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536章 做了魔的狗

正文 第536章 做了魔的狗

    虚云海的眼睛眯起来,心中更加确定,必定是李阳吸收了他的血仙池,才有了如今的成就,不然不会这么迅的把实力提升到大乘境。ΔΔ奇书吧WwΔW.『qishu8.com

    大长老的脸色更是不好看,他平日里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两枚棋子,竟然都有着他所不知道的秘密,这让他很不舒服。

    先是陈汉河的隐瞒,现在又是李阳的让人看不透,他都在怀疑,自己真的能掌控二人吗?

    答案已经渐渐明朗,现在他未必能彻底掌控此二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把我逼到了这一步,那我就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只有全力以赴了。”

    “希望你不要后悔。”

    陈汉河的眉心跳动几下,一座青铜兽灯跳了出来,疯狂转动,灯光如千丝万缕,裹成一团,透过灯光,可以看到万兽奔腾,极凶之像。

    陈汉河动用了本命灵器,而且他的本命灵器似乎还很高级。

    本命灵器原本的等级越高,就越厉害,比如,拿圣灵器和仙灵器炼化出来的本命灵器,自然是不在一个水平上,高低显而易见。

    青铜兽灯轰然向李阳在下,李阳藐视的看了一眼即将砸来的青铜兽灯。

    “这种东西你还拿来做本命灵器,档次太低了。”

    李阳冷笑一下,同时眉心也跳动起来,然后一个恢弘大气的宝座凌空飞起,正是他在上古秘境得到的玄帝宝座。

    玄帝宝座是什么品级,李阳也不是很清楚,但拿来作为本命灵器,那是再好不过了。

    就在昨晚,李阳迈入大乘境后,毫不犹豫的把玄帝宝座炼化为了自己的本命灵器。

    此时正好试试威力如何。

    “玄帝宝座,给我碾压!”

    李阳一声令下,玄帝宝座对上了青铜兽灯,就是一阵疯狂碾压。

    只见玄帝宝座如帝王临世,毫不费劲的就把青铜兽灯压在了下面,玄光一闪,出一股上古沧桑的气息,宝座上出现一道身影。

    身影是一个中年男人,头戴九珠妙生王冠,身披金黄五爪金龙龙袍,面相威严,降下法旨。

    “轰杀!”

    玄帝宝座轰然砸向青铜兽灯。

    咔、咔、咔!

    青铜兽灯直接被碾压轰碎,成了粉末。

    “噗!”

    陈汉河浑身一震,猛地捂住了胸口,吐出了一口淤血,半跪在地上,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本命灵器被毁,不死犹残,之前他把牧天逸的本命灵器击碎,这样的命运很快就轮到了他,真是报应不爽啊!

    诸位长老纷纷起身,震惊的看着李阳头顶的玄帝宝座,大长老一眼就认出了此物来历,惊呼道:“上古玄帝的神灵器,玄帝宝座。”

    虚云海也站了起来,看着玄帝宝座,喃喃道:“看来是在上古秘境中所得。”

    神灵器,越仙灵器的存在,在整个天虚界,也就有着一件,还是虚无真地的镇牌之宝,目前掌握在虚云海手中。

    神灵器的出世绝对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此时玄帝宝座悬浮在李阳的头顶,使得李阳整个人的气势达到了顶点,如玄帝亲临,巡视天下,威严不可侵犯。

    众人在得知这是一件神灵器时,顿时感觉自己矮了一头,变成了一个蝼蚁,只能仰望玄帝宝座,匍匐在玄帝宝座之下。

    所有的人羡慕看着李阳,拥有神灵器,谁也不是他的对手,成为掌门传人那是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

    “李阳此子,必成大器。”九长老说道。

    “以后虚无真地弟子第一人的称号非李阳莫属。”八长老道。

    “掌门传人之位也非他莫属了。”七长老道。

    其他长老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他们的话。

    此次决斗,胜负已分。

    就在大家都以为李阳必胜,陈汉河不行了的时候。

    陈汉河突然全身鼓动,一圈圈力量从体内爆,接着,大量魔气滚滚而出,双眼通红,渗人心惊。

    一股强大的魔气从陈汉河体内鼓动而去,席卷四周,与周围的灵气缭绕形成了针锋相对之势,格局明了,一正一邪。

    而陈汉河的修为在短时间内攀升到了大乘境后期,虽然没有虚云海的修为雄厚,但也足够威震天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此时距离陈汉河最近的李阳,更是感同身受,这种气息他太熟悉了,当初他可是差点死在这种力量之下。

