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256章 她的母亲是师父

正文 第256章 她的母亲是师父

    就在贪狼星君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时。奇书吧Ww W.『qishu8.com

    李阳又一次出手,此次的青辉剑在他的催动下暴涨万丈光芒,驱散无尽黑暗,如天空的烈阳,明光铮亮。

    “木剑双环!”

    极木剑法第四式。

    只见剑影浮动,凝聚成木,而木头之中伸出一支剑刃,如蟒蛇吐出的蛇信子,阴毒无比。

    等贪狼星君现不妙时,李阳手中的青辉剑已经刺中了他的胸口,一股鲜血瞬间溢出了皮肤,染红了他的衣襟。

    极木剑法以快著称,一个“快”字贯穿剑法精髓,之前和贪狼星君战斗他一直没有使用此剑法,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你赢了。”贪狼星君看着冒出的鲜血,伸手竟是用手指沾了一滴血液放在鼻尖狠狠一嗅,有些享受道:“很久没有问道血的味道了,久违的味道啊!”

    此时贪狼星君的样子很是邪性,就像是一个嗜血的魔头,让李阳不寒而栗。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贪狼星君轻声问道。

    李阳收回青辉剑,木然而立,淡淡道:“其实很简单,我就是利用了你的高傲,你太轻敌了。”

    “呵,你说的不错,是我太轻敌了。”贪狼星君大方的承认道:“以至于根本没有把你看在眼里。”

    “现在呢?”李阳问道。

    “现在?”贪狼星君看向李阳,竟然突然单腿跪地喊道:“贪狼星君,天枢,以后听从主人的安排。”

    李阳一愣,这是降服了,此时他不仅有些佩服他了,敢作敢当,遇事果断,是条汉子。

    李阳上前扶起他,说道:“不必这样,以后咱们兄弟相称便可。”

    “不,规矩不可逾越,主人就是主人,岂能妄自变动。”贪狼星君摇头道,不同意李阳的说法。

    李阳也懒得跟他争辩,说道:“那好,随你吧。”

    “现在我已打败你,你是不是那个成为我的元神了?”李阳又道。

    “那是当然,你先退出去吧。”贪狼星君说道。

    李阳照办,神识一动,就退出了贪狼星的区域。

    不多时,李阳就感觉到一股纯正的力量注入到了他的体内,最终流向了丹田之中。

    李阳连忙内视,就看到站立在丹田内的那副元神竟然快消散,被一副全新的元神给替代。

    原本元神的模样是李阳的样子,现在竟然快的变成了贪狼星君的样子。

    替代过程很快,也就是眨眼间的时间。

    一副全新的元神已然形成,正是那刚才被自己击败的贪狼星君。

    “贪狼星君!”李阳喊道。

    “主人,请叫我天枢,在主人面前不敢成为贪狼星君,从此贪狼星君不在,只有天枢。”贪狼星君道。

    “天枢。”李阳也不客气,当即改了口。

    “主人。”天枢应道。

    李阳看着天枢,心中的欣喜不言而喻,有了天枢这一个帮手,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实力。

    天枢的实力毋庸置疑,霸道无比,可以说,在当今的遗弃大6上,任何人的元神都不是天枢的对手。

    天枢似乎知道李阳所想,说道:“我在成为主人的元神时实力已经大减,与主人同等,只有主人的实力不断的上升,我才能回到原先的实力。”

    “什么,你那惊人的实力已经不在了。”李阳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天枢。

    天枢点点头道:“不错,但我的实力与主人等同,已是逆天存在,世间少有了。”

    “与我的实力等同。”李阳这才明白天枢的意思,立马露出兴奋之色,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了。”天枢肯定道。

    原来,修仙者炼出元神后,元神的实力只是本体的一半左右,比如李阳之前元神,李阳处在元神境初期,那元神就只在灵丹境初期,实力只是本体的一半,那样的战斗力其实不高,遇见高手几乎没有多大的用处。

    而现在天枢竟然与他自己的实力等同,也就是说天枢同样有着元神境初期的修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李阳就等于有了双份的实力,别说对战同级别的对人很轻松,就是越级战斗都不成问题。

    “哈哈……太好了!”李阳大笑出声,可见高兴的不得了。

    有了天枢,他就是如虎添翼,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得知这样,李阳不仅开始期待其他的六颗星辰了,如果把七星元神全部练成会是什么样的一幅场景,融合后成为七星神尊又是什么样的场景!

