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经纪人?”

    震惊和疑惑让晴空更加的好奇,她究竟错过了什么。

    而林馨和阿诺又究竟瞒着自己什么!

    林馨并不急着解答,而是看了眼自己亲自端上来的早餐,晴空静默了片刻,只有先端起碗吃了些,可以说是囫囵吞枣,一定没尝到味道。

    她现在心急燎焚,哪里有心情吃得下。

    林馨却起身道:“跟我出去一趟吧,我需要边走边说。”

    晴空顿然,看着林馨并不打算动作,因为她完全摸不准现在这个可以说有些陌生的馨儿……究竟要干什么。

    林馨回头,看晴空没有动作,叹了口气:“我会害你么?走吧,你不是要知道真相。”

    “可是馨儿,我要陪小舅……”

    “让夏夏陪着。”

    晴空更加不愿意动了,林馨轻挑眉梢看着晴空问:“怎么,有危机感了?”

    晴空蹙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少和我装糊涂,是不是看着夏夏和你舅舅玩儿的挺好,心里闷闷的?”

    “你明知道那段氏姐妹……”晴空很少瞒这个闺蜜什么事,更何况是段氏姐妹,但现在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勉强,因为她也知道,凌悠夏和段氏姐妹不同,最大的不同便是,小舅接纳了夏夏,愿意和夏夏玩儿。

    林馨一语道破:“她才十岁,虽然喜欢你小舅,但更多的是对干净和纯洁的仰望,不由自主的靠近,和那龌龊的段氏姐妹能相比么?”

    晴空垂了眼睑,正是因为不一样,所以她才更不放心。

    “走了……”林馨折回来亲自来拉晴空,“赶快下去好好说一声,事不宜迟,早些回来就是了。”

    晴空没有办法只有拿起一旁的包包跟着林馨出去。

    下了楼,晴空看着小舅坐在沙发里,而夏夏正在一旁又是说又是笑的逗着小舅,虽然小舅没什么反应,但是眉目却是十分温柔的,也没有半分的不耐烦……看得出来,小舅不讨厌夏夏。

    让晴空比较意外的是,第一次见凌悠夏,她不是板着脸半天都不说一句话的冷酷小女生吗?眼前这个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又是为了哪般。

    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湛守诺却还没走,看到晴空和馨儿下来,也只是淡淡的道了句:“我去学校了。”

    林馨蹙眉:“你不和我们一起?”

    湛守诺瞥了林馨一眼:“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知道怎么做。”

    林馨撇了撇嘴,虽然他这么信任自己,她却没半点儿高兴,一年前不是他把自己拉进来,她如今至于这么累么?

    晴空倒吸了一口气,不懂湛守诺如今这颐指气使的气势是从哪儿来的?

    而且,一摇一摆的就走了。

    这还是往常那个臭小子吗?似乎从昨天开始就有些不太一样了……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从前的他对小舅就像姐姐对小舅一样的态度,比普通亲人更多一些关心,可昨天的他看来却似乎极为上心……难道是从前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还有便是,他们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他什么时候又和馨儿这么熟了?

    晴空疑惑,却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急着找答案的时候。

    湛守诺一走,晴空便转身去了白一羽身边。

    “小舅。”晴空站在一旁,看着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凌悠夏,心里并不是太喜欢。

    这个小女孩儿对小舅表现出来的热忱,让她很不安,虽然她知道并不一样,却还是想到了段氏姐妹。

    “苗苗你来了。”一羽抬头,虽然早已经看到晴空,但是晴空主动走到他身边,还是让他心情大好的立即绽开笑容。

    一羽性格原本就有些冷漠,从小便是不太爱笑,对人疏离。

    这一点,馨儿和夏夏都是深知,就连夏夏讨好了这么久,他也只是偶尔对她露出温柔的神情来,但偏偏……只要晴空一靠近,只是一声‘舅舅’而已,都能让他立即变个模样。

    笑,似乎都不能表达他欢愉的心情。

    凌悠夏愣在旁边,眼眶有些委屈的泛红。

    馨儿在旁边看着微微的叹气,夏夏这小姑娘还没弄清现实呢,别人是十八年的相处,你才几天而已,能能比拟么?

