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335章 血月禁术

正文 第335章 血月禁术

    轰!

    掌印与耀阳剑相撞,出一股强大的威慑之力,巨大的威能波及四周,一些花草树木尽数粉碎,被摧残的不成样子。『 奇书吧WwΩW. qishu8.com

    待激起的尘烟散去,在大家的期望中。当然这种期望是李阳必死的结果。

    但,李阳依旧站立在那里,岿然不动,毫未损。

    “这……怎么可能?”

    “李阳竟然挡住了血月狂的一击。”

    “我见识过血月狂的这一招,当时是跟金剑宗的一名弟子打斗,此招一出,直接把对手拍成了肉泥。”

    “可是现在被李阳挡下了。”

    “我没有看花眼吧,还是血月狂没有出全力。”

    “太不可思议了,看来李阳并不是不堪一击的。”

    “……”

    惊讶!

    众人纷纷惊讶,惊讶李阳竟然无事,那可是来自血月世家,血月狂的猛力一击。

    在场的人,谁都没有把握接住血月狂刚才的那一击。

    然而,李阳却相安无事,难道他的修为在血月狂之上?

    正在众人迷惑的时候,在血月狂震惊的眼神中,李阳动了,而且接下来展示的实力,终于让众人明白,他们小看李阳了。

    “去死吧!”

    李阳爆出全身精元之力,元神境后期的实力展示的淋漓尽致。

    李阳凌空跃起,手中的耀阳剑爆出一阵刺眼的光芒,三道阵法卷向血月狂。

    同时心中默念《紫电怒雷击》法诀,三道紫雷用天边劈下,所有的矛头统统指向了血月狂。

    “咦,这是什么仙法?很像紫雷世家的天外雷电。”

    “难道李阳与紫雷世家有关系。”

    “不会的,李阳只是药王谷在遗弃大6招收的弟子,据说是从一个叫地球上来的人。”

    “不对,这不是天外雷电,更像是九天之上的紫色神雷。”

    “对,这是仙术,不是仙法。”

    其实李阳不知道,在天虚界内,所使用的法术是有区别的。

    比如李阳在遗弃大6修炼的法术大多都是仙法,只有极少数的是仙术。

    而他在水晶棺内得到的那些仙术玉片内,记载的大都是仙术。

    要说仙术与仙法是什么区别,好比馒头与面包的区别,馒头比较实用,但食之无味,面包却实用又好看。

    虽然本质没有变化,但所表现的形式不一样,产生的力量也就不一样。

    简单点说,仙术是仙法的更高一级,从法到术的彻底转变,让仙术的力量高于仙法,造成的危害不可估量。

    《紫电怒雷击》之所以是仙术,因为这是在紫田神玉内的多宝灵塔内中得到的,老主人留下来的东西岂会是俗物。

    术高于法,凌驾其上。

    三道九天紫雷瞬间劈下,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分三个不同的方向,劈向血月狂。

    血月狂连忙闪躲,身形变化莫测,似乎展示出了一种身法仙术,避开重重危险,眼看就要避开三道九天紫雷。

    就在这时,耀阳剑上的阳火阵突然喷出一股股阳火,笼罩在了血月狂四周。

    “呼,这又是什么?”

    “这是带有阵法的灵器,而且还是仙灵器。”

    “嘶……仙灵器?这可是少见的宝物,一定是在水晶棺内得到的。”

    “不错,在天虚界,能够拥有仙灵器的无不是大能强者,就是仙门家族也会把仙灵器妥善安排,不敢有丝毫马虎,李阳上来就是一件仙灵器,可见在水晶棺内得到了宝藏。”

    “这次可以确定了,李阳确实得到了宝藏,大家一定要留下他,宝藏不能被他拿走。”

    “……”

    李阳一连串的攻击紧凑迅猛,展示出来的实力让血月狂很是吃惊,此时又见一团烈火围住自己,心里多少有些慌张起来。

    四周有九天紫雷加身,现在又有烈火袭身,血月狂惊慌之下,运转精元之力,只见他鼓动体内精元,在周身形成了一层保护膜,这种精元膜很常见,只要达到一定实力就可以使用。

    然而就在血月狂以为这样就能够躲过李阳的攻击时,李阳手中的耀阳剑再一次闪亮起来,剑身上的琉璃火球阵一阵轰鸣,从中出凸出一个大火球,眨眼间已是朝着血月狂当头砸下。

    血月狂大惊失色,此时他终于意识到了李阳的可怕,李阳的实力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

    “两种阵法共存,双阵共鸣,原来这般剑是双阵共鸣,价值连城啊!”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双阵共鸣的仙灵器,这样的宝物横空出世,必是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快通知家族,有至宝出世,赶快派人前来夺取。”

    “是,我马上通知家族人员……”

    面对李阳的狂轰乱炸,血月狂已经无法淡定。

    九天紫雷、阳火之海、琉璃火球,这一个个强有力的攻击,让血月狂有些后悔,后悔挑战李阳。

    他本以为李阳不过是一个蝼蚁,一个侥幸得到宝藏的家伙,没想到出手这么凌厉,比他遇到的所有对手都要强。

    他已经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但是在死亡面前,血月狂又不得不冷静下来,求而生的**让他暂时战胜了恐惧。

    他不能死,也不会死。

    对,他可是血月世家的人,怎么会被一个刚入仙途的小子给杀死,绝对不能,也不会。

    血月狂突然右手朝着虚空一抓,撕裂一个大洞,一脚踏了进入。

    空间移动!

