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农场仙途正文 第194章 柳宗明护犊子

正文 第194章 柳宗明护犊子

    第二天,李阳刚刚从草屋里出来,就听到有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奇书吧Ww W.qishu8.com

    正是同属药园的李大壮和王长山。

    “李阳,舵主在找你呢,正在大殿等着,你快去吧。”李大壮大老远的就喊道。

    李阳一愣,问道:“找我干什么?”

    “听说是因为柳明光的事情,被闹到了舵主那里,舵主要当面询问,彻查此事。”王长山说道。

    李阳顿感不妙,看来对方坐不住,又要难了,这次惊动了舵主,似乎情况不妙。

    “到了地方你千万要沉住气,本来就是你占理的。”王长山提醒道。

    “多谢二位,我自有分寸。”李阳抱拳谢道。

    然后李阳就朝着大殿而去,他倒要看看,他们能弄出个什么幺蛾子。

    大殿就位于药园的最前面,很快就能赶到这里。

    李阳来到时,就已经有不少弟子在外面观望,见李阳来了,就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让李阳过去。

    李阳默不作声,神情自若的走了过去。

    这时司鸿千却从一旁走了出来。

    “李阳。”司鸿千阴笑着。

    众人面前,李阳还是要有礼貌的,抱拳道:“见过司护法。”

    “你身为我药园的人,竟然打了人,我也无能为力啊。”司鸿千说道。

    “那就谢谢司护法的好意,我心领了。”李阳道。

    司鸿千的样子让他很厌恶,不愿再与其多说什么,就要离去。

    “等等。”司鸿千走进李阳,小声道:“你要是告诉我你为什么能把草药变多,我可以帮你躲过这一劫。”

    李阳心中一颤,司鸿千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李阳极力忍住慌张。

    “我在说什么你自己很清楚,能两次把草药补齐,要不是你身上有众多草药,就是你身上藏有什么宝物。”

    司鸿千接着道:“第一种可能性不大,你刚进来药王谷,那里会有草药,而且每次还那么巧,都是我少报的草药,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只是你身上有一个可以让草药快成长的宝物,或者可以复印出草药的神奇能力。”

    “你说我说的对吗?”司鸿千邪笑道。

    李阳如雷击中,心中久久不能平息,他的秘密竟然被司鸿千现了,这个人绝对不能留在世间。

    “你错了,我都是在多宝阁兑换的,哪里有有什么宝物,我看是司护法想多了。”李阳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说什么他也不能承认此事。

    “好,还嘴硬,哼,如果你不交给我,我就公诸于众,想必很多人都会感兴趣的。”司鸿千狠狠道。

    “随便,反正我又没有。”李阳淡淡道。

    司鸿千盯着看了良久,突然笑道:“哈哈,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你是我药园的人,我当然帮你说话了。”

    其实他也不确定李阳到底有没有宝物,刚才只是试探,李阳说的滴水不漏,但李阳脸色一闪即逝的惊愕逃不过他的眼睛,只是在瞬间,他心中千百变化,有了另一个计划。

    威逼不成,那就把温情牌,让李阳放松警惕,再徐徐图之。

    司鸿千的举动确认李阳摸不清了头脑,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

    李阳与司鸿千一起走进大殿内,一众人等都在等候。

    尉鹤高坐大殿之上,龙威燕颔,不怒自威。

    两侧众位护法都在,还有些弟子在场,李阳认识的就有胡岚珊和何满卿。

    胡岚珊正担忧的望着李阳,一副着急的样子。

    李阳微微像他点头,不要让她担心。

    而何满卿却是闭目养神,全身透露着一股儒生的气息。

    在何满卿身边还站着一人,此人目光凌厉,波澜不惊的脸上棱角分明,带着一股邪魅。

    李阳看向此人,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他就是大护法坐下弟子长孙瑞了。

    在大殿下面还躺着两人,一个就是被他打残的张三顺,全身被白布包裹,只露出了两只怨恨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李阳。

    另一个人就是柳明光,也在担架上躺着,胸口的伤口森然可见。

    李阳上前一步,抱拳道:“弟子李阳,拜见舵主。”

    尉鹤缓缓站起,沉声道:“李阳,你可知罪。”

    “弟子不知。”李阳不卑不亢道。

    此语一出,众人震惊,这李阳的胆子也太大了,竟敢与舵主这般说话。

    尉鹤也是一愣,眉头一皱,尽显不悦之色。

    而早已大怒的大护法柳宗明喊道:“大胆李阳,人证物证都在面前,还敢狡辩。”

    “敢问大护法,我犯了何事?”李阳反问道。

    柳宗明上前懂道:“你出手伤手,下手狠毒,私自废了张三顺的修为,又打伤柳明光,这等大罪还要狡辩不成。”

    柳宗明之所以火,不但是因为柳明光与长孙瑞叫好,更重要的是柳明光与他还有关系,他们都是柳村世家的人,按辈分,柳明光还要喊他一声伯父。

    于情于理,他都要出面教训一下李阳的。

    在外人看来,柳宗明摆明了是在护犊子。

    “出手伤人我不否认。”李阳道:“但均是他们自找的,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烦,我一忍再忍,屡屡危险于我,还要杀我,我出手反击难道要有错吗?怪就怪他们实力弱,不经打。”

    “你说他们要杀你,谁可以作证?但你出手伤人,甚至致残,大家都可以作证。”柳宗明喊道。

    比证据,李阳确实没有证据,也不会有人会冒着得罪大护法的危险给他作证。

    “即便是我没有证据,但宗门只规定不许杀人,没有规定不能伤人吧。”李阳直接搬出了宗门法典。

    柳宗明顿时有些语塞。

    “可是你废了张三顺的修为,就是有了杀人的心。”这时长孙瑞终于说话了。

    柳宗明经长孙瑞一提醒,道:“对,你有了杀人之心,就是一个祸害,宗门是万万不能容留你的。”

    李阳看向长孙瑞,此人却有如此诡辩之才,另辟蹊跷,拿住了“杀人之心”来说事,顿时让整件事情偏向了他们,一切因素都不利于了李阳一方。

    这种说服力是很强大的,大家顿时就像拨开了迷雾,看到了事情的本相,心中不自觉的把错误全都归于李阳的身上。

    李阳一时间陷入了困境,百口莫辩。

    “杀人之心”就像一把枷锁,狠狠地锁住了他,挣脱不了。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