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491章 原来是蚕娘

正文 第491章 原来是蚕娘

    李阳此时正在月影珊瑚中拼命的逃跑,葬天就在后面紧追不舍,就像一头凶猛的老虎,让李阳没有喘气的机会。』奇书吧WwΩW.Δqishu8.com

    葬天果然不是好惹的,不知道使用的什么招式,突然使得度提高了数倍,一眨眼就到了李阳的身后。

    “桀桀!李阳,停下来吧!”葬天邪笑着,伸手就是一掌,这一掌魔气冲天,直接拍向了李阳的后背。

    “砰!”

    李阳闪躲不及,硬生生的挨了一掌,顿时感觉心肺都快要吐了出来,眼前更是黑,险些失去力气。

    可是李阳还是坚持了下来,情急时刻,直接祭出了金刚降魔杵。

    嗡嗡!

    金刚降魔杵一经出现,顿时佛光大盛,如同实质的针刺,刺向葬天。

    金刚降魔杵乃佛门圣器,对大魔头葬天当然有着天然的排斥。

    葬天经不住佛光刺眼,双手遮住了眼睛,趁此机会,李阳拼命游动,再次拉开了一些距离。

    “金刚降魔杵!嘿嘿,这小子还身藏佛门圣器,不简单啊!”葬天没有震惊,反而是嘿嘿笑了起来。

    葬天当年也是佛门中人,对佛器当然有着一些了解,只不过他现在由佛入魔,见不得这些东西,多少对他都会有些压制作用。

    但葬天没有死心,再次向李阳追去。

    李阳干脆把金刚降魔杵直接放在外面,抵制着葬天再次靠近,最后把星月菩提子也祭了出来,守护在李阳的身后。

    “哼,你以为这样就行了,真是太天真了。”葬天冷哼一声,接着,身形闪烁,似乎空间跳跃,身体猛地消失了踪影,下一秒就在李阳的左侧出现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葬天周身多了一层浓厚的魔气,抵挡着佛光的侵扰。

    “小子,再吃我一掌。”葬天再次出手。

    轰!

    一道巨大的手掌又一次轰在了李阳身上。

    “噗!”李阳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李阳也是怒了,自己这是完全处于被虐的处境,任由葬天宰割,不行,一定要反击,不反击就是死。

    “你娘的,欺人太甚。”李阳怒道,大手一挥,把星月菩提子高高祭起,十一佛力齐齐激,形成了一个宏大的圆周。

    “大降魔力!”

    “大摧邪力!”

    两大佛力齐出,当即占压了葬天的嚣张气焰。

    “嘶!”葬天倒吸一口凉气,节节后退,不敢再靠近李阳。

    而此时的李阳接连受了葬天的两掌,已经身受重伤,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

    李阳使尽了最后的力气,再次与葬天拉开了一些距离。

    就在李阳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看见前面的一块彩色的珊瑚后面有人在向他招手,而且还是一个女子,看起来很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现在危急时刻,李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管他是幻觉还是陷阱,直接游了过去。

    待李阳靠近了那女子,就已经累瘫了,再加上身受重伤,再跑已是没有了力气。

    那女子仔细的看了一下李阳,喜出望外道:“真的是恩公,我还以为看错人了。”

    “恩公?你认识我?”李阳疑惑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时候,快跟我来。”女子招了招手,身边的一个蚌壳缓缓打开。

    “走,进去吧!”女子道。

    李阳看了看后面快追上来的葬天,一咬牙,如果怎么都是死的话,跟着女子走总比落在葬天手里强。

    女子率先跳进了蚌壳中,李阳也跟上了进去,进去后,蚌壳就轰然闭上。

    风风火火的葬天赶到这里,眉头一皱,道:“咦,人呢?刚才明明在这里。”

    葬天四处寻找起来,但最后依旧没有找到李阳的身影。

    “哼,我看你能藏到多久,最好不要让我抓住你,不然,有你好看的。”葬天以为李阳藏起来了,索性就直接在此打坐,要等李阳憋不住自动现身。

    可是他错了,此时的李阳已经来到了月影珊瑚林的最深处,这里水质清澈,四周被高大的透明珊瑚围绕,就像一座珊瑚宫殿。

    从蚌壳内一出来,李阳站稳了身体,连忙从丹田内导出一股生命之元进入肺腑,算是稳定了一下伤势。

    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李阳就说出了心中的疑问,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蚕娘啊!难道恩公忘记我了吗?”蚕娘道。

    “蚕娘?”李阳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蚕娘,是我在柳村镇救下的月影雪蚕。”

    “对,就是我,蚕娘。”蚕娘高兴的点头道。

    这是李阳当初在柳村镇“欢喜天地”的酒楼内救下的月影雪蚕,被李阳救下后二人就分开了,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相遇。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阳惊奇道。

