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264章 威胁是善意的提醒

正文 第264章 威胁是善意的提醒

    药王谷,竹林中,凉亭内。』 奇书吧WwΩW.qishu8.com

    李阳与胡岚珊并肩而立,胡岚珊把自己的奇遇与李阳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李阳听过后,不仅为胡岚珊的好运气感叹一番,人的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

    胡岚珊此次得到的功法和仙法足够支撑她走很远。

    “我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丹婴境中期,在众多弟子中也算佼佼者了,可是与你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胡岚珊羡慕道。

    “我只是运气更好一些罢了,也是经历了诸多生死才有了这番成就。”

    李阳说着拿出了一尊药炉递给胡岚珊,接着道:“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一个药炉,你拿去用吧,那万兽炉也该淘汰了。”

    李阳当然不会告诉她这是杀死司鸿千所得,不然又让她跟着担惊受怕。

    “这……?”胡岚珊有些犹豫。

    李阳道:“我放着也没用,正好你能用到,对你炼制二品丹药有很大的帮助。”

    胡岚珊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客气什么,就当定情之物了。”李阳调笑道。

    胡岚珊一听又把药炉还给了他,说道:“那我不要了,这也太寒酸了吧,一个破药炉就想打我,想得也太美了。”

    “嘿嘿,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李阳把药炉塞给了胡岚珊,说道:“这琉璃冰壶炉属于王级灵器,完全可以应对你炼制二品丹药的过程了。”

    胡岚珊白了他一眼,撅着小嘴道:“别想用这些东西糊弄我。”

    李阳讪讪一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二位好雅兴啊!”

    这时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李阳望去竟然是何满卿。

    李阳心中一喜,连忙喊道:“何大哥你怎么来了?”

    何满卿微笑道:“怎么,不欢迎吗?”

    “哪有啊,我正说一会儿去找你呢,你来的正好,咱们好久不见了,今晚一定要一醉方休。”

    “好啊,那大哥我就舍命陪君子了。”何满卿说道。

    二人早就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成了好朋友,说话也不是先前那般客客气气的。

    “你出去那么久终于舍得回来了?”何满卿说道。

    李阳道:“这不是修为遇到了瓶颈,不出去寻找机缘不行呀。”

    “那看样子你已经解决困难了。”何满卿笑道。

    “恩,还算幸运,得了些机缘。”李阳实话实说道:“有幸突破到元神境。”

    何满卿当然早已看出他的修为,只是没有说罢了。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见天色也渐暗,何满卿就拿出了几壶好酒来,二人开始大喝特喝起来,完全不顾了形象。

    胡岚珊也主动请缨,要去找些吃食,二人当然欣然应诺,胡岚珊也算麻利,很快就赶来回来,拎着三只野鸡赶了回来。

    在药王谷内,一些野鸡野兔之类的小动物还是有很多的,抓一些过来也不算难事。

    有了野鸡,当然也是李阳动手处理,李阳的烤肉味道他们还是记忆犹新,在二人催促下,李阳生起火来开始烤肉。

    有酒有肉,三人玩得高兴,胡岚珊也跟着喝了几口酒,显得有些微醉。

    待何满卿晃晃悠悠的离去后,李阳把胡岚珊扶起,打算先把胡岚珊送回去。

    “来,我先把你送回去。”李阳抱起胡岚珊,就感觉胡岚珊的玉体柔弱无骨,顿时让他心猿意马起来,浑身跟着一阵燥热。

    “不要拉我,我还能再喝一壶。”胡岚珊看来是真的有些醉了,翻过身来抱住了李阳,胸前的两团肉球一颤,让李阳更加火热起来。

    李阳管不住自己的手,忍不住在胡岚珊的胸上捏了一把。

    “恩……”胡岚珊轻呼了一声。

    李阳吓得连忙松开了手,搓了搓手指,感受那股子嫩滑。

    一路上李阳香艳不断,摸摸碰碰总是满足了心理,但长枪一挺,是怎么也熄不了火呀!

    扶着胡岚珊进了儒馨苑,推来了胡岚珊的房门,就走了进去。

    把胡岚珊放在床上,李阳盯着胡岚珊的娇躯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把目光移开了。

    “不行,我可不能乘人之危,樱桃要等熟了再吃,现在还不是时候。”李阳强行切断了自己的邪念,把被子盖在胡岚珊身上,就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现在夜色朦胧,倒有一丝清凉,夜风吹过,让李阳清醒了不少,叹了口气:“唉,我真是连禽兽不如啊!”

