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200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正文 第200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月影阑珊,李阳盘坐在草屋前的石块上修炼着。奇书吧Ww』W.『qishu8.com

    听着后山内传来的夜莺名叫声,他的心很静。

    在一处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

    如果李阳看着,定会认得此人,正是司鸿千。

    司鸿千藏在暗处已经多时,他在观察李阳的一举一动,看看能不能现李阳的秘密。

    可是李阳就是一动不动,一直处于修炼状态。

    “难道真是我想多了,李阳根本就没有什么宝物。”司鸿千想了想,又摇头道:“不对,肯定有,只是他还没有使用罢了。”

    又等了很久,李阳还是不动,司鸿千失去了耐性,隐入黑暗中,离开了此地。

    等他走后,李阳睁开了双眼,脸上露出一个笑意。

    “躲在那里那么明显,以为在藏猫猫啊,真逗。”李阳不屑道:“还想打我的紫田神玉,我就是用了八百次你也看不出来,蠢蛋。”

    就连李阳也不知道紫田神玉是什么等级的灵器,再说进入其中只是信念一动的事情,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丝毫的端倪,所以李阳并不担心司鸿千的暗中查访。

    反而巴不得他来观察,因为这样久而久之就会让他产生疑惑,心中会不确定李阳到底有没有宝物,找不到他拥有宝物的直接证据,司鸿千就会迟迟不敢出手,生怕功亏于溃,所以司鸿千这个举动对于李阳来说是个好事。

    ……

    太阳出来,又是一个崭新的一天。

    一大早,李大壮和王长山就跑了过来,李大壮喊着:“李阳,舵主又找你呢,让你马上过去。”

    李阳心里一咯噔,该来的是来了。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定是因为鬼音洞里消失的声音来问话的。

    李阳昨晚想了很久,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认死也不能说出声音消失与自己有关。

    李阳收拾了一下,就赶往了大殿。

    这次与上次不同,并没有任何人在围观,大殿空空如也,无人在此。

    李阳心道:看来是尉鹤单独召见自己,这就好办了,以这样的方式谈话,说明尉鹤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哒哒!

    从大殿的后面响起一阵脚步声。

    尉鹤从后殿走出来,看见已经赶来的李阳,说:“来,到后殿来说话。”

    “是。”李阳道,在尉鹤面前还是要恭敬的,他毕竟有着舵主的身份,地位之高,掌握众多人的生死。

    李阳跟着尉鹤来到后殿,后殿是办公和居住为一体的地方,专门为舵主设计的。

    这里空间不大,但一应俱全,尉鹤坐在红木桌后面,指了指一旁的凳子让李阳也坐下。

    李阳也不客气,当即坐下,等待尉鹤开口说话。

    尉鹤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想必你知道今日是为何找你吧?”

    李阳一愣,心道:想炸我,没门。

    “弟子不知。”李阳装作不知,摇头道。

    尉鹤盯着他看来许久,道:“真不知?”

    “真不知。”

    “那好,我就想问问你。”尉鹤道:“鬼音洞内的声音消失了,你可知道原因?”

    哼,当然知道了,而且一清二楚。李阳心想着,但表面震惊道:“鬼音洞的鬼音消失了?不会吧,我可是被那些可恶的声音折磨的不行。”

    李阳的演技毫无违和感,尉鹤也看不出他说的是真是假,又问道:“不知你在里面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生。”

    “这个吗,让我想想。”李阳蹙眉思考起来。

    心道:必须说出一些奇怪的地方才行,如果一口咬定没有异常,就会更加引起对方的怀疑。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进入鬼音洞的时候,就是一阵的鬼哭狼嚎,我的脑子顿时就像炸了一般,疼得死去活来的,最后就昏了过去,但意识中好像听到一阵心脏的跳动声,砰砰的直跳。”

    这是李阳事先想好的说辞。

    “心跳声。”尉鹤沉思起来,又问:“你确定不是你的心跳?”

    “起初我以为是我自己的,但后来我昏了几次,就现,心跳声与人的还是有些差距的,像是从山体中出的。”李阳道。

    李阳说得半真半假,尉鹤根本听不出真伪。

    尉鹤想了很久,最后微笑道:“这件事情就算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事,消失就消失吧。”

    “呃,那舵主您还有事吗?”李阳小心翼翼的问道。

    尉鹤微微一笑:“没事咱们就不能聊聊天了,不急,反正我也无事,咱们说说话。”

    李阳眼珠子一转,心道:这家伙又要耍什么花招?

    “听说你在新人类里是第一个成为修仙者的?”尉鹤问道。

    “是的,机缘巧合下,有幸成为了修仙者。”李阳答道,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可不是侥幸,这是你仙缘深厚,鸿运当头。”尉鹤正色道:“你相信命吗?”

