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在圣诞节之前的某个星期三,晴空再次遇见了凌恶魔。

    其实,那凌恶魔并不是来找自己的,但她却看见了他,虽然只是遥遥的几眼,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事情原本是这样的,林馨儿知道了白一羽竟然送了晴空一张不知道是什么的门票,兴奋度竟然比晴空本人还高。于是课间休息的时候林馨儿拉着晴空说要出去走走,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劲儿的采访晴空的内心世界。

    “空空,你能告诉我,你当时的感受吗?惊喜?意外?还是期待?还有还有,你小舅的表情又是怎样的?你不好奇这个门票究竟是干什么的吗?还有还有,你小舅竟然对你撒谎欸,这可是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要让人惊讶啊……”

    晴空满腹疑惑的盯着林馨儿,直到林馨儿自己闭了嘴,晴空才淡淡的问她:“你怎么比我还兴奋……难道你知道什么?”

    林馨儿大惊并大叫:“怎么可能!我正是因为好奇才问的!你小舅那样的人,我只是觉得他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罢了……呵呵……”

    晴空还是觉得疑点多多,因为林馨儿刚刚问的那些问题可是个个切入重点啊!

    “馨儿,操场上有个帅哥说要找你!”就在这时,一个男生满脸笑容的走过来突然道。

    晴空愣了一下,看向馨儿:“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林馨儿‘嘶’了一声,回道:“我怎么不知道!”

    是啊,她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哪里来的帅哥等她?

    不过林馨儿还是拉着晴空快速的下了楼,因为她们都好奇这个帅哥是谁。

    没料想,竟然是凌恶魔。

    开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停在操场上,而他本人则靠在车头,不得不说,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优雅而又高贵的公子哥,开着辆豪车停在操场上,长的又那么帅,那么高,形象气质俱佳啊,要是晴空前十八年都不认识凌恶魔的话,她都要为这个画面而犯花痴了。但偏偏,她和馨儿都是从小就认识这个恶魔的……于是两个人心底都同时泛起一抹疑惑:他来做什么!?

    楼上传来女生们的尖叫声,就连旁边跑过的女生都是红着脸揣着小心肝儿的模样,晴空汗颜,她实在小觑了这厮来这里的影响力啊。

    晴空总觉得场景有些熟悉,不消她自己想起,一旁的馨儿便已经提醒道:“多像我们读幼儿园那时候啊……打着找我的旗号,然后折磨你。”

    晴空惊得一身凉汗,她也终于想起来了,那一幕幕画面,真是惨不忍睹。

    蓦地,晴空顿住了脚步,然后扭头看向馨儿,满脸微笑的道:“馨儿啊,我突然肚子痛,我先去上个厕所,等会儿教室见!”说完晴空便不义的推开林馨儿的手转身就跑,林馨儿在后面喊都喊不住。

    林馨儿只能默默的走到凌恶魔身边,瞧着凌恶魔那眼底疑惑的模样叹了一口气:“童年阴影啊童年阴影,”然后在凌冽那越来越疑惑越来越深邃的眼眸中再次补刀:“谁让你小时候造孽那么多。活该她见着你就跑……”

    凌冽什么话都没说,只把车里的东西提出来然后交给林馨儿,然后就转身驱车扬长而去。

    为此,林馨儿最后的半年高中学崖再没有半个追求者,甚至成为全校女生们的公敌,林馨儿委屈的望向晴空,明明那冰激凌甚至一袋子的零食都是那个人吃的,那个人啊。

    *

    终于到了圣诞节,晴空无比期待这张门票究竟饱含着什么意思,而小舅又要带她去看什么?

    而且,小舅一大早就走了,甚至没等她起来,晴空虽然不知道他又去忙什么了,但是却是越加的期待了。

    刚刚吃完早餐,和爸爸准备出去门去过二人世界的妈妈突然从玄关进来笑道:“苗苗啊,去换衣服吧,凌冽来接你了。”

    晴空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似乎凌冽也约她了!

    而她,竟然望的差不多?

    那现在怎么办?

    “可是妈妈,我有小舅送的门票……”

    “你们一起去啊。”

    “不行,门票只有一张。”而且晴空也不想让凌恶魔去看小舅给自己的礼物。

    “这样啊……那你自己安排吧,我和你爸爸出门了。对了,阿诺是和你舅舅一起出门的,所以今天家里只有你一个人了哦,早点儿出门去玩儿哦。”说罢妈妈就和爸爸两个人恩恩爱爱的走了,爸爸甚至全程都没有交待自家女儿一句‘孩子你外出和男生玩儿小心些啊’因为他的眼里至始至终都只有妈妈一个人女人!

