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540章 挑战天下

正文 第540章 挑战天下

    血月长空说道:“我求你一件事,我死后,不要伤及我的族人。奇书吧WwΔW. qishu8.com”

    血月长空临死前,还不忘为家族争取一线生机,也许是想,拿命换取一个家族的传承。

    “好,我答应你。”葬天道。

    其实葬天压根就没有打算灭族,只是要挑战当家人,其他人的性命他还不屑得去取。

    “那就开始吧!”血月长空随即做出了一个要进攻的架势。

    葬天凌天飞起,如一只偌大的蝙蝠,双手像打太极一般打出了一道劲风。

    血月长空肩膀一抖,一股气息从体内爆,鼓动起了衣袍。

    “血月禁!”

    血月长空直接使出了拿手绝学,血月世家的血月秘术。

    只见一轮血月从血月长空的背后升起,血红色的颜色异常诡异,就像一块鸡血石精心打磨而成。

    随着血月长空的话音一落,那轮血月就像磨盘一样砸向了葬天。

    可是葬天不慌不忙,看着血月砸来,而是手臂微微举起,大拇指和中指掐住,轻轻一弹。

    手指弹在了虚空,却仿佛是弹在了水面之上,荡开一圈圈涟漪,而血月就像映在水中的月亮,随着涟漪层层击碎,化成了梦幻泡影。

    李阳睁大了眼睛看着,这种手法与虚云海的“镜花水月”手法一模一样,完全是越了仙术的层次。

    “时间是流动的,四季是更换的,万物是轮回的,那有什么方法让它们静止呢?”

    葬天喃喃道,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对李阳说。

    李阳一愣,这葬天是打算让他明白一些什么道理吗?

    李阳随口问道:“那什么可以让这些东西静止?”

    “人的心。”葬天道:“树欲静而风不止,人心静万物止,当你的感受脱离时间的掌控,四季可以随意更换,万物可以逆向旋转。”

    李阳听得远离雾里,不是很懂这些,却又有些明悟,只是抓不住重点。

    现在联想起虚云海的《镜花水月之术》,在手臂伸出的时候,一切都似乎减缓了度,变得异常的缓慢,任意手掌拿捏。

    “难道是在出手时,心里想着静止,让时间短暂的听从自己的号令?”李阳喃喃自语,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玄机。

    就刚才葬天的那一手法,如果是自己遇上,能不能应付得了?

    看来仙道中还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有待学习。

    这时葬天迈开步伐,就是那么轻轻的一跨,身体缩地成寸,已是来到了血月长空的面前。

    葬天再次伸手,依旧是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了血月长空的眉心。

    而血月长空看似要极力的反抗,可是刚抬起的手臂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住,动弹不得,就连他的五官都在无形力量的压制下扭曲变形,异常恐怕。

    叮!

    葬天的手指点上了血月长空的眉心,只见血月长空的眉心随即出现一个手指粗的血洞,脑浆外流,鲜血如弓箭般射出,划破长空,留下一朵妖艳的血花。

    扑通!

    血月长空的身体无力的倒下,至死没有闭上双眼,一双眼睛不甘的望向天空,但眸子深处多出了一丝释然和解脱。

    血月长空就这样死去,葬天以一种几乎妖孽的手法杀死了他。

    李阳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悟,返回的感悟着葬天的话和那种行云流水的动作。

    葬天看也不看躺在自己脚下的血月长空,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四人而已。

    葬天缓缓转身,用平淡的语气问道:“今天是几月几日?”

    “九月二十五日,深秋。”李阳道。

    “记下这一天,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挑战天下,亦是从今天开始。”葬天淡淡道。

    经血月长空玉简传讯,天虚界大大小小的各方势力在同一时间收到了葬天要挑战天下的消息。

    一时间天下风起云涌,血光从血月世家冲天而起,血染九州。

    太乙宗,大殿之上,极道真人高高在上,下面分别站着一众长老。

    “大魔头葬天真是不知死活,要与天下为敌,与整个天虚界为敌。”极道真人愤慨道。

    下面广德长老道:“掌门师兄,要不要马上召集各方势力,联合起来对抗葬天?”

    “其他小势力就算了,起码也要召集八大仙门商议一下。”刺烈长老也跟着道。

    极道真人微微摇头,道:“天下形式至此,各大势力面和心不合,就是聚在一起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不如静静等待,看看事态的展吧!”

    广德长老与刺烈长老对视一眼,没有再说话,大殿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可是他们却不知,葬天已经开启了杀虐,血月世家的血月长空已死。

    同一时间,八大仙门、十大世家和十二豪门,纷纷关注此事,各自有了自己的打算,但都没有想着要聚在一起来对付葬天。

    仙道离合,注定要败!

