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416章 破界而逃

正文 第416章 破界而逃

    沙结界中,漫天烈焰,炙烤着每一处大地。奇书吧Ww『W.qishu8.com

    而李阳安然自得的盘坐在黄沙地底,有银丝雪蚕衣的护体,这些烈火和温度根本对他造不成威胁,只是感觉到稍微的闷热而已。

    净无痕是万万没有想到会生这一点,以为李阳很快就会被烤死,自己就安心等待即可,等李阳还剩下一口气时再出手擒住,抽出属于净颜庆的沙脉,为净颜庆报仇雪恨。

    净无痕还在等待,等待着李阳剩下最后一口气,而李阳却还是心思活泛,想办法离开这里,只要不逃出这里,他的命就掌握在别人手里。

    “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呢?”李阳苦思冥想起来,这里属于净无痕的结界世界,要想出去谈何容易。

    突然,李阳想到了刚才沙化时的感觉,感觉自己沙化的时候与沙结界心心相惜,可能是因为自己同意拥有沙脉的缘故,或许这就是一个突破口。

    有了这个突破口,李阳不再犹豫,再次沙化,身体变成一粒粒黄沙融入四周。

    很快,李阳就重新找到了那种感觉,渐渐地,李阳竟熟悉了沙结界的构造,最终找到了突破点。

    这里是沙的世界,而李阳同样可以沙化,按理说可以与这里融为一体,可以间接的控制这里。

    可是这个沙结界是净无痕造出来的,他所能控制也只是一个点。

    这一个点还不足以使他逃出。

    如果硬要破开出去,那他势必身受重伤,到时候即使走出沙结界,也会再遭净无痕的毒手。

    沙结界是把沙脉练至极限的表现,也是沙脉的最厉害的表现形式。

    不是说拥有沙脉就可以使出沙结界,起码净颜庆还没有修练成功,也只有净无痕这种强者能够施展出来。

    再说沙脉是净无痕和净颜庆父子的特有,整个沙静地也就只此两个。

    现在有了走出去的方法,却要付出重伤的代价,那就宁愿不出去,另想其他办法。

    出去也是个死,在这里说不定还有救。他就不信净无痕会一直支撑着,元力总有用完的时候。

    可是,要是净无痕见自己无事,等不及,痛下杀手,那就完了。

    这样想来那是左右不行,正在李阳着急的时候,小薯从紫田神玉内跳了出来,说道:“主人,我有办法破开沙结界。”

    李阳眼睛一亮,道:“快说,有什么办法。”

    “难道主人忘了,我也拥有沙脉。”小薯说道。

    “你是说……”李阳似乎想到了什么。

    小薯点头道:“不错,我来破开沙结界,主人就趁机逃走。”

    “不行,那样你会受伤的,再说轻重未知,万一有什么事,我会过意不去的。”李阳说道。

    “不,主人,这是唯一的办法,如果时间长了,净无痕定会急眼,到时候想走都来不及了。”小薯坚决道。

    李阳有些犹豫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让小薯这样做的。

    “主人,别犹豫了,时间紧急,咱们现在根本不是净无痕的对手,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小薯焦急道。

    看到小薯这么决绝,李阳最终答应了小薯的要求,小薯说的对,他们根本不是净无痕的对手,多待一秒就多一份危险。

    净无痕的实力绝对是天虚界顶尖的存在,掌管沙静地大权,实力自然强横无比,自是不必多说,这样的存在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在天虚界内,谁见了都要膜拜下去,跺一跺脚都可以震动半个天虚界。

    小薯迅沙化,说道:“主人准备好了,我给打开一个缺口,然后趁机离开这里。”

    “恩,你要小心。”李阳拍了拍小薯的肩膀,现在小薯已经跟他差不多高,成了一个帅小伙,而且实力也达到化魔境中期,化魔境相当于人类的化神境,已经可以特挡一面,也算是个高手的存在。

    小薯瞬间融入黄沙内,按照李阳交代他的办法,迅与沙结界沟通起来,找到了一个突破点开始突破。

    而净无痕马上就感应到了异样,“咦,怎么回事?”净无痕感觉有些不解,自己的沙结界可是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似乎有东西想要破开结界。

    此时净无痕的心一颤,马上想到了什么,随即又露出了一股邪笑:“我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你也是拥有沙脉的人,与沙结界能够有一丝的相通,确实有可能破开沙结界,但是那样会元力大损,身受重伤,不用我费劲就能伏诛,那我就等你破开沙结界,然后在慢慢折磨死你。”

    净无痕说的一点都不错,但是说错了一点,那就是破沙结界的不是李阳本人,而是另有他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只听轰隆一声闷响,小薯用尽全力打开一个缺口,大喊道:“主人,快走!”

