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371章 无法孵化的蛋

正文 第371章 无法孵化的蛋

    用直钩钓鱼,李阳这还是第一次见,传说有姜太公钓鱼,就是用的直钩,但传说终究是传说,不一定是真的。

    但李阳此时手中的直钩却是真真切切的。

    怎么才能让鱼儿咬钩呢?

    李阳费劲了脑汁,就是想不明白。

    突然,轸水蚓那边有了动静,一条半大不大的鲤鱼咬上了钩,轸水蚓轻轻抬起鱼竿,鱼线绷直,就把鲤鱼带出了水面。

    啪嗒啪嗒。

    鲤鱼在木筏上一阵翻腾,轸水蚓抓起鲤鱼把鱼钩扯掉,又把鲤鱼放回了水里。

    “自古人们只拿蚯蚓做鱼儿,却是无形中增加蚯蚓与鱼儿的仇恨,蚯蚓是苦命的,是人类硬加在上面的命运,而鲤鱼是无辜的,同样是人类硬加给了它们的命运。”轸水蚓轻声道:“难道没有蚯蚓做诱饵鱼儿就不咬钩了吗?显然不是,鱼儿虽然饥饿,但它的本意不是吃蚯蚓,而是要填饱肚子。”

    李阳听得云里雾里的,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却又与自然法则有违。

    鱼儿不就是生来吃蚯蚓的吗?

    蚯蚓不是生来被鱼儿吃的吗?

    这种问题李阳当然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不是,恐怕只有蚯蚓和鱼儿自己明白吧。

    李阳知道轸水蚓的本体就是一条蚯蚓,理应仇恨鱼儿,但又怜悯的把鱼儿放走,这种行为看似顺应天道,又有悖天道。

    轸水蚓的所作所为似乎是为了化解鱼儿和蚯蚓之间的仇恨。

    “钓鱼者不知,无需尖锐的鱼钩就能钓起鱼儿,为什么非要使用尖锐的鱼钩伤害鱼儿呢!”轸水蚓接着说道,似是在自言自语,有似是在说给李阳听。

    李阳不断的想着轸水蚓的话,体会着其中含义。

    就这么一直坐着,轸水蚓还是自顾自的钓鱼,二人就好像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各处两个世界一般。

    轸水蚓是在施道,而李阳是在悟道。

    岸边的慕容慈看着暗暗着急,来回的渡着步子,不时的望向水潭中心。

    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李阳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一把把鱼竿扔进了水中,起身长啸一声,道:“既然鱼儿与蚯蚓无仇,而因为人类的**导致它们有了仇,我不能左右他人,那就从自我做起,不使用蚯蚓钓鱼,而鱼钩可以伤到鱼儿,不管直钩或者弯钩都能伤到,那就索性不再钓鱼,那就没有了所谓的伤害了。”

    “我弃掉鱼竿,也就弃掉了对鱼儿的杀虐,不钓鱼,也就没有了蚯蚓和鱼儿的因果关联。”李阳眸子闪过一道精光,在此刻他对《因果真言》的感悟又进一步。

    钓鱼是“因”,蚯蚓和鱼儿结仇就是“果”,如果直接斩断“因”,那就不会再有“果”。

    就不用在为蚯蚓和鱼儿的命运而愁,顺其自然,顺天道而行。

    直钩和弯钩对鱼儿的伤害也是同样的道理,从此不钓鱼,哪来的伤害。

    只见李阳的背后隐隐升起一道白和一道黑,黑白旋转交错,形成一面阴阳图案,出嗡嗡鸣音,似要引动天地。

    白为因,黑为果,李阳的《因果真言》在不知不觉间终于达到了第一层:阴阳相生。

    具体有什么用处,目前不得而知。

    《因果真言》有风云岚传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恐怕只有风云岚知晓。

    啪啪啪!

    轸水蚓缓缓起身,轻轻拍着手掌,说道:“好,说得好,你竟然比我还能看得开,此中道理比我悟得更深一层,小小年纪,有此悟性,实在难得,着实可贵啊。”

    “谢前辈夸赞。”李阳也是高兴,能够悟出这些,还要感谢轸水蚓呢!

    “小伙子,我还要谢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呢,老朽从此不钓鱼了。”轸水蚓抛出鱼竿,任其沉入水底。

    “那我算过关了吗?”李阳问道。

    “呵呵,我本就没有的打算阻拦你,你们刚才就可以登上山顶。”轸水蚓说道。

    李阳一阵无语,原来是自己多想了,可能是受到前面的影响,掉进了闯关的误区内,总觉得要闯关才行。

    李阳拉着慕容慈,告辞了轸水蚓,二人登上了山顶。

    终于登上了这南台山的山顶,他们的最终目的地。

    此时正值黑夜,山顶空旷无比,仰望星空,繁星点点,如漫天的宝石,闪耀着精光。

    虽是暗夜,但在山顶的最高处却是红芒耀天,一棵通天神树拔地而起,鼎立在天地之间。

    神树梧桐!

