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267章 修为被废,困于苦崖

正文 第267章 修为被废,困于苦崖

    尉鹤被李阳的灵火烧伤,只感觉双手疼痛难忍,脸色难看至极,狰狞道:“没想到你也有几分能耐,灵剑、灵火都有,看来你的仙缘不浅,可是却不识时务,白白可惜了大好前程。Ω奇书吧Ww W.qishu8.com”

    尉鹤不顾双手疼痛,身形一闪,再次朝李阳攻来,他就不信了,他堂堂一个元神境后期的高手,还对付不了一个刚刚进入元神境的李阳。

    李阳见尉鹤再次攻来,不敢大意,双眼盯着尉鹤的举动,只要对方做出任何举动,他都会做出相应的抵挡姿势。

    现在只有见招拆招才能暂时抱住性命,如果硬来,尉鹤不出三分钟就能杀死他。

    只见尉鹤袭来,又是先前的那一招,在身前幻化出了一把巨大的刀刃,这次的刀刃要比之前的更大更迅猛。

    眨眼间就到了李阳的跟前。

    对付这样的招式,要么是快躲开,要么就是使用防御性的仙法来抵挡。

    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李阳是完全躲不开尉鹤的攻击,只得像上次那样,使用“剑罡罩”来抵挡一下。

    李阳瞬间又撑起了“剑罡罩”,护住了周身。

    尉鹤见到李阳使出这一招,顿时露出了一股笑意,心道:小子,我看这次你还怎么躲。

    只见刀刃一下劈在了李阳身上,“剑罡罩”光芒一亮,成功抵挡住了刀刃,彼此的能量两两抵消,刀刃和剑罡罩纷纷消散。

    就在李阳要松口气的时候,在刀刃消失的地方倏地又出现了一柄刀刃,这柄刀刃竟然是半透明的,一直隐藏在暗处。

    李阳暗呼不妙,心知已是上了尉鹤的当,刚才在明面的刀刃只是掩饰,这把半透明的刀刃才是杀招。

    但是此时刀刃已经近在眼前,李阳已经没有时间再次撑起一层“剑罡罩”了。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李阳暗暗想道。

    砰!

    李阳被刀刃瞬间劈中,口吐鲜血,仰面倒飞出去,如同死尸一般滚落在了大殿之外。

    李阳尚有一丝意识,可是身体已经已不受控制,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噗……”

    李阳又是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的可怕,没有一丝血丝,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

    尉鹤极奔来,又一脚踹在了李阳的小腹上。

    “啊……”

    李阳痛叫一声,身子缩成了虾米,痛得汗水都侵湿了鬓角。

    尉鹤缓缓蹲下,抓起李阳的衣领,淡淡道:“这种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如果现在你答应不再过问此事,我还是可以考虑放了你的。”

    李阳双眼如同死神一样死死地盯着他,其中充满了怨恨,冲着他那可恶的脸上就是吐了一口血水。

    “我呸,我死也不会答应你的,你这个肮脏的小人。”李阳喊道。

    尉鹤掏出一条手帕,抹掉了脸上的血水,缓缓起身,邪邪的笑着,道:“那我就成全你。”

    尉鹤伸手就要抓向李阳的脖颈,想要捏碎李阳的脖子。

    “住手!”

    就在这时,从远处突然响起一道声音,紧接着就走来一人。

    尉鹤看到此人,显然是一愣,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淡淡道:“这里没有你的事,还希望你不要插手。”

    李阳艰难的扭头看去,来人竟然是看守炼丹房的那位老者。

    老者微微摇头,轻声道:“尉舵主,看在老夫的面子上留他一条命如何?”

    尉鹤不屑道:“你别忘了,你只是客居在我们药王谷,并没有权利命令我吧,再说我们药王谷的事情也不需外人来插手的。”

    很明显,尉鹤的意思就是老者是一个外人,根本没有说话的份。

    “我虽然不是药王谷之人,但我与贵派的谷主丹阳子是至交,即使他来了也会给我三分薄面的,你说呢?”老者直接拿出了谷主丹阳子来说话,显然是想压制尉鹤。

    尉鹤气呼呼道:“现在不在天虚界,而是在遗弃大6,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自有权利决定分舵的所有事务。”

    “前辈,我的事你不要管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我命该如此,也是阻拦不了的。”李阳声音虚弱,不想再被其他人牵连其中。

    虽然听老者的口气在药王谷内的地位不一般,但已经下了杀死自己的决心,就是今天不杀死自己,自己也活不过明天的太阳。

    “你与我有缘,我自会救你一命,日后如何,就看你造化了。”老者缓缓道。

    而后老者又看向尉鹤,接着道:“我只抱他命,其他的一概不管。”

    尉鹤一听,明白了老者的意思,只保命,那就是说不管是把李阳废去修为,或者打残打废,他都不会过问。

    尉鹤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老者的身份不一般,与谷主交情至深,也没有必要跟他翻脸。

    既然对方让步,那他也就顺水推舟,留下李阳一条命又如何。

    “好,我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他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尉鹤说道。

    “那我就谢谢尉舵主了。”老者不再言语,随即转身离去,再也没有看李阳一眼。

    李阳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老者为何出手相救,难道只是单单的向他所说那样有缘吗?

