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晴空的生日在圣诞节之前,十二月十二日。

    每一年,在湛家小公主生日这一天,比月末的圣诞节还要热闹。

    虽然爷爷和奶奶不能回来,就连外公和外婆都去环球旅游去了,但是也都和晴空视屏并说了生日快乐,最重要的是都承诺会给她非常精细和意外的生日礼物,晴空自然十分期待了。

    而能来的人便都来了,就连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姐姐桐儿都没忘记这重要的一天,而不敢坐飞机只能亲自开车回来的姐夫罗玉笙自然也是小心翼翼呵护的跟着,晴空真觉得这一天是她今年最幸福快乐的一天了。

    虽然这一天还要上学,但是放了学便请了假不准备上晚自习的晴空便飞奔出了学校,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的是妈妈,妈妈显然也是刚下班,但她和往年一样在这个时候等在自己学校的门口,只为了接她这个女儿回家过生日。

    晴空开心的奔向妈妈的车,打开副驾驶座便坐了进去。

    “苗苗,生日快乐。”妈妈率先就把生日礼物递了过来,晴空笑眯眯的接过,也不急着拆开看是什么,反正是妈妈送的,必定是用了心的,这份儿心意便是她最爱的。

    “谢谢妈咪。”晴空激动的扑过去抱住妈妈然后在她脸上‘吧唧’就亲了一口气。

    薄荷疼惜的摸着女儿的头,低头轻笑:“小傻瓜,我是你妈妈啊。”

    “可今天也是妈妈的受难日啊,苗苗要好好谢谢妈妈,是您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晴空仰头满眼星星的望着母亲,她所爱的家人啊……

    薄荷轻笑:“有你这一份儿心意妈妈就满足了,走吧,该回家了,大家等着给你庆祝生日呢。”

    “恩。”晴空狠狠的点头,立即坐好并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回家咯!

    车子停在花园里,晴空立即推门下车跳了下来,薄荷将钥匙递给小丁要他停去车库,自己则跟在蹦蹦跳跳的小寿星后面。

    “姐姐!”晴空看见挺着肚子看起来特别辛苦的桐儿便跑了过去,然后伸手小心翼翼的摸向姐姐那已经圆鼓的肚子,有些不可思议:“肚子好大哦,还会更大吗?”

    桐儿笑着点头,满脸的幸福:“是啊,还会再大一些,现在宝宝还在肚子里,他会越来越大的。”

    晴空顿时一脸的神奇……

    “苗苗。”爸爸走了出来,看见小寿星立即唤了声,晴空听见声音便抬头,正好热切的喊爸爸,却瞧着爸爸直接向自己身后走去,并亲热的抱住自己的妈妈,然后低头就吻了过去……算了,这些年她就是看着爸爸妈妈这样亲热长大的,有什么好嫉妒的。

    浴室晴空十分冷淡的挥了挥手随便的喊了声:“爸爸。”然后就挽着自己姐姐的手进去了。

    湛一凡低哑的笑,俯在爱妻的耳边低声道:“女儿吃醋了。”

    薄荷挑眉:“你确定?我怎么觉得她是已经麻木了呢?”

    湛一凡越加肆意的笑,将爱妻抱得更紧了一些,这些年都过去了,可她似乎都没有怎么变过,不仅是容貌上,就连对她爱意,也是越来越深,如今已经是深入骨髓,只怕他们这辈子谁也别想再离开谁了。

    “谢谢你,宝宝。”

    “恩?谢我什么?”

    “为我生儿育女……我永远也忘不了你生下小苗苗的那个画面,就此便足以让我感谢你一生,辛苦了。”

    薄荷微笑,靠在丈夫的怀里,原来都已经十九年过去了啊……就连小苗苗都十八岁了,这是岁月不饶人么?

