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229章 三个散修全干死

正文 第229章 三个散修全干死

    在李阳的对面,张山慢慢走来,看李阳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只弱小的兔子一般,毫不放在眼里。奇书吧WwΩW.qishu8.com

    而高俅和王启抱着膀子站在一旁看笑话,根本没有把李阳放在眼睛,认为张山一人收拾李阳已经绰绰有余。

    “你小子可不要怨我,这都是你自找的。”张山已经接近了李阳,手中的阔刀耍出了几个刀花。

    李阳心中冷笑,谁先来谁先死,还在这里说大话,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在他们三人中,就数张山实力最弱,在丹婴境初期修为,对于现在的李阳来说,杀死一个丹婴境初期的修仙者,就跟刀切豆腐般轻而易举。

    “看招小子。”张山横刀劈来,直直扫向李阳的腰窝。

    李阳眸子一紧,不过是普通的刀法,没有必要动用全部实力。

    对于张山,一半的实力就足够了。

    李阳瞬间出手,火焰剑如一道疾风,剑尖刺向张山的阔刀的刀刃,直接荡开,闪过对李阳的攻击。

    张山一惊,意识到李阳的实力不低,竟然可以瞬间化解自己的全力一击。

    “不错小子,再看我这一招。”张山一个错身,反手又是一击。

    “猎刀网。”

    这是张山的拿手招式,他修炼这刀法十余载,已经悟出其中精髓。

    此刀法一出,张山手中的阔刀瞬间劈出无数道刀影,形成一张刀网,笼罩住了李阳的全身,刀影从四面八方袭来。

    “好凌厉的刀法。”李阳也是一惊,没想到张山把此刀法练到了这种地步,可见下了不少功夫。

    “可是遇到了我,还是得死。”李阳毫不手软,火焰剑翻转出击,如疾风掠云,度无比。

    “烈火极杀!”

    一剑划过,直接刺穿了张山的胸口。

    张山的身子停在那里,鲜血外流,他低头一看,顿时大叫了起来。

    “啊……”

    他这一叫不当紧,伤口瞬间崩开,血流如注,从划开的衣服缝里可以看到一道碗口大的伤口,如张裂的鱼嘴,往外吐着鲜血。

    噗通!

    张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至死也没有闭上眼。

    张山到死也没有看清李阳是怎么出手的,他不服,他不服,辛辛苦苦修炼数十载,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不曾想死在了一个黄毛小子手中。

    黄毛小子只是他自认为而已,此时亲眼看见张山死去的高俅和王启可不这么想。

    杀掉张山后,李阳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现在的事态正朝着好的一面展,只要三个人不同时出手,他就有取胜的把握。

    现在张山已死,只剩下了高俅和王启,虽然二人的实力还不弱,但已经大大减少了威胁。

    只要再解决一个,他们就算彻底完蛋了,统统都要死在李阳手里。

    以高俅的眼力劲儿,虽然没有看出李阳全部的实力,但也确定了李阳是丹婴境的强者,修为与他们不相上下。

    张山的死顿时让气氛变得诡异起来,高俅紧皱眉头,想要看透李阳。

    但李阳神色自诺,给人一种很随意、玩世不恭的感觉,怎么也看不透。

    “还打算拦我吗?”李阳淡淡道。

    “当然,既然杀了我兄弟,那就没得商量了,只有不死不休。”高俅沉声道,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不屑神色。

    “这次我要亲自出手,小子,能死到我高俅的手中,你也是值了。”高俅说道。

    王启最是清楚高俅的实力,喊道:“高大哥加油,干死他,为张山兄弟报仇。”

    李阳无奈,为什么总是遇见狂妄自大的人,还总要说一堆废话。

    “别废话,快来吧。”李阳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看来高俅也是一个高傲的人,打算自己动手,这样的结果正是李阳想要的。

    “哼,小子你很狂妄,但是我喜欢,我就喜欢你这样无知的小子,我现在已经有些期待你一会儿跪下求饶的场面了。”高俅道。

    他手中的斧头倏地劈向了李阳,顿时一股劲风就像尖锐的钢刺一般刺来,刺得李阳的皮肤生疼。

    “劈天裂地!”高俅一声暴喝,使出一招霸气无比的招式。

    只见高俅手中巨大的斧头瞬息劈下,直奔李阳的脑门而去。

    李阳眸子一紧,他现,高俅的实力竟然比自己还要强大,同样是丹婴境后期的实力,他的气息要比自己的强上很多。

    “这也难怪,我刚刚进入丹婴境后期不久,而高俅似乎早就进入到了这个阶段,日积月累的修炼,当然要比我强大。”李阳很快明白了其中道理,同时催动全身精元,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搞不好他就会栽在这里。

    这时高俅的猛烈一击已经到了眼前,李阳手中的火焰剑迅切换成了灰劫剑,灰劫剑在身体周边快一划,一层土黄色的光芒瞬间亮起,在李阳的周身形成了一个防护罩。

    这一招正是《土罡剑法》里的第一式:剑罡罩!

