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晴空从画展室出来,目光有些呆滞,眼睛一片红肿,看的林馨不免一阵担心,并立即上前拉住她问:“晴晴……”

    林馨不免担心,是不是冲击过大,她还是无法接受?

    也对,这样的事情只能提醒,毕竟不能强迫的。

    “如果你对小舅还是亲情更多一点儿,那你……”

    晴空立即摇头哑着嗓子打断林馨,道:“馨儿你不必说了,我的心我已经明白了。”

    林馨心里一惊,又是惊讶又是不解的看着晴空问:“你的心……那究竟是……怎么想的?”

    其实她会这么关心晴空和白一羽的事,第一是湛晴空的情商一直较低,让她和湛守诺都颇为担心这厮被凌冽真的啃干净了还不察觉自己的真心,第二便是,他们虽然是旁人,但是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最希望晴空幸福,而湛守诺则是两者皆望,他们自然没有害她的真心。

    只是,白一羽是个自闭症,这件事,他们虽然不在意,甚至觉得白一羽那是不同于世人的干净纯真甚至是个创作天才,而且要把他的自闭症当做一种简单来说,他也是个非常完美的人。

    但这也只是他们这些亲近的人的看法,外人呢?她愿意承受外界所有的目光接受这个事实吗?还有便是她的父母……能接受吗!?

    湛晴空性格活泼明朗,家世又好,人又漂亮无比,这么完美的女儿,他们愿意吗?

    晴空不知道林馨的心里一直在不停的纠结挣扎,此刻,她比任何人的心都要透彻明亮,就像是发了一场高烧,出了一身的汗,虽然大汗淋漓,却是十分的清醒了。

    “就是……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了吧。馨儿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和阿诺一直在护着我和小舅,但既然事情我已经想明白了,我就回去面对的,逃避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湛晴空恍如一夜之间便长大了似地,反过来拍了拍林馨的手去安慰。

    林馨有片刻的僵硬,反应过来时湛晴空已经走了,手里握着电话,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她走得很坚决。

    林馨有些不安,她始终觉得眼前的晴空不太那么真切,过于的坚决了……她要做什么?

    林馨怎么都想不明白,立即给湛守诺发了条短信:我想你姐摊牌了,她在里面呆了半个小时,出来后态度非常坚决的走了!我很不放心,她会做什么?会不会伤害自己?

    发完短信林馨有一阵苦笑,湛守诺这厮明明十七还不到,做起事情来却像个二十七岁的男人,她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更不得不承认他果然是湛氏国际的继承人,积了他父母所有的优点包括智商。竟然在四年前便成立了这件公司,并且做得有声有色……还赚了不少,连带着她这个明明才上高三的女生也提前走上了商业的道路。

    只是,以后要离这样的人远些才好,她是想赚些钱,但以后并不想走上商业之路。

    片刻之后湛守诺回了一条短信,只有一个字:凌。

    林馨大惊,立即拔步追了出去,湛晴空这是要去凌家找凌冽了!?她竟然如此迅速且坚决……

    晴空的确是来找凌冽的,她站在凌家大门外,徘徊了一阵,拿起手中的手机,盯着来电显示。

    他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已经打了五十多个电话了,可她一个都没有接。

    昨天是忧心小舅,一直陪在医院,可今天是心绪繁杂,没有心思。

    但现在……她的心透亮了,却越加的明白自己之前做了什么糊涂事,而有些事,是不能耽搁的,必须斩断的。

    狠了狠心,她接起电话,声音有些冰冷:“喂……我在你们家门外……”

    一分钟后,凌冽穿着居家服就从大门跑了出来,远远的便看见了晴空,三两步奔过来便握住她的手,也不生气也不质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反而笑问:“怎么突然来了?冷不冷?饿不饿?眼睛怎么红了?走进去吧,我妈刚好在家,让她给你做好吃的……”

    一连串的问之后便要将晴空拖进去,晴空当然不会再由着他糊弄自己,定住脚步,并轻轻的将手从他的手里挣扎了出来。

    垂着头,低声的道了一句:“我想,我们还是算了吧。”她不愿意试了,也没有必要再试了。

    凌冽面上一僵,低头看着她垂着的脑袋,自己则是身形摇晃,脸色刹那间就变得煞白一片……而她,却没有看见。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晴空知道,她没有底气说这些,但是她也知道,她不会喜欢上他,从前没有,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因为她的心……早已经在这些年被另外一个人占满。

    从前她一直任由自己装糊涂,她一直刻意的隐藏那份儿超过了亲情的关心到底是什么,但是今天被馨儿豁然点醒,既然明白,就何必再糊涂?

    “我……我走了……对不起。”又说了一句,她知道是自己辜负了他十八年,但是如果不辜负他十八年,却只能辜负小舅的十八年辜负自己的十八年,而她也只是个自私的人。

    晴空转身欲走,身后的人却一把抓住了她,苍白着脸冷着神情问她:“是因为……白一羽?”

