了葬天的默许,可以跟在他们身边了。

    金刚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为什么要跟着葬天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估计只有金刚雄自己知道。

    李阳看了看金刚雄,说道:“正好,没人陪我说话,我正无聊呢,走吧,跟我一起做俘虏吧!”

    “我可不是什么俘虏,我是来为你们服务的,是自由身,随时都会离去。”金刚雄道。

    李阳翻了一个白眼,道:“你就不会配合一下,你不是说当俘虏不错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又不敢了。”

    “呵呵,小兄弟很幽默,符合我的口味。”金刚雄嬉笑道:“这样,你以后一个大哥好了。”

    “会有这么便宜的大哥白捡?”李阳嫌弃道。

    金刚雄瞪着大眼道:“你想怎么样?”

    “想当大哥,起码得送些礼物啊!”李阳道。

    金刚雄立马明白了李阳的意思,暗叫李阳狡猾,接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木匣子,递给李阳道:“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个东西就给你吧!”

    木匣子通体暗红色,纯木制作,上面雕刻着一幅反差极为明显的画,里面有着冰山和山泉,冰山寒气逼人,且静的可怕,山泉温暖似春,动态依然。

    李阳接过木匣子,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好奇怪呀!”

    李阳打开木匣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下面就铺垫着一层青色的绸缎。

    “老大,你这不是耍我吗,给我一个空盒子就像打我。”李阳抬手就想把木匣子给扔掉。

    “哎哎哎,不要扔,这可是好东西,用深海红玉打造,你不要就还给我。”金刚雄阻止道。

    李阳的手停在了半空,想了想,不要白不要,大小是个东西。

    “谁说我不要了。”李阳收回了手,把木匣子揣进了怀里。

    金刚雄噘着嘴一脸不舍。

    李阳暗中好笑,原来还是一个萌大叔。

    “喂,萌大叔,走了。”李阳喊道。

    对于李阳的称呼,金刚雄也不生气,踮着脚尖追了上去。

    看得李阳差点吐出来。

    ……

    渡过云元河,就是天虚界第一大城,中心城!

    这一天,李阳、葬天和金刚雄来到了中心城内,这里依旧繁华无比,人来人往,依旧上演着人间仇恨,欺辱与被欺辱。

    人们在不断的更替着,一波又一波,永不停息,不变的只是这座城池。

    李阳带领着二人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万仙楼,在二楼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这顿我请客。”金刚雄道。

    “萌大叔,要是你请,那我就不客气了。”李阳喊来小二,麻利的点了一大堆菜,金刚雄顿时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你能吃完吗?”金刚雄吞了吞口水,说道。

    “我自己一个人当然吃不完啦,这不是还有你们二位的嘛,嘿嘿!”李阳厚脸皮道。

    葬天却出奇的微微一笑,道:“李阳说的对。”

    金刚雄顿时无语,看着二人道:“你们这是在浪费。”

    “反正萌大叔请客,又不浪费我们的。”李阳小声嘀咕道。

    很快,酒菜上来,满满一桌子,还有三壶好酒。

    “来,满上,咱们走一个。”李阳道。

    “对,对,喝一个,咱们一起这么久了,还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今天要好好的喝个痛快。”金刚雄端起酒杯道。

    李阳拆台道:“萌大叔,你好像是刚来没有几天,怎么就在一块很久了。”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拆我的台,我把一天当一年不行嘛。”金刚雄眼睛一瞪,头皮显得更加明亮。

    “那好,那好,算你说的对。”李阳道。

    李阳见葬天没有举杯,就道:“喂,大魔头,偶尔也放松一下,别整天绷着一张脸,再说这几****也不打算挑战谁,喝些酒没事的。”

    “哈哈,这些酒还醉不倒我,就是有战斗,也无妨,来,喝!”葬天笑着举起了酒杯,三人碰杯饮下。

    “这就对了,大魔头也要有私生活。”李阳道。

    葬天一愣,没有反对李阳的话,然后又倒了一杯,仰头饮了。

    酒过三杯,三人开始吃菜,葬天吃的还算文雅,李阳和金刚雄就不好看了,二人简直就是狼吞虎咽,完全没有形象可言。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