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259章 斩杀司鸿千

正文 第259章 斩杀司鸿千

    药王谷后山,司鸿千正与天枢打得正酣,短时间内不分胜负。

    李阳站在一旁,较有兴趣的看着,他对天枢很有信心,甚至不用自己动手就能打败司鸿千。

    因为李阳的这个元神比较特殊,有着本体全部的实力,相比司鸿千的元神要厉害一倍,与司鸿千本人一样的实力,所以能够敌对司鸿千本人而不落下风。

    现在司鸿千与天枢交手就开始落了下风,他越来越震惊,疑惑的看着天枢,不知道天枢是何来历。

    李阳暗中冷笑,他当然不会知道,天枢只是自己的一副元神而已。

    又是几十个汇合后,司鸿千终究是落了半招,根本不能奈何天枢。

    司鸿千质问道:“你到底是谁?来我药王谷做什么?”

    到现在,司鸿千还以为天枢是李阳引来的外人,但感觉天枢的气息不像是妖灵,也不是其他仙门中人,使用的力量特别奇怪,似乎压制着精元之力。

    天枢可是贪狼星君,拥有星辰之力,当然不是司鸿千能够看出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死还是想活。”天枢冷冷道。

    而这时司鸿千不再与天枢交缠,而是突然攻向了李阳,打算从身上开刀。

    李阳冷笑道:“不要再费劲了,今晚你是在劫难逃。”

    李阳神识一动,天枢立即回到了自己面前,当即拦住了司鸿千的攻击。

    天枢狼吻剑一挥,直接阻隔了司鸿千的虎啸刀,又是一剑,在司鸿千的胸口划出一道血口。

    司鸿千惊慌后退,惊恐的看着天枢,突然明白了什么,道:“这是你的元神?”

    “你终于看出来了,还不算笨。”李阳笑道,笑容甚是诡异,让司鸿千不寒而栗。

    司鸿千嘶喊道:“不可能,你的元神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可能不可能你都看见了,不可能的事情多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李阳冷声道。

    “你一直想要谋害我,那今天我就如你所愿,只要你杀了我,就能得到我身上的宝物,还等什么,来吧!”李阳接着道,伸出手臂,闭上眼睛,似乎任由司鸿千来杀一样。

    司鸿千虽然不敢相信眼睛的一切,但凭借多年的经验还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生,多少都会有些怀疑,就是这种心理,导致他一错再错。

    “哼,小子不要装神弄鬼了,我见过的世面比你吃过的饭都要多,这种把戏岂能隐瞒住我。”司鸿千根本不信。

    李阳道:“那好,你大可以来试试。”

    司鸿千虎啸刀一挥,脚下奔走,又是攻了上来。

    这次李阳直接让天枢让来,自己亲自上手,要斩杀司鸿千这个祸害。

    从他进入药王谷司鸿千就找他茬,期间还从中作梗多次,如今是更了断的时候了。

    司鸿千大刀一挥,暴喝一声:“虎跃龙盘!”

    只见一头白虎跃出,直接扑向李阳。

    李阳岂能让他得手,灰劫剑瞬间出现在了手中,大手一挥,顺势就使出了一记“土罡剑法”中的突刺罡!

    一道坚硬的突刺瞬息抵在了司鸿千的胸口,皮肤被瞬间划破,鲜血直流。

    现在李阳与司鸿千同样是元神境初期的修为,按理说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是李阳体质特殊,经过“造化仙树”的改造,出手要比别人快些,再加上李阳修炼的功法特殊,现在司鸿千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出三十个回合,他就能拿下司鸿千。

    司鸿千对于李阳的表现也很惊讶,这次李阳归来突然变得厉害很多,甚至有些捉摸不透,摸不清真实的实力。

    司鸿千被李阳一击受伤,惊恐的看着李阳,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李阳已经不同往日,其实在李阳挥元神境实力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现在想到这一点似乎为时已晚。

    此时李阳如同一尊杀神,一双寒冷的眼睛死死盯着司鸿千。

    司鸿千只感觉头皮麻,浑身不自在,更是不敢在直视李阳。

    司鸿千显然是没有了之前的那般嚣张,更没有一个元神境的强者风范。

    更别说是药王谷的护法了,他已忘得一干二净,现在活命才是重要的。

    李阳所表现出的实力让他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

    “李阳,这里是药王谷,我是你的师叔,直接管辖你,你可不要乱来。”司鸿千喊道。

    他不说还好,这样一说让李阳更加恼怒,怒道:“你还知道是我的师叔啊,我因为你早已忘记了,现在又跟我说这些,是不是有些晚了,你认为有用吗?”