    魔气,毫无疑问的邪恶力量,与大魔头葬天的力量同出一辙。

    虚云海沉声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一句话是在问大长老。

    大长老也是不明头绪,额头的汗水都滴了下来,所有都知道,陈汉河是他大长老的人,如果陈汉河坠入魔道,那与他要逃脱不了干系。

    如果在他没有完成打击之前,出现了什么纰漏,那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筹备多年的计划,耗费无数精力的大计,不能就此终结。

    大长老朝虚云海说道:“此事我真的不知道,还请掌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亲自拿下这个孽徒,以证清白之身。”

    为今之计,只有这样做了,除掉陈汉河,才能虚云海相信。

    这样也好,陈汉河已经没有了什么价值,只要有李阳在,照样可以实施他的计划。

    “那好,既然大长老都说出来了,此事那就就给大长老。”虚云海最后又语气加重道:“我可是非常信任大长老的做派。”

    “还请掌门放心,我自会把事情处理好。”大长老暗暗咬牙,只能屈服表态。

    “那我就和众位长老拭目以待。”虚云海淡淡道。

    其他几位长老也不多嘴,只是默默地听着二人的谈话,其实都明白,出来这样的事,大长老唯有杀了陈汉河才能了事。

    而陈汉河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即使李阳逃跑,可怕最后的胜利者依旧是李阳。

    虚无真地绝不会让一个邪恶之人做掌门传人之位的。

    “大胆孽障,竟然背离师道,坠入魔海,做了魔的狗,老夫今天就替天行道,降服了你这魔徒。”

    大长老飞身上台,瞬间掠到了陈汉河身前,深处手爪就抓向陈汉河的肩膀。

    大长老就是大长老,出手凌厉无比,强者风范一展无余,动作行云流水,如雾里探花,大开大合,每一个动作都达到了完美。

    陈汉河魔气冲天,声音嘶哑道:“大长老,我念你当年救命之恩,不愿与你动手,我劝你退出,我今天就杀李阳。”

    “哼,还在大言不惭,看我不掌你的嘴。”大长老怒声呵斥道。

    陈汉河身体一闪,就避开了大长老的锁骨擒拿手,并且反手一掌,拍在了大长老的左肋下。

    大长老大惊,陈汉河竟然这么巧妙的就化解了自己的招式,而且还还击了一掌,这等实力,当真恐怕。

    李阳在比武台的另一端看着二人,竟然大长老出手了,那自己就只有在一旁看着了,正好,看一场好戏也是不错的。

    陈汉河敢和大长老动起手来,这个结果估计很多都意想不到,但李阳早就有所预料,陈汉河是一个不甘被奴役的人,现在被魔气所染,更是说明了这一点,背离大长老是迟早的事情。

    “大长老,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收手,然后我依旧会配合你完成你的大计。”陈汉河道。

    大长老眸子一紧,惊恐道:“什么大计,你不要乱说话,难道是想血口喷人嘛!”

    陈汉河笑了,笑的很难看,不住的摇头,他不明白,大长老为什么这样小心翼翼,而且还自以为是,事到临头,连承认一些事都没有勇气。

    自己真是白瞎了眼,当初还那么死心塌地的跟随着他。

    “呵,大长老,你就不要隐瞒了,今天我就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咱们两个联起手来,杀掉一切阻挡咱们的人,你做你的掌门,我也逍遥自在。”陈汉河冷笑道。

    陈汉河的话似乎在此刻放扩巨大,落在了所有人的耳中,他们不约而同的望向了虚云海。

    如果陈汉河所说的是真的,那可真是一个大爆料,原来大长老一直想谋取掌门之位。

    如此大的惊天秘闻,而虚云海却没有丝毫反应,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众人纷纷意识到了一个事情,难道虚云海早就知道此事?

    众人心中一震,如果虚云海早就知道大长老的阴谋,却不动声色的多么多年,就当什么也没有现,这完全是打算猫看耗子的行为。

    或者是故意而为之,等待着大长老的动手,然后名正言顺的斩杀之,为自己树立更高的名望。

    虚云海的心计恐怖如斯,将计就计,反而想利用大长老来成就自己的极高威望。

    李阳此时才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老阴谋家,自己跟他们比还是太嫩些。

    大长老真的怒了,叫喊道:“陈汉河,我看你是被魔气迷了心窍,妄想诬蔑我,让我在虚无真地无立足之地,真是好心计。”

    “哈哈……欲盖弥彰。”陈汉河突然大笑了起来:“大长老,我真服了你了,现在还有什么隐瞒的,难道你不想坐上掌门之位了?还是敢做不敢当?”

    “住嘴,去死。”大长老已经动了杀机,不能再让陈汉河说了,再说,他就真的有嘴说不清楚了。

    大长老身形如影,瞬间出现在了陈汉河的背后,一拳打在了陈汉河的脊背上,然后抽出一根玄金绳,要绑了陈汉河。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