    晴空愕然的抬头,连他……也知道!?

    凌冽见她的表情,心里更冷,知道自己是猜对了,顿时心里犹如火山一般的喷发而出:“我终究还是没防住他,对不对?没防住那个傻子……”

    “你闭嘴!”晴空怒的一吼,并迅速的推开凌冽的手,瞪着他,犹如瞪着一个敌人:“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凌冽一怔,顿时悲从心来:“是啊……我怎么敢与他相比……你们一起长大,你就算以后出嫁也要带着他,我怎么可能与他相比!我是自、不、量、力并且自、作、多、情了!”

    晴空晃了晃自己的身子,抬头看他,从他的眼底看到了悲凉却还是狠心的别过头去,虽然知道自己残忍但是却知道如果不这样做,只会更残忍,他不该再看着自己……从前不知道他的心,既然知道了,就该让他清醒。

    “是,你说得对,我的心里我的眼里都只有他。你很好,但我放不下他,从出生便已经注定了,这辈子都放不下。你是王子,可我却不是公主……我是要保护骑士的骑士……”闭了眼,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更狠心的道了句:“我希望……你能幸福……”说完晴空也不再给两个人说话的机会转身跳上车,小丁叔叔一直等在旁边,虽然在车里看着也觉得奇怪,但是也什么都不敢问,立即将车开走。

    而凌冽,看着车子绝尘在眼前,只觉得喉间腥甜,转身立即扶着墙,那个耍满心机也志在必得的年轻男子在这一刻却体会到了失败的滋味……满心的愤怒和不甘叫他闭上眼睛,却全是那个人的无情!

    林馨儿躲在一旁偷偷的看着,暗暗的叹息。

    也是她对不起冽哥哥,竟然倒戈了……看着冽哥哥这难受的模样,她也希望冽哥哥早日走出来,只是不要再趟进别人的浑水里了……

    不过,晴晴那丫头是真的狠啊……不愧是湛守诺那厮的亲姐姐,做起狠事来,倒不用别人担心。

    晴空神情恍惚的回了家,远远的便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等在门口。

    晴空立即让丁叔叔停了车,自己便在大门下了,然后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人。

    他永远都在那里等着她归来……从幼儿园开始,只要她出去了,他便会等她,深锁着眉头,直到看见她的身影,然后微笑。

    “苗苗,你回来了。”白一羽轻轻勾起唇角,仿佛在等着他的天使,见到她的归来,也露出了微笑。

    “小舅……”晴空想着这一天所经受的种种撞击,再想到那间画室,想到那幅画,想到他为自己做的这些却从未说过,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拔步便冲了过去,然后一头撞进他的怀里。

    他很高,身体很结实,在他的怀里,她总是有莫名的安心和安全感。

    “小舅……”晴空红了眼睛,有太多的话想问他,当下却更想问:“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了?”怎么身上凉凉的!

    “一会儿……”

    晴空眼睛一瞪,就知道他又在撒谎!不经过今天的事实验证,她真是难以相信,那么单纯的小舅竟然对她撒了那么多的慌!竟然做这那些事都不告诉她!

    “就……就你走了之后……”

    “你一直站在这里!?”晴空讶然,那不是四五个小时了?

    “也不是……有吃午饭……然后才出来……”白一羽也知道自己似乎惹她生气了,说话没什么底气,只是不停的瞅着她的表情,他是最舍不得她生气的,她一生气,他的心就疼。

    晴空虽然生气,但更多的还是心疼心酸和感动,从前一直觉得他等自己是理所当然,可是明白许多事情之后,才知道,他那是对自己好,别人想要都要不来。

    “好了,我不生气……”吸了吸鼻子,她现在肚子好饿,而且有好多话想问他,拉着他的手便进了门,“我先吃点儿东西,然后我有话问你。”

    一羽见晴空不生气,便立即眯着眼睛笑着点头:“恩,好。”

    见他这样好说话,晴空又是无奈又是笑,但是心情也好了许多,牵着白一羽的手便一起进门了。

    只是吃饭的时候,白一羽便眼睛眨也不眨的一直盯着晴空,晴空从前还不觉得有什么,但今天许多事情想明白了之后她才惊觉,原来小舅的眼神是这么热忱……就像盯着一件宝贝似地一直盯着她,还一脸傻笑,她从前怎么就不觉得怪呢?而且家里的人都不觉得奇怪么……难道真的是心惊不一样了,所以才有了些心虚?

