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535章 一败涂地

正文 第535章 一败涂地

    “陈汉河,怎么样,还有没有信心与我一战?”李阳微笑道,微笑中带着一丝挑衅。

    以牙还牙,当初你看不起我,现在我也有资格看不起你了。

    陈汉河咬牙道:“李阳,你不要以为达到了大乘境,就有资格跟我较量,你想的太简单了。”

    “是吗?”李阳笑道:“那就再试试我这一招。”

    李阳双臂一抖,真龙血脉、朱雀血脉、狂尸血脉、沙脉、仙脉都齐齐用上了,爆出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

    这股力量强悍到什么地步,这么说吧,脚下的比武台瞬间尽碎,周围的观众向外扩散两米,只要是飘起来的石头块之类的硬物,全部化成粉末,洋洋洒洒随风飘荡。

    李阳一下爆出的力量达到了这个地步,陈汉河再也镇定不住了,踉跄着后退十几步,惊恐的看着李阳,如见到了阎罗王。

    “来吧,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是不是说的那般厉害。”

    李阳如狂魔一样,一拳打来。

    拳头如山,疯狂砸了过来。

    陈汉河好歹也是大乘境强者,见过世面的人,生死关头,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双拳如火炮一般与李阳的拳头击在了一起。

    蹬蹬蹬……

    二人同时后退数步,脚下的地面踩出十几个大坑才稳住身体。

    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刚才在拳头相撞的瞬间,响起了一声轻微的骨头碎裂声,声音极其的细微,可怕也只有李阳听见了。

    当然,陈汉河不用听见就能感受到,因为就是他的某根手指断裂了。

    “嘶!”

    陈汉河暗自吃痛,右手有些微微抖动,手指的断裂让他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疼痛。

    同时,陈汉河的心中在强烈的翻腾,他堂堂虚无真地弟子第一人,竟然被李阳给压了一头,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摩罗叉犬给我出来,杀了他。”

    陈汉河唤出了摩罗叉犬,狠狠地指向了李阳。

    “嗷呕……”

    摩罗叉犬嚎叫一声,一跃而起,扑向了李阳。

    李阳微微一笑,道:“葫芦侠出来吧,给你派个活,这个是第一出工,好好干。”

    有葫芦七娃合一的葫芦侠出现在李阳的面前,恭敬道:“主人,您就等着瞧好吧,不就是一条来自地狱的野狗吗,看我抓来给您炖狗肉吃。”

    葫芦侠的出现又引起了一阵骚动,大家纷纷在猜测,李阳到底有多少灵宠,现在竟然又出现一个,刚才的朱雀神鸟就够经验的了,现在又来一个奇怪的家伙。

    大家当然不知道葫芦侠是什么东西,因为葫芦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只此一个,绝无二家。

    摩罗叉犬已经扑了上来,葫芦侠上前一步,撑开双手,似乎在等着摩罗叉犬自己送上门来。

    “呜呜~~”

    摩罗叉犬呲牙咧嘴,锋利的牙齿很是渗人,特别是那双眼睛,似是来自十八层地狱的凝视。

    “来吧,我让我烤熟你。”

    葫芦侠一张口,一道纯青炉火喷出,烧得摩罗叉犬夹起尾巴掉头就跑,那狗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葫芦侠岂会放它走,只见手臂化成一条长铁链,猛地一甩,缠住了摩罗叉犬,又给拉了回来。

    接着另一条手臂化成一把钢刀,猛地劈出,就要砍掉摩罗叉犬的狗头。

    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摩罗叉犬终于做出了反抗,眼中射出了一道黑光。

    咔嚓!

    黑光一下就把铁链给击断了,然后在钢刀落下之前,逃了一命。

    然而摩罗叉犬眼中的黑光还在继续,一阵扫射,葫芦侠突然消失不见,黑光直接从刚才葫芦侠所在的地方扫了过去,什么也没有。

    但葫芦侠忽然从摩罗叉犬的背后出现了,出现时,手里已经多出了一个葫芦,正是紫金葫芦,可收服万物。

    “给我进来吧。”

    葫芦侠恶狠狠道,手里的紫金葫芦口朝下,一股神秘的力量溢出,卷住了摩罗叉犬拉进了紫金葫芦内。

    就这么简单,摩罗叉犬被葫芦侠三下五除二的收服了,只要收进紫金葫芦,一时三刻后就会化成血水,万死难逃。

    陈汉河愣在当场,他最心爱的灵宠就这么没了,顿时无比的恼火,喊道:“李阳,我陈汉河与你誓不两立。”

    “我等着呢,之前我让你三分,那是初来乍到,现在不一样了,你我同为帮会老大,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而我更不会想以前那低声下气,我李阳也是有骨气的人,你们都高看地位之重,我李阳何尝不是呢!”

    李阳说道:“所以,从今天往后,我要做虚无真地弟子第一人,不仅如此,还要走得更远,陈汉河,我要是你,我就抽出多些时间来修炼,你看你,在虚无真地这么多年,只达到了大乘境中期的修为,不觉得可惜吗?”

