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369章 双枪比拼

正文 第369章 双枪比拼

    当夕阳挥洒,层林尽染。』 奇书吧WwΩW.qishu8.com

    一群麋鹿飞奔而过,个个雄壮,充满着生命力。

    其中有一头特别显眼的九色鹿,九彩绕身,如神鹿降临,被群鹿簇拥着,显然是这里的王者。

    九色鹿高高的扬起头颅,轻快的踏着蹄子,很有节奏感。

    这时三五个母鹿来到九色鹿身边,轻轻的依偎着,似是在求爱。九色鹿来者不拒,轮番宠幸,好不快活。

    李阳和慕容慈目睹了这一切,李阳倒是无所谓,慕容慈就有些看不下去了,虽然是动物之间的交合,但也太简单粗暴了。

    九色鹿快活后,走向二人,显得更加神清气爽,像个高傲的国王。

    “你们不简单,竟然来到这里,我那几个哥哥也太窝囊了,让两个弱小的人类闯到了这里,这要是被女神大人知道了定要责罚他们。”九色鹿抱怨道。

    九色鹿上下审视着李阳和慕容慈二人,淡淡道:“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开始吧。”

    只见九色鹿幻化成人形,是一个强壮的汉子,全身肌肉块块隆起,如一条条虬龙。

    他手中握着一根九尺长枪,枪头闪耀着精光,枪身玄铁打造,整杆枪造型简单流畅,古朴大方。

    长枪在他手中瞬间舞出无数枪影,连成一片,威压天地。

    “我乃张月鹿,我手中的是鹿神枪,我最心爱之物,请。”张月鹿持枪而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二话不说就开战,让李阳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李阳道:“还请前辈说明规则。”

    只要是比试,那就有规则,李阳算是看明白了,七宿们都是爱比赛的家伙,一言不合就比赛。

    井木犴是爱吃,简直是吃货一个,鬼金羊是心理扭曲,极其阴暗的人,柳土獐是崇尚度,而星日马是个赌徒。

    看张月鹿的样子应该是一个尚武之人,狂热的爱枪者。

    “很简单,你只要撑过我三招,就算你胜。”张月鹿说道:“胜了就过去,败了就回去。”

    三招?李阳知道,说得轻松,实则很难,恐怕他连一招都坚持不住。

    不过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让退回去,这让李阳感觉对方很人性化。比之前的那几位好多了,动不动就要人命。

    要说长枪,他也有一杆,引魂之枪,在婆娑世界里得到,引魂之枪的真正力量他不知道有多厉害,但感觉比张月鹿手里的长枪要强一些。

    是福是祸都躲不过,那就比试一下。

    “那好,还请前辈赐教。”李阳应道。

    嚯嚯嚯……

    张月鹿依旧抖起了鹿神枪,枪影无数,汇成一个个鹿影,鹿影成群的冲撞过来。

    “这是第一招,鹿影成群。”张月鹿喊道。

    一只只鹿影就像枪头一般,如奔如刺,满目的鹿角如刀锋剑影,奔刺而来。

    李阳抖出引魂之枪,猛地一个突刺,迎了上去。

    引魂之枪的招式很简单,就是平常的扎、刺、点、拔,没有多余的花招,但就是简简单单的招式,出手后有着无疑匹敌的威势。

    引魂之枪刺出,刺入群鹿之中,只见精芒大作,溢出一股黑色烟雾,形成一只大手,瞬间搅动风云,驱逐群鹿,做出撕裂之势,把鹿群撕的粉碎。

    张月鹿不惊反喜,喊道:“好枪法,普而不拙,化繁为简,当是返璞归真的好枪法。”

    “再来,我虽然不要你的性命,但在刀枪无眼,如果战斗死在我的抢下,那就不要怪我了。”张月鹿大喊一声,双腿紧绷,一个前跃,手中的鹿神枪如巨龙般从上而下砸了下来。

    “霸王一枪。”

    好霸道的招式,李阳不敢硬接,连连后退,同时抖出引魂之枪,挥出一个个圆弧,想要化解巨大的冲击力。

    可是张月鹿的度太快,力量太大,一枪砸出,直接荡开了李阳的引魂之枪,一股力量击在了李阳的胸口。

    李阳的身体倒飞出去,身体还没有落地,就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他不能败,都已经走到了这里,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

    在身体坠落在地的一瞬间,李阳引魂之枪插入地下,这才强行稳住了身体,双脚落地,勉强站稳身形,总算没有倒地。

    倒地就以为着败了,只要站着,就还有希望。

    刚站稳身体,李阳又吐出一口污血,这次真的是受了内伤,被张月鹿的一枪的冲击力震到了内脏。

    “李阳,你没有事吧?”慕容慈连忙扶住了李阳,担忧道。

    李阳抹掉嘴角的血迹,道:“没事,不过受了一些内伤而已。”