    这倒是把李阳问住了,命,这么大的一个话题,谁能说清楚呢。

    “弟子修行尚浅,不敢胡言乱语,妄自猜测。”李阳道。

    尉鹤道:“哎,无妨,谁都有命,也都有说命的权利,但说无妨。”

    不得已,李阳只好说:“弟子,认为,命竟然是自己的,那就应该有自己来掌握,不应受外物所左右。”

    尉鹤点了点头道:“好,命由自己掌控,说的好,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上天赐予你的命,你哪来的命?”

    李阳愣住了,这问题一个比一个废脑子啊。

    “这个,弟子就不得而知了。”

    尉鹤站起身来,道:“命,即是天命,又是人命,天若执掌,非人力所为,人若想执掌,定要先胜过天。”

    李阳细细的品味了他的话,心中暗自点头,说的有道理。

    “弟子受教了。”李阳起身俯身道,不是李阳尊重他,是为他说的这番话而肃然起敬。

    “听说你与胡岚珊关系很不错哟?”尉鹤突然话锋一转,提起了胡岚珊。

    李阳暗自警惕起来,回答道:“我们同属新人类,关系自然不差。”

    “哦,胡岚珊的天赋可是很好,现在已经达到了练气境后期,而且很快就掌握了炼丹之术,炼制辟谷丹被一些老弟子还要熟练,可谓是天赋异禀啊!”

    这些李阳昨天就知道了,胡岚珊亲口告诉他的,当时李阳也为她高兴了很久。

    但尉鹤此时说这些干什么?到底有何目的?

    “弟子也听说了。”李阳道。

    尉鹤又说:“这样的天才如果不着重培养岂不可惜,你说对吗?”

    “那是当然,定是要重点培养的。”李阳应道。

    “那你是同意了?”尉鹤盯着李阳说道。

    李阳一皱眉,不解的问道:“舵主这是什么意思?别人的事情我当然说的不错了。”

    “哦,哈哈,给你开个玩笑而已。”尉鹤当即笑道。

    尉鹤随后又道:“你可听过仙侣?”

    仙侣,李阳当然听过,他倏地一震,终于知道尉鹤说这么多是何用意了。

    绕来绕去,还是在打胡岚珊的主意,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弟子略有耳闻。”李阳按耐住心里的愤怒。

    “如果给胡岚珊找一个仙侣,相信她的修为更会增长迅,成为一代强者指日可待。”尉鹤用眼睛瞄着李阳,要看李阳的反应。

    李阳沉声道:“据说所知,仙侣均是在双方都同意下,都认可彼此,才会结为仙侣,恐怕不能强求吧。”

    此时二人都是话里带话,试探着对方。

    听李阳这么回答,尉鹤终于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他已是明白,胡岚珊是李阳的禁脔,不容他人染指。

    李阳暗叹:还是没有沉住气,被对方看出了马脚。

    “那如果在强大的实力面前,逼迫她臣服呢?”尉鹤道。

    “那就踏着血也要誓死不从。”既然双方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思,也就没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我看没这个必要,实力面前,一切大话都是徒劳的。”尉鹤摇头道。

    “我看不见得,强大的实力也是一步步生长来的,遇强则强,说不定会有一线希望。”李阳沉声道。

    “哈哈!好一个遇强则强,如果有大礼相送呢?”尉鹤笑道。

    这话里的意思是要跟他做交易,想用利益收买他,让他退步。

    李阳能退步吗?不能,这样违背的不仅是自己的本心,更是天地良心。

    “再大的大礼也换不了一生一世与爱人的时光。”李阳脱口道,随后抱拳离开。

    尉鹤看着李阳离去的背影,脸上变得复杂异常,最后冷色道:“此子不能留。”

    “胆敢坏我大事者,杀无赦!”

    刚走出大殿的李阳,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寒,一股杀意从后殿荡出。

    李阳心里一颤:看来尉鹤已经起了杀心,此事不可耽搁,要尽快解决才行。

    “实力,现在强大的实力才是最好的话语权,没有实力,一切都是徒劳的。”李阳紧握双拳,心中不断咆哮。

    “目前尉鹤还不会动手,他一定会等到胡岚珊的修为达到一定的高度才会下手的,现在下手,只会坏了一个上好的红丸。”

    樱桃再说,也要等待成熟的再吃,不然苦涩乏味,白白浪费了好东西。

    在大殿前,李阳久久站立,心里想着各种利害关系,要想出一个既保证二人的安全,又延缓尉鹤动手的时间的好办法。

    目前来看,尉鹤是做大的一个祸害,想司鸿千、长孙瑞等人都可以慢慢对付,唯独尉鹤不能马虎。

    “那么,在寻找灵火之前,先决绝了这些小喽啰,让尉鹤心中有所顾忌才行,趁此机会再出去寻找灵火,提升实力才能保住胡岚珊的安全。”李阳心道。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