    李阳言外之意,虚无真地所有的人都不珍惜当前的修炼资源,整天搞一些结党营私的事情,如果早几年让他有这么好的环境,他不敢保证已经成仙,但起码也与虚云海平起平坐了。

    李阳反过来如高人一般教训起了陈汉河,陈汉河怎么会听得进去,气得脸色涨红,恨不得要把李阳挫骨扬灰。

    李阳这是在持洛洛的羞辱他,叱咤虚无真地多年的陈汉河怎么会受到了。

    “李阳,你不要太嚣张,不要以为占一点优势我就怕你了,你错了,战斗才刚刚开始而已。”陈汉河咆哮道。

    陈汉河不服,他要把李阳踩在脚下,找回他高高在上的尊严。

    陈汉河身形一动,背后身影连连,再次攻了上去。

    “李阳,枉我平时那么照顾你,处处暗中帮你,你却忘恩负义,今天竟然羞辱于我,看我不杀了你。”陈汉河喊道。

    李阳冷冷道:“你说真心帮我还是假意为之,你自己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为了某些利益,你会那样做?真是笑话,可怕有人在利用你我,而你却甘心做一条安分的狗。”

    李阳言里言外都充满了讽刺,其实就是在说陈汉河与大长老之间的肮脏事。

    陈汉河更怒,喊道:“不,你错了,我无时无刻都在寻找自我,我只属于我,我不属于任何人操控。”

    陈汉河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失去了理智,事情到了这一步,有些事情也不再隐瞒。

    “我陈汉河,天资卓越,谁也别想操控我。”

    这时陈汉河瞬间力,一秒钟内打出了上百拳,每一拳都沉重如山,可碎裂天地,催人要命。

    陈汉河这一招的威力可谓达到了巅峰,挥出了他的全部实力,如果放在昨天,李阳是没有任何机会反抗的。

    但今日已不同昨日,李阳完全可以面对这一切。

    “飞鹤结界,结!”

    飞鹤结界瞬间护在了李阳身前,挡住了陈汉河的拳击。

    砰、砰、砰!

    上百拳全都打在了飞鹤结界上,饶是飞鹤结界防御力极强,李阳也还是被击退了十几步。

    然而陈汉河并没有就此罢休,又开始了新一轮疯狂的进攻。

    李阳一一化解陈汉河的攻势,然后开始反击,嗡的一声抽出了引魂之枪,顿时间“六阵共鸣”,法力无边,直接弹开了陈汉河,接着就是引魂之枪连连劈出三下。

    砰!

    砰!

    砰!

    引魂之枪如同地狱的索命皮鞭,抽在了陈汉河的身上,三枪过后,陈汉河倒飞出去,口中污血狂吐,染红天空。

    李阳凌空跃起,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而下,一脚踹在了陈汉河的胸口。

    咔嚓!

    肋骨碎裂声清晰可闻。

    陈汉河把狠狠地踩在了地下,巨大的冲击力,让陈汉河躬起了腰背,口中吞出一片碎肉血沫,面如白金,离死不远矣。

    李阳脚踏陈汉河,居高临下,冷冷道:“现在看来,你以为谁更厉害?”

    陈汉河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李阳,只是邪笑着,由于恨意之大,紧咬的牙齿都出现崩裂,夹杂着血水吐了出来。

    他竟然败的这么彻底,一败涂地。

    此时就像一个突然失去国家的帝王,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子民,更无法面对自己的家人和列祖列宗。

    李阳突然心一软,抬起了脚,后退了几步,看着陈汉河,昔日的星辰,如今成了一滩烂泥,两种极大的反差,正好诉说了修仙者在仙途上的两种命运,要么高高的站在峰巅,笑敖天地;要么悲惨的躺在泥潭,化作白骨。

    “桀桀……”

    陈汉河疯狂的阴笑起来,肩膀耸动,背后躬起,头颅都快要贴在了地面。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如魔鬼般站了起来,踉跄着身体,随时都会倒下,但又有着一股执念,支撑着他不会倒下。

    李阳有些惊讶,陈汉河受了这么重的伤都能重新站起来,看来还真有些实力。

    台下的人看着狼狈的陈汉河,目光复杂,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他们一向认同陈汉河必胜,甚至把陈汉河做为他们的偶像,追求的目标。

    现在偶像被另一个崛起的新星打倒,似乎人生的目标一下轰塌了,感觉内心不是滋味。

    那些看好陈汉河的人难免有些失望,他们眼中的虚无真地弟子第一人竟然那么的不堪一击,被李阳几招就放倒了。

    李阳以会当凌绝顶的姿势站立在了众人面前,无形中狠狠地抽了众人一巴掌。

    抽得很响亮,很痛,甚至有些刺骨。

    这个结果太讽刺了,一时间让人无法接受。

    这一切都是拜李阳所赐,他一定要拿回属于自己的荣耀。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