    “我和馨儿要出去一趟,你在家里……和夏夏玩儿好不好?”晴空伸手拉着一羽的大手微微的摇了摇笑着问。

    一羽看了一旁的夏夏一眼,夏夏眼里也有些期待,不过最终……一羽还是摇了头:“不用了,你出去吧……我……我自己能在家的。”

    晴空知道他这是心情不好。不过,他不要夏夏陪着,倒是让晴空莫名的安心了。

    夏夏则是满脸的欲泣……晴空也没时间安慰她,却是顺水的握住小舅的手道:“那你在家里好好的啊,有事情给我打电话,你看看书,画画,或者看动漫都行,魏奶奶她们会给你做好吃的。”

    馨儿立即拉着凌悠夏去了一旁不知道嘀咕些什么,凌悠夏虽然总是不甘心的望过来,但依然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一羽睁着澄净的眼睛望着晴空,多了一丝期盼。

    “恩……应该很快吧。”

    一羽只好叹了口气,答应了。他从不阻止晴空去做自己的事,因为他知道,苗苗长大了,该有自己的时间的,不能永远陪着自己玩儿……

    晴空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和馨儿一起走了,连带着将夏夏也给带了出来。

    “你先回家去,今天不上学你妈妈肯定训你,自己回家好好认错啊。”出了别墅大门馨儿又不停的和凌悠夏交待,凌悠夏欲言又止的望了晴空几次,最终还是忍不住的看着晴空问道:“你会让羽叔叔伤心吗?”

    馨儿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丫头直接放箭啊。

    “你难道不是更应该担心你哥哥?”馨儿没等晴空回答,而是收了自己的嘴巴,笑问凌悠夏。

    凌悠夏却是表情一冷:“我哥……哼,他伤心死算了,都怪他……”似乎还不解气,又嘀嘀咕咕的道,“他少了某个人至少能活下去,可我觉得……羽叔叔少了你,是活不了的……他心目中的人无可替代,但我哥……”

    凌悠夏说说停停,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自己一挥手道:“算了,我不问了。那毕竟是我哥哥……我也相信晴空姐姐知道谁才是正确的选择……我走了……”说着便转身一边不舍的望着别墅大门一边慢悠悠的自己走了。

    晴空张了张嘴,为什么她觉得那么诡异呢?这丫头说的话不明不白,甚至不等自己回答就一个人喃喃自语的走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毕竟是个孩子啊……”馨儿摇了摇头,拉起晴空的手突然又十分热切的道:“走吧!”

    丁叔的车已经开到门口来了,晴空只好和馨儿立即钻进后座,等车子一上路,晴空便看向馨儿冷冷道:“可以说了吧,瞒了我多少事?”

    馨儿缩了缩脖子,她可从未被晴空这么看过,心里顿时有些没底。

    “咳咳……说是会说的,照你小舅那性格,我们不帮忙,他是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的。”

    “小舅?说什么说出口?”怎么又牵扯上小舅了?晴空现在是一脸的糊涂。

    “算了算了,我从头说起吧……其实,早年我就知道凌冽哥哥喜欢你。”

    小丁叔叔放着音乐,而馨儿和晴空近近的靠着,所以也不怕她们之间说的话前面能听了去,于是林馨说的话题也就无所顾忌了起来。

    晴空却是惊得一背的汗水,林馨说什么?早年就知道……?那不是……就她自己不知道?馨儿的感情观萌芽的那么早?