    李阳看准破口,飞身出去,在掠过小薯的时候,他明显可以看见小薯的脸色惨白,嘴唇没有一丝血丝,身体摇摇欲坠。

    而且小薯的身体开始崩裂,由于是沙化状态,皮肤上的沙层在一点点的脱落,甚是可怕。

    在这一刻李阳的心很痛,小薯为了他,宁愿自己牺牲,也要保全他的战斗力,其忠心可表,碧血丹心。

    在逃出沙结界的一刹那,李阳还不忘把小薯收进紫田神玉内,交由小藤和红娃照看,暂时服用一些丹药缓解伤势。

    刚一走出沙结界,李阳就看到了净无痕的身影,而净无痕正如饿狼一般正在前面等着他,一双眸子如剑,锋利无比。

    当净无痕看见李阳安然无恙的出来时,脸上顿时露出了一股震惊之色,他不知道李阳走出来后为什么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这不符合常理。

    李阳看到净无痕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逃走,眨眼间就在净无痕的视线中消失了。

    “哼,想跑,没门。”净无痕震惊之余,马上追了上去。

    在大重山中,现在正上演着一场追逐战,李阳在前逃,净无痕在后追。

    现在李阳只有逃的份,稍有大意就将要命丧黄泉。

    逃,只有拼命的逃,不遗余力的逃。

    净无痕是何等的实力,很快就追上了李阳。

    “桀桀~~还是省点劲吧,你以为能跑得了吗。”净无痕邪笑的喊道。

    李阳不停的回头,现在净无痕就在他身后百米之远,这点距离对于净无痕不算什么,只要脚下稍微一加的事就能抓住他的脖子,再稍一用力就能扭断他的脖子。

    此时的李阳满头大汗,全身紧绷,精神紧张到了极点,心都快从嗓子眼中跳了出来。

    李阳用尽了全力,一秒也不敢停顿,然而净无痕似乎是抱着猫捉老鼠的心思,不打算现在杀死他,而是就在后面吊着,笑容很随意,毫无压力的感觉。

    距离大重山最近的城市就是中心城,所以李阳打算前往中心城,只要到了中心城,或许还有一丝生存的额机会。

    毕竟中心城人多繁杂,有很多可以甩掉净无痕的机会。

    李阳看准方向,一路向南狂奔而去。

    净无痕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李阳,时不时的出言打击李阳一番,攻击着李阳的心理防线,想让李阳崩溃投降。

    可是李阳其实那么好对付的,李阳对他的话语充耳不闻,就是闷头狂奔,就这样,二人一前一后奔了一整天,直到黑夜降临,二人不约而同的放慢了度,似乎是遵守着某种规则。

    “李阳,还是乖乖地投降吧,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早晚都是死,何必再受累呢!”净无痕竟然好言好语的相劝起来,此时看来哪里还像是一个坏人,完全是一个只为李阳着想的老好人。

    “呸,你个老家伙,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李阳不屑道。

    这一天来,李阳没少跟净无痕对骂,他之所以敢这样做,就是确定净无痕现在不会杀他的。

    净无痕打定了注意要折磨死他,所有在这之前不会轻易出手的。

    虽然是夜黑,有些看不清路况,但李阳还是不敢停下来,他知道,一旦停下来就完了。

    其实李阳有着秘密武器,能够马上甩掉净无痕,那就是天璇的星空之门,但星空之门传送的距离还很近,就算现在使用了,净无痕也会很多再追上来。

    所有李阳计划在一个绝佳的时候使用,一次彻底摆脱净无痕。

    他就是需要一个这样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在中心城内可能会出现。

    这就是他非要去中心城的原因。

    从大重山前往中心城也就五天的路程,但像李阳现在的度,三天就可以抵达。

    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也就后天,他就能到达中心城,到时候能死能活就看造化了。

    又是一夜狂奔,李阳不知疲倦的奔跑,滴水未进,而净无痕依旧悠然自得的跟在身后,一路上,净无痕不再闲着,而是隔一段时间追上李阳动一次攻击,每次攻击都不至李阳于死地,都是点到为止,就这样,折磨李阳一路。

    净无痕的笑容深深地印在了李阳的心底,这是一个变态的所为。

    李阳一路坚持,不管净无痕怎么动手,他都尽量要保住自己的命,因为,他要留着命杀死净无痕。

    净无痕现在不仅是对玄真子承诺的要杀之人,也成了他的敌手。

    他敢肯定,只要净无痕不死,他就难活。

    渐渐地,李阳开始有些焦急起来,他对前途开始迷茫,到了中心城能不能摆脱净无痕,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能摆脱掉固然是好,如果摆脱不掉呢?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