    晴空快速的扒了饭,然后就拉着白一羽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茶几边坐着,晴空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橙汁,白一羽倒是没什么,和从前一样,一直盯着晴空看罢了,但是晴空心里却不像从前那样单纯了,她知道了白一羽给予自己的关心超过所有人,知道了他或许是深深的爱着自己,但是不会表达,而自己……心里也离不开他,所以顿时还是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那个……”久坐着晴空也知道不是办法,她必须确切的知道小舅究竟对自己抱着怎样的心思和态度,也不能完全听林馨和阿诺说了什么便是什么,如果正主都只是纯属对她依赖的话,那她不是要陷入可悲的单相思?

    还是恋着这样一个经久不变的人……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小舅,”晴空突然往前一趴,半个身子都俯在了茶几上,脸则突然靠近白一羽那洁白无瑕五官又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再看这皮肤,比她的都还要好……简直是吹弹可破啊,啧啧。

    “嗯……嗯……?”白一羽的脸也因为晴空的突然靠近而莫名的红了。

    “你喜欢苗苗吗?”晴空咬了咬牙干脆直接的问。

    白一羽虽然不解晴空怎么突然靠这么近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不过还是乖乖的点头:“喜欢啊,最喜欢你了。”

    “多喜欢?”

    “很喜欢。”

    “我和……我和我妈妈还有外婆同时掉在水里,你救谁?”

    “你外婆……”

    嘶……晴空倒吸了一口气,不该是这样啊,难道不该是自己吗?

    “为什么?”晴空有些不甘心的问。

    “你外婆不会游泳啊。”一羽回答的却是一本正经。

    晴空愣了,小舅这么认真的人……她倒是把这茬给忘了,怎么偏偏外婆就不会游泳呢!

    “那……那我和外婆还有妈妈三个人同时生病了,你照顾谁?”

    “你啊。”白一羽回答的又是理所当然。

    晴空心里一喜,顿时乐颠颠的问:“真的吗?”

    “恩。你妈妈有姐夫,我妈妈有杰森,只有你……没有人照顾。”

    晴空的脸顿时黑了下去,这算是什么答案……

    “所以你是因为我没人照顾!?”晴空怒了,她看他根本就是……就是不在乎自己嘛!

    “不会的……”白一羽突然又握住晴空的手,越加正经的道,“我不会离开你的,就算你掉在水里,就算你生病,我也会在你身边的。先救妈妈,然后救你,如果你生病了,我也会寸步不离的……”

    晴空却是愣了,没想到他这么认真……顿时有些后悔,她不该逗他的。

    “对不起小舅!”晴空身子一转跑到白一羽身边来,乖乖的坐下,然后伸手环抱住他的腰,投进他怀里,有些委屈的酸了鼻子却又非常认真的道,“我不会掉进水里,也不会生病的,不会让你担心……”

    她明明知道小舅对她是比所有人都好,却还在这里怀疑,她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奇怪。

    突然,晴空的动作顿了顿,她听到了什么……?晴空将脸往左边又侧了侧,如雷贯耳般的心跳声从面前这个人的胸腔里传了出来,而且频率快的毫无节奏……惊恐愕然,小舅的心怎么跳的这么快啊?

    悄悄的抬头,看到他红了的耳朵和粉粉的脸颊,晴空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来,慢慢的松开自己的手,她将身子半坐起,扶住白一羽的肩,脸则突然更近的考了过去。

    “小舅……”晴空越靠越近,看着那粉红的唇瓣,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

    那个画面很模糊,却如雷般的击醒了她!

    晴空突然顿住,那画面越来越清晰……十二年前的某个夜晚,外面是车水马龙,车内却是无比安静的那个晚上……她被凌冽夺取了初吻,而她则转身夺去了……小舅的……初吻!?

    而她睡了一觉之后把这两件事都给忘了,现在看着近在眼前的粉唇,她却突然想起这件事来……这代表了什么?难道她十二年前就开始肖想小舅了!?

    晴空愣在那里回忆和自我怀疑,眼前的白一羽却不那么淡定了。

    他同样在垂着眼睑盯着眼前的这张小脸……和小脸下面那粉嘟嘟的小嘴巴。

    阿诺说……如果喜欢一个人……看到她的嘴巴……就会想要亲她……而他喜欢苗苗……看到她的嘴巴也很想要亲她……是不是……是不是可以……

    还没有作出判断,他的行为却已经先行了一步,伸手抓住晴空的小胳膊,一个低头,便轻而颤抖的印上了眼前的红唇……心,几乎跳出嗓子眼儿来,血管里的血液快速的流动着,他不知道自己的脉搏究竟有多快,但是他知道,此刻他心情非常,非常愉悦!

    晴空傻了,看着眼前的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感受到嘴巴上的柔软,她终于意识到,她被小舅给亲了!?

    只是一下,白一羽就非常羞涩的退开了,然后坐在一旁,十分扭捏,有些茫然无措,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小舅?”晴空讶然,这还是她那单纯的像个天使的小舅吗?竟然知道……知道主动攻击!?他是不是突然智商恢复常人了?