    面对晴空怪异的眼神林馨却只是笑笑:“所以,凌冽哥哥去了日本之后,我也不停的给他传递你的消息,从中获取了不少礼物……这算是我对不起你啦,”林馨再次接住晴空射来的冷箭,可是都已经做好坦白的心了,哪有退缩的道理,所以只有硬着头皮继续道:“但是渐渐的,我就越来越少给他消息了,知道为什么吗?”

    晴空木然的道:“因为没礼物了。”

    林馨扶住额头,嘴角抽搐:“虽然我很肤浅,但是你个没良心的,真以为我全是为了拿礼物啊!”林馨现在恨不得掐湛晴空的脖子,难怪他弟弟一提起湛晴空的情商问题就满脸黑云。

    晴空凉凉的撇嘴角,她又不说,她怎么知道?

    “你昨天是不是和夏夏她哥在一起?”

    晴空顿,她怎么知道……

    “夏夏那么聪明,她自然会套她哥哥的话。”

    晴空垂头,的确是,她没什么好狡辩的。

    “他和你表白了是不是?”林馨眯起双眼,她就觉得奇怪,刚刚说到凌冽从小就喜欢她时,她竟然不惊异不奇怪,必然是早就知道了,必然是已经被表白了啊。

    晴空摸了摸脑袋,一阵干笑:“怎么会……呵呵……”

    “所以你昨天才爽了你小舅?”似乎找到合理的解释了,林馨怎么会不知道凌冽的手段,那人腹黑的吃人不吐骨头,对付晴空这样没情商的小女娃还不手到擒来?再来个威逼利诱什么的……林馨已经能想象当时的画面了,更是为晴空那没骨气的捏一把辛酸的眼泪啊。

    “是我不对……”晴空怔了怔,没想到她和普通的女生一样,被帅气的男生一表白就没了方寸,竟然还爽了小舅的约,最后害的小舅差点儿出了大事。

    小舅和普通人不一样,需要更细心的对待,也需要更体贴的呵护,晴空从小立誓要保护小舅,却不想自己有一天因为恋爱这样的事伤害了小舅。

    林馨叹了口气,没再责怪晴空什么,而是继续道:“我没有再向凌冽哥哥提供你的消息,是因为我觉得,他没有什么希望了。”

    晴空蹙眉望来,馨儿这是什么意思?

    “他永远比不上你小舅对你的好。”

    晴空的大脑有了片刻的空白……馨儿这话……再加上前面那一句……晴空的心突然惊跳了起来。

    “我是和你从幼儿园便认识的,我看着你和你小舅是多么亲密,看见他对你有多重要,也看见你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你小舅上高中那一年,他被全班人攻击你还记得吗?我从未见过那样的你,疯了似地又哭又跳冲进去,而他为了保护你竟然站起来和那些说得上是他害怕的人去打架。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也是那一幕让我认识到,你们两个只怕这辈子都分不开了。”

    “我内心的震撼,让我迟疑着要不要再给凌冽哥哥传送你的消息,渐渐的……便更多的关心起你和你小舅来,时间越多,就越加让我坚定了一件事……”

    林馨镇定的望向晴空,在晴空眼神越加迷离时却无比坚定的道:“你小舅对你的好,是这个世界上,谁也比不上的。他只要看见你便是开心,而你只要看见他就能忘记所有烦恼,你能无所顾忌的当着众人的面坐在他的腿上,他能望着你发呆就是一整天,你能满嘴都是你小舅小舅,他也满脑子都是你……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晴空脸色却越加的苍白,她从未想过自己和小舅之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越是亲密,她就越是开心,可是在别人眼里,甚至在馨儿眼里……却原来是这样?

    “我对小舅……当然是责任……是亲人……”

    说了出口,底气却不是那么的足,连她自己都惊异,为什么不能正气十足的面对馨儿说出口,她在……心虚什么?

    林馨似乎早就预见她这样的反应,反而轻笑了:“你还要骗你自己吗?那好,我问你,你喜欢凌冽哥哥吗?”