    晴空撇了撇嘴,只好上楼先去换衣服,穿了件大红色的斗篷,围了条白色的围巾,还戴了个变色的毛毛耳罩。晴空很白,甚至是白里透红,所以她无乱穿什么颜色都非常的漂亮,红色,则是最美。

    穿上雪地靴,晴空摆着包包出门,瞧见凌恶魔竟然就在玄关外等自己。

    “你……”晴空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出来了?走吧。”凌冽很自然的伸手接过晴空身上的包包转身便走,晴空立即追了上去,原本想喊着让他把包包还给自己,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出不了口。

    好不容易到了大门口,晴空原本要说其实她今天要另外赴约,谁知道话还没出口凌冽便替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然后站在门边看她。

    晴空久久未动,脑子却在不停的转动,该怎么说出口呢?

    “其实我……”

    “我知道,晚些我再送你过去,先和我约会吧?”凌冽却是一笑淡淡的说出,晴空反而愣了,他知道?他知道什么?知道她要去赴小舅的约吗?

    “可你要带我去哪里……”莫名的,晴空还是心软了,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拒绝在圣诞节这一天的大早就来接自己的凌冽,更何况他此刻的眼神温柔的让她有些害怕啊,所谓不正常便是有鬼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上车吧,去了就知道了。”凌冽也不多加解释,伸手将晴空拉了过来按进车里然后摔上车门。

    晴空原本还想着反抗的,但默了半响还是掏出手机来给白一羽打了个电话。

    “喂,小舅你在哪儿呢?”

    “苗苗,你先,先别过来。”小舅有些结结巴巴的在电话那端竟道。

    “嗯?为什么?”竟然让她先别过去,他和阿诺在一起,他们在玩什么幺蛾子?

    “对,对,先别过来,下午,下午吃过午饭再来,好吗?”

    晴空看了眼旁边在安静开车的凌冽,心道,这么碰巧?正好她还内疚的两边不知道该怎么调节呢。

    “那好吧,我吃完午饭再和你联系哦。”

    挂了电话晴空看向一旁的凌冽,实在忍不住好奇,便问他:“你都没有女朋友吗?或者好朋友也行啊,馨儿也可以啊,怎么圣诞节这样的日子也找我呢……”再不济,他自己不是还有个妹妹么。

    “我在中国暂时还没有交心的朋友,馨儿她最近总在忙,就连我妹妹……最近也跟着她跑,你说我能找谁?至于女朋友……”凌冽突然勾了勾唇角,半睨着晴空突然笑了,“你会见到的。”

    晴空虽然纳闷儿,不过还是在心底为他鞠了一把同情的眼泪,何以至于他竟然无聊到要来找自己去玩儿。

    很快便到了凌冽要带晴空来玩的地方,竟然是个溜冰场。

    还没进去,站在门口晴空便已经觉得冷了,寒冰和里面零下的温度,让晴空一直打着哆嗦。

    为了漂亮,她穿的可是斗篷啊……

    身后突然一暖,晴空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多了一件黑色羽绒服。

    晴空抬头再看向旁边的凌冽,他正低头看来道:“这里可以租衣服,走吧。”

    晴空摸向衣服的料子,这明明就是新的……这明明就连标签都还没撕掉,他真以为她是傻子么?刚刚明明看见他在商店里晃了半分钟。

    不过,实在暖和,晴空也就懒得研究这衣服究竟是不是他买来的了。

    “可是我不敢……”晴空突然怯场,她连冰鞋都没穿过。

    “你不会溜冰?”轮到凌冽意外了,他听闻爸妈说过他们家在英国很有势力,而她也总是回英国,那里总下雪的吧?

    晴空有些窘迫的解释道:“其实是我小时候对雪有些阴影……虽然喜欢,但却不敢玩了,于是滑雪滑冰这样的活动我就基本再也没有参加过……”和小舅走失在雪中的森林里,她至今都记得那个噩梦,险些让她和小舅都丧命的噩梦。