    但现在李阳也顾不得多想了,既然落在了尉鹤手中,就是活着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何满卿能把胡岚珊救出,把胡岚珊送至一个安全的地方。

    他所在的一切就是为了保住胡岚珊,但也值得,他尽了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

    老者离去,李阳轻轻的闭上了双眼,等待尉鹤动手。

    “今日饶你一命,但要废除修为,丢下苦崖自生自灭。”尉鹤喝道。

    紧接着李阳就感觉自己的丹田像泄了气的皮球,精元之力快消散,筑基高台坍塌破碎,所以的修为付之东流。

    而他的四肢经脉也被尽数挑断,李阳顿时昏死了过去。

    …………

    茫茫黑暗中,李阳似乎来到了地狱,整个世界笼罩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到处都充斥着阴森森的恐怖气息。

    一切都是那么可怕,没有一个生灵,只有李阳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似乎与脚下的土地连在了一起,一动也不动。

    这时从四面八方飞来无数的鬼魂,张牙舞爪的扑向李阳。

    “不要,不要……”

    李阳从噩梦中惊醒,感觉全身不动动弹半下,身体躺在一棵古怪的树下,被树根缠绕在身上,紧紧地箍住。

    甚至两条树根穿进了琵琶骨,如同钢铁锁链,牢牢地拴住了李阳。

    “这是哪里?”李阳仰头凝望,这里是一处崖底,此时天已大亮,可以看清四周景象。

    四周树木丛生,飞满了蚊蝇,盘踞在李阳的头顶,时不时飞落,在李阳身上停留片刻。

    这些蚊蝇巨大无比,有篮球般大小,忽闪着翅膀,像一架架小型的轰炸机一般,盯着李阳这堆美味的食物。

    “这就是苦崖。”李阳呢喃道,想起了尉鹤把自己打昏前说过的话,要把自己放进苦崖内自生自灭。心中已是没有了半点生的**,只有等死的心。

    “我修为被废,丹田破裂,经脉尽断,已无生还的机会。”李阳叹气道。

    心中虽是不甘,但也破罐子破摔了,只是可怜了自己的父母,不能为他们养老送终。

    想到这里,李阳留下了两行眼泪,默默地哭了起来。

    换作是谁身处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会心灰意冷,修为尽废,没有了生存的希望,就连现在身体都不能自由行动,不等死还能做什么?

    他不甘,从一个无知少年走到现在,好不容易拥有了些许力量,现在又被打回了原型。

    他不甘,为何脚下的烂泥都能面对星空,而他却不能,此时的烂泥都要比他强,比他有勇气。

    他不甘,难道偌大的天底下,就没有他的一席之地,世界再大,都是实力者的天下,没有弱小者的立足之地。

    现在一切都是白搭,所有的一切已不在,历史的长河在奔流,渺小的沙砾依旧是渺小的沙砾,永远成不了可以阻断江河的石峰。

    李阳就这样躺着,愣愣的看着天空,巨大的太阳就在头顶,无情的炙烤着他的躯体。

    身上的伤口可是出现溃烂,干燥的口舌已经麻木,嘴唇翘起了皲裂的皮子,裂开一道道血口。

    溃烂的伤口上落满了蚊蝇,蚊蝇生出了一条条白色幼小的蛆虫,开始吞食着血肉。

    而李阳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任由蛆虫无情的在血肉里爬动。

    因为李阳把所有的疼痛全都转化为了对尉鹤的怨恨,都是这个该死的杂碎,身为舵主却品行不端,妄想残害胡岚珊,还多次找自己做那些肮脏的交易。

    现在又不顾长幼秩序,出手废掉自己的修为,斩断自己的经脉,痛下杀手,其心可诛,不可原谅。

    “尉鹤,你等着,我李阳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李阳撕心裂肺的嘶喊道。

    “爸、妈,儿子不能尽孝了,只有来世在尽了,胡岚珊,我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李阳黯然的流下了两行泪水。

    嗡嗡!

    蚊蝇越来越多,蛆虫也越来越多,伴随着蚊蝇蛆虫的增多,李阳的生命也在一点点流逝,眯着的眼睛已快完全闭合,他感觉就连天上的太阳都变成了黑色。

    整整一天过去,李阳的身体已经溃烂了几近一般,双腿的小腿处已经露出了白骨。

    爬在上面的蛆虫长得肥肥胖胖,有了手掌那么大小,还在不断的吞食着血肉。

    再过不了多久,这些蛆虫就会脱变,变成一只只巨大的蚊蝇,再生出蛆虫,那样无限循环,直到李阳彻底成为一堆白骨。

    而在这时,小薯和小藤从紫田神玉空间内跳出,却是没有李阳的召唤,他们自行而出。

    小薯和小藤看到李阳的样子,顿时愤怒无比,特别是小薯,撕心裂肺的喊道:“这就是你吗?你不配做我的主人,我真是看错你了,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这样认命了,认怂了,我看不起你,我鄙视你。”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