    “不,是岁月证明了我们的爱。”他看清她眼里的叹息,只更紧的握着她的手,微笑。

    *

    晴空一一的接过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的礼物,就连湛守诺这个平日里最没良心的都给他奉了份儿礼物,这可是让晴空跌破眼镜的节奏,要知道湛守诺这十八年是从没给自己送过礼物的,这可是第一次,随即湛守诺便不太自在的解释道:“十八岁嘛,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十八岁。”

    随即湛晴空便理解了,原来这小子爱是懂得些礼貌的。

    “谢啦弟弟。”湛晴空原本就是个热情的小人儿,开心的上前就把湛守诺给抱进怀里,湛守诺有些扭捏的挣脱,立即跳了三米远,并有些嫌弃的看着湛晴空道:“你还是看看礼物再说谢谢吧,嘿,我可不想一会儿有人追着喊着要打我。”说完湛守诺便一溜烟儿的又跑了。

    这个调皮的,在外人面前俨然一副小大人的冷酷模样,回到家就变成了小魔王,每次都会故意和自己斗嘴,有时候还会把自己气个半死,哪里是个贴心弟弟了?所以听完他的这番话,湛晴空立即有些不安起来,听他这样说,这礼物有蹊跷?

    晴空不敢大意,立即拆开礼物,打开一看,脸就寒了一半。

    拿起卡片,再一看,整张脸彻底的就寒了……

    “是什么?”一旁的桐儿好奇的伸手拿过卡片,自己十八岁生日那一年阿诺也送了礼物,至今都让她难忘那礼物,不知道晴空的又是什么?

    这一看,桐儿毫不客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整套乳牙献给我亲爱的二姐,祝你生日快乐。哦,特别申明,这是你自己的乳牙……看我多用心,十一年前就开始精心的替你收藏,终于到了送出去的这一天了,我别出心裁的礼物一定会是最独一无二的,哇哈哈哈……”

    “原来他当年每天都守着等你掉牙就是为了今天啊?”桐儿可没忘,因为晴空掉牙掉的比较晚,所以湛守诺总是守着晴空,比任何人都着急,然后等到晴空终于掉了一颗颗的牙齿时他就比任何人都快速的抢过晴空的乳牙,说是拿去玩儿,但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收藏,然后就等到今天这一天,好送给晴空做生日礼物?

    这小子,原来从小心机就那么深了!

    但是,收到这生日礼物的湛晴空并不感动,反而充满了愤怒。

    “湛守诺……你是不是把我放在门上的乳牙都给扣下来了?原来我当年藏好的乳牙不见了都是你偷的!看我不打你……”湛晴空放下盒子就去追湛守诺。

    桐儿哑然,双胞胎在一旁捧腹大笑,他们都知道,当年晴空姨可是偷偷的藏了好几颗乳牙,就为了不给诺叔看见,怕他又拿去玩儿然后给自己弄丢,但是每次晴空姨藏好的第二天那乳牙就不见了,就连放在门上的乳牙都不见了,为此晴空姨失落了好一阵,害得家里面那几个阿姨都以为是扫地的时候不小心扫走了,却不想原来都是诺叔给偷得,实在太坏了!

    湛守诺当然不可能让晴空给抓到,就在屋子里大乱的时候,爸爸突然低呵了一声:“瞎闹什么?”

    湛守诺这才规矩的停下来没再跑,而后面呼哧哧的追了几分钟的晴空见着湛守诺好不容易停了,立即扑上去,一把抓住湛守诺的肩膀,然后自己轻轻一跳就攀在了湛守诺的身上,张口一咬就咬住了湛守诺的脸,湛守诺一个吃痛,却不敢在这个时候将湛晴空扫开……大不了今晚脸上盯着一口牙印罢了。

    “苗苗。”薄荷声音一沉,随即又十分无奈的低笑对旁人到:“让你见笑了,我们家丫头别看在外面像个小淑女似地,其实野蛮的很……都是被我们给惯得。”

    “呵呵……我看到十分可爱啊,阿冽的妹妹要是也能像她这么活泼就好了,我们家那个性格说是冷淡吧,其实就是阴沉……连我都猜不到她小小年纪究竟平时在想些什么,不像苗苗这么可爱。”

    晴空终于意识到了不妙,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念阿姨?