    晴空顿了:“暂时……还没有吧……但不可否认,他是个优秀的男生……做男朋友是非常好的……”

    “那你想过,你舅舅如果知道你和冽哥哥谈恋爱了,在一起了,他会怎样…?”

    晴空表情有了片刻的茫然,她是……不敢想。舅舅一定会……一定会伤心的吧?

    晴空一惊,为什么她会意识到小舅会伤心?

    因为小舅平时并不喜欢别的男生太靠近自己,记得有一次,她去他的辅导班,一个男生拉着晴空要电话号码,从未生气的小舅却吼了那个男生一顿,甚至假公济私的说那个男生画的哪里都不对,是没有前途可言的……小舅从未那样过,当时也唬住晴空了。

    不过,那以后小舅班上的男生们倒是谁也不敢主动靠近晴空了。

    如果小舅看见自己好凌冽有亲密的接触的话……他会怎样?晴空有一些期待,却又有一些心惊胆战,更多的却是为自己所想所骇。

    似乎晴空的默然已经是最好的回答,馨儿继续又道:“晴晴,你是不是觉得冽哥哥像是白马王子一样?就像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他优秀,他骑着白马,他有迷人的样貌,身世甚至所有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白马王子?”

    “他的确是个最完美的恋爱对象,最完美的白马王子……”晴空承认。

    “那你真的喜欢白马吗?”

    晴空茫然了,她喜欢白马王子吗?她当然和所有姑娘一样也憧憬轰轰烈烈的恋爱一场,等着白马王子来接自己,可是……可是……小舅呢?她不能丢下小舅不管,她会照顾小舅一辈子,她还是那个一心一意等着白马王子来的公主吗?

    “那我问你最简单的几个问题好了。”

    晴空心里复杂不已,听见林馨要问简单的问题,当然应允。

    “冽哥哥和你小舅同时掉在水里,你救谁?”

    晴空有些不解的看向林馨,这算什么问题?

    “你回答,最真实的反应。”

    晴空默了两秒,却老实的道:“小舅……”小舅虽然会游泳,但是凌冽一定也会啊,但她还是会游向小舅。

    “冽哥哥不会武功,你小舅会武功,当他们两个人同时遭遇坏人的时候,你救谁?”

    “我谁也救不了啊,我还是个弱女子呢……”

    “快老实回答,别考究真实性。”

    “……小舅……”就算受伤,也得和小舅在一起,而且她知道,小舅为了保护她是会还手的。

    “如果有一天,你和你小舅还有冽哥哥三个人同时沦落到荒岛上,你必须和其中一个人结婚,你会选择谁?”

    晴空愕然的看向林馨:“你疯了吗?”

    林馨却十分认真的盯着晴空等着答案:“快回答。”

    晴空默了片刻,叹了口气:“还是小舅吧……”

    反倒是林馨意外了:“为什么?”

    “小舅不乐意看到我和别的男生接触,如果我和凌冽结婚,他一定会揍他的。”虽然这件事发生的概率比彗星撞地球还要低,但是她还是做了最真实的回答。

    林馨却咧嘴一笑:“你不考虑你们是舅甥的问题?”

    晴空瞥了林馨一眼:“你知道的,我们不是亲生的……”虽然的确有些别扭,但是都已经沦落到荒岛上了,她当然还是会更加照顾小舅了。

    凌冽……她顾不了。

    林馨却笑得更开心了:“不枉我这么费心的开导你,好了,到了,下车吧!”

    晴空看向窗外,车子已停,停在一个安静的街道上,这是哪儿?

    林馨已经下了车,等晴空一下来便立即拉住她:“走吧,带你去一个非常重要又神秘的地方。”说着便将她拉着推开眼前的一个院子,院子很安静,里面花花草草什么都有,还有秋千和藤椅,但也不像是主人的地方,因为院子里没有什么生活气息。

    “这是哪儿,馨儿?”