    连连叹气后,李阳就打算离开儒馨苑,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协调的气息。

    “咦,附近有人。”

    李阳按兵不动,假装什么也没有现,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儒馨苑。

    在李阳走出儒馨苑的同时,他身形一闪,隐秘在了黑暗之中,把全身的气息隐匿起来,又暗中折了回来,潜入了儒馨苑内。

    果然在不多时,从一片阴暗中走出了一个人,李阳一看就认出了是谁,正是尉鹤。

    尉鹤盯着李阳的位置看来很久,似乎现了李阳的行踪,但又似乎没有现。

    之后他又看了看胡岚珊的房间,眼光闪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藏在暗处的李阳担心到了极点,如果现在尉鹤要去夺了胡岚珊的红丸,李阳根本阻拦不住。

    尉鹤接近炼虚境的修为可不是摆设,对付李阳这样的人物根本不费什么劲。

    尉鹤在胡岚珊房间前站立良久又退回到了暗处,消失不见了踪影。

    李阳不放心,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接着潜伏在一处,静静的等待着。

    直到一个时辰后,李阳感觉尉鹤不会再出现了才悄悄离去,赶回了自己的住处。

    一路上李阳都揣摩尉鹤刚才的用意,不知道他那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看看,出来透透风?李阳感觉并不是那么简单。

    回到住处后,李阳总感觉心神不宁,感觉有什么事情将要生。

    “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李阳紧皱眉头,在屋内来回踱步,最后干脆走出草屋来到药园前。

    深吸了一口药香气,这才感觉舒畅了一些。

    “难道我杀死司鸿千的事情已经被人现了?”李阳自言自语道。

    “你说的不错,擅自杀死宗门护法,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李阳豁然回头,看到尉鹤正一步步走来。

    其实在儒馨苑的时候,尉鹤就现了李阳,他本想趁机潜入胡岚珊的房内,要夺了胡岚珊的红丸。

    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再不突破就没有机会,所以他必须要尽快取得胡岚珊的红丸助力。

    胡岚珊的红丸是罕见的一种体制,只要与之交合,修为定会大增,突破瓶颈轻而易举。

    刚才靠拢到李阳在场,他没有冒险一试,他明白,只要自己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李阳定是极力阻拦,到时候坏了自己的事情不说,还会闹得宗门尽知。

    所以他要无后苦之忧,就必须先把解决了李阳这个大麻烦。

    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铤而走险,待李阳离开后,他尾随而来,打算要给李阳做个交易,如果交易不成,那他就只有杀掉李阳了。

    “是你。”李阳惊愕道。

    明明看着尉鹤在儒馨苑出没,为什么突然又出现在了这里。

    “感觉很惊讶是吗?”尉鹤呵呵笑道:“呵呵,我今天来是想给你做个交易的。”

    尉鹤是直入正题,不打算绕来绕去的。

    李阳眼睛一转,似乎明白了尉鹤今天所来的目的,说道:“哦,跟我做什么交易,咱们好像平日并无往来吧!”

    “交易不论关系远近,各取所需罢了。”尉鹤淡淡道。

    李阳摇头道:“我感觉自己没有什么能与你交易的,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

    “难道你就这么有把握能够保护胡岚珊的周全吗?”这时尉鹤显然是失去了耐性,威胁道。

    李阳眸子一紧,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其实很简单,你杀死司鸿千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必须不要过问胡岚珊的事情,你知道,我是多么需要胡岚珊的。”尉鹤道。

    “妄想,如果是这件事,那就免谈。”李阳态度坚硬道。

    “是吗,你可想好了,杀害护法可是死罪,只要我打算追究你的责任,你就在劫难逃,免不了被废除修为,逐出宗门。”尉鹤语气加重道。

    “哼,你以为我怕你吗?”李阳冷笑道。

    “就算你不害怕,也要为胡岚珊着想,就算你不答应,我也有很多种办法杀掉你,到时候胡岚珊不还是我的。”尉鹤接着道:“相反,现在你答应了,不但可以得到很多好处,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李阳怒道,显然是被尉鹤的话激怒了,双拳紧握,脖子里的青筋都依稀可见。

    “不,不,这怎么算是威胁,这是善意的提醒,对,是提醒,明白吗?”尉鹤邪邪一笑,似乎是感觉把李阳给吃定了。

    “只要你答应不过问胡岚珊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杀死司鸿千的事情不会再被提起,你还会得到一批灵石,将来有机会还会把你送到天虚界,怎样,你考虑清楚了。”尉鹤接着抛出了一个个诱人的条件。

    他的这些条件对于每个人都有吸引力,特别是最后一条,送往天虚界,那可是遗弃大6上的每一个修真者的愿望。

    自此这些修仙者被派往这里,脱离天虚界,他们巴不得要早点回去。

    特别是李阳这些没用去过天虚界的人,更想到那里看看,寻找更多的仙缘,在仙途上能走更远一些。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