    砰!

    斧头直接劈在了剑罡罩上,激起一片火花,李阳被巨大的力道震退了三步,体内的气血随之翻腾了起来。

    李阳连忙运气,压制住了翻腾的气血。

    “好霸道的力量。”

    高俅的力量太大,李阳全力抵挡都不能化解其力量的一半。

    高俅也是震惊的看着李阳,喊道:“我说怎么敢这么嚣张,原来也是丹婴境后期的修为,但我看你是刚进入丹婴境后期不久吧,实力还不稳固。”

    高俅一眼就看出了李阳的不足之处。

    李阳暗暗心惊,心里也在思量着怎么对付对方。

    这时高俅又看向了李阳手中的灰劫剑,笑道:“不过你手里的灵剑可真不少,看来这次我财了。”

    “哼,不要废话,你要有命来取才行。”李阳喊道。

    “哈哈……我不会那么傻的,这么一只大肥羊,岂能让你跑了。”高俅看向王启,喊道:“王启,你来,咱们两个一起出手拿下他,嘿嘿,至于他身上的好东西,咱俩平分。”

    王启这就跑了上来,与高俅成前后夹击之势切断了李阳的退路,喊道:“那就多谢大哥了。”

    李阳一惊,没想到高俅半路里来这么一手,让他淬不及防。

    现在有了王启的加入,李阳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他根本不是二人的对手。

    “这么办?”李阳心里不断的想着办法。

    “上!”高俅一声大喊,与王启同时攻向了李阳。

    李阳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现在跑也跑不掉,高俅在前,王启在后,可谓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

    “不管了,大不了到时候使出压箱底招式,拼死也要弄死他们。”李阳心道。

    李阳瞬间召唤出了寒冰剑与金狮剑,他要使用双剑组合技。

    自此他上次与长孙瑞一战,现了两种剑法可以相互组合使用,组合出一种更厉害的剑法,他就时常研究和练习,并且还给这种剑法起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叫“双剑组合技”。

    这次他使用的是寒冰剑与金狮剑组合的一种剑法,分别是冰刺剑法里的第四式:冰封刺笼和幻刃剑法里的第一式:一剑飞刃。

    就是先用冰封刺笼捆住敌人,再瞬息使出一剑飞刃,如果使用得当,大可以一招制敌。

    眼看在前面的高俅就跑了过来,身后的王启也在步步紧逼,李阳先把目标锁定了高俅。

    有道是擒贼先擒王,先干掉高俅,王启就不足为虑了。

    “冰封刺笼!”李阳挥出寒冰剑,使出了第一招。

    在高俅的脚下倏地出现了一层寒冰,像是黏住了他的脚,减缓了度,就在他放慢身体的同时,四周瞬间凸起四面冰墙,把高俅罩在了其中,形成了一个寒冰牢笼。

    李阳心中一喜,一击得逞,那就趁胜追击,他当即又挥出来金狮剑。

    “一剑飞刃!”

    第二招放出,一道巨大的剑刃如飞碟一般劈向困在牢笼内的高俅。

    此时的高俅正被突然出现的寒冰牢笼吓了一跳,要想办法破开牢笼,这时又突然攻来了一道巨大的剑刃,顿时让他眼皮一跳,如临大敌。

    “好你个小子,手段还不少。”高俅喊道。

    然后蓄足了力量挥出一斧头,一下子就把寒冰牢笼劈出了一个大洞。

    高俅伸头钻了出来,而这时剑刃也已经到了他的跟前,这次他却没有时间来得及招架,只能微微的偏了一下身子,即便这样还是直接被击在了腰窝间。

    只是错开了要害部位,并没有要其性命。

    高俅被剑刃击飞数米,身体撞在了一颗大树上才停来下来。

    李阳没有功夫看到伤势如何,因为身后的王启已经贴上了他的后背。

    王启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手中的阔刀竟是出了一层猩红的光芒,让人瘆得慌。

    “看招,嗜血一刀。”

    王启当即劈出一刀,刀影如血,红芒四射。

    “这么邪乎的刀法?”李阳疑惑道:“看似不像是仙家刀法,倒像妖灵修炼的妖术。”

    王启实力在丹婴境中期,比张山墙上不少,但比高俅还是很弱。

    对于李阳来说,不算难对付。

    “金刃开屏!”这是幻刃剑法的第三式,使用时如孔雀开屏,是比较厉害的一个招式。

    李阳之所以使用这一招,就是抱着一招要了王启的命的打算。

    李阳手中的金狮剑不断幻化,凝出无数道剑刃,呈一个圆形散开,像极了雄孔雀求欢时的场景。

    万刃倏地射出,攻来的王启瞬间被射成了一个刺猬,扎得满身是血洞,就像一个蜂窝,身上到处是一个个小洞,鲜血从中涓涓流出,看着甚是吓人。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