    “跟我来不就知道了?”林馨拉着晴空上了户外楼梯,上到二楼,站在门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向晴空道:“一年前,我无意中发现一个秘密,于是连带着将我自己也拉进了这里,现在,你准备好走进这里面了吗?”

    “到底是……”晴空有些不安,却又抑制不住心跳的有些期待起来,难道这里面就是馨儿和阿诺瞒着自己的那个秘密吗?这里面究竟是些什么?和小舅……有关系吗?

    馨儿前面说了那么多,又是为了什么……而她此刻心里半明白半疑惑的事是否能找到答案?

    林馨推开眼前的门,带着湛晴空走进里面的那个世界。

    人来人往,就如同是另一个世界,与外面的安静院落,截然不同,恍如隔世。

    一排排的衣服被推来推去,一个个穿的十分时尚踩着十寸高跟鞋的女孩子们从眼前不停的走过,一车的高跟鞋,一车的包包,一车的……饰品。

    电话在不停的响,人群在不停的忙碌,晴空甚至闻到了金钱和奢华的味道……这是个工作室,是个时尚工作室,她怎么还会看不出来?

    而原本在巨大的大厅里忙来忙去的人们在看到晴空时却一个个静了下来,站在原地瞩目着晴空,馨儿带着晴空往前走,晴空疑惑的看向馨儿,低声问:“她们怎么突然都变得这么安静了?”

    让她有些不安,甚至觉得有一丝诡异。

    “因为你身上的衣服,包括你的包包你的鞋子。”

    林馨低声的解答,晴空微微蹙眉,而原本那些站着的人却突然又一个个弯腰鞠躬,晴空吓得心脏怦怦直跳,难道这也是因为她身上所穿戴的这些东西吗?她可没那么笨!

    林馨快速的拉着晴空走过正中间,到了一间办公室前。

    “你看。”林馨伸手指着门上的名片。

    晴空惊异:“羽·工作室?”这和小舅有关系吗?

    林馨微笑,伸手拉着晴空推门而入。

    门内,是很赶紧的世界。

    就连画架和画布都是那么干净,全是纯白色,出了一些绿色的植物之外。

    然后便是一个办公桌,办公桌上堆积了许多东西,但最多的,只怕是那一叠画稿,还有一副相框……特别的引人注目。

    晴空走过去,伸手拿起来,相框里的人,正是自己。

    晴空紧了紧自己洁白的手指,抬头静静的看着林馨,一股迫人的气势由内而发的便是质问:“你还不准备继续交待吗?”

    晴空怎么也能想明白一些,她说她是小舅的经纪人,而小舅竟然在这里有一间工作室,阿诺和她一起瞒着自己似乎有什么秘密,这个秘密又是和小舅有关系的,一路上她又向自己提了那么多奇怪的问题……这些全部都在奇怪的脑袋里打结,答案似乎呼之欲出,却又被她自己压抑着,无法真的相信,或者说……无法肯定。

    林馨一笑,转身在沙发里坐下来,自己倒了一杯水,悠哉哉的才又道:“这得从一年前说起啊……一年前,我到你们家去玩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几张画稿,而这几张画稿……让我惊为天人,你知道是什么吗?竟然是设计原稿,每一张,都是那么漂亮,每一张,都是那么精致,我想,如果哪家设计公司拥有这样的设计稿,一定会赚翻的。不过让我更好奇的是,设计师是谁?设计原稿是我在你小舅门外发现的,就在我准备去问你小舅的时候,你弟弟,湛守诺抓住我,他告诉我,这些设计稿就是你小舅的,是你小舅不小心掉在门口了,而他要我保密。”

    “小舅?设计稿?”晴空傻了,小舅什么时候会画设计稿了?还有,阿诺他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好奇你那个弟弟要做什么了,抓住他问,如果不告诉我他搞什么鬼,我就告诉你。他或许是害怕我告诉你吧,竟然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然后我才知道……原来你小舅在这个地方做首席设计师,而你……身上所穿的衣服,鞋子,袜子,包包哪怕是内衣内裤,都是他亲手设计的。”

    林馨说完,很满意看到晴空那惊呆了下巴的表情,她当初也是这个反应,所以现在看着当事人终于也露出这样的神情,心里才爽的满意了一些。

    晴空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惊讶不已的看着林馨,还是难以相信:“你说……小舅给我……设计衣服?”她那满柜子的衣服,甚至内衣内裤包包都是……都是小舅设计的?