    而且……这低笑声是从哪里来的?

    晴空惊异的扭头,终于发现……来客人了,还是在她生日这一天从来不会出现的一家人,凌家四口!

    晴空一僵,终于想起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再一僵,想起自己现在还攀在湛守诺身上……即将十七岁的湛守诺也有一米八的身高了,所以能让晴空攀着,这也不是晴空第一次这么攀着自己弟弟了,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好丢人,突然觉得,怎么每个地缝让她钻进去?

    “还不下来。”爸爸过来,伸手将晴空一把拎下来,晴空立即埋着头,心里流满了眼泪啊。

    湛守诺捂住自己脸上的一圈牙印面无表情的进了卫生间。

    “叫人苗苗……”桐儿在一旁提醒,晴空这才羞赫的抬头看向凌叔叔和念阿姨怯怯的喊了声:“叔叔阿姨好……”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是偏偏这时候来了?

    “苗苗,祝你生日快乐。”念阿姨笑着过来并亲自将礼物递给苗苗,就像刚刚那一幕根本就没看见似地,只用无比温柔的眼神看着晴空。

    晴空心里无比感激,双手接过并立即扬起笑容的回道:“谢谢阿姨。”

    “生日快乐。”就在这时候,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晴空一怔,抬头望去,站在念阿姨背后的正是凌恶魔,伸手将他自己的礼物递了过来。

    晴空伸手过去,他还单独给自己送礼物了?

    “谢、谢谢哦……”晴空从没想过,这个人竟然还会给自己送生日礼物。

    凌冽笑了笑,伸手将一个十岁左后的女儿拎到跟前来介绍给晴空:“这是我妹妹凌悠夏。”

    晴空睁大眼睛有些好奇的盯着眼前的女孩儿,长得可真漂亮啊……她早就知道凌恶魔有个亲妹妹,只不过因为在日本出生,逢年过节也几乎没有回来,在那边由凌恶魔的奶奶照顾着,所以这是她第一次见凌悠夏。

    如今,他们是全家都搬迁回来的意思吗?竟然连凌悠夏都回来了。

    “你好。”凌悠夏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却还是十分礼貌的朝着晴空道。

    “哦,你好。第一次见到你,很高兴。”晴空伸手过去,凌悠夏顿了顿才伸手过来,两个小姑娘的手轻轻的握在一起。

    晴空的感觉是,这姑娘的手和她的人一样冷啊。

    晴空刚刚的尴尬就这么过去了,大家又热热闹闹的恢复了之前的景象,只是妈妈交给了晴空一个非常重的任务,那就是带着凌悠夏在家里好好转转,意思就是,要她带着凌悠夏这个第一次来的小客人玩儿,不能冷落了人家。

    晴空已经十八岁,虽然经常在家里和熟人胡闹,但是该懂事的时候还十分懂事的,更何况是妈妈的吩咐。

    所以她带着凌悠夏回了自己的房间,她知道凌家也是非常有钱的,别墅比自家的大,花园也比自家的大,也不是他们湛家买不起更好的,是爸爸妈妈说,在这里住习惯了,更重要的是能和醇儿姐姐以为阿姨他们住在一起,整个云海市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位置和环境,所以他们是打算这样住到老的,至于他们小年轻以后住到哪里去,妈妈他们是不管的。

    凌悠夏还挺喜欢晴空的房间,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地中海风格,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几次翻新和整顿,所以家里的风格和颜色都是女孩子比较喜欢的,凌悠夏也只有十岁,所以视线很快就被他们家的装潢给吸引了。

    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李栗子上来唤晴空并道:“姨,舅爷爷回来咯。”