    “此事说来话长,那****与恩公分离后,就辗转来到了西行山脉,正巧遇上虚无真地招收弟子,本打算夹在队伍中换过去,不料被一帮恶人现,情急之下我就跳入了界河,本以为这次自己死定了,却又流入了这灵清海。”蚕娘说着有些哽咽道:“也许是上天怜悯我,我被一批潜藏在这里的族人救下,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族人并没有灭绝,还有一支存活了下来,就生活在这里。”

    “这一切都要感谢恩公您,要不是您救下我,我也不会活到现在,更不会与我们的族人相见。”蚕娘说着就要下拜。

    李阳连忙扶住她,道:“你千万不要这样,当时我也是看你可怜,才出手相助,你不要一口一个恩公的叫,听着挺别扭的。”

    “那不行,恩公有恩与我,我当铭记于心。”蚕娘坚决道。

    李阳无奈,只好转移话题道:“这里不会让葬天追上来吧?”

    “恩公说的是刚才追您那人吗?”蚕娘道。

    “恩,那是一个大魔头,我怕他追来,连累了你们。”李阳道。

    “恩公放心,这里相当隐秘,他是不会找到咱们的。”蚕娘微微一笑,时分确定道。

    李阳顿时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恩公,要不要去杀了他,只要您一句话,月影雪蚕全族听您差遣。”蚕娘道。

    “不用,不用。”李阳连忙摇头。

    不是他不想,而是蚕娘他们根本就不是葬天的对手,去了也是白瞎,徒增伤残,他可不会让他们为了自己白白去送死。

    “那我带恩公去见我的族人们。”蚕娘道。

    李阳想了想,现在又不能出去,那就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等葬天离开后再说,正好可以再次疗伤,就说道:“那好,那就打扰了。”

    “恩公见外了,请跟我来。”蚕娘道。

    随后蚕娘带着李阳在月影珊瑚林中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处开阔地带,这里有着一些简单的建筑物,都是用珊瑚贝壳搭建而成,特别像一座海底梦幻城堡。

    李阳到来,顿时让这里热闹了起来,从珊瑚里探出一个个脑袋,男女老少一群人围了上来。

    想必这些就是蚕娘的族人了,还别说,月影雪蚕这种稀有的种族就是不一样,不管男女都是很美,就算是年长一些的也有一股别样的风韵。

    李阳看了看,大概有三十几人,故意这也是月影雪蚕族的仅存族人了。

    “这就是我的族人。”蚕娘对李阳介绍道。然后又转身对她的族人喊道:“大家还记得我说过救过我的那位恩人吗,就是他,就是他把我从邪恶人类中揪出来的,我才得以一直活到现在,与大家共度天伦。”

    这时一个最年长的老者走上前,老者头戴一顶用海藻和珊瑚编织的帽子,脖子里挂着一串贝壳项链,手持一根珊瑚珍珠拐杖,两个年轻的姑娘搀扶着他,所有人都对他非常的恭敬。

    老者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气色很好,脸色红润,整个人有着很足的精神劲儿。

    凭借李阳的经验,这个老者一定在月影雪蚕族中有着非凡的地位。

    老者说道:“他就是你说过的那位恩人李阳?”

    “是的,大祭司,就是他。”蚕娘点头道。

    李阳看着老者,原来老者的身份是大祭司,怪不得有这么好的待遇。

    大祭司凝视李阳良久,似乎要看透李阳,之后,突然高举手中的珊瑚珍珠手杖,喊道:“大家都听好了,有恩于我族,就是我族的恩人,从今天起,李阳就是我们月影雪蚕族最尊贵的客人,享受最高的礼节,受大家瞻仰。”

    “是,谨记大祭司教诲。”众人应诺。

    李阳吓了一跳,这是要把自己供奉起来的节奏啊!

    “大家不要这么客气,我也是无意间救了蚕娘。”李阳说道。

    “恩公你就不要推辞了,大祭司是不会看错人的。”蚕娘道。

    李阳受伤不轻,可没有时间给这些人磨叽,也就不再推辞,说道:“我要赶快疗伤,你们给找个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李阳已经受了伤,大祭司连忙吩咐众人为李阳收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

    大祭司说道:“你尽管在此疗伤,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

    “那就多谢了。”李阳谢道,然后就开始了疗伤。

    而月影雪蚕的族人们自觉的散开,分布在了四周,为李阳充当起了护卫。

    李阳沉下心来,检查了一遍全身,刚才只是被葬天打了两掌,都打在了后背,只伤及了内脏,没有伤及其他地方,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还好,内脏没有破裂,这样治疗起来就快了很多。”李阳舒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打伤,凭他的能力,很快就能恢复。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