    ……

    十月十日,天晴,李阳和葬天出现在了距离血月世家最近的生死豪门。

    生死豪门,属于十二豪门之一,其家族的生死印记神秘莫测,据说可以生死转换,早就了整个家族都处在神秘的气氛之中。

    而因为特殊的家族原因,生死豪门居住在一个特殊的地方,这个地方叫幽魂谷。

    此时在幽魂谷外,葬天对李阳说道:“这几****我同游,可有什么感悟?”

    李阳道:“感悟倒是有一些,比如人心控制事物的变化,虽然只是理解了一丝皮毛,但如醍醐灌顶般明悟。”

    “对了,你为什么有意传授于我这些?”李阳又问道。

    其实这个问题他在就想问,只是一直没有问出口而已。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兴之所至。”葬天模糊的回答道。

    但李阳却不会相信,葬天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件事,其中定有目的。

    这时从幽魂谷内走出一人,见到李阳和葬天二人,就上前问道:“敢问你们二位有何事?”、

    此人的态度还不错,并没有骄横跋扈之气。

    “我们找你们家主。”李阳主动说道。

    那人微微一愣,道:“敢问二位高姓大名,我好前去禀报。”

    “你就说葬天来了。”葬天道。

    那人大惊,现在天虚界所有实力都知道了葬天挑战天下的事情,他能不知道葬天是谁。

    那人抬头看了一眼葬天,吞咽了一口吐沫,慌忙的反身回了谷内,一路小跑间还差点跌倒。

    李阳瞄了葬天一眼,说道:“你就不会委婉点,非要把别人吓得魂飞魄散。”

    “哈哈,并非我吓唬他们,而是他们自己害怕,我又没有喊打喊杀。”葬天笑道。

    很快,一个老头从幽魂谷走了出来,老头长了一张刁恶的脸,却满面春风,笑道:“呵呵,魔头葬天驾到,老夫有失远迎,还望包涵。”

    “客气了,想必你就是生死禅木了?”葬天道。

    生死禅木,生死豪门的当代家主,已经完全转化生死之气,修为达到了大乘境中期。

    生死禅木说道:“不错,正是老夫。”

    “听闻老先生气度非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葬天不才,想与老先生一战。”葬天道。

    李阳暗道,丫的睁着眼说瞎话,这长相还气度非凡,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

    “老夫早有准备,就等着你登门而来,我今天早上叫山谷内有鹤鸪啼飞,就知道你今天会来,所以已经备好了酒席,请。”生死禅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葬天微微一笑:“那好,喝完酒吃完饭再战也不迟。”

    在生死禅木的带领下,李阳跟在葬天身后,走进了幽魂谷。

    此时幽魂谷内,族人都躲藏在一种木制的木屋内,有些惊恐的看着他们,没有人敢出来走动。

    在幽魂谷的中心,有一个用一棵整树雕刻而成的凉亭,凉亭内早已摆好了一桌酒席。

    “请!”生死禅木道。

    李阳和葬天也不客气,随之入席。

    待三人坐定,生死禅木举起酒杯,道:“来,咱们先喝一杯。”

    “来,喝!”葬天好爽举杯,一饮而尽。

    李阳也跟着饮了一杯,“恩,好酒,入口甘甜,回味无穷,但其中却多出了一丝丝伤感。”

    “哈哈,小兄弟雅兴,此乃我们生死豪门特有的离魂酒,喝了就有伤感之情。”生死禅木道。

    “原来如此。”李阳自斟了一杯,再次喝下,果然,伤感之意越来越强。

    生死禅木转而看向葬天,问道:“这位小兄弟是谁?难道是你的高徒?如此年少才俊,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李阳连忙道:“不是老先生想的那样,我只是……只是他的一个朋友,对,朋友,正好无事,就结伴而行,我叫李阳,一个无名小辈而已。”

    “小兄弟谦虚了。”生死禅木道:“来,吃些菜,这可都是我们这里的拿手菜,我吃了一辈子都没有吃腻,而且是越吃越有味道。”

    三人开始把酒言欢,完全不是即将要大战的敌人,倒是像几个多年未见的老友。

    酒足饭饱后,生死禅木起身走出凉亭,抬头望天,道:“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居住在幽魂谷吗?”

    “不知道,或许你们是眷恋这个地方。”李阳带着一丝醉意说道。

    “呵呵,你只说对了其中一点,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是因为我们的命与这里相连着,离开这里就断了根。”生死禅木有些伤感道。

    “还记得我小时候,我问过我的父亲,怎么才能脱离这里?我父亲说,唯有死才能脱离这里。”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