    “怕什么,有我在。”凌冽突然伸手过来一把握住晴空有些冰凉的小手,然后拽着她便进去了。

    晴空有些期待,又有些不敢,于是挣扎。

    凌冽已经转身将她一把摁在椅子上,然后亲自蹲下身子来,扶着她的脚便给她上冰刀。

    晴空低头看向今天异常温柔的凌冽,有些不适应,他该不会是出门之前忘记吃药了吧?不然怎么会突然变了个人似地……不对,好像从上次他过生日见他时,就不太一样了……

    很快就上好了冰刀,晴空却不敢站起来,于是凌冽又万分有耐心的扶着她,鼓励她,最后还拉着她的手在冰场上溜来溜去。

    晴空也由一开始的害怕到后面一点点的上心觉得好玩,再到放开了凌冽自己一跤摔在地上,然后大笑。

    她不怕疼,所以站起来,又继续摔跤。

    凌冽像是风中飘摇的芦苇,在冰场上溜来荡去,让晴空好不羡慕嫉妒,却也觉得他那风姿的确好看。

    于是,她自己缠了上去,让他带着自己溜,跟在他身后,拉着他的衣裳由他带着,没想到,扬起脖子站在冰上溜动的感觉如此之好,晴空忍不住的放声大笑,渐渐的身后竟然跟了一群小孩子,一个拉一个,第一个拉着晴空,而晴空拉着凌冽,最后也不知道是谁的步子乱了,于是一个个‘噗通’的向地上摔去,就连晴空也做好了再次摔倒的准备,于是闭上眼睛,身下却是一软。

    原来是凌冽突然转身将她接住,成了她的垫子。

    晴空抬起红彤彤的脸蛋儿望向今天特别不同又特别温柔的凌冽,扑在他的怀里,半响不太愿意动,因为,她累啊。

    “累了?”凌冽问她。

    晴空笑着点头,凌冽爬了起来,然后将她也一把拉了起来,两个人翩翩的向场边溜去,脱了鞋和衣服出了溜冰场。

    “呼……终于暖和了。”晴空搓着手跺了跺脚,商场里面果然暖和的多。

    “想吃什么?”凌冽不动声色的将衣服提在手里,问晴空。

    “嗯……想吃暖和的,比如火锅?”

    于是两个人去吃火锅,因为是圣诞节又是星期天,所以火锅店的生意也是特别的好,两个人竟然还排了一下队才轮到桌子。

    凌冽让晴空点菜,晴空于是挨着自己的性子点了不少自己喜欢的菜,虽然两个人根本吃不完,就连一旁的服务员也不听的说‘够了够了,真的够了……’可控制之后又控制的还是点了十个菜。

    “她点的,都上吧。”凌冽淡淡的对上服务员询问的眼神只道。

    服务员挑眉,既然雇主都不在乎,她自然也是不在乎的。

    于是立即去下单。

    晴空已经暖和多了,取了耳罩和围巾,笑嘻嘻的看向对面的凌冽:“吃完饭,我能吃冰激凌么?”

    “不能。”想也没想凌冽就给拒绝了。

    晴空小脸一垮,有些不甘:“可你答应的,给我买好吃的……”

    凌冽叹了口气,缓道:“吃完火锅一个小时后次才能吃。”

    晴空立即又扬起笑脸,真好说话,总觉得他今天不太一样啊。

    “不过,你不会吃了饭让我给钱吧?”晴空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按照凌恶魔整人的惯术来说,这是很有可能的,让她点了许多菜,然后他再让她买单!晴空突然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由着性子点那么多菜……这不是自找苦吃么?竟然在他面前松懈了下来……

    凌冽哭笑不得看着对面满脸纠结的小女生,颇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放心,我不会再像小时候那么欺负你了。”

    晴空浑身一怔,有些惊喜又有些不敢相信的反而质问:“真、真的?”她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为了表示我的诚心,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行了么?”

    晴空愣了半响,只问了一句:“你确定你是凌恶魔么?”没有变异,没有忘记吃药,没有别样心思的凌恶魔!?

    这次,换凌冽纠结了,他小时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了,以至于给她留下这般强大的阴影,他真的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庆幸呢?

    因为,这说明,在她心目中,他也有着一般人不可撼动的地位啊。

    火锅吃的是热火朝天,晴空心里却是激荡无线啊。

    凌恶魔说了,以后不再欺负她了,不再欺负她了啊!尼玛,这比中了**彩还让她激荡,还让她嗨皮,还让她开心啊。

    于是,吃了火锅两个人又去找美味的冰激凌店,吃了冰激凌又去逛商场,最后还去打电玩,等晴空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四点半。

    “我竟然把时间给忘了!”晴空一跳,丢下手里的枪便准备向外跑。

    正在激战的凌冽也立即丢下枪一把抓过晴空来,低头看他:“你等会儿,等我打完这把,我有事和你说。”

    “可……可是……”晴空内心着急万分,她是从不愿意放小舅鸽子的,也不知道他等了多久了,怎么都没有打电话提醒她呢?

    “就一分钟。”

    凌冽放开晴空,淡淡的道了一句,然后便又拿枪继续激战。

    晴空想起他今天异常的温柔,最后妥协:“好吧……”

    GAMEOVER!