    “湛守诺告诉我,从你十五岁开始,便是了。他四年前发现你小舅会画设计稿,而且画的都非常的高水准,于是他问你小舅,为什么要画这些?你小舅告诉他,因为他想让苗苗穿……他不懂只画稿子不制成衣服你是穿不了的,他就是那样一颗心,想着你,于是就画了。”

    晴空的脸微微的变红起来,没想到……小舅竟然会想着给她送衣服。伸手摸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这都是小舅设计的吗?难怪从三年前开始她就觉得这家衣服的风格有些变了……

    “你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小舅每个月会画很多稿子,只有几套是做成独一无二的,便都是你家里的那些,而剩下的一些才生产上市。所以刚刚办公室里的那些人看到你和你身上所穿的衣服,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我的身份?”

    “是啊,老板,说起来,我还是给你打工的呢。”林馨微微一笑,再次给晴空扔来一个炸弹。

    “老板!?”晴空没压住自己的失声惊叫,这是开玩笑吗?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幸福,有个会给你画一辈子稿设计衣服的小舅,还有个为你处处着想的弟弟。湛守诺,他也真的很爱你小舅,也真的很爱你。”

    晴空傻傻的看着林馨,有些东西似乎渐渐的浮出了水面,有些答案她似乎已经知道……可是这都是真的吗?阿诺他明明才十七岁而已……四年前,他不是才十三岁吗?

    “湛守诺他亲手创建了这个工作室,法人代表,是你。而他是总裁,你小舅是首席设计师,这四年来赚了不少,而且现在工作室已经崭露头角,他说甚至马上就要上市了,你小舅甚至能参加下一次巴黎时装周……他并没有独享你小舅的这份儿才华,而是为你留着一切,他说,你小舅所有的才华都是为你而生,你应该享有这一切。而他所能做的,就是帮着你小舅让你幸福。”

    晴空低了头,眼眶红润,鼻子一酸,没想到阿诺他竟然……平时什么都不说,还只是和自己斗嘴,每次都把她气的半死,却没想到他竟然做了这么多。

    “可他为什么……”

    晴空还是觉得这一切太过梦幻,不够真实,毕竟之前一点儿征兆都没有,现在怎么突然就……

    “连湛守诺,连我都看得出来,怎么你就是不愿意承认呢?你小舅虽然一辈子都说不出口,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难道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你看看你衣服的商标所代表的牌子吧……”

    林馨已经很是无奈了,她一向都知道晴空的情商低,但是没想到她能够如此低。也许是因为她是局外人吧,所以才能看得清,还有一点儿……也许湛晴空顾忌着他们舅甥关系,毕竟十八年来,他们都是舅甥,这一点儿人伦禁忌便是很难冲破的,还有便是……也许她自己都没想过会和白一羽之间发生什么感情变化吧?