    “我,我……”司鸿千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他岂能不明白李阳的意思。

    他一向恶毒惯了,事事都要打压看不顺的弟子,早已被不少弟子哀声哉道,怨恨不已。

    “既然你今天要把事情说清,那就两清吧。”李阳道。

    刺中司鸿千的灰劫剑再次刺出,这次是刺向了司鸿千的喉咙,打断一击要了他的命。

    李阳也不顾一切了,祸害不除他永远不得安宁,还是除而后快的好。

    既然司鸿千主动送上门来,那就顺便干掉算了,免得再生是非。

    李阳心意已决,再次出手就是奔着司鸿千的命去的。

    “极罡刃!”

    仙法没有高低,仙法的威力大小取决于修为的高低,李阳目前是元神境初期的修为,再使用此招定是不同的威力,威力当然更胜以往。

    此招一出,一道巨大的剑刃凌空而起,朝着司鸿千狠狠劈下。

    司鸿千似乎也意识到了李阳的心思,知道想跑是来不及了,只有放手一搏。

    “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小子,我进入元神境多年,可不是谁想杀就杀的。”司鸿千喊道,手中的虎啸刀突然抛向空中,只见虎啸刀整个刀身瞬间幻化成一头更大的白虎。

    白虎仰头长啸,身子一扭,跃起迎上了李阳挥出的巨大剑刃。

    与此同时,司鸿千又放出了元神,打算趁李阳不备,从下方攻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把元神放出来的瞬间,天枢再次出手。

    刚才天枢就没有尽兴,被司鸿千的元神给跑掉了,现在他还敢放出来,这不是找死嘛!

    天枢瞬间出现在司鸿千的元神跟前,狼吻剑一挥,直接扫过司鸿千元神的脖颈。

    仅仅就这一剑,简简单单的一剑,没有华丽的外表,也没有多么高深的招式。

    一剑下去,司鸿千元神当场身异处,溅血三丈。

    而此时司鸿千的虎啸刀化作的白虎也已经与李阳出的剑刃碰撞在了一起,白虎凶猛,竟是一口咬断了剑刃,眼看爪子就要拍向李阳的脑袋。

    然而就是因为司鸿千元神被灭,司鸿千的本体也连带受损,精元之力供应不上,白虎身体一颤,竟是消失在了半空。

    司鸿千连吐三口鲜血,脸色顿时苍白的可怕,精神萎靡了下来。

    此时在司鸿千的心中只剩下了恐惧,这是面对死亡时才有的感觉。

    “咳咳……”司鸿千剧烈的咳嗽起来,看样子伤的不轻。

    李阳一步步走向司鸿千,灰劫剑在手,心中已经做好了灭杀司鸿千的准备。

    司鸿千看着李阳一步步走来,如同杀神,终于知道了害怕,神色慌张道:“不想干什么?我可是护法,你的师叔,你胆敢杀我,就会被药王谷逐出宗门,废除修为。”

    “哼,你说这些都是白搭,我现在杀了你,谁又知道是我杀的,死无对证的事情谁会深究,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死了就是死了,只怪你实力不济,找这么多借口只能说明你是个弱软的小人罢了!”李阳厉声厉色道。

    李阳越来越近,司鸿千想要反击,可是元神被灭,他的实力大减,所剩的力量不足一个灵丹境修仙者,根本不是李阳的对手。

    “不要杀我,不要……!”司鸿千声音颤动,几近哀求,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模样,此时就是一个祈求别人怜悯的可怜人而已。

    嗖!

    李阳目光坚定,丝毫不为司鸿千的哀求所动,毫不留情的斩出手中的剑刃,直接划过了司鸿千的脖子,一道鲜血溅出,染红了这深深黑夜。

    司鸿千的头颅飞出,依旧瞪着那不甘的眼睛,到死他都想不通,他会死在一个刚修仙不久的毛头小子手中。

    但现在李阳已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做事果断、心狠手辣的强者。

    在药王谷最高修为之人也不过是元神境后期的尉鹤,李阳凭借元神境初期的实力,大可以与众多护法平起平坐,不再是单纯的一个普通弟子。

    “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别人了。”李阳淡淡道,看着司鸿千的尸体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在这个世界不需要怜悯,你怜悯别人,死的就是你,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李阳手掌一摊,龙骨磷火从手心跳起,火焰倾洒,瞬间把司鸿千的尸体焚化,变成了一堆灰烬,在夜风中吹散在了茫茫山林中。

    从此世间不再有司鸿千此人。

    夜风吹过,从此李阳的心变得与石头一般坚硬。

    对待敌人不再手软,犯我者,誓死诛杀!

    司鸿千身死虽然去掉了李阳的一块心病,但他还是不能放松下来。

    一个司鸿千死了,后面还有柳宗明和尉鹤等着呢!都在虎视眈眈,他不能歇着,战斗才是刚刚开始。

    …………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