    说话间,李阳就已经开始运转“生命之元”修复伤势了,短短一分钟内,伤势已是基本上痊愈,胸口也舒坦了很多。

    “好小子,两招已过你还站着,看来我小看你了,不过我刚才没有出全力,现在还剩最后一招,你可小心了。”张月鹿对于李阳的表现很惊讶,他虽然没有出全力,但威力很大,足可以击倒众多对手。

    李阳能够坚持两招,不是依靠自身的实力,而是依靠了引魂之枪的特殊之处,引魂之枪为上古十大魔器之一,威力自然很大,即是李阳现在的实力能不够挥出它全部的力量。

    “那就来吧!”李阳推开慕容慈,重新站直了身体,引魂之枪与手臂持平,枪头直指张月鹿。

    “好,有骨气,要是放在半年前,我一定要收你为徒不可。”张月鹿惋惜道:“这么好的苗子可惜了,我已经不再收徒,真是可惜。”

    张月鹿手里的鹿神枪高高举起,喊道:“我很欣赏你,这次我依旧不会使出全力,能不能接下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一招也是我最得意的一招,集我所有的枪法为一体,看招,枪裂天地。”张月鹿把鹿神枪舞出了无数的枪影,经过层层叠压,形成了一杆乌黑色的巨型长枪,枪头如山,威压下来。

    李阳忽然感觉全身就像被万山倾轧,重的喘不过气来,想喊都喊不出来,似乎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只能呼吸不能喊叫。

    巨大的压力导致李阳的衣服都尽数崩裂,皮肤都出现了一道道血痕,鼻孔、眼睛和耳朵里流出了鲜血,他整个人就要被压扁了。

    顾不了这么多了,李阳把全身的元力齐齐运转起来,其中包括精元之力、妖元之力和佛元之力。

    三种元力在体内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从漩涡内释放出一股强的力量,力量瞬间导入引魂之枪内,只见引魂之枪骤然一亮,轰然颤动,犹如擎天之柱,刺向张月鹿的鹿神枪。

    叮叮叮……

    一阵金属交击声,引魂之枪如枪中霸王,完全压制住了鹿神枪,把鹿神枪刺得满目疮痍。

    噗!

    张月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瞬间萎靡了下来。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李阳,又看了看李阳手中的长枪,问道:“这是……是什么枪?”

    “引魂之枪!”李阳霸气道。

    张月鹿登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吞吞吐吐道:“你是说号称上古十大魔器的引魂之枪?”

    “不错,正是此枪。”李阳确切道。

    张月鹿盯着引魂之枪看了很久很久,他的表情很复杂,一会儿喜一会儿悲,最后叹了一口气,道:“引-魂-之-枪!我败了,能够败在如此神枪之下,我心服口服,你们走吧。”

    张月鹿瞬间老了几十岁,再没有了刚才的威武雄壮、意气风,就连鬓角都微微泛白,出现了几缕白。

    李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于心不忍,喊道:“等等,我有东西给你。”

    张月鹿停下沉重的步子,没有回头,只是佝偻着身子站在那。

    李阳拿出一块玉片,把引魂之枪的枪法输入其中,递给了张月鹿,说道:“这是晚辈送给前辈的礼物。其实前辈已经很厉害了,你只是使出了一半的力量,我能抵挡下来也不稀奇,一个虽败未败的结果何必在意呢!”

    “虽败未败,对,我并未使出全力,并没有真正的败。”张月鹿似乎突然找到了希望,又重新振作了精神,焕了神光。

    “谢谢你,我明白了,没想到今天被一个晚辈给上了一堂课。”张月鹿毫不客气的接过李阳递来的玉片,潇洒的大步走开,也不问是什么东西。

    张月鹿渐行渐远,看着他的背影,李阳微微摇头,这种人的执念太深,很容易误入歧途,如果不能越过魔障,修为很可能就会停滞不前。

    ……

    又一天过去了,李阳和慕容慈不得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起来,二人就马不停蹄的赶路。

    目前已经成功闯过五关,不出意外的话还剩下两关,如果瞬间,今天天黑之前就能抵达山顶,见到传说中的南方之神,神鸟朱雀。

    中午时分,李阳和慕容慈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很热,四周的空气干燥无比,让人异常的燥热。

    噗!噗!噗!

    突然,一条条火蛇从四面八方吐出,卷着奇热的温度,仿佛瞬间置身在了火海之中。

    场景瞬间生了变化,李阳出现在了一个山洞内,他看了看左右,慕容慈也不见了。

    幻象?阵法?

    山洞内的景物渐渐凝实,似乎就是一个真正的山洞,李阳敲了敲石壁,出“噔噔”的闷响,确实是真材实料。

    “慕容慈,你在哪?”李阳呼喊道。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