    “小舅终于回来了?”晴空一听立即从地毯上蹦了起来,然后拉着凌悠夏冲出房间并急急的道:“夏夏我们下楼去玩儿啊,我小舅终于回来了,嘻……”

    凌悠夏微微蹙眉,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跟着晴空下了楼。

    凌悠夏以为,那个李栗子口中的‘舅爷爷’该是怎样的中年人,却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个年轻的……天使。

    这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形容词似乎都能送给他。

    她从来没见过长的这样漂亮的男人,也没有见过,一个男人的微笑能如此美,更不曾知道……哥哥口中的女孩儿心目中颇为重要的小舅会是如此的特别。

    “小舅!”晴空放开凌悠夏的手跑过去抱住白一羽,然后亲热的挽住白一羽的胳膊问:“你去哪儿了?怎么回来这么晚?别告诉我,你是因为要上课!”

    白一羽顿了顿,没有反驳,只是看着晴空笑得一脸温柔。

    “又只知道笑……我的礼物呢?礼物?”晴空每一年最期待的礼物就是小舅的了,虽然她根本就知道他会送什么,但还是很期待。

    因为,他每年送给自己的礼物,都是一幅画啊。

    一副属于自己的画。

    而她从一岁到现在,总共十七年过去的画都收藏了起来,从一开始还比较稚嫩的画到如今几乎能惟妙惟肖的将她整个人复制的画,晴空的生日几乎是见证了小舅的画技走向。

    谁知道,白一羽竟然摇头,笑了笑道:“对不起苗苗……没有礼物。”

    晴空愣了,没有礼物?

    “为什么?没时间么?”她好奇,明明他之前都画过啊,他无聊的时候似乎就喜欢画她,结果现在……他只是一句没有就要打发她么?

    白一羽抿着唇看着晴空,没有任何解释。

    晴空有些失望……不,是非常失望,她最期待的礼物竟然没有,还是在她十八岁生日这一天!

    “苗苗。”薄荷知道这丫头最想要什么,所以立即出来,并道:“要开饭了,你带夏夏去餐厅。”

    晴空掩不住脸上的失望,可她也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心思,所以低了头,立即转身去拉夏夏,拉着夏夏向餐厅走去,再也没看自己小舅一眼。

    凌悠夏却不停的回头看向那个少年,为什么她觉得,他的脸上似有一团雾气,她竟然看不清他的神情?后来凌悠夏才知道,这个少年是自闭症患者,这不是残疾,这是一种病,会跟随那个年轻男子一生,终将束缚他的智商。

    可是凌悠夏还是觉得他完美,就像那风,就像那云,就像那天空一样的完美。

    晴空虽然失望,但是这么多人来给她庆祝生日,所以她也没有再表现在脸上,而是热热闹闹的符合众人开心的吃了个晚餐。

    晚餐过后薄荷便让孩子们都去睡觉,因为第二天都还要去上学,所以凌家四人也不准备多停留预备回家了,只是凌冽似乎有话要对晴空说,所以将她偷偷的拉到角落里,然后对她说:“圣诞节那天时间给我。”

    晴空心情并没有什么好转,一切不过是强颜欢笑,所以凌冽如此直接命令似的话并没有让她立即点头,而是蹙眉道:“干嘛?我没空……”

    “我知道你有。”凌冽盯着晴空,心里隐约有一丝不快,她还在为了那个没有给她礼物的人置气?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那个患了自闭症的男人他心里就有一些不安,总觉得他是个强大的威胁,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威胁度。

    “我为什么要和你出去?”晴空就奇怪他的态度了,怎么她就好像是他的一只小猫小狗,可以任由他逗弄了去玩儿呢?

    凌冽见她不吃硬,只好叹了口气软下来轻声道:“你出来……我会送你礼物。”

    “礼物?你今天已经送了……”

    “这是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不一样,不想要?”

    晴空的确不稀罕礼物,她比较好奇的是,他为什么要让他出去?

