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462章 长老解惑

正文 第462章 长老解惑

    授道殿内,八长老虚命仙的出现,让原本嘈杂的场面安静了下来。奇书吧WwΩW.Ωqishu8.com

    八长老直入主题,说道:“谁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会一一为大家解答。”

    一些老弟子随即都问了起来,丝毫不怯场,第一个问的是一个很瘦的矮个子男子,看样子大概有三十岁左右,气息澎湃,在合体境修为。

    矮瘦男说道:“八长老,弟子有一事不解,还望解惑。”

    “讲!”八长老道。

    “弟子今日得到一部剑法《南斗森罗》,为何在修炼时,元力断断续续,导致剑气吞吐不定,始终不能练成此剑法。”矮瘦男说出了问题。

    八长老微微点头,随即说道:“《南斗森罗》剑法实乃一种罕见剑法,讲究一个‘斗’字,出剑快、很、准,再者,森罗乃森罗万象之意,剑法又讲究灵活多变,但任何变化都离不开那个‘斗’字,你若悟透了这一点,也就能练成此剑法了。”

    长老就是长老,句句到位,剖析的很透彻,不但矮瘦男听后如醍醐灌顶,有所感悟,就连其他弟子听了也受益匪浅。

    “多谢八长老提点。”矮瘦男满意的退下。

    “还有谁?”八长老环视四周,轻声道。

    “八长老,弟子有问题要问。”

    这次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李阳还认识她,正是与李阳绝情的胡岚珊。

    让李阳惊奇的是,胡岚珊竟然坐在前排,似乎跟身边的那位男子关系很不一般。

    李阳认得那人,是赤火堂的堂主,火山。此人做事霸道,目中无人,还有一个嗜好,那就是好色,可以说是视色如命,风流成性。

    胡岚珊起身,向八长老盈盈一拜道:“弟子在仙术楼换取到《玄凤水灵神功》,其中有一句话不解,曰:玄之玄,神凤无脉,水成灵,灵可络!还望八长老解答。”

    “恩,这句话是《玄凤水灵神功》的关键,悟透了这句话,也就可以练成此功。”八长老道:“这句话的意思乍一看没头没尾,看不出头绪,可是你仔细看,根据功法字面可以直接理解为玄地之玄山,有一只神凤,此神凤没有经脉,然,附近有一条水流,则有灵性,可以当成神凤的灵脉之用。”

    经八长老这么一说,众人恍然大悟,胡岚珊更是眸光闪动,似乎是明白了其中真谛,连忙俯身感谢道:“多谢八长老指点迷津,弟子胡岚珊感激不尽。”

    “恩。”八长老对胡岚珊的态度很满意,如此好学,又长了一副好皮囊,前途不可限量。

    接下来弟子们纷纷问,踊跃参与,李阳在一旁听着,也得到了不少明悟,听取了一些关于修炼上的经验。

    讲道大会果然是大有裨益,能使众人皆受惠于此。

    半日后,讲道大会圆满结束,有疑问的弟子都得到了满意的解答,甚至有人当场明悟,突破桎梏,更进一步。

    李阳这些新晋弟子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也只是看看,很少有人提出问题,大多都是老弟子再问,新弟子在听。

    即便是只听听,也是受益匪浅,感悟颇多。

    散会后,李阳、婉清儿、吴恒和马吉四人离开授道殿,打算回去。

    不巧的是,半路上正好遇见胡岚珊。

    此时胡岚珊与赤火堂堂主火山肩并肩的走着,而火山的肩膀搭在胡岚珊的腰间,二人有说有笑,动作很是亲密。

    胡岚珊也看到了李阳,脸上的笑容不减,对火山耳语了一阵,之后火山朝李阳瞅了瞅,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李阳隐约能够听见火山在说:“宝贝,你放心,此人就交给我了,我保证让他生不如死。”

    火山说着,还在胡岚珊的腰间狠狠一掐,暧昧的大笑起来。

    “呵呵!”

    胡岚珊娇笑一声,打开火山的手,又说了些什么,随后二人离去。

    吴恒和马吉不知道李阳和胡岚珊的事情,但婉清儿还是知道一些的,她看向李阳,想要安慰一下,可是看到李阳并没沮丧的样子,也就没有开口说话。

    四人回到住处,李阳的眸子一寒,他看到了一个不该看到的人,疾风。

    此时疾风就在李阳独院的门前,似乎特意在等他。

    而疾风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正是昨天李阳和马吉在酒楼内教训的张昭等人。

    “会长,就是他打的我们。”张昭指着李阳喊道。

    疾风缓缓转身,看向李阳,露出一抹微笑,说道:“李阳,咱们又见面了。”

    这明摆着是来找茬的,可是,李阳现在丝毫不怕他。

    “你想干什么?”李阳问道。

    “干什么?哈哈,你三番两次的打伤我疾风会的人,我问你想干什么?”疾风冷笑道。

    “那就是来寻仇的了?”李阳嘴角微微上扬,道。

    “不,不是来寻仇,是来告诉你,我打算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疾风冷冷道。

    李阳微微一笑,道:“哦,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好啊,那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李阳,我给你脸你不要,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疾风的气息突然暴涨,衣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我倒是想要啊,可是你的脸太厚了,我拿不动。”李阳笑道:“再说了,你把脸都拿出给人家了,那就是不要脸了呗!”