    “对、对不起苗苗……我、我看你嘴巴像棉花糖一样好看……我觉得可能会很好吃……忍不住就、就……”白一羽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此刻的行为,可他做都做了,苗苗不会生气吧?他好害怕苗苗生气。

    晴空哭笑不得,棉花糖?

    也怪她自己刚刚靠的太近,不怪他冲动。

    “那你觉得我的嘴巴好吃还是棉花糖好吃?”晴空看着这么有趣的小舅,没来由的,便更加想逗了。

    白一羽果真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没有棉花糖甜……”瞄了晴空那突然冷下去的脸一眼便又立即补充道,“但是比棉花糖好吃!软软的……我……我……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晴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捏住白一羽的脸,他怎么这么可爱呢?这算不算是表白,算不算是?

    “你说,你以后会不会对别的女孩子也像对我一样好?”

    白一羽也不反抗,只是不停的摇头:“我只对你好,只对你好。”说起来神色还有些焦急,似乎害怕她不相信似地。

    “那你会不会亲别的女孩子?”她需要更多的确定来坚定她的心。

    一羽立即摇头:“我……我不喜欢别的女孩子……全部都不喜欢……不喜欢她们靠近……”这倒是实话,这些年,他从不喜欢陌生人,就连夏夏那样刻意讨好的,都被他拒之千里之外。

    “那你像我老实交代,为什么要给我画那么多衣服?”

    “啊……你知道啦?”白一羽的脸上闪过一抹懊恼,却在晴空的瞪视之下立即交待道:“因为你长大了啊,所以会想象你穿什么衣服……”

    晴空嘶了一声,这厮从前就想的那么多了?谁说他不会想象了?想象力太丰富了点儿,竟然还给她设计了内衣……不过这个问题她实在问不出口。

    “那你老实交代,你每次靠近我……都会心跳加速吗?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羽突然低了头不说话了,晴空觉得奇怪,正要伸手碰他,却听的一羽闷闷的道:“对不起苗苗……阿诺说过,我是你舅舅,不该有这样的反应的……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脏和那嘭嘭嘭要爆炸的血管……”

    又是湛守诺?他究竟什么时候察觉的?又知道了多少!?

    晴空突然察觉,她很有必要和她那亲爱的弟弟也聊一聊!

    不过,倒是被他间接的承认了……小舅会对她心跳加速甚至有着男孩儿对女孩儿该有的正常荷尔蒙分泌。

    “小舅,”确定了小舅的心,湛晴空更想确定自己的,她从未真正恋爱过,和小舅也是从小一起长大从未想过别的,对凌冽更多的是感动,感动他的那份儿用心,却不曾真正的心动过……但是那心动,却在早上看到那些画的时候渐渐的苏醒,这一刻她更想知道……自己的心究竟是怎样的。

    晴空捧着白一羽的脸,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的向他的嘴唇靠了过去。

    就是这个人,从小守护着自己,像骑士一般,从来不肯把眼睛分给别人。

    就是这个人,在她的心里也占着不一般的位置,她不允许任何人说他一句的不是,她甚至觉得他是完美无瑕的……就是这个人……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比他对自己更好吗?而她呢?

    轻轻的靠了上去,不再是小时候那般的懵懂,也不是小舅刚刚那轻轻的一个触碰,而是用力的压了上去,然后吮吸,轻舔……她发现自己的手有些颤抖,发现面前的这个人,颤抖的更厉害。

    可她却压抑不住内心的那股甜蜜和渴望,只是将自己的吻更深入了一些,甚至伸出小舌头主动的钻进他的嘴里去试探。

    而他,显然是个好学的人,她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然后很快便举一反三将她撵出自己的城池,攻入她的领地,有些重又有些轻的吮吸着她的舌尖,她的唇瓣……

    而湛晴空不禁窒息,还在这一刻,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原来,她心底渴望这个吻,已经那么久了。

    ------题外话------

    ——只说一句,当初湛一凡和薄荷生苗苗之前,很多读者闹着让生儿子,让生双胞胎龙凤胎的,而我坚持己见的让他们生了个女儿,为的便是一羽。在很早很早以前,我便为了一羽,才让他们第一胎生了个女儿,可以说,苗苗是为了一羽而生……不是好的,就适合苗苗,好的太多,没人比得上栾二少、罗玉笙甚至湛守诺,凌冽很好,比一羽聪明,家世也好,但苗苗的生命当中最不缺的便是这样一些男人,她的父亲谁比得上,她的弟弟谁比得上,唯有她的小舅才是让她刮目相看上心的,真正适合苗苗的,才是最好的。没看完整或是盗版的读者,我不接受你们的任何抱怨。

    ——另,明天三八妇女节,我要出门潇洒一天,不更。大家三八快乐,也祝我写文生涯四周年快乐。(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