    “我还有些话想对你说。”凌冽叹了口气,见她实在是软硬不吃,顿时也有些无措起来,对这丫头,可不像小时候那么容易了,他也成熟了,知道一味的欺负她并不能为自己带来好处,反而只会让她越加的讨厌,所以才改变了策略。

    晴空想,反正也没有什么事,那天又是星期六……更重要的是,小舅成天都在上课,从周一到周日,忙到连自己的生日礼物都没有准备,所以也没有期待他那天能和自己一起玩儿,所以想了想便点了头答应凌冽的邀请:“好吧……我要吃好吃的。”这个比较重要。

    凌冽轻笑,眼里淡淡的露出一些宠溺:“好,你要吃什么,我都给你买。”

    晴空半惊,他突然笑的那么温柔,让她好不习惯……

    送走凌家四口,原本一个整晚几乎都没有怎么开口说话的凌悠夏突然拉着晴空的手问:“晴空姐姐,我以后能来找你玩儿吗?”

    晴空惊讶,她一个晚上的热情都没有怎么打动这小姑娘,怎么就突然改变了态度?

    “当然可以了。”晴空还以为是自己的热情终于给这小姑娘留下了好印象,殊不知凌悠夏在偷偷的回头看向晴空身后不远处那摸修颀的身影。

    醇儿姐姐他们和以为阿姨他们都领着自家的孩子回去了,姐姐桐儿嗜睡也由姐夫扶回房间,晴空顿时无聊,不理会人一走就对自己迸发怨恨眼神的湛守诺也向楼上走去,推开房门才发现,刚刚送走人自己一回头就没了人影的小舅竟然在房间里。

    “小舅?”晴空虽然有些失望小舅今晚的竟然忘了自己的生日礼物,可是对他,她却无法真正的生气,而且一会就在心底原谅了他。

    “苗苗。”一羽从地毯上爬了起来,有些拘谨的站在原地。

    晴空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仰着头望着他问:“你怎么在我房间里,有什么事吗?”

    “那个……”一羽磨磨蹭蹭的才从衣服里摸出一样东西来并递给晴空道:“这个……生日礼物……”

    晴空讶然,他不是……不是说没有生日礼物吗?

    “你撒谎!?”晴空惊愕的抬头看向自己的小舅,这个从不说谎的人刚刚竟然在众人面前说了谎?为什么?而且,这礼物也不是往年那样的一幅画,而是一张票。

    一张像是门票的东西……

    “这是什么?”晴空又抬头,发现小舅竟然一脸瞥红的站在那里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自己。

    晴空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指责他撒了谎,所以他此刻万分的不安。

    看着他这模样,晴空‘噗嗤’一声终于笑了出来:“好啦,不生你气了,不过你要和我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只有这一张票……所以……”

    “所以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但这是什么票啊?你把这个当做生日礼物送给我?太敷衍了吧……”晴空知道他今年忙,但是不过是带几个班而已,怎么就忙得完全没有了一点儿自己的时间呢?晴空有些不解。

    一羽没有说话,他不习惯于撒谎,但是不撒谎便只有沉默,这是林馨教自己的办法。

    可是,看着苗苗的疑惑的表情他又有些忍不住想告诉他,但如果说了,林馨说,就没有惊喜了……所以他必须忍住,不说,便不是撒谎了。

    “圣诞节啊……”晴空发现,日期正好是圣诞节。

    “你去吗?只有一张票的话,是我一个人去吗?”小舅原本就不爱说话,所以晴空只有自己一个人喋喋不休。

    “我那天有课……”一羽突然道,然后有些着急便准备向外面走去:“我要休息了,苗苗你也休息吧……”说完便已经冲到了门口。

    “欸……”晴空原本还想拉着他问些话,却发现,房间里竟然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顿时,有些好奇,他在慌张什么?和这个票有关系吗?

    小舅葫芦里在卖什么关系?他一向是最明白的人,可是这一次,她怎么竟然就看不懂了?

    ------题外话------

    ——一百章之内番外会完结。(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