    这意思很明显,是在说你丫的脸皮太厚,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李阳骂人不吐脏字。

    “哈哈……”

    婉清儿、吴恒、马吉忍不住纷纷笑了起来。

    “哼,只会口舌之利的小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疾风大怒,这般被人嘲笑,他忍受不了。

    眼看疾风就要出手,李阳突然喊道:“等等。”

    “怎么,怕死了?”疾风不屑道:“只有你现在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爷爷,然后在心服口服的加入我们疾风会,我就饶你不死。”

    “我看你是想多了,我的意思是这里不适合打斗,要打换一个地方,再说,这样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下个堵住什么的,打起来好有劲啊!”李阳微笑道。

    疾风杀人无数,干净利索,往往都是直奔主题,杀伐果断,只要被他认定要死的人,没有几个能活成的,他要看看李阳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将死之人,还妄想挣扎,那好,我就成全你,你说个地方,说个赌注吧!”疾风安全没有把李阳放在眼里,想杀死李阳,如探囊取物般轻易。

    “我要在你们疾风会的领地内与你决战。”李阳沉声道。

    疾风听到这个要求,竟是大笑起来,“哈哈……”

    就连后面的张昭等人都笑得前俯后仰。

    傻子!

    在他们心中,李阳就是一个傻子,只有傻子才会提出这样几近白痴的要求。

    去疾风会的领地跟疾风决战,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了,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这就如同去好老虎的巢穴与虎谋皮。

    如此作风,不是傻子会是什么!

    疾风当然欢迎这样的事了,在自己手下面前,杀掉一个与自己作对的人,不但提高疾风会的声威,而且还提高了自己的威望。

    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他疾风岂会放过。

    而李阳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似乎是在看一群可怜的猴子在杂耍。

    “李阳,你不可乱来,这样做……”婉清儿要试图说服李阳,让他不要干傻事。

    李阳阻止了婉清儿的话,说道:“你放心,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只管静静的看着就行了。”

    吴恒和马吉对视一眼,原本话唠的二人出奇的很安静,他们明白,李阳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做的,其中定有一定的道理。

    或许,李阳自己有着另一番打算也说不定。

    疾风藐视的看着李阳,他现在越来越肯定,李阳就是一个脑子不开窍的家伙,怪不得不识时务,原来是一直想找死。

    “好,就去我的领地内决斗。”疾风满口答应道。

    “那你想要什么赌注呢?”疾风又问道。

    李阳神秘一笑,道:“这个先不说,咱们先去疾风会领地吧!”

    这就更加勾起了疾风的兴趣,他已经不再考虑什么后果,只认为李阳这是在犯傻。

    这也正是李阳想要的效果,让疾风彻底放下心来,后面的事情都好办了。

    疾风对张昭等人吩咐道:“你们先回去,告诉会内兄弟,今天有好戏要看,让他们买好了好酒等着。”

    “是,我们马上回去准备。”张昭哈腰点头,连忙领着几人匆匆去了。

    张昭此时别提多兴奋了,疾风能够过来给他找回场子就已经让他很高兴了,再过一会儿李阳就要被杀,也就出了他心中的一口恶气。

    张昭等人打头阵,回去做了准备,而疾风和李阳等人也向疾风会领地而去。

    疾风会位于虚无真地的东南角,面积在十大行会中倒数第二,生产猫儿草、榴莲果等草药,还有一些奇特的天材地宝,占据了一定的资源,足够疾风会的人在此修炼。

    疾风会和赤火堂、虎头帮接壤,赤火堂和虎头帮都属于中等帮会,比疾风会要强大很多。

    疾风会处于他们两者包围下,属于夹缝中求生,处境也不容客观。

    但即便如此,做为十大行会之一,疾风会在虚无真地也是横着走,说话有些分量的存在。

    来到疾风会的领地,在领地的核心地方,这里早已围满了人,在得知有不怕死的家伙要来疾风会挑战,会员们就放下手头的话,纷纷赶来,要看看这个不怕死的家伙长什么样子。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