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250章 穆云天苏醒

正文 第250章 穆云天苏醒

    小斗山,白云涧,一处山洞内。奇书吧WwΔW.『qishu8.com

    李阳与婉清儿并肩而立,站在躺有婉清儿父亲穆云天的石床前。

    婉清儿双手捧着一粒丹药,丹药晶莹剔透,其中似乎有着淡淡灰雾在上下翻腾。

    这正是李阳在不久前成功炼制出的还魂丹。

    婉清儿神色激动,说道:“父亲,我终于可以唤醒你了,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不知道你还认得我吗?”

    李阳默默地听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婉清儿轻轻扶起自己的父亲,把还魂丹放进了穆云天的口中,在食道上连点数下,还魂丹就顺着喉管滑了下去。

    还魂丹吞进穆云天体内后,不光是婉清儿,连李阳都紧张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穆云天的反应。

    但是穆云天一点反应也没有。

    婉清儿紧张到了极点,轻轻地呼唤道:“父亲,父亲,你醒醒……”

    可是三分钟过去了,穆云天还是没有一点反应,根本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婉清儿顿时急了,看向李阳,质问道:“你有没有按照丹方炼制,为什么没有反应。”

    此时她的语气有些重,但李阳并不在意,李阳明白她的心情。

    “我敢保证丹药不会出错,或许药效还没有完全挥,再等等看。”李阳说道。

    又过了三分钟,穆云天的手指终于有了反应,正在轻轻的颤动。

    这一幕正好被婉清儿看到,婉清儿顿时露出了幸福之色,一把握住了穆云天的手掌,喊道:“父亲!”

    穆云天缓缓睁开双眼,疑惑的看向四周,最后把目光停在了婉清儿身上。

    穆云天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毕竟二十年没有开口说话了,出现这种情况也属正常。

    就是他现在全身的肌肉都还处在僵硬的状态,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过来。

    婉清儿还想说话,被李阳轻轻地拉住,对她摇了摇头,小声道:“让他歇一会儿,不要急。”

    此时婉清儿眼中含着泪花,看向父亲的眼光中充满了浓浓的亲情。

    不过李阳说的不错,这点她还是明白的,暂时按耐住心情,让穆云天先适应一下。

    一个时辰后,穆云天终于适应了过来,再次看向二人,开口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可以开口说话了,但还是有些不流利。

    “父亲,我是清儿,呜呜……”婉清儿扑了过去,趴在穆云天怀里哭了起来。

    此刻她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情绪,眼泪止不住的哗哗直流。

    “清儿?你是清儿?”穆云天抓住婉清儿的肩膀说道。

    婉清儿哭泣道:“呜呜,是我,我是清儿。”

    穆云天审视婉清儿良久,最后一把抱住了婉清儿,道:“好的孩子,哭了你了。”

    穆云天说着也留下了两行浊泪。

    父女二人抱住痛苦了一场,李阳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看到此时此景,他倒是有些想念自己的父母了,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好吗?有时间一定回去看望一下。

    穆云天轻轻托起婉清儿的脸蛋,道:“清儿长大了,记得以前你刚刚一岁,还是个小孩子,现在都这么大了,我都认不出来了。”

    “父亲这一睡二十年,再不醒来就更不认识我了。”婉清儿笑道。

    父女二人虽然二十年未见,但很快就建立了浓厚的亲情,毕竟血管里流着的是同样的血脉,血浓于水吗,亲人即便百年不见,再见时也会亲切无比的。

    父女二人又聊了一会儿,穆云天这次注意到李阳的存在。

    穆云天看了李阳一眼,问婉清儿道:“这位公子是?”

    “哦。”婉清儿连忙介绍道:“这是李阳,药王谷的弟子,此次就是多亏了他为我炼制还魂丹,才得以唤醒父亲的。”

    穆云天走下石床,对李阳抱拳道:“感谢李公子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前辈严重了,晚辈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李阳连忙还礼道。

    穆云天摇了摇头,道:“李公子不要谦虚,我穆云天今天欠你一份人情,他日定会相报。”

    既然穆云天都这样说了,李阳再客气就有些矫情了,说道:“那好,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哈哈,李公子随性洒脱,我很喜欢。”穆云天哈哈笑道。

    李阳也是微微一笑,看来婉清儿的父亲也不是难相处之人。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客气了。”婉清儿白了二人一眼。

    这时婉清儿又问道:“父亲,你当年是被谁打伤的?”