    他对这些都很期待,恨不得马上看见那幅场景。

    ……

    一个月后,李阳终于从山洞内走了出来,与他一起的还有婉清儿。

    在这期间,二人没有踏出这里的一步,而婉清儿在李阳的帮助下还突破了修为,达到了化神境中期。

    当时婉清儿突然面临突破,到了关键时刻,李阳见她痛苦无比,就往她体内输入了三道精元,分别是生命之元、聚能之元和进化之元。

    谁知竟误打误撞的解了婉清儿的困境,让她一举突破了瓶颈。

    就连李阳也感觉新奇,没想到自己修炼的“神牧诀”还有这奇效。

    婉清儿多次询问,李阳也只是含糊的应付过去了。

    此时二人站在小斗山山顶,山风温和,拂过李阳的脸庞,卷起婉清儿的秀。

    小斗山虽然不大,但胜在景色优美,奇观众多。

    此时正是小斗山的奇景之一,童子牧牛。

    只见远处的云层不断变化,仿佛是拥有了生命,在空中鼓动,扩散收缩,最后形成了一只老牛,老牛背上坐着一童子,童子手持竹笛贴在嘴边,嘤嘤袅袅吹奏着美妙的音乐。

    李阳顿时感到一种满足,此时有美景欣赏,又有佳人相伴,人生如此也算是极品生活了。

    婉清儿看向李阳,轻声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去哪?”

    “当然是会药王谷了,我已经出来半年时间,再不回去就说不过去了。”李阳伸了伸懒腰,微微一笑道。

    这时身后走来一人,二人同时转身,竟是婉清儿的父亲穆云天。

    穆云天看着婉清儿,默默无语,只是静静地看着。

    李阳知道,父女二人二十年没有相处,穆云天沉睡二十年,婉清儿为此奔走二十年。

    现在穆云天终于醒来,也因为没有告诉婉清儿真相,父女二人的关系到了破裂的边缘。

    相隔二十年,本来感情就淡了,变得陌生无比,现在又这般处境,让婉清儿很痛苦。

    李阳看着婉清儿阴晴不定的脸色,轻声道:“我到别处走走,你们先聊。”

    “不,我不在这,我跟你一起去。”婉清儿不愿与穆云天说话,伸手抓住了李阳的手,此时她感觉,现在李阳的手掌就是她唯一的港湾,胜过她父亲那宽厚的臂膀。

    “婉清儿,有些事情你必须面对,这可是你朝思暮想都要唤醒的父亲,现在终于唤醒了,你难道就这样逃避吗?你父亲不告诉一些事情是怕伤害到你,是怕你担心,这是关心你,出于保护你的目的,你为什么不试着去接受呢,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李阳抓住婉清儿的肩膀,苦口婆心的安慰道,希望婉清儿的观点有所转变,接受她的父亲,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可是……?”婉清儿还要说什么。

    却被李阳阻止道:“没有可是,相信你自己,我也相信你,我不会走远,就在附近,有什么事就喊我,我马上就回来。”

    “恩!”最后婉清儿终于点了点头,看向李阳的眼光充满了依赖。

    李阳看到她的目光,不知道是该忧愁还是该欢喜,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婉清儿对他越来越看重了,似乎还有些爱慕的意味。

    这种情况的生主要取决于婉清儿缺乏父爱,更多的是多年孤独的心被李阳无意间救起。

    李阳对婉清儿笑了笑,又对不远处的穆云天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到附近转悠去了。

    穆云天感觉的看了一眼李阳,走向了婉清儿,说道:“清儿,都是父亲的错,我现在把所以的事情都告诉你。”

    “真的?”婉清儿惊讶,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想通了。

    “恩,我也想通了,也瞒不了你多长时间,早晚都要告诉你。”穆云天道:“只是我希望你听到真相后不要做傻事,你能答应我吗?”

    婉清儿此时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

    考虑很久,这个答案一直都是她想要的,支撑她走到现在的也是这个答案,她的母亲到底是谁,这个答案一直困扰了她二十年,现在终于要知晓了,她不会放过的。

    “我答应你。”婉清儿道。

    穆云天深吸一口气,说道:“你的母亲就是一直教导你的师父,江雪梅。”

    晴天霹雳,婉清儿呆立当场,听到“江雪梅”三个字的时候,她的脑子像是被雷电击中,什么也不知道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了。

    师父?江雪梅?

    “哈哈……”婉清儿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笑声。

    她的亲生母亲就是在她身边多年的师父,这样的结果让她一时无法接受。

    人生悲痛莫过于此!

    婉清儿慢慢蹲下来,痛苦起来,哭声如泛滥的洪水,其中悲伤至极。

    穆云天默默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相说出来让感觉全身轻松了很多,就像一块石头重重的放在了地上。

    至于婉清儿,就让她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