    非常罕见的一种仙术,通过撕开虚空,达到短距离横移,这种仙术往往都是保命的绝技,一般人很难拥有。

    “我就是血月狂这么会被给李阳,原来还藏有这么一招。”

    “大家都是虚惊一场,血月狂毕竟是血月世家之人,底蕴深厚,资源雄厚,说不定还有什么秘密大招没有使出来呢!”

    “对,我还是看好血月狂的,李阳只是个垃圾,烂泥怎么能与宝玉相比。”

    “李阳算什么东西,血月狂凭此一招已经稳胜了……”

    对于这些质疑和辱骂,李阳不以为然,充耳不闻,任由他们在那里噪舌,等他收拾完了血月狂,他丫的抽烂他们的嘴。

    血月狂想逃?哪有那么容易。

    李阳再次刺出耀阳剑,剑尖刺向虚空,正好划过被血月狂撕裂的豁口处。

    轰!

    一轮烈日凭空出现,恰好挡在了血月狂身前,挡住了虚空缺口,切断了血月狂的最后退路。

    至此,血月狂的处境前所未有的危险,极度的危险,上有九天紫雷,四周有阳火蔓延,后有琉璃火球追击,前有烈阳巨日阻拦。

    绝境!

    彻彻底底的绝境,任血月狂再怎么挣扎都是枉然。

    血月狂说过,他不能死。

    在这关键的一刻,血月狂身后显现出了一轮玫红色的月亮,月光如血,猩红诡异。

    血月世家的不传之术,血月禁术!

    血月狂最终还是使出了这一招。

    不到万不得已,生命关头,他是不会轻易使用此禁术的。

    血月禁术,以血月为媒,己身为介,举手投足间,让敌人死于血色恐怖之下。

    血月一出,风云变幻!

    “天呢!血月狂竟然动用了血月之力,可真是少见啊,能比他使用血月禁术,可见李阳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

    “听说血月世家的人在召唤出血月后,可以借助血月的神奇力量进行修炼,而且修炼度之快,远远要比灵气来得快。”

    “那是当然,这还能有假,要不然血月世家怎么能位列十大世家,都是这血月禁术的功劳,据说这是血月世家第一代家族偶然悟出的仙术,精妙绝伦。”

    “这可比咱们这些豪门厉害多了,咱们豪门一般都是强行借助外力,来增加实力,他们都是利用这些神秘的自然之物达到目的,本来就有着本质的区别,完全没有可比性。”

    “那是,要不然也就没有世家和豪门之分了。”

    众人有些一阵毫无营养的议论,同时看向血月狂的眼神中充满了羡慕、嫉妒。

    李阳却是没有多少惊讶,因为他收到了来自体内天枢的说法,天枢说他喜欢这轮血月,因为可以增加他的星辰之力。

    那还什么还说的,正打算让他出来帮忙呢,他这就自己找上门来了,那就去吧,把那诡异的血月给我拿掉。

    天枢不负所望,来无影去无踪,举手一挥,手中的狼吻剑如死神之眸划过血月。

    血月瞬间被划破两半,血红色像是被水侵染的墨汁,四周晕开。

    被晕开的血红,如同血液一般,快的吸进了天枢的体内,所需时间很短,如是一瞥惊鸿,又回到了李阳体内。

    大部分人根本都没有看到是怎么回事,血月狂身后刚刚凝聚的血月就瞬间破灭。

    就连血月狂都吃惊的望向身后,这种情况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好端端的血月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呢?

    这一幕却是没有逃过星象吉人的眼睛,有道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看清刚才那一抹黑影到底是何物。

    血月一经消失,所有人都懵了,刚才他们还在夸赞血月世家的血月是多么好多么厉害,现在突然不起作用了,就像刚刚提枪上马,马儿却不跑了,利箭搭在弓弦上,弓弦却断了。

    这种事情很憋屈,很窝囊。

    突然!

    轰!

    轰!

    轰!

    三道九天紫雷瞬间劈下,直接劈中了血月狂,当即破开了罩在他身上的保护膜。

    随之而来阳火又瞬间焚燃了血月狂的身体。

    “啊……”

    血月狂出一阵惨叫,声音极其的悲痛。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