    听到婉清儿的问话,穆云天叹了一口气,道:“此事一言难尽,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看穆云天的样子是不愿意说出往事,或者另有隐情。

    婉清儿道:“那好,这些我暂且不问,那你告诉我,我的母亲是谁?这么多年我为了唤醒你就是要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

    穆云天沉思片刻,还是摇了摇头道:“清儿,现在还不是你要知道的时候,等时机成熟了你自然就会知道。”

    “父亲!”婉清儿说着又要流下眼泪,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等了二十年,二十年啊,我只想知道我的母亲是谁,我就想当面问问她,为何二十年置我而不顾。”

    婉清儿情绪激动,李阳上前安慰道:“婉清儿,也许你父亲有难言之隐,你不要逼他。”

    “你怎么会懂我的感受,你不会明白的。”婉清儿冲着李阳大雷霆,转身跑出了山洞。

    穆云天对李阳道:“你不要见怪,我女儿就是这样,还望李公子见谅。”

    李阳摇摇头道:“没事,但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我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但毕竟是婉清儿等待了二十年的答案,你还是告诉她的好,不然我怕她会想不开。”

    穆云天点了点头道:“我也不想隐瞒,但我更怕她接受不了事实。”

    “胡思乱想比事实更可怕。”李阳道。

    穆云天道:“我会考虑你的意见的,但现在我还想摆脱李公子去追上清儿,不要让她想不开。”

    “恩,放心吧。”李阳点了点头,跑出洞外就追了上去。

    穆云天负手而立,喃喃道:“清儿啊,世间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修希望你不要怪为父啊!”

    ……

    白云涧外,李阳追上了婉清儿,婉清儿低声哭泣着坐在一块青石上,神情悲悯,就像一只受伤的天鹅。

    李阳缓缓上前,轻声安慰道:“世间最大的幸事就是与父母团圆,现在你已经如愿,何必再受琐事干扰呢!”

    婉清儿只是低声哭泣,并不作答。

    等了许久,婉清儿抬起粉颈道:“你根本不知道二十年的等待是什么滋味,支撑我活下来的唯一动力就是要知晓我的母亲是谁,我要亲口问问她,为什么生下我又抛弃我,她怎么忍心这样对我。”

    “人的出生即注定在世间有一席之地,生来就会有衣食,你的母亲抛弃你是让你选择了另一条生活的路罢了,你怎么肯定她没有难言之隐呢?或者是被逼无奈,或许是遭人陷害。”李阳轻声道。

    婉清儿道:“那为何父亲不肯告诉我是谁?”

    “因为你的父亲是在为你着想,如果他现在告诉了你,你会怎样做?”李阳问道。

    “我当然要去质问于她。”婉清儿狠狠道。

    “那你又能保证找到她吗?你有足够的实力走到她面前吗?这些暂且不说,你又有什么能力来质问她?拿什么来质问她?”李阳又问道。

    一连串的问题,让婉清儿一时无言以对。

    “所以你父亲是为了你好,等你实力强大了,再想弄清一件事情不是很简单吗?”李阳接着道。

    李阳的话让婉清儿陷入思考,她感觉李阳的话并无道理,事实上可能的确如此。

    她现在实力低弱,拿什么来质问别人呢!

    婉清儿忽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跟随我父亲的姓氏吗?”

    “不知道。”李阳摇了摇头。

    “因为这是在提醒我自己,在没有搞清事情之前,我只属于我自己,就给自己起了一个‘婉’字。”婉清儿道。

    李阳点点头道:“其实这样也蛮好听的。”

    婉清儿凄凄笑道:“谢谢你可以陪我说话,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也想开了,等我实力强大后再解开此事也不迟,二十年都等了,再等几年又何妨。”

    李阳欣慰道:“你能这样想就好了,我还真怕你会想不开呢!”

    “怎么会呢!我还要留着命等到答案揭晓的时刻呢,岂能轻易死去。”婉清儿说道。

    此时微风吹过,卷起了婉清儿的秀,弱软的丝打在李阳的脸颊上,又酥又麻。

    微风似乎吹散了婉清儿的烦恼,婉清儿起身道:“走,我带你在小斗山转转,看看这里的风景,与你们药王谷相比如何。”

    “那就请了。”李阳微笑道,顺手一招唤出了飞天罗盘,一跃而上,伸出手来对婉清儿道:“上来吧。”

    婉清儿也不做作,伸手握住了李阳的手掌,李阳顿时感觉一阵柔软无骨,滑嫩似水。

    李阳用力一拽,把婉清儿拽上了飞天罗盘,由于用力过大,婉清儿一下子与他撞了个满怀。

    婉清儿脸蛋一红,连忙与李阳分开,李阳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微微一笑,驾起飞天罗盘冲向了天空。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