    朱雀栖息之地。

    而此时在梧桐树之上就站立着一只通体火红,头顶长有三根紫色彩羽,尾部有数道由七彩羽毛组成的尾巴的神鸟。

    神鸟有尖锐的喙,一双蓝色的眼睛,脊背上铺满了一圈圈绿色的光圈,周身神光四射,霞彩满天。

    南方之神。

    神兽朱雀。

    他们终于见到了朱雀的真面目。

    “人类,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退去。”朱雀说道,声音很淡,但又响彻天地。

    他们来就是为了朱雀之血,慕容慈还要回去就白凤公主的命,整个冰雪城都在等她。

    慕容慈激动道:“我们是来向您求一滴朱雀之血的,还请您务必答应。”

    李阳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了慕容慈,小声道:“你疯了,哪有这样直白的,你想死啊!”

    “可是咱们就是来寻求朱雀之血的。”慕容慈焦急道。

    “不急,先看看情况再说。”李阳使劲摇头,暗示慕容慈不要再说话了。

    而那边的朱雀陷入了沉默,静的可怕,一股股强大的力量由梧桐树根处一圈圈荡出,拨动着整座大山的山脉。

    李阳一阵后怕,唯恐刚才慕容慈的话触怒了朱雀,朱雀大雷霆,把二人杀死。

    朱雀是何等强大的存在,挥翅间就能轻易灭杀他们。

    突然,梧桐神树猛地亮了起来,朱雀一声长鸣,激起一股狂风大作,卷起无数碎石,击打在了四周的岩石上,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李阳和慕容慈登时吓得连连后退,脸色苍白,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只要你们能够做到一件事,别说一滴血,就是十滴也行。”朱雀说道。

    李阳和慕容慈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了喜色,只要开出条件,他们就有希望。

    朱雀扇动翅膀飞起,从她身下露出了一颗椭圆形的七彩鸟蛋,体积有三个篮球大小,上面布满了七种颜色,看着很炫目多彩。

    “只要你们能够帮我孵化出我的孩子,我就答应你的请求。”朱雀说道:“一千年前,在我孩子出生的那一刻,有一头寒冰恶蛟偷袭我,虽然我最后把寒冰恶蛟杀死了,但寒冰恶蛟在最后一刻在我孩子的身上注入了一道寒气,导致我的孩子不能正常孵化。”

    “我的孩子已经待在里面整整一千年了,如果再不出生就会死在里面,我可怜的孩子,我寻遍天地之法,都不能助其孵化,你们能吗?”朱雀悲情道。

    李阳心道:连你这个强大的神兽都做不到,我们当然不能了。

    但他还是开始思考起来,想想有什么办法嘛!可是具体小朱雀的什么情况不知道,必须先观察一下才能对症下药不是。

    李阳说:“我们能先看看你的孩子吗?”

    朱雀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她现在是没有了任何办法,陷入了绝望,为了孩子,开始急病乱投医,要不是如此,她早就杀掉了李阳和慕容慈,更不会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

    李阳和慕容慈慢慢走了过去,来到巨大鸟蛋面前,离近了一看才现,在弹壳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纹路,像是一些神秘的祭文。

    这是朱雀蛋上特有的纹路,可以起到保护作用。

    此时纹路已经相当暗淡,上面冒着丝丝寒气,李阳手掌轻轻抚摸在上面。

    朱雀立马紧张的喊道:“住手,你要干什么?”一股力量瞬间腾起,威压四方。

    “你放心,我们不会做出伤害小朱雀的事情,我只是看看有没有办法。”李阳连忙抬起了手,不敢再动一下,紧张的看着一惊一乍的朱雀。

    朱雀是爱子心切,只要是一切可能对自己孩子造成危险的潜在因素,都会让她瞬间警觉起来,她现在太敏感了。

    她亏欠孩子的太多了,绝不对再让孩子受到丝毫的伤害。

    朱雀渐渐的平静下来,收回了放出的力量。

    李阳这才松了一口气,再也不敢伸手摸朱雀蛋了,只是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

    现里面还有一丝微弱的生命气息,非常非常的微弱,微弱到随时都会断绝生机的地步。

    “看好了吗?你们有没有办法?”朱雀问道。

    她的双眼紧紧盯着李阳和慕容慈二人,屏住了呼吸,她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

    慕容慈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她从来没有见到,也没有听说过,当然是没有半点头绪。

    朱雀的目光又转向了李阳,李阳说道:“我有办法,但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朱雀眼睛燃气一股精光,情急道:“你说什么?你有办法?你没有骗我吧?”

    “办法确实有一个,我只有试了才知道行不行。”李阳淡定道。

    “那你赶快试试,如果你能孵化出我的孩子,我就答应你的一切条件。”朱雀惊喜万分的说道。这是一个母亲一千年来露出的第一次笑容。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