    当屏幕上闪着这几个英文字母的大字时,晴空险些跳起来。倒是凌冽,突然掏出一杆烟来狠吸了两口,然后便拽着晴空出去了。

    “要不我走了你再继续打两盘?”晴空看他竟然因为输了而这么闷闷不乐,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总觉得是因为自己他才输的这么快的,明明都已经耗费无数个币打了无数个关卡了。

    凌冽夹着烟的手一顿,低头,眯了眯眼问她:“你以为……我是因为输了才这么烦?”

    晴空点头,一点儿也不怀疑到自己身上。

    凌冽哭笑不得,一把将晴空捉到自己怀里来,低头看她,手指则一弹,将烟头弹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你是大学生也不能抽烟啊……”晴空郁闷了,他们家里几乎没有人抽烟,爸爸为了妈妈早年就戒了,所以她很不习惯这个味道。

    而她注意点放在烟上面,却显然已经忽略了自己此刻正在某人的怀里。

    “恩,我只是心情烦。”凌冽低头看着她淡淡的道。

    “烦?为什么?”

    “因为你要走。”

    如此直接……反倒让晴空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我小舅约我……”

    “能不能不要提到他?他对你真的很重要?”几乎十句话里面就有一句必定提到那个词,他真的很烦躁。

    晴空愣了一下,却是点头:“是啊,很重要。”小舅于她,是任何人无可取代的重要,此生,她都会照顾他,直到老去。

    凌冽蹙眉,不过很快便又松开,他一个转身将晴空逼到了墙角,然后自己趋身上前,将她圈在身体与墙壁之间。

    晴空仰头看他,终于意识到有些……暧昧。

    她虽然没心没肺,却并不代表无情无义。

    “那个……”晴空不太适应他此刻的行为,终于伸手想着要将他推开。

    凌冽却丝毫不动,只是低头看着她缓缓道:“原本,不想这么早说的……可是既然你这么躁动,我不如让你更躁动一些。”

    “欸……?”晴空的智商虽然高,但是情商一直比较低,此刻情商卡主,终于快要当机。

    “给你讲个故事吧,”凌冽也不管晴空究竟能不能听懂,低下头便低声的对她慢慢讲来,“从前有个小男孩儿,是个天之骄子,人前骄傲人后骄傲。在他四岁那年,他遇见了一个小天使,那个小天使虽然彼时还在襁褓之中,但是小男孩儿却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从那以后,看着她一步步学会走路,看着她学会说话,直到她渐渐的有了自我这个意识。小男孩儿很嫉妒,嫉妒她身边有个总是护着她陪着她的小舅舅,因为自己不能每天都看见他,所以他嫉妒,而他不想让小女孩儿将自己看做和普通人一样,所以他变着法得去整小女孩儿,看到小女孩儿哭他心里就欣慰,看,她因为自己而流泪了。在小男孩儿的心里,只要能引起小女孩儿注意的事,他都愿意做,哪怕被她讨厌。后来,小男孩儿因为家族生意的关系不得不和父母搬去另外一个国家,这就说明他以后再也不能常常见到小女孩儿了,所以他非常难过,甚至哭着和母亲说,能不能不要去,因为……他不想让小女孩儿在成长的岁月里忘记自己。但是,他的反抗是没有用的,所以只有妥协,于是他又做了一件坏事,夺了小女孩儿的初吻作为离别礼物。虽然他去了另外一个国家,但是他还是常常关注着小女孩儿,知道她上小学了,知道她上初中了,知道她拉小提琴得了奖……再后来,男孩儿终于回来了,可女孩儿总以为他还会欺负自己,所以总是战战兢兢甚至带着一丝防备。男孩儿很生气,很懊恼,懊恼自己从前做了许多傻事,生气女孩儿的迟钝。他觉得女孩儿很笨,难道她看不出来男孩儿喜欢她吗?喜欢了她十八年啊……”

    凌冽一字一顿的给她讲了这个故事,晴空傻了,仰头望着凌冽,半响问她:“那个男孩儿……是你?女孩儿……是我?”

    他喜欢她!?十、十八年……?就算年少时的欺负也是因为……他喜欢她!?

    晴空的世界观、人生观感情观都彻底的被震惊了。

    “你还不算太笨。”凌冽叹了口气,伸手捏住晴空的鼻子,问她:“所以,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好像,如果不答应,他就不撒手,让她断气算了。

    晴空的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好奇怪……虽然人生遭遇了无数次表白,但是这样让她‘砰然心动’却是第一次。

    好像,心底暖暖的,很是感动啊。(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