    晴空迟疑的脱下外套,手指触摸着自己从未在意过的商标,上面只有四个英文字母:MIAO。

    晴空顿时泪如雨下……苗。

    “这个牌子是你小舅决定的,他说一定要用你的名字,湛守诺几番决定用了这四个英文字母。我知道你很难再往下想,但是我这些年都倒戈了,便是比你看得真切。冽哥哥他是个很好的白马王子,但他永远都不能超越你小舅在你心目中的位置,就和我们这些人一样,他无法超越,我们也无法超越你在你小舅心目中的位置。有一个凌冽,就有第二个凌冽来喜欢你,但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白一羽来爱你……”

    晴空捂住自己的脸,什么都说不出,只是眼泪苦涩的梗满她的喉咙。

    “晴晴,我再带你去最后一个地方,去了哪里,如果你还找不到你的心的话,就算是我白忙活了。我是看不下去你自己在这里折腾,我是你最好的闺蜜,而我这一年来会帮着你小舅打理事物,都是因为你,我和湛守诺一样知道,你小舅甚至你都需要人拉一把,你们两个太相似,太干净,太善良,所以你现在才这么痛苦徘徊。”

    “馨儿我……”晴空泪眼朦胧的抬头看向林馨,她的话,每一句都是那么的正确,可是晴空却是越听越心惊……越听,心里越是豁然开朗,仿佛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她自己也清楚,只怕再撕下去,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回头了!

    “你想知道,你小舅昨天究竟约你到哪里吗?”馨儿只问。

    晴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她控制不住自己的那股欲念……

    “那你就跟我来。”馨儿拉起晴空,转身出了办公室,然后一路向前,从另外一边楼梯下了楼。

    楼下是一扇门,从刚才的院子便能直接过来。

    晴空看向馨儿,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

    “这楼下,便是你小舅昨天约你来的地方,为此我和湛守诺都帮忙忙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你小舅更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这里,他说要给你做个生日礼物,这都是他自己想的,我们只是帮忙而已,你自己进去看吧。这张门票,你是第一个人持有,也是唯一一个。进去吧……”

    晴空的心快速的跳动了起来,原来小舅这一个月都在这里忙碌……而阿诺和馨儿也有帮忙?原来昨天,他就是要自己来这里……可这里面究竟是什么?

    晴空有些害怕,有些紧张。

    她突然意识到,也许进去了,心里便有了答案了,可是也许进去了,她从此便会走上另一条道路……再也回不了头。

    有些东西,是她刻意隐藏在心底的……如果只是揭露一个角落,她知道便会地动山摇。

    可是……现在有回头路吗?她很好奇小舅究竟做了些什么……她很好奇,很好奇他究竟要送给自己什么,为此心跳不已,为此,也意识到,再也没有回头路吧。

    伸手,推开眼前的双扇门,晴空站在门口。

    里面的灯光一盏盏的射开,晴空往里面走去,站在大厅中间,整个人却傻在了原地……

    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震惊,感动,诧异,愕然或者……火山爆发一般的激动?

    两面,都是她,全部都是她自己。

    素描,浓墨渲染,油彩富开……每一副都是那么栩栩如生,每一副,都是她自己。

    笑的,郁闷的,生气的,站在风中的,吃满头的,冲着对面弯着眼睛微笑的,发呆的,酣睡的……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能有如此多面?

    脚步艰难的往前走,她的眼睛特写,她的半边脸特写,她的背影,她的双手,她遥遥的身影,她的嘴巴……为什么她的每个地方,他都能如此了解甚至临摹一般的刻下?

    转弯,晴空再一次定住了脚步,在伸展走廊的尽头是一面墙,三米高,三米宽的大墙,而在那墙上并没有挂画,因为……那面墙上绘了一幅画。

    画上的人,依然是她。

    坐在花园里那棵大榕树下,背景是湛蓝的湖,湖上有小船两三只,绿叶纷飞摇曳,她坐在树下闭目小憩,阳光温暖的穿过树的缝隙落在她腿上,手臂上……就连一只蝴蝶,一只蜜蜂,都栩栩如生,而她的睫毛,她白色的裙摆,她的手指甲,她的唇纹,都仿佛是真的。

    晴空像是终于想明白了什么,慢慢的蹲在了地上,望着那幅画,嚎啕大哭。

    她从不知,原来他爱自己,已是入骨,虽然不语,这一刻却叫她心碎。

    ------题外话------